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59、风水局的秘密

59、风水局的秘密

  我安慰张蕾蕾说我有祖传风水枣罗盘护身,肯定不会有事的,让她放心。张蕾蕾死死拽着我,就是不让我再去,我也没了办法。张蕾蕾一口咬定,那女尸绝对不在水缸中,她昏迷的时候,还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据此声音判断,女尸肯定出了大水缸,多半自己出去了。

  我思来想去,觉得张蕾蕾的说法也有道理,再去找那具女尸已经没有意义了,连对门房间的尸体都自己跑了,那女尸哪里有还在水缸里的道理。

  我和张蕾蕾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学校里早已空荡荡的,马路上零星还有一两个自习到很晚的学生,连摆摊的都走光了。空中的月亮朦朦胧胧的,像遮盖了一层雾,整个天地在这朦胧的月光中暗淡幽深,仿佛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仅凭眼睛,你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很怀疑赵一平的身份,今天上学他也没来学校,听同学们说,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学校了,跟我们一样在家里复习。

  鬼才信他在复习功课呢,我觉得他有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这阴谋必定是石破天惊的。

  夜探老弄堂不能说一无所获,但我们收获的只有疑问,没有答案,也没有证据,甚至找不到任何线索。仅凭一具女尸,我还不能够把她跟赵一平联系起来,更不能草率的把女尸的惨状归罪于赵一平。虽然我很讨厌他,但要把一个女人折磨成这样,不但是要你有足够坏,还要有你有足够变态,我觉得赵一平没有这么变态。

  张蕾蕾认为,女尸是难跟赵一平扯上关系,不过陆左的死,赵一平非常可惜,想必难辞其咎了。这女尸她当时听我提过,说赵一平揍我的时候,他们有个同班惊呼“又是她——”,这句话能够证明赵一平不止一次见过女尸,却不能证明女尸这样是赵一平所为。

  我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在我们背后好像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操纵着这些事情,我们能力微薄,视野有限,在跟这种看不见的力量较量的时候,非常被动。我不知道这种力量是人是鬼,只知道我真的越来越糊涂了。

  我们在校门口坐了很久才回去,路上张蕾蕾问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家那栋别墅里的风水局么,当时你问过我,我爸妈情况是否还好。”

  我点了点头,我一直想解决张家别墅的阳宅风水局,奈何一直破事特别多,我手忙脚乱的被各种事情支配着,竟然忘了这件大事。

  张蕾蕾咬着嘴唇,说:“我爸爸——好像出事了——”

  我一惊:“怎么了?”

  张蕾蕾说这几天他们家氛围很不对劲,家里一下子多了很多亲戚,还住在他们家,这一点非常奇怪。她妈妈以前经常出差,一个月难得在家住几个晚上,现在竟然天天都在家,也不去公司了。家里人总是背着她说事情,神神秘秘的,而她爸爸已经很久没在家里出现过了,打她电话,一直是关机。她问家里人关于爸爸的情况,家里人都支支吾吾的骗她。张蕾蕾是多么聪明的女孩儿,早就察觉到什么,只是不做声的配合家里人演,她背地里暗中观察,发现她爸妈睡的房间里,还套着一间小房间。她爸妈把这间房间隐藏的非常好,甚至连她也隐瞒,她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家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秘密。

  我说:“你爸爸是失踪了么,有没有报警?”

  张蕾蕾摇了摇头,她对家里人提到联络不上爸爸,家人告诉她,爸爸正在外地谈一个非常重要的军工项目,部队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所以一直难联系上。家人只告诉她爸爸很好,让我不要乱担心,好好复习功课考上名牌大学才是重点。

  “我觉得他们都在骗我,所有人都在骗我,我爸一定出事了。”张蕾蕾焦虑的嚷道。

  我安慰张蕾蕾,她们家别墅的风水局我一定想办法帮她破掉,她不用太过担心,至于她爸爸的情况,既然家里人告诉她没事,应该就没太大问题。

  张蕾蕾送我到医院门口,紧紧抱着我,求我一定要帮她找到她爸爸,否则她会非常难过,她只求我这一件事。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张蕾蕾的要求。

  回到医院,我妈还在ICU病房门口痴痴看着我爸,我爸眼睛已经睁开了,能左右转动,不过还没脱离危险,要进一步观察。我让我妈休息一下,我妈既然醒了,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我妈不听,她说一直要守到我爸出ICU的那天。

  我没办法,只能任由她继续痴心的为我爸付出。

  我站在ICU玻璃旁边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我爸的眼神落在我身上,久久没有散去,其中复杂意味,溢于言表。

  虽然他回来了,但我还是没打算原谅她。

  过了午夜12点,我又用同样的方法招李半仙儿的魂,我睡眼朦胧的等了一个多小时,李半仙儿才出现。

  我向他说明张蕾蕾家的风水局和她爸爸失踪的问题,李半仙儿掐指一算,突然皱起了眉头。我心知有异,李半仙儿又问了那风水局的布局情况和房屋朝向,出现奇异现象的时辰,都问清楚之后,李半仙儿说:“傻小子,你把那只风水局全看错了,它并不是半卷残书上记载的局,而是一种更加诡秘奇特的局。”

  “那是?”

  李半仙儿沉吟半晌才说,这种局并非残书中记载的损人之局,而是阳宅风水结合阴阳数术演化出来的一种滋长阴气,哺育阴灵的局,在古代,这种局通常被用来养鬼。

  “养鬼?”我吃了一惊,在张家别墅里,我仔细开天眼查看过宅子,宅子里干净的很,没有任何阴物,宅子里没有阴物,这风水局又怎么养鬼呢?

  李半仙儿摆摆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此言差矣,阴灵不是鬼,你的天眼只能看到平常的鬼,再高深一点的阴物,天眼就对它们素手无策了,所以有时候你明明知道宅子里有东西,你的天眼却看不到它们,甚至看到它们,你也认不出来它们,这是天眼的局限性,也是个人修为的局限性,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太依赖天眼了。这养阴灵的风水局,可以此地种树,彼岸开花,个中自有维系风水之气的轮回,就算你的天眼也不能看出来,你知道么?”

  李半仙儿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我半天都没理解他话里的意思。阴灵不是鬼,那又是什么东西,真忒奇怪了。

  我再问他,李半仙儿又开始以师父的身份教育我,什么风水阴阳之术,贵在自悟,师父领进门,修行就是自己的事了,不要事无巨细的来问师父,一来这样师父会很烦,二来对自己的成长也无裨益,太依赖师父就不会随机应变,风水之术一旦太过死板,必定不会有大成就。

  我被这死老头儿羞辱的十分没面子,本来打算好的老弄堂的事情也懒得问他了,李半仙儿临走的时候自己又提出来,我只能大致说了下,李半仙儿琢磨半天不得要领,他提醒我,可以从老弄堂的历史查起,看在几十年前那里是否发生过怪事。以此为索引,自然能找到其中症结,对症下药,疑难杂症定可药到病除。

  我一想,这老儿的说法还真有启发性,现象是有本质引发的,只要找准出现异象的原因,就一定能查出是什么在捣鬼。

  送走李半仙儿,我又回到病床上睡觉,这段时间太累了,给我养成了沾床就睡的好习惯。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却发现好学生张蕾蕾没来,给她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找纪律委员打听过,说人家根本就没请假,还得记旷课报给班主任老胡呢。

  我很担心张蕾蕾的情况,琢磨着要不要旷课去她家看看她,是不是又惹上什么不干净东西了。

  突然,我看到老胡从走道窗户边上走过去,路过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不动神色的瞥了我一眼,这种眼神很奇怪,好像对我非常警惕。我心说老胡是抽哪门子筋啊,老子怕你跟怕老子似的,你有必要这样看我么?

  老胡进了教室,站在讲台上给我们做高考动员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脸色不对,皮肤下面好像透着一股青白,不是正常活人有的气色,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