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52、学校的女鬼

52、学校的女鬼

  出了凤凰路35号,张蕾蕾的车还停在路口,天色却已经黑了下来。见我出来了,张蕾蕾开了门,高高兴兴的从车上跳下来,又围着我转了一圈儿,发现我并没有缺胳膊少腿儿,才笑嘻嘻的说:“这陈婆也没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嘛,她这就放你出来了,她帮你算卦了没?”

  我点了点头。

  重新见到张蕾蕾的如花笑颜和温暖的问候,我有一种再世为人的错觉,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死过去了。

  我们上了车,张蕾蕾倒车出去,说:“饿坏了吧,咱们弄点好吃的去,给你好好犒劳犒劳。”

  这个时候,我一心救我爸,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我们在路边买了点麻辣烫之类的东西在车上吃,我就催着张蕾蕾赶紧回济城。现在时间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李半仙儿特意强调过,像我爸这种生魂的生命周期非常短暂,晚一秒钟,他就会衰减一点,他只有十天半个月左右的生命。

  而我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

  我们在晚上十二点之前回到济城,跟着便按照神瞎子陈婆帮我算出的地点找魂魄。按照陈婆的指示,我爸的魂魄在一座非常偏远的山村小学校里,当初拿到纸条的时候,我非常怀疑这老太婆是不是存心捉弄我,我爸跟这座小学校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他怎么会跑这么远的地方去呢?

  张蕾蕾不顾艰辛,又开车把我送到济城一座比较偏僻的镇子上,这座学校就在镇子附近一座小山村里。

  我们通过导航找到小学校,明亮的月光下,学校笼罩在一片荒废的厂房附近,这一路上连盏灯火都没有,周围都特别荒凉。

  我们把车停在学校门口,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这座学校已经荒废很久了,甚至连学校的牌子都断成了好几截掉在地上,关上的铁门锈迹斑斑,上面上了一根相当粗的铁链子,校门已经被锁死了。

  我跟张蕾蕾面面相觑,张蕾蕾指了指上面,说:“大不了翻过去了!”

  我让张蕾蕾等在外面,便心急如焚的翻上墙头,心想:“陈婆老子陪你折腾这么久,连刀山油锅火海都折腾过了,你要敢耍我,我一定烧了你的凤凰路25号。”

  我翻过铁门,扭头就看到张蕾蕾已经爬上了墙头,我大吃一惊,道:“蕾蕾,你这是干什么?”

  张蕾蕾说:“这个时候,我想陪着你,多个人找起来总快些吧。”说着,就要学我的样子往下跳,我急忙抱住她,心里一暖,眼泪就滚了下来。

  其实张蕾蕾的意思我明白,她是怕我万一在学校里找不到我爸的魂魄,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

  我把张蕾蕾抱在怀里,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张蕾蕾推开我道:“好了好了,找魂魄要紧,别给耽搁了。”

  我们悄悄进了学校,走过月光下灰暗的操场,操场上堆了很多砖头和木头,没堆放杂物的地方,则满是各种杂草,一人多高。

  我给自己开了天眼,张蕾蕾说:“你能不能也帮我开天眼,这样我们两人都可以看到魂魄了,找起来更快一些。”

  我想想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但开天眼有禁忌,对张蕾蕾这种毫无阴阳数术基础的人,强开会损伤元神。我纠结再三,还是打算不给张蕾蕾开,张蕾蕾顿时一脸愠色,扭头就往外走,怎么劝都劝不住。在这大小姐面前,我是一点脾气没有,只要答应她的要求,让她跟着我默念上清源诀,念完之后,我一记风水罗盘轻轻的敲在她额头上。

  尽管我敲的很轻,张蕾蕾却像被人重重推了一把,差点跌倒在地,跟着就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吐到只剩酸水才站起来。

  我见她脸上苍白,知道她受了伤害,心里一阵难受。

  张蕾蕾突然尖叫道:“成功了成功了,我怎么觉得眼睛跟以前不一样了,在晚上也能看到这么远。”

  我告诉张蕾蕾,如果看到别的鬼魂,要装作没看见,决不能再看第二眼,否则会引起鬼魂注意,它就会上她的身或者用别的方式一直纠缠,十分麻烦。

  张蕾蕾点头记下了,我们分两个方向找,我去左边校舍、教室、办公楼所在的三栋房子里找,找了一个多小时,连厕所都没放过,硬是没发现我爸的踪迹。不过看到两个小孩儿的鬼魂,他们一个立在教室里,一个站在厕所便池边上,迷迷糊糊的走来走去,我见它们只是最简单的生魂,也没为难它们,匆匆的就离开了。

  回到操场上,我心里五味杂陈,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相信被陈婆摆了一道,这死老太婆明明知道我救父心切,十万火急,竟然还敢骗我。我气的怒火中烧,只恨不能把陈婆给撕的烂碎。

  张蕾蕾突然鬼鬼祟祟的从树林背后钻出来,朝我直奔过来,我心里一喜,道:“你发现我爸爸了么?”

  张蕾蕾摇了摇头,说:“虽然没发现你爸,但我在女教工宿舍里,发现了一位漂亮的女鬼,她还吟诗呢,好特别。”

  我对会吟诗的女鬼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只想找到我爸。见两边都遍寻不到,我内心极其失落,已经完全绝望了,我明白,我爸怕是救不回来了。付出这么多,最后还是一场空,我心里的滋味相当难受。

  张蕾蕾拖着我的手就往林子里走,说:“既然发现了一个,咱们就必须要做点什么,你想想,那女鬼也算当地鬼了,有陌生鬼进来,她会不知道,我们不妨找她问问,看能不能有点收获。”

  我一想,是这么个理儿,比较我第一次来这里,很多东西还不熟悉,也许这学校还有别的校舍我不知道位置。

  我跟张蕾蕾穿过一片小树林,后面就是一排学生宿舍,过了学生宿舍,就是两栋教室宿舍,一左一右的排列,那女鬼就在右边的女教工宿舍。

  我们上到二楼,张蕾蕾带我来到一间房间面前,那房间的门已经破烂不堪,只有小版块门板吊在门框上,在门口可以看到房间里的一切。

  借着淡淡月光,我见里面真有一个穿老式旧裤褂的姑娘坐在书桌前看着什么东西,她边看边念了出来,竟然是一首用情深重的情诗。

  我心说好浪漫的女鬼,可惜我急着找我亲爹,不好意思要得罪你一下了。

  我推开咯吱作响的烂门,那女鬼似乎受到惊吓,朝我们这边望过来。我走到书桌面前,盯着女鬼看,女鬼幽幽的说:“你能看见我?”

  我说:“我不但能看见你,还想请你帮个忙!”

  女鬼说:“我已经在这里孤独的呆了几十年了,也不知道还会呆多少年,我没有任何本事,哪里能帮到大师的忙?”

  我心说我找你帮忙,就是看你在这儿呆的久,你都呆几十年了,想必对这里的鬼魂都非常熟悉了。

  于是,我把我爸的情况大致对她描述了一下,女鬼摇摇头十分茫然的说:“我一直呆在这间房间里,从没出去过,也不知道是否有新的魂魄进这座学校。”

  我一阵绝望,死的心都有了。

  这时,我听到楼下有人说话,我心里一动,暗想都这么晚了,学校大门紧锁,怎么还会有人呢?

  女鬼推开窗户朝下望,我也走了过去,直接雪白的月光下,在一棵香樟树旁,有个黑影立在那里,正在高声朗诵一首情诗。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是舒婷的致橡树,我再看身边这女鬼,女鬼早已是泪流满面,望着树下的人发起痴来。我运足天眼目力朝下一看,几乎要把自己的魂给吓掉了,妈的,香樟树给女鬼年诗的黑影,竟然就是我爸爸。

  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我爸魂魄丢后,找来这座学校竟然是为了这个女鬼。这女鬼已经死了几十年了,难道我爸在几十年前跟她还有一段故事?

  我觉得我的人生一下子狗血起来,这狗血里又藏满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