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70、风水图

70、风水图

  我一下午都在研究胡一扬留下的老弄堂风水局,时间过去的很快,很快就到下午放学时间了。下课之后,我同桌跟前后桌就嘀嘀咕咕的议论着什么,我懒得搭理他们,继续钻研我的风水图,这时,就听后桌那个胖胖的男生说:“哎,知道吗,隔壁班那个漂亮的小妞朱娜娜失踪半个月了,现在让警察给找到了。”

  我同桌兴致立刻上来了,紧张的说:“听说是被校外一位大哥带走了,是不是出去玩儿HIGH了不想回家了,警察哪儿找到她的,不会在嗑药吧?”

  胖胖鄙视了我同桌一眼,说:“屁啊,她死了,在学校后门水沟发现尸体的,听说那张漂亮的小脸儿都烂半边了,别提多恶心。”

  围观的同学一个个吓的说不出话来,胖胖说:“不仅这样,警察还发现朱娜娜的眼睛、鼻子、舌头都没了,连双手双脚都被人剁了。”

  围观同学更是吓的齐声尖叫,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同桌平静了一下,说:“胖胖你他妈净胡说八道,这么好看的姑娘谁下的去手呀,你当你福尔摩斯啊,还一套一套的呢。”

  胖胖急了,争辩说:“我真不骗你,我老叔就在学校附近的派出所里,他昨晚在我家吃饭跟我说的,还提醒我晚上放学早点回家,不要一个人在外面玩儿。”

  这下围观的同学都没话说了,我本来对他们的胡说八道不感兴趣,不过胖胖描述朱娜娜的死状却吸引了我,这是赵家配阴婚的招数,怎么搞到女学生身上了。

  我问胖胖说:“你确定你老叔不是在吓你,乱编出来的故事,割舌头挖眼睛可是只在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的画面呀。”

  见我质疑他,胖胖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冲我吼道:“你他妈的也敢在老子面前胡说八道,就你那傻逼脑瓜子还能想问题呢,还敢质疑老子,你他妈不想活了。别以为整天跟张蕾蕾整一起你就牛逼了,我告诉你,你他妈这辈子注定就是个傻逼,滚,少跟老子套近乎。”

  我气的一口老气闷在胸口,差点儿活活憋死,旁边围观的同学哄堂大笑起来,一个个脸上留着等着看笑话的表情。

  我站起身,出了教室,这些年我已经学会了面对这些不堪的嘲笑,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活好了。胖胖在我身后狠狠的“呸”了一声,后面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我看着这帮笑的夸张到扭曲的脸,心里一阵悲悯。

  他们继续讨论着朱娜娜的猥琐话题,每句话都离不开用语言猥亵漂亮的朱娜娜,我在他们放肆的笑声中远离了这间教室。

  在走廊楼梯口处是朱娜娜所在的班级,每个班级教室边上都有全班学生基本资料,里面还有对应学生的照片。我找到朱娜娜的照片仔细看了看,突然觉得这姑娘怎么那么眼熟,之前我听过朱娜娜的艳名,却没见过她人,我不可能对这姑娘的长相有印象。我仔细一想,脑子一阵巨疼,我想起来了,这姑娘就是当晚在老弄堂拐角处赵一平他们联手揍我时,那浑身带血在地上爬的姑娘。

  当时她嘴巴鼻子还在,所以我记住了她的脸,没想到这姑娘竟会是我的校友,再加上胖胖描述她的死状,我几乎可以断定,她一定是被配了阴婚。

  我气的浑身发抖,多好的姑娘呀,才只有18岁,就这样被残忍的害死了。即使她死了,还不能再去投胎转世,还要被那种邪术困住,继续用自己的魂魄滋养着当初杀害自己的人,一点将对方干枯的身体和灵魂孕育起来。

  我想世界上没有比这种做法更可怕、更无耻、也更恶心了,如果我能找到那个施术之人,我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他的行为太惨无人道了,简直不配做人。

  晚上自习课的时候,学校喇叭里果然响起校长的紧急通知,他先通报了朱娜娜同学遇害的事情,随后就告诫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晚上放学要组织几个同学一起走才行。

  晚上下了自习,我给张蕾蕾打电话,张蕾蕾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我心里一阵焦虑,想再去她家找她。

  这时,就看到老胡走进教室,朝我这边走过来,还没走的同学立刻溜了,整个教室只剩下我和老胡两人。

  老胡紧张的问我:“有没有从他爹的笔记里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老胡我突然就想起被配阴婚的那位女生,我对老胡说:“朱娜娜的事儿你听说了吧?”

  老胡点了点头,叹气说太惨了,看来赵家的人肯定就在附近,他们以一种隐蔽的方式生活在老弄堂附近,准备时不时整出点动静出来。我看到老胡的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他并没有同情那位惨死的女生,他心里仍旧只想着他能继续活下去。看到老胡的那张脸,我心里一阵犯恶心。

  我对老胡说:“帮我个忙,去给帮我弄到朱娜娜的出生年月,最好精细到时辰。”

  老胡一愣,问我要了干嘛。我没理会他,老胡现在有求于我,只好讪讪的给朱娜娜的老师打电话,很快就问到了她的生日。

  对麻衣相术,我只有简单的了解,李半仙儿教我的东西很多,我消息的毕竟有限,在麻衣相术方面,我只懂得一些基础的东西。根据朱娜娜的生日,我推算出她的生辰八字,她的生辰在相术上的确有点奇怪。

  老胡为了讨好我,把朱娜娜的所有资料都要了来,通过手机短信转发给了我才不情愿的走了。

  我见短信里还留了朱娜娜的登记地址,仔细一看是桥头街6号,我还不知道桥头街在什么位置呢,便用手机搜索了一下,这一搜之下吓了我一跳,朱娜娜家竟然就住在那条老弄堂里。

  桥头街的门牌号应该是从进弄堂的第一栋房子开始算的,我按照记忆里的房子数过去,数到6的时候,脑子里赫然闪现出拐角那栋老房子,原来朱娜娜的家就住在那里。我再往下翻短信资料,发现朱娜娜当初入学的登记地址是桥头街,高二的时候搬家去了新城区一座新建的小区里。

  我彻底明白了,原来我们发现水缸女尸的房间,就是我的校友朱娜娜的闺房,那老屋里当时有两具女尸,一具是老胡阴婚妻子的,另外一具想必就是朱娜娜的,她尸身最终腐烂在学校后门水沟里,想必是胸中的一口气散了。

  我提起书包出了学校就往老弄堂里赶,一直跑进老屋上了二楼,进了朱娜娜的房间,那只大水缸还立在那里,我喘了口粗气猛的一抬头,赫然发现房间里立着个黑影。我吓了个哆嗦,往后退了好几步,只见月光透过窗户射进来,雪白的光芒中那黑影头发披散下来,一身长裙立在梳妆台边上,正直直的望着我。

  长发遮住她的脸,我没办法看清她的面容,凭我的感觉,我知道她一定就是朱娜娜。

  我说:“你不是配阴婚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朱娜娜声音冷漠的像块冰,她惊异道:“你能看见我?”

  我点了点头,说:“我是位风水先生,你告诉我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死的,我或许可以帮你报仇。”

  朱娜娜突然朝我背过身去,掀开长头发,露出长裙的后背拉链,我一愣,只见朱娜娜的手摸到拉链位置缓缓的拉了下来,一直拉到底,接着她身上的长裙缓缓的掉了下去,借着皎洁的月光,我看到朱娜娜雪白的身体泛着光。

  朱娜娜指着自己光洁的后背对我说:“你看到了吗?”

  我收敛心神,定睛一看,只见她完美到极致的皮肤上赫然印着一张图,这张图线条极其完整,就是一组完整的风水局,跟老胡他爹画的图似乎有某种契合。

  我吓了一跳,问她道:“这——这是什么?”

  朱娜娜冷冰冰的说:“快把它记在心里,一丁点儿都不能出错,有人托来给你送信,说你在这个时候会来我家老屋。一定要记住了,一分钟后我就会消失掉,从此以后你再也看不到这张图了。”

  我非常的默记图上的玄机,心里一点点的把整张图拆解再拼合起来,不知不觉中,图消失了,眼前的朱娜娜完美的身体也跟着烟消云散。我揉了揉眼睛,甚至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我是不是真看到了朱娜娜的鬼魂。

  我的心里,早已将那副暗藏玄机的风水图完完整整的拼在了一起,胡一扬图纸上的许多疑问,也似乎在这张图上找到了答案。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竟然是张蕾蕾打过来的,我的心脏一阵乱跳,缓缓按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