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68、老胡家的往事

68、老胡家的往事

  我爸用近乎哀求的声音求我说:“晓天你听爸爸一句劝,别问那么多,也别管那么多,咱们一家三口实实在在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我冷笑一声,没再理会我爸,一个人回了病房。这个晚上,我彻夜难眠,几乎是睁着眼睛躺到天亮,心里全是有关张蕾蕾的疑问,我一直在问自己,张蕾蕾到底是什么?可是,没人能给我答案。

  关于神瞎子陈婆的五日之约还有两天就要到了,张蕾蕾的事还没有任何眉目,我的心揪成一团,现在状况不断越来越乱,而且一点线索都没了。

  我妈一大早起床给我买了早餐,又给我塞了点钱,叮嘱我快高考了,一定要吃好点把营养跟上,别苦坏了自己,我听了倍觉心酸。

  我出门的时候给张蕾蕾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但一直没人接。我又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我担心张蕾蕾的安危,便打了个的士去张家看看,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开门,我急的真想报警了。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打110的时候,收到了张蕾蕾发来的短信,她说暂时不想见人,让我先回去吧,等她心态平静下来,自然会去找我。

  我明白张蕾蕾的心情,如果换做是我得知了这一真相,也会很难接受的,便只好下楼回了学校。

  上午是一上午自习课,老师吩咐大家看自己过去做过的试卷,我的试卷早扔垃圾篓去了,也没什么可看的,就只好趴在桌子上睡觉。睡了一整个上午后,我便感觉精神抖索,浑身说不出的舒服。下课铃响了之后,同学们便三三两两的下楼吃饭去了,这时,我看到老胡猥琐的脑袋从后门伸进来,他冲我招招手,我只好无奈的站起来跟他出去。

  老胡这回没带我去办公室,而是领着我去到学校一片非常偏僻的小树林里,我们坐在花坛上,老胡给自己点了根香烟,又给我递了一根过来。我受宠若惊的给退回去了,告诉老胡说:“胡老师我不抽烟——”

  老胡默默的收回去,他看了我一眼,眼里满含心事。我见他眼里都是血丝,想来他昨晚也是没睡好觉的,不知道他在愁什么。

  老胡说:“杨晓天同学,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的来历你很清楚了,通过这段时间我对你的了解,我猜你可能也非普通人,可能是个精通风水阴阳数术的大师,对吗?”

  老胡直直的盯着我看,似乎想一眼将我彻底看透,洞穿我的所有秘密,让我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没必要隐瞒了,只能承认我会一些风水阴阳的小伎俩,但以我的本事绝对算不上风水师,更难称的上是大师。

  老胡摆摆手,说:“你就别在我面前谦虚了,咱们也做了快三年师生了,虽说这几年我对你不好,可毕竟这层关系在这里,谁也否认不了的。我知道你是风水高人,老师现在有难,想你帮我一帮。”

  我心说“呸”啊,你这老王八蛋也好意思提师生感情,我做了你三年学生,你变着法儿虐待欺负我,变相的侮辱整我不知道多少次了。虽说我天性善良老实,对人没有坏心眼儿,可我也不是傻子,你要我帮忙直接说就行了,犯得上在这儿耍苦肉计么,真当我傻逼呢?

  老胡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一副急需我拯救的样子。看老胡这样子我心里真爽啊,当年他侮辱我的一幕幕我可全记得清清楚楚呢,老胡求我的样子巨猥琐,就像等主人施舍骨头的小狗,太贱了。

  我也不好为难他,就说:“胡老师你有什么难处直接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全力帮你,不过我要强调一点,在风水阴阳术方面我真只是个菜鸟,可能帮不了太大的忙。”

  老胡点了点头,一口气把烟抽完,将烟蒂狠狠嗯灭在花坛上,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开口跟我说了一段离奇的往事。

  故事要从他爹的时代说起,那时候还是抗战时期,老胡的爹胡一扬十二岁就从了军,最先跟着张作霖的部队纵横东三省,后来张学良改旗易帜投了国军,胡一扬也跟着国民党改编,成了国民党中央军的一位营长。

  胡家和赵家能扯上关系,就是老胡他爹胡一扬在部队里认识了赵家大公子,两人并肩作战多年,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一起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互相多次救过对方的命,两人是过命的交情。

  也许别人对赵大公子枪杀特派员的怪异行为感到奇怪,胡一扬却一点都不奇怪,事实上在这之前,胡一扬就知道赵大公子会出事。因为胡一扬知道赵大公子所有的秘密,包括他父亲在省城有权有势,他们家曾被某风水妖人下过阳宅养阴术以及他和蛇精小茹的一段情事,胡一扬都听赵大公子说过。

  小茹的事情过了之后,赵大公子在部队里一切正常,还立了几次战功,得到山峰的嘉奖,胡一扬觉得赵公子前途无量,以后必成大器。出事就在胡一扬一回跟大公子聊天提起过他东北老家有座神奇的古墓,那墓里据说葬着契丹时期的一位风水大师,这位大师从中原逃难而来,得到契丹王族的赏识,从此平步青云做了契丹的国师,专为契丹王族寻龙点穴,连契丹皇帝建造皇宫,都要该大师亲自看风水择日课。在大师的帮助下,契丹皇帝利用风水妙术得到许多好处,这就导致契丹皇帝更加赏识风水大师,大师死后皇帝为他风光大葬,建了一座极其庞大的墓。

  民间流传下来的说法,只要在晚上亥时闭上眼睛在毗邻风水大师墓穴的山头上乱走,当丧家觉得差不多到位置了,再睁开眼睛,丧家停下来的地方,就是风水绝佳的吉穴,在那里下葬子孙肯定能兴旺发达。

  这种办法在胡一扬的老家非常灵验,事实上,用那种方式找墓穴的丧家下葬后,子孙无一不在三五年后发达,有的甚至还位居高位显赫一方。当地人的说法是风水大师在墓里留了一件风水宝物陪葬,这宝物千百年来憋在深山里不甘寂寞,便用这种方式会惠泽万民。

  每隔几年,逢月圆之夜进长白山打猎的猎户经常会看到远处山坳里隐隐有青光飞射而出,声势极为浩大,这青光发出的位置,就是风水先生大墓所在的地方。据说许多猎户都见过这种青光射天的奇象。

  大公子听胡一扬详细描述了这座奇墓的特征,以及它对墓穴周围几座村子产生的巨大影响,大公子心动了。大公子以前也不信鬼神,自从家里被人下了阳宅养阴术的妖邪之术后,赵家一直怪事不断,再加上他爷爷的惨死和亲自遭遇小茹缠身,大公子对风水阴阳之术已经深信不疑,胡一扬的一番话算击中他心坎上了。

  了解了小茹的事情后,大公子又回到部队,随军作战中,他经常能收到父亲赵司令寄来的信。赵司令多次提过,自从杨直运了巨石进赵家老宅之后,宅子里总算太平了不少,可没太平多久又出了雷击老太爷墓碑的怪事,这阵子又是怪事不断,他的仕途也饱受影响,在省城于是郁郁不得志。

  大公子是位孝子,听到父亲抱怨家宅难安,他总想帮父亲解决这一难题。随部队四处征战中,他总会偷偷打听各地有名的风水阴阳先生,想找到真正的能人替他赵家除掉这阳宅养阴的奇祸。那知道这个世界上风水先生是多,满大街都是这种给人看风水的先生,可骗子居多,真正有本事的他一个都没找到。

  听胡一扬说长白山深处居然有这么一座奇墓,大公子心动了,他跟胡一扬商量,找机会潜进长白山盗了那契丹国师的墓,取出风水大师的奇宝,说不定就能拯救他们赵氏一族。

  胡一扬被大公子的疯狂想法吓呆了,长白山的当地人都受过契丹国师的恩惠,对这座古墓敬若神明,逢初一十五还会有人去山里祭拜国师,别说盗墓了,就算乱说一句开国师玩笑的话,村里人都会对你仇视有加。

  胡一扬立刻拒绝了大公子,大公子苦苦哀求无用,用了一道诡计抓住了胡一扬的把柄,胡一扬无奈之下,只好就范。两人找了一个执行任务的机会离开大部队,偷偷潜入东北深入长白山中,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真的挖开了契丹国师的大墓,在墓里找到了国师陪葬的一只青铜镜。

  大公子带着铜镜回到部队后没多久,整个人就神神叨叨的,总是悄悄的告诉胡一扬有人跟着他,有人想害他。盗墓之后的胡一扬心里也不好受,一来是饱受良心上的谴责,二来他在古墓里看到了对盗墓者的诅咒,说是胆敢侵犯国师陵寝着,必定会子孙断绝,一族无后。

  老胡说到这里,突然瞪大眼睛对我说:“许多年后,契丹国师的诅咒真的应验了,我爹生了几个孩子,全部夭折,无一幸存,然而,这个诅咒一直都没停止过。”

  我看着老胡眼神里的恐惧,也吓的背后发麻,连我们呆的小树林都觉得很不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