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65、阴婚之咒

65、阴婚之咒

  大公子所在的中央军参加徐蚌会战,一个整编师遭日军团团围困,上级派遣特派员督战,在动员誓师大会上,特派员特别表彰了大公子作战勇猛有勇有谋,还授了特别奖励勋章。就在大公子上台领奖的时候,他突然做出奇怪东西,像是半空中有人跟他说话似的,他仰头对天生唠唠叨叨说了好半天话。特派员面子上挂不住,当场就呵斥了他,大公子一怒之下掏枪射杀了特派员。

  全场无数将士目睹了这一离奇事件,特派员的警卫排当场将大公子射杀,大公子稳健的身体被射成了筛子。

  亲历现场的人后来回忆说,他上台的时候走路都赶紧不对劲,姿势特别僵硬,在台上跟半空中的人说话更诡异,那肯定不是装出来的,真是跟人聊天时的样子,中间好像还有过争吵。

  当晚整座军营的人都没睡好觉,这些兵一直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鬼神之说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狗屁。可那晚,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害怕,他们甚至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听到营寨外面大公子走路特有的声音。

  依照赵家祖训,赵家子弟无论死在哪里,都必须将尸体运回故乡安葬,死后入祖祠。赵司令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托人不远万里把大公子的尸体运了回来,又找杨直帮他点了一处吉穴,偷偷给葬了。

  提到大公子怪异的死法,杨直叹气说这风水局贻害无穷,当初破这阳宅养阴术的人破不了,他杨直也断不了这风水局的根。风水讲求的是尸骨生气,祖宗坟墓里的生气源源不断的影响着后世子孙,有因就有果,这是定数,想必当初破局的风水先生知其一不知其二,没有找到这风水邪局的真正源头,才造成了今日冤孽。

  赵司令知道事态严重,不顾身份的给杨直下了一跪,求他救他赵家一门,杨直撵着胡须说:“要救赵家,也并非无计可施,只是施展这计策要牺牲的东西太多,而且有违天道,还需要三思。”

  听说还有救,赵司令那管那么多,让杨直赶紧说出来,只要他姓赵的能做到,一定不惜一切代价去办。

  于是,杨直为赵司令献了一个耸人听闻的计策,要想真正破这风水术,必须兵走险着,跳出这个圈子的局限性来做。阴宅风水,讲求的是以气影响子孙后代,要破风水局,先破由骨生成的气,气散则风水局自解。

  杨直的办法是,杀掉所有赵家人,再用阴阳数术让他们一一复活,这阴阳数术说白了就是一种奇妙的配阴婚的办法,以活人的魂魄滋养已经死去之人的魂魄,到死人魂魄的气超过活人,死人自然就能够还阳。

  人既然已经死了,而再还阳死者魂魄又不单纯只是自己的魂,便是断了赵家的根,阳宅养阴的妖术再厉害,气场失去了发力点,再厉害的风水局都不会起作用。

  杨直说的头头是道,这道理其实很好懂,赵司令却不敢冒然拿全家性命开玩笑,杨直早料到他会有这种反应,便说:“司令不用忧心,配阴婚还阳术太过奇妙,要真让司令您放心大胆的尝试,肯定很难。现在大公子刚刚仙去,杨直技虽拙劣,却能勉强尝试先将大公子还阳。倘若杨直做到了,司令必定相信杨某绝非信口雌黄,而是确有这种本事。”

  赵司令听说他被子弹打成筛子的儿子能再救活回来,心里不相信,却有了一丝奢望,放话说你尽管试,需要什么就说,真能让大公子还阳,我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杨直得了赵司令的命令,当晚就开始做准备。他先找人去坟墓里挖出大公子,运回赵家宅妥善保管,使尸身不腐不烂。又拿了大公子的生辰八字,满世界去找跟大公子八字相配的女子以做配阴婚之用。

  做好这一切之后,在一个月圆的晚上,杨直一身素衣偷偷进了赵家宅,赵司令早带着管家候着了,赵家其他人等也都熄灯睡了觉,晚上也不能随便走动。赵司令带风水先生杨直进了后院一间放杂物的房子,房子里已经点了几只熊熊燃烧的火把,火把光下,赫然看到杂物间中央摆了一只黑漆棺材。

  赵司令膝下三个儿子,只有大公子算是有出息,继承了赵司令的志气。其他两个儿子,一个自小体弱多病,是个药罐子,另一个儿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不许无数,整日流连赌场和妓院,是个十足的败家子。

  所以,大公子的死对赵司令打击非常大,杨直说能让大公子还阳,赵司令背过头去热泪盈眶。赵司令一生戎马,枪顶脑门上眼睛都不眨一下,唯独这个大儿子是他的心头肉,只要有一线机会,他一定要试他一试。

  棺材后面的阴影里摆放了一张木板床,床上躺了一位一身大红喜服的外乡女人,她便是杨直为大公子找的配阴婚的女人。这女人生辰八字与大公子非常相配,又性格坚韧,性格坚韧之人魂魄硬,死后不会被孤魂野鬼勾了魂,这一点对配阴婚很重要。一般配阴婚的死者魂魄大多衰弱,必须配一个意志强硬的对象,凭借对方魂魄的强硬来养死者的魂魄,双方互为作用,最后才能让死者魂魄强大到重新回到身体。

  杨直先开了棺材,拿墨汁混了鸡血围着棺材在地上画了一道圈儿,又在尸体前后各点了一根红烛,再为尸体做必要的修饰工作,一切做好后,再为新郎换上喜服。管家和赵司令便在棺材头点了三炷香,接着就烧纸钱,黄钱烧给大公子,白钱烧给孤魂野鬼,让他们拿了钱就走路,不要影响主家做法事,怕伤了死者魂魄。

  烧了纸钱又烧纸人纸马,还有各色婚假必备的纸扎的东西,这样烧了一堆,到了子时的时候,杨直便把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体摆正,他掏出一把利刃先后挖掉女人的眼睛、鼻子、割掉舌头,再去除手足。他像个屠夫似的割的满手血腥,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赵司令一辈子在战场上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此刻也被杨直的血腥行为吓的不敢直视他的屠宰现场。

  按杨直的说法,他配阴婚的方法与一般阴阳师不同,他需要用活人的魂魄滋养死者的魂,那么活人必须在某些方面比死者弱,否则在阴间活人的魂魄肯定气高欺主。且活人活生生被配了阴婚,怨气很大,怨气大的鬼魂气势更强,还会伤害死者魂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行,杨直便在配阴婚对象身上举起屠刀,让她失去听觉、视觉、嗅觉和味觉,甚至失去行走能力,沦为七寡之魂,这样的魂魄才不会气高压主。

  做好这一切,杨直便为女人止血,重新换上一套喜服,再抱着女人放进了大公子的棺材,再下三道符咒,然后便盖上了棺材。三人把棺材埋在院中早就挖好的墓坑里,这墓坑的位置杨直早计算过,位于枯井一丈八的一处花坛中,填上土后三人一直守到天亮。

  天亮了赵司令按照杨直的说法,命令家丁和卫兵守好前庭后院,人人持枪戒备,一定不要让猫狗之类的出生跑进赵家宅来。尽管赵家戒备森严,这些猫猫狗狗总是能通过各种奇怪的渠道跑进来,根据赵司令的命令,对这些畜生一律杀无赦,整整七天时间,赵家宅子里枪声不断,打死的猫狗不计其数。

  到第七日晚上,三人又在子时挖开大公子的坟墓,将棺材抬进杂物间,揭开棺材盖,两具尸体栩栩如生的躺在里面。杨直把女人抱出来放在木板床上,又让赵司令对棺材上香焚纸,黄白纸烧完之后,杨直对着赵公子吹了一口气,赵公子赫然张开了眼睛,一咕噜从棺材里爬了起来。

  赵司令和管家都吓坏了,大公子出来后,就木木的立在那里,他不认识亲生父亲赵司令,也不认识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却跑到死去的女人床前连磕了三个响头。

  杨直说:“大公子现在还不能称之为活过来了,他只是有了一口人气,能走能动,却没有情感。要随着时间推移,在他配阴婚的妻子滋养下,他才会慢慢活过来,恢复感情和记忆,这才是真正的还阳。还阳的时间很长,可能是一年两年,也可能是五年十年,甚至更长,这就要看大公子的造化了。”

  跟着,杨直又从木板床里角报出一个昏死过去的女人,他拿枕头将女人活活捂死,又让为大公子配阴婚的女人与该女人嘴对嘴亲吻,他则在两具尸体身上各贴了一张符,将大公子配阴婚妻子的一口气渡给了已经死掉的女人,那女人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杨直说:“给大公子配阴婚的女人遭受这么多痛苦,心里必有很重的怨念,如果任由这种怨念加重,会伤及大公子的魂魄。所以他为大公子的妻子另外找了具健全的身体,让她像活死人一样生活下去,这就给了她一线希望,她才会乖乖的滋养大公子。”

  朱老太太说到这里,眼里涌出一滩泪水,说:“老婆子我就是这配阴婚还阳的牺牲品,我生是赵家的人,死也做了赵家的鬼,也不枉费赵司令对我老婆子的恩德了。”

  我一阵心酸,真想不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残血恶毒的邪术,说什么配阴婚,其实就是草菅人命,还阳的人人不人鬼不鬼,而配阴婚的牺牲品,也是生生世世难逃痛苦的循环,为了一口生气,何苦这样折磨彼此。

  这时,黑暗中传来敲门的声音,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赵家宅朱漆大门发出的声音么,这大晚上的是谁来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