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69、胡一扬的笔记

69、胡一扬的笔记

  我顿时就明白了老胡配阴婚的原因,在他很小的时候,由于契丹国师的诅咒,老胡就死了。老胡死后,他爹胡一扬就带着老胡的尸体来到了济城,并找到了赵司令,也许是由于对胡家的亏欠,赵司令让杨直再度为老胡配阴婚还阳?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胡一扬并不知道济城赵司令有个御用风水师精通配阴婚还阳之术,大公子死后,两人必定就断了联系,他怎么会抱定大公子就能让他儿子活过来,千里迢迢带着一具尸体找到济城?

  老胡叹气说:“赵家大公子死之前,我爹就知道赵家能为死人还阳,你以为赵公子射杀特派员是被鬼魂蛊惑,他杀特派员事出有因,因为那特派员也通晓风水术,无意中得知契丹国师青铜镜的消息,便暗中威胁大公子将青铜镜送给他。大公子为保青铜镜,便出此下策,当着数万将士的面,将特派员给射杀了。另一方面,他早已安排人将契丹国师的青铜镜送交给杨直,再令杨直暗中建议赵司令为他配阴婚,借契丹国师的青铜镜还阳。”

  我吃惊道:“真正能让死人还阳的不是杨直的配阴婚奇术,而是契丹国师的青铜镜么?”

  老胡说:“话不能这么说,契丹国师的青铜镜固然重要,杨直能通鬼神的配阴婚奇术也是必不可少的。我爹胡一扬当年真以为赵家大公子要盗墓只是一时冲动,后来才明白过来,大公子跟他能成为战友是早就算计好的,大公子得了杨直的授意,辗转换了几支部队才跟我爹做了战友,杨直早就通过别的方式了解到我爹的情况,他以得契丹国师青铜镜便可破阳宅养阴妖术为由,暗中授意大公子怂恿我爹跟他一起去盗墓,这都是我爹晚年才想明白的事情,赵家人的心机太可怕了。”

  我吃了一惊,这杨直原来早就跟赵大公子勾搭上了,两人算计如此之深,就是为了盗取契丹国师的青铜宝镜再解开赵家宅的阳宅风水局?

  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赵家这样做是为了保住赵氏一族,那杨直违背天道做这些事情图的是什么,仅仅为了赵司令的那点儿钱肯定说不过去,他一定另有目的。

  我说:“胡老师你说了这么多,我还弄不明白你要找我帮什么忙呢,我在风水上的见解非常浅薄,到现在都没有替人相过阴宅,更别说跟杨直这样的风水术较劲了。”

  老胡说你先别急,等我慢慢说完。我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身边实在找不到像样的风水先生了,街道上摆摊算命的都是诓人的骗子,我觉得你多少还懂点行,也就找你出出主意。

  我听老胡这么说,内心大定。出主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帮人方式了,我起初还以为他要让我找杨直较量呢。

  老胡说自从他爹去世之后,他们家就倒霉事不断,先是给他爹下葬,才把土填好就发了一场奇大的火,将整座山头连同他爹的棺材都烧成了灰。由于放火烧山,老胡受到林业部门非常严重的处罚,罚了不少钱。

  跟着又是学校分配的宿舍楼给烧了,他们家给烧了个透心凉,连同电器家具等等东西都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老胡全家搬到学校临时给安排的破房子里,生活一下子变得异常艰难起来,他又患上了抑郁症加神经衰弱,一到晚上就做噩梦。梦里全是他娶阴婚妻子的经过,还有七岁之前的记忆,这些记忆都是黑暗恐怖的,满世界都是恶鬼,老胡在这个可怕的梦里反复循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老胡他爹死后,老胡为他爹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爹手记下来的一些东西,这些手记里断断续续了记下了胡一扬跟赵家的恩怨。老胡跟我说的关于赵家的事情,都是从他爹的手记里看到的,他对这些没有任何记忆,因为被老太太滋养成熟之前,他一直把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的,对很多事都没有记忆。

  在老胡过去的婚姻里,有十多年他老婆一直叫他死人,因为他没有感情,不懂得人情冷暖,只会按照别人的做法照部就搬的复制。直到近些年他恢复的越来越好,才渐渐有了正常人的感情和感觉,本以为一年会比一年好,没想到他爹死后,整个局面就变了。

  老胡彻底恢复了过去的记忆,这些记忆都是灰色和可怕的,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位为他配阴婚的女人一直纠缠着他不放,起初是出现在梦里,后来无论白天黑夜,那女人始终缠着老胡,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就是让老胡整天烦的想死。

  老胡以为恢复记忆了,一切都好了。事实相反,这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出现在他脑子里之后,他经常会出现思维短路,比如在想这个问题,突然就忘掉了,明明在想这个事情,一下子想到一些跟他不相干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非常奇怪。

  很多时候老胡出去办事,走着走着就忘了该去哪里了,他甚至一度忘了自己是谁,老胡觉得自己要疯了。

  让老胡觉得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他从他爹的手记里翻出一条还阳人的后遗症,那就是到了一定程度便会重新尸化回去,变成没有感情思想的尸壳,最后嘴里含的一口生气断掉,这尸壳也就彻底死亡了。

  据说这种尸化回去可以避免,不过需要风水高人来改,老胡看到他爹写的这些东西顿时如遭五雷轰顶,他这辈子吃了无数的苦,混到现在这样很不容易,他还想多活几年,好好享受这美妙的生活,没想到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

  我明白老胡的意思了,他想找风水奇人帮他逃脱尸化回去的命运,可惜他资源有限,只能去大街上找那些练摊算命的,身边唯一发现有点像真的,也就剩我了,所以死揪着我不放。

  我心里暗笑以我的本事别说让老胡躲过尸化的宿命了,就连自保都很难,他太看得起我了。

  老胡说:“要不你帮我找找厉害的人,花点大钱都行,只要能让我逃过这一劫,我一定记得你杨晓天的大恩大德。”

  老胡说到伤心之处,眼泪鼻涕齐流,看的我心里也不舒服。我突然想到个问题,便对老胡说:“关于赵家的这些事都是你爹记下来的,你能不能把他那本笔记借给我看看,我看能不能从里面发现点有用的东西,说不定能够帮你。”

  老胡一听还有希望,二话不说从口袋里摸出一本陈旧的硬面笔记本递给我,我见上面一段一段的记了几十页,心想内容还不少,总能找到有用的东西吧。

  老胡说:“昨晚我想再去赵家老宅找找,看还能不能再找到赵家的人,求他们给条活路,没想到那宅子已经荒成那样了。唯愿给赵家老太爷多磕几个响头,他老人家看在我爹被赵家坑成这样的份上,给我一条活路。”

  我安慰了老胡几句,老胡跟个孩子似的就差哭出来了,聊完了,老胡又死拽着我去学校外面一处很有名的餐厅请我吃了顿好的,老胡还特意让我喝了两杯。我推辞说学校不让喝酒的,老胡拍胸脯保证我一定没事,我这才敢喝。

  回到学校,我就急不可耐的翻出老胡他爹的笔记,从头到尾的翻阅了一遍。老胡他爹十二岁从军,在军队里学了一定程度的文化知识,解放战争时期又投了共,离开部队去文化单位工作,或多或少读了不少书,写文章还是有一套的。

  这种笔记比我那半卷残书容易读多了,我很快就翻到最后面几页,笔记里记载的都是跟赵家有关的事情和胡一扬跟赵家大公子相处的经过,看过笔记我才知道赵家大公子的名字叫赵世研,胡一扬非常恨赵世研,从他行文措辞就能看出来。

  前面的内容老胡都对我说过,我翻到最后一页,赫然发现最后一页上画了一张草图。这图外行人一定以为是心情烦闷时的胡乱涂鸦,但对我们懂行的人来说就明白,这是一张风水局的图。图上还详细记载了这块地方择日课的时间,许多细节的布局,以及风水朝向,与日月星辰的关系等等。

  很明显,这张风水图是后人根据自己调查做出来的,并非布局的人画的,一般这种风水图可以得到风水局官面上的东西。但真正厉害的风水局重在核心,这种核心一般人看不懂、看不见、也看不了,只有真正风水大师才能一眼瞧出破绽。

  我拿着风水图看了半天,觉得这张图异常的眼熟,再一看就发现这不正是老弄堂的布局图么,最核心的那块肯定就是赵家老宅了,我突然明白过来,这一片老弄堂竟然是块风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