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71、别墅里的小女孩儿

71、别墅里的小女孩儿

  电话接通了,那边却是一段漫长的沉默,我一颗心夹在胸腔里激动的像擂鼓,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对电话那头说:“蕾蕾是你吗,你现在怎么样了,你还好吗,我很想你?”

  那边一直没声音,我心说搞什么鬼,张蕾蕾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我又问了几遍。就在我绝望到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中音说:“我是张蕾蕾的爸爸,你是杨晓天同学吧。你们的事儿我都听蕾蕾说了,你们还是高中生,现在又要迎战高考,谈感情还为时过早,更何况你是学校有名的差生,跟蕾蕾在一起会影响她的学业。我跟蕾蕾谈过了,你俩在一起不合适,她不好意思亲口跟你说,就让我给你打了这个电话,也算替你们说清楚了,你以后也别再找她了。”

  张爸爸的这番话犹如给了我当头一棒,我顿时就懵了,不停的哀求张爸爸,张爸爸也不给我求情解释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我再打过去,那边手机已经关机了。

  我发疯一样冲出老屋,又冲出弄堂,在学校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一路狂奔到张蕾蕾家所在的高档小区。小区门口站了两位保安,不打卡不让进去,我也懒得跟他们扯淡了,翻身越过栏杆直接冲向张蕾蕾家所在的那栋楼。

  那俩保安愣了一下,估计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主儿,反应过来后立刻操起电警棍朝我追过来。我一路跑的飞快,上了电梯直奔十二楼,进楼梯后我突然觉得不对劲,这楼梯竟然是一直朝上上,上了都快上十分钟了还是在上楼。

  我心知不对劲,急忙给自己开了天眼,就看到电梯里多了个白裙子的姑娘,这姑娘脸蛋身材都挺好的,看着纯纯的,留了个短头发,一副讨人喜欢的样子。我心说好大胆的鬼,在这个时候敢拦你杨大爷的去路,真他妈想找死呀。

  我冲女鬼怒吼道:“你是什么鬼,胆敢在这里耍我,是不是想魂飞魄散?”

  女鬼大惊道:“你能看见我?”

  我举起风水罗盘,女鬼吓的缩到角落里尖叫说:“大仙饶命,我是省城的大学生,被这栋楼的一位贪官给害死了,我想找他报仇就留在电梯里,看大仙样子可爱就想跟你玩玩捉迷藏·——我不是有意的——”

  我心里明白她那里是看我可爱,明明就是觉得我傻,想耍我玩儿呢。

  我镇住女鬼后,电梯立刻在十二楼停下了,女鬼从电梯里溜出来想跑,我突然想起来保安还在追我,灵机一动有了个想法,我对女鬼说:“”你帮我个忙,下面有两个保安正等着上电梯来抓我,你就用刚才的办法迷住他们,别让他们上十二楼。

  那女鬼点头如捣蒜,跳进电梯里很快下去了,我就看到那电梯在十二楼和一楼之间来回的颠簸,就是不停一下。

  我找到张蕾蕾家所在的门,不停的按门铃,按了半天里面一直没反应,我再打张蕾蕾电话,她电话仍就是关机,我整个人都要疯了,就恨拿东西来砸门。就算张蕾蕾要跟我分手,也要她亲自跟我说,她爸爸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现在是她的非常时期,她所谓的分手肯定有苦衷,这个时候我更加不能弃她而去,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一直试图让她摆脱索命红绳,现在我依旧要竭尽全力的让她摆脱笼罩在她身上的可怕阴影。

  我在张蕾蕾家门口折腾到午夜十二点,依旧没人来给我开门,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动静,似乎也没有任何人活动的声音。我想张蕾蕾家这么有钱,豪宅无数,说不定为了躲避我的纠缠,他们全家搬去别的住处了。

  我回到电梯间,这女鬼也真实心眼儿,电梯到现在还在一楼和十二楼之间徘徊,估计那俩保安要被她玩儿死了。我拍了拍电梯门,示意女鬼该停下来了。那电梯很快下到一楼,停了不到一分钟又上了十二楼。

  电梯门开了,女鬼朝我调皮的招手,我进了电梯,发现里面吐满了污秽物。女鬼跑来向我邀功说:“你都没看到那两傻保安的样儿,刚开始还凶神恶煞的,没一会儿就吐的跟孙子似的,电梯门一开拔腿就往外跑,一溜烟就不见了,哈哈哈——。”

  下到一楼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便问女鬼说:“你在这电梯里呆多久了?”

  女鬼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告诉我应该有半个月了吧,她每天守在电梯里等那王八蛋官员,没想到那官员已经很久不在这里出现了,她只能苦苦等着。只要官员走进电梯,她就一定能弄死他报仇雪恨。

  我心里一喜,既然女鬼一直呆电梯里,那张蕾蕾是否出门她肯定了如指掌。于是,我把张蕾蕾的样貌和穿着打扮跟她描绘了一番,问她是否见过这个姑娘。女鬼想了想,说真见过,我紧张的问她什么时候出去的,女鬼说没见过她出门,就见她上次跟我一起回来过,我彻底晕了。

  女鬼的意思是,张蕾蕾还在家里,她们家人一直憋着不开门,宁愿我在她们家闹一晚上,就是为了断绝我跟她的来往?

  可是据我观察,家里有人不可能安静到这种程度,就算你存心不发出声音,这么长时间家里人总要上洗手间、要吃东西、要出来走动吧,不可能憋到针掉下来都能听见的程度吧,我觉得张蕾蕾家肯定有问题。

  现在我也不好再闹下去,保安从电梯上不来,肯定会走安全楼梯,真被他们逮住了还得送派出所。我问了女鬼的名字,她说她叫宋卓,是个还在省城某大学读大三的女孩儿,因为一时没忍受住某贪官的物质诱惑上了贼船,两人在一起了几个月,该贪官还特意在省城租了套豪宅养她,后来因为一些误会,贪官以为她在收集她的犯罪证据,一怒之下就掐死了她,抛尸荒郊野外,她横死之后化身厉鬼,凭着这股执念一心想索贪官的命。

  我让宋卓在电梯里帮我蹲张蕾蕾的情况,有消息就来找我,宋卓爽快的答应了。作为交换,她央求我如果去省城记得找到她的尸身,好好把她安葬了,她弄死了贪官还想轮回转世呢,我都一一答应下来,记下了她尸体遭抛弃的具体位置。

  我翻围墙出了名雅花园小区,却没回医院,而是去了张家靠近学校那边的那栋老别墅,我下出租车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我猜就算张爸爸要把张蕾蕾转移位置,肯定也不会去我知道的地方,但我心里憋的难受,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来看看,我真想张蕾蕾就住在这栋别墅里。

  小区里住户的灯都灭了,偌大的别墅区只有路灯发出的昏暗的光,别墅区植物覆盖率很高,加上上小区建成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小区里的树木已经长的非常高大,茂密的职业覆盖了一方天空,独栋别墅错错落落的夹在树木中间,更显幽深神秘。

  我找到张家别墅,这种别墅外观漂亮,不过安全性比较差,我围着别墅绕了一圈,发现借助别墅边上一棵大树可以爬上二楼。上次离开的时候,我记得二楼的窗户并没有锁死,我心里一阵激动,翻身就爬上了大树。

  一直爬到树梢位置,我装了壮胆,纵身一跳刚好跳到二楼窗户槛上,抓住窗户上的锁扣稳住身体,猛的一拉窗户,窗户便被拉开了,我跳进房间里,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黑铁一样浓重的黑暗。

  跟阴阳之物打交道久了,我心里就有一种奇特的预感,这次进张家别墅,我浑身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但却很真实的存在着。为防万一,我为自己开了天眼,瞧瞧的走出了房间。

  张蕾蕾的房间就在我隔壁,我推了推门,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房间里非常黑,我拿手机照亮,张蕾蕾漂亮的衣服还挂在衣柜里,床、地板、桌子、柜子,我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忍不住就想起跟张蕾蕾在一起的时光,鼻子一阵发酸,差点就要流下泪来。

  我一个个房间的转悠,一直走到地下室。李半仙儿曾经告诫过我,张家别墅里的风水局很奇特,应该是高人所布,让我不要随便动这种风水局,一步错步步错,很容易就给自身燥来祸害。

  我走到沙发前,茶几上的围棋局又重新开了局,这次黑棋占了上风,白棋隐隐有颓败的趋势,这次我学了聪明,不敢再坐沙发上。上次坐沙发上,情不自禁的就去对弈,只动了一步子,就害的黑棋一溃千里,现在想起来我都心有余悸,心里一阵发麻。

  我在棋盘前站了一会儿,就有了点困意,越看越觉得这盘棋局包罗万象有无数种可能,每走一步都是险棋,可能一飞冲天转败为胜,也可能跌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就这样迷迷糊糊看了不知道多久,我突然发现茶几上的木鱼掉地上了,我弯下腰捡起来才发现木鱼被摔成了两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想将木鱼拼拼起来,这木雕鱼看似平常,里面的铆钉却很多,还有许多卡扣,我费了好半天劲才将木鱼拼好放回茶几上,人也累的不行了,再加上困意来了,眼前看东西都有点模糊。

  这时,我看到茶几下面爬出一个扎了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对我咯咯咯的直笑,说:“谢谢哥哥——”

  我一愣,小女孩儿就围着茶几转圈儿唱歌谣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

  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

  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

  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我听的迷迷糊糊的,耳边回荡着小女孩儿银铃般的嗓音,只觉得这小女孩儿的模样异常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而小女孩儿的影子在我眼里有时候很真实,又时候又异常模糊,我拼命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越这样强迫自己,睡意就越浓,不知不觉中,我对外界的事物完全没了知觉,耳边兀自回荡着小女孩儿的歌声和笑声。

  在这笑声背后,我脑中突然涌出一种意识,张家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这小女孩儿从哪儿来的,这么一想,我只觉得心里阴森森的非常恐怖,可眼皮却很重,就是醒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