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64、赵家宅的怪事

64、赵家宅的怪事

  我问朱老太太说:“这赵家宅的主人,生前是不是济城的警备司令?”

  朱老太太点头承认,说主家在济城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解放军没进城之前,赵家人在济成呼风唤雨,连县长见了她一个赵家下人都要赔笑脸。那段日子,能做上赵家下人,对济城人来说,都是一份天大的荣耀,别人都羡慕不来的。

  我心说还真是巧了,赵家当年被人下了阳宅养阴术,是我家老太爷救了他们一家,老太爷因此遭了天谴,不日就去世了,也算是赵家的大恩人了。我告诉朱老太太,我是风水世家杨老先生的后人,杨老先生当年帮赵家破过风水局,不知道她是否还有印象。朱老太太听了我的话,仔细一想,道:“是有这个事,那是我死之前早许多年了,听说杨老先生破了那阳宅养阴术,回家就去世了,这东西凶的很,连杨先生这样的高人都吃了亏,你说邪不邪。”

  以前爷爷对我说起老太爷的事儿的时候,我对风水还相当陌生,只当是听故事了,心里压根不信这一套,受我爸爸熏陶,我更相信科学知识。这几个月的经历,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对风水数术了解越深,我就更能明白我家老太爷破那阳宅养阴术耗费了多大心血。他一眼就能看出这种妖邪之术,需要极其扎实的基本功,从看风水局、到破风水局只花了几天时间,单凭这份胸有成足,我恐怕一辈子都难达到这种高度。

  无形中,我对老太爷又多了一份敬仰和尊敬,这无关血缘,就从他做事的高明手段我就能感受到他的高山仰止。再加上他是我的亲老太爷,我心里又多了一份亲近,只恨人寿有尽时,我不能一堵老太爷的仙容。

  我问朱老太太说:“赵家宅破了阳宅养阴术之后,是不是又遇到了别的什么事儿,我发现这座宅子的风水格局不对,难道被人改过?”

  朱老太太颔首说:“果然不愧是杨家后人,都是高人呀,我听主家人深夜谈话无意中听到说,杨老先生破了这阳宅养阴术,却没破干净,还留下了后患。赵家为了避免再出祸端,又找了风水高人来改这座宅子,这中间还出了许多奇事,据说赵家也因为这座残缺的风水局,命运发生了巨大改变。”

  我吃了一惊,以我家老太爷的风水造诣,竟然还破不了这风水局,那布下这种局的人该恐怖到什么程度啊。我抬头望向外面黑铁一般的夜色,夜风掠过院落中的荒草,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风草相击的声音,我心底突然一阵发麻,只觉得这宅子出奇的恐怖。

  我忐忑的问朱老太太说:“我家老太爷破了赵家宅的风水局后,宅子里又出了什么事儿吗?”

  朱老太太叹了口气,拉我找了块干净地方坐下,缓缓讲述了半个世纪以前济城第一大户人家赵家宅发生的奇怪事件,直听的我瞠目结舌,口干舌燥以为自己在听故事。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在这座宅子里真实发生的事情。

  我家老太爷去世之后的几年,赵家宅的确平静了几年时间,赵司令还去省里谋了一份好差事,大有一路平步青云之势,赵家渐渐也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赵司令有位大公子,一直在前线打仗,是保定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年纪轻轻就在中央军里当上了团长,前途一片大好。大公子回家探亲的时候,在赵家宅住了半个月,半个月到了就是他回部队的时间,现在是战时,军令紧急,一秒钟都耽搁不得的。可这位大公子却不急着回前线,也没再回部队的意思,赵家人提醒他,大公子就随便找理由搪塞过去,这事儿传到赵司令耳朵里,他肺都气炸了。赵司令是位有原则的人,特别是涉及国仇家恨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儿子临阵脱逃,这是丢祖宗八代脸的大问题,他立刻从省城回到济城,当面质问大公子为何不回前线。

  大公子起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理由来,赵司令一怒之下让人绑了大公子,说要直接推到城郊枪毙掉。宁可少个儿子,赵家也不能出逃兵,否则,他以后在省城还怎么抬的起头来。

  就在赵司令忍痛开枪的时候,大公子终于说了实话,他说他舍不得小茹。赵司令就奇怪了,大公子军校毕业之后正赶上抗日战争打的如火如荼,他扛上枪就去前线了,至今没有结婚,也没听说他在济城有相好的呀。

  而且大公子回家这段时间,一直就没出过门,整天呆在房间里读书写字,这小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赵司令戎马一生,走过许多地方,多少听过狐妖魅人的故事,以为儿子着了这种妖精的道,被她们迷惑了。便立刻带人回家,关上门逼问大公子小茹到底是谁,大公子终于说了实话。

  原来这小茹是家里的一位丫鬟,她每逢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来敲大公子的房门,给大公子送吃的。大公子是位进步青年,回家探亲随身带了许多进步书刊,整天闷房间里读书。小茹给他送吃的,偶尔也会跟他聊一下时政和读书情况,这小小一个丫头,竟然见识不凡,让大公子大为惊讶。

  两人借交流时间之机,一来二去就好上了,没过几天就如胶似漆,两人一天到晚的腻在一起,眨眼半个月时间就到了,大公子一腔热血也就在这半个月的温柔乡里消耗殆尽,对小茹迷恋到痴狂的地步。

  赵司令大惊,急忙找来管家,问府里是不是有位叫小茹的丫头,立刻把她给叫过来。

  管家很为难,支支吾吾半天才说,确实是有这么位叫小茹的丫头,一直在厨房做事,她家以前也是济城乡绅,后来败落了,这小丫头在省城读过几年洋学堂,思想特别激进,随身藏了许多禁书,被他收缴过好几次了。

  赵司令发脾气说,既然有这么个丫头,那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找来。

  管家告诉赵司令,半年前这丫头已经回家了,听说得了重病,没几天就死了。

  赵司令顿时傻眼了,原来缠着他家大儿子的,果然是个阴魂不散的女鬼。他急忙给大公子换了房间,又去省城找了许多和尚道士回来,摆阵做法闹了很多天,却一点作用没有,大公子依旧能看到小茹。

  有懂行的道士提醒赵司令,这恐怖不是闹鬼那么简单,可能是宅子风水出了问题,还得找此道高人来看。

  此时我家老太爷已死,我爷爷还没成大名,所以入不得赵司令法眼,他去省城找了一帮风水高人。这帮人里面,有位也姓杨的风水大师,估摸四十多岁,留一对小胡子,他看了赵家宅前庭后院之后,就道出赵家宅曾被人下过阳宅养阴术的事实。

  这位叫杨直的风水先生很快得到赵司令的赏识,赵司令按照杨直的建议,从黄山运回一座奇大的石头镇在院中。巨石就位当晚,杨直就在大公子房间里设下奇局,小茹再次出现的时候,大家就都能看到她了。

  杨直下令家丁一拥而上,将小茹捆了个结实,绑到院子里活活打死,死后的小茹变成了一条蟒蛇。杨直解释说,这蛇本来不过普通蟒蛇,由于赵家宅风水怪异产生了某种气,这种气让蛇发生了变化,刚好小茹的魂魄回到赵家宅,蟒蛇吞了小茹的魂魄就有了一口人气,这才能幻化成人形。

  杨直成功救了大公子,赵司令对他更加信任,在杨直的建议下,赵司令把家宅风水做了一番大改,据说这样才能真正的解除阳宅养阴术留下的后遗症。赵司令甚至还听杨直的建议,把已经安葬了的赵家老太爷又挖了出来,重新安葬在赵家宅的枯井中,在井口立碑,埋下的当晚济城下了一场雷暴雨,雷火把赵老太爷的墓碑给轰碎了。

  与此同时,老弄堂这片儿也出了怪事,家家户户养的猫猫狗狗常有失踪的,后来才发现这些猫狗,都掉进赵家宅枯井里淹死了,尸体捞出来一看,竟然多达数十只家畜,老弄堂里就起了谣言,说赵家宅不干净。

  这件事出了没过多久,前线出来消息,大公子死在了战场上,听说死的时候非常怪异,大公子的战友都被吓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