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 养阴术(1)

1 养阴术(1)

  60多年前,我家老太爷是当地非常有名望的人,走到那里都受人尊重,人家大老远见了,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市井流氓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句杨先生。我家老太爷的社会地位很高,一不是因为他家财万贯,二也不是他有权有势,他的职业现在说起来都让人觉得脸红,在我们老家古镇上,人们叫老太爷作地仙儿。

  所谓地仙儿,具体一点说,就是给人看风水的,官面儿上的说法,叫堪舆师,也叫风水先生。旧社会时兴这个,活人造房子,死人起阴宅,都要找地仙儿来看,地仙儿说在哪儿建就在哪儿建,主人家连个不字都不敢说。

  我家老太爷技艺精湛,阳宅阴宅的风水一看就准,从没出过纰漏。他手持一柄风水枣罗盘,胸中装有河图洛书,帮人寻龙点穴从不走空,点的阴宅子孙兴旺,点的阳宅一家老小健健康康从不生半分事端。简直是我们县城一位不可多得的奇人。

  而且我家老太爷为人仗义,也不势力,无论是声名显赫的达官贵人,还是穷到连顿饱饭都吃不起的穷苦人家,找他看风水,他都义不容辞,所以赢得了整个县城的尊敬。

  话说有一天早上,天还没完全敞亮,杨家老宅大门就被敲的砰砰砰的乱响,门房老庄叔打着哈欠披上衣服去开门。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穿黑衣服的人,两人脸上都没表情,一看就不是善类。老庄叔跟着老太爷走南闯北多少有些见识,见他们腰间鼓鼓囊囊的,知道别了枪,这两人来头不小。

  老庄叔问客人大早上的行色匆匆,是否有要事?

  为首黑衣人说:“找你们家老太爷!”

  老庄叔说:“老太爷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不再做地仙儿行当了。”

  为首黑衣人拿枪顶着老庄叔脑袋,威胁说:“给你一盏茶时间,一盏茶之后杨老先生必须跟我们走,否则血洗杨家满门!”

  老庄叔吓得扭头回宅子里喊老太爷,禀明情况,老太爷穿好衣服请客人进去。按老太爷在地方上的名望,还没人敢这么不给杨家面子,老太爷也是硬骨头,见两人都是生面孔,脸就冷下来,下了逐客令。

  为首的黑衣人这回没掏枪,他只凑近老爷子耳边低声说了句话:“我们是赵家的人,受了赵司令的令,赵家老爷子昨晚去了,听说走的时候有异象,赵司令特派我们来请杨先生过去一趟。杨老先生不会连赵司令的面子也不给吧?”

  这位赵司令,是济城警备司令,是位实权人物。赵家在城北临近长江边上有座庞大的宅子,宅子里戒备森严,赵司令姿态很高,跟济城乡绅走近的少,赵家的客人都是省城的大人物,全济城进过赵司令府的人,屈指可数。

  我家老太爷跟赵司令少有交集,不过听说赵老爷走的时候有奇事发生,作为一名称职的地仙儿,老太爷二话没说,披上外套就跟赵家两个打手出了门。

  我家老太爷出门的时候一定没想到,这趟再普通不过的相阴宅,竟然改变了我们老杨家的命运。这中间的过程之奇特诡异、复杂晦涩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就老太爷也许从来就没想过,他走的这条路,也彻底影响了跟他隔了大半个世纪的孙子的命运。

  头发花白的老太爷坐软轿子来到赵家宅,大老远就看到宅子里挂满了白灯笼,进到宅子里面,前厅已经摆出了灵堂,赵家老的小的在灵堂前哭成了一片。灵堂里除了各色杂七杂八的人,老太爷一眼就看出还有不少他的同行。这些人手持青铜罗盘,一身丝绸长衫,头发光鲜发亮,脸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地方上的堪舆先生没这行头,铁定是省城有名有号的人物。

  赵家管事的把一帮堪舆先生道士和尚的请到书房,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大家讲了赵老太爷闭眼当晚发生的一起怪事,直听的大伙儿瞠目结舌,连气也喘不过来。

  赵老太爷走路的当晚,还非常正常。他晚饭吃了两大碗米饭,喝了半斤川西女儿红,打了十几个酒嗝,酒足饭饱去院子里散步。和往常散步不同,老爷子不走花丛小路,他绕过青石板路,穿过花丛,径直走到漆黑一团的院角去了。院角有口枯井,已经废弃了很多年,枯井边上围了栅栏、堆了杂物,专防宅内不懂事的幼童摸进去!

  这枯井有名堂,赵家宅的前身是一座废弃的旧宅,残破的不像样子,也不知道宅子的前主人来头,这古井就是原宅留下的东西。赵司令起阳宅请风水先生看过,此地是绝妙的阳宅宅基地,可是这口井透着古怪,枯井到底古怪在哪里,风水先生语焉不详,只让赵司令千万不要动枯井,让它摆在院子里,时间久了,就有福报。

  那位风水先生在省城名头很响,达官贵人想请看阳宅阴宅的,数不胜数,他还要挑人来看,价钱就是贵的吓人。

  碍于该风水大师的名声,赵司令对他言听计从,就这么起了宅子,宅子落成,还没赶上赵家乔迁喜宴,年过八旬的老风水先生就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死去了。

  赵司令对该风水先生的死一只耿耿于怀,因为他死在新宅建成的当晚,赵司令一晚上心神不宁,第二天就知道该风水大师的死讯,心里顿时老大个疙瘩,心里麻麻的不舒坦,老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好在宅子建成,赵家一家平平顺顺,赵司令一路平步青云,十几年过去了,赵司令已经今非昔比。每每回想起风水先生的话,觉得此人真乃神人,赵家宅子建成,他的福报就来了,运气好的止都止不住。

  没想到,枯井的怪事就出在他爹赵太爷头上。赵老太爷莫名其妙的越过栅栏,来到枯井边上,见半轮明月挂在幽深的井水里头,异常的漂亮,他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井水里的哪里是月亮,竟然是一张肥大丑陋的人脸。

  赵老太爷吓得大叫一声,折身就往回跑,一路跑的踉踉跄跄,跌了好几个跟头,额头都摔破了。赵老太爷回到前厅,老太太儿媳妇正在厅里打麻将,老太爷哭嚎着说他见鬼了,就在枯井里。

  赵司令想起老风水先生的话,心想坏了,老爷子怎么莫名其妙一个人去了枯井?

  他带人去枯井查看过,井里什么都没有,老爷子咬死说在井里看到一张人脸,狰狞吓人。赵司令问他爹怎么去了枯井,他爹说出了前厅,就听到有人跟他说话,听声音,那人就藏在枯井附近,他想过去看看。

  家里人都以为赵老太爷受到惊吓,只有赵司令心里明镜似的,是枯井在作祟。老太爷上半夜躺床上哼哼唧唧,下半夜就发高烧说胡话,请了医生来看,也只说是受到惊吓,医生开了压惊的药,吃了也不管用。

  到天蒙蒙亮的时候,老太爷一口气提不上来,就这么去了。

  更可怕的是,老太爷断气没多久,他的尸体上就长了一层赤红色的短毛,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连脸上都有,十分诡异。赵司令一筹莫展,派出几路人马去省内各地找名气大的风水先生求破解之法。

  我家老太爷一听,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想不到这传说,竟然是真的。”

  根据赵管家的说法,赵家那口枯井很有问题,八成是座阴宅。而且这阴宅建在阳宅里的做法十分诡异,一般人想都不敢想,敢这么做的人,必定是堪舆大家,因为这种做法叫养阴宅,就是以阳气养阴气,是一种非常恶毒邪性的做法。精通这一奇技的风水先生很少,据说几百年才能出一位,在风水先生里,这种将风水堪舆之术应用到出神入化的人有个外号,叫风水鬼师,就是神鬼莫测的意思,已经可以接近半仙了。

  我家老太爷听他师父闲谈时提过一次,说要修炼成风水鬼师不但要过人的悟性,还要付出巨大代价,但是修成之后,就是半仙之体,寻龙点穴之准,当世无可匹配。还能沟通阴阳,与神鬼通灵,天地乾坤,都在一掌之中。

  赵家老太爷死后的蹊跷状况,刚好跟修炼风水鬼师术的阳宅养阴宅的说法很像。赵管家说明情况,就带一帮风水先生去看老太爷的尸体,那尸体上的红毛已经长到一指来长,老太爷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活像一只毛茸茸的猴子。众人看的心里瘆的慌,我家老太爷拿手拨开红毛,发现赵老太爷身上长了一块块白斑,他心里顿时拿定了注意,这必定就是中了风水鬼师的邪术。

  我家堪舆风水之术源于祖传,听老太爷传下来的说法,我们祖上最早可以追溯到风水鼻祖东汉杨益公。杨公乃是天下风水宗师,一身奇术惊天地泣鬼神,当年本是在皇宫为皇家建宫殿、造帝墓、管祭祀的官员,后来黄巢起义天下大乱,杨公携一本《青囊鬼经》逃出皇宫,走遍千山万水,为普通黎明百姓堪舆阴阳宅,不但博得好名声,还将风水堪舆之术传遍天下。不过我家祖上口口相传的是,杨公传出去的堪舆之术都是普通选阴阳宅的本事,他真正的大本领全在那本《青囊鬼经》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很少,除非杨家嫡传,否则杨家人对这个秘密守口如瓶,绝不外传。

  据说,要想修炼成风水鬼师,必先得到《青囊鬼经》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