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3 养阴术(3)

3 养阴术(3)

  四周静的吓人,月光照在密林上、地面上、棺材上都是朦朦胧胧的,黝黑神秘。我家老太爷爬起来,对棺材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用阳宅养阴宅的邪术,你也不怕遭天谴折了投胎的阳寿。”

  棺材里又咳嗽了几声,显得很不高兴。

  老太爷拱拱手说:“你别怪我后生晚辈不给你前辈面子,这种事太折寿,损人害己,殃及无辜,今天我就帮你破了这妖阵,助你早日投胎。咱们都是杨门子弟,你我虽没谋面,也是杨家后人,我不希望你折了杨公的脸面。”

  棺材里这次咳嗽的非常剧烈,整个棺材都晃动了起来,好像里面困住了活的东西要出来。

  我家老太爷一听那声音,大怒,骂道:“执迷不悟!”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三枚上古铜钱,分别压在棺盖上个不同的位置上,棺材抖了几抖,顿时安静下来。

  这铜钱外圆内方,是天底下正气最重的东西。再加上铜钱是流通货币工具,经过不知道多少人的手,历史越悠久的铜钱,正气越重。所谓邪不压正,棺材里的邪物被古铜钱镇住,动弹不得。

  老太爷镇住棺材,一阵倦意袭来,就靠在树桩上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老太爷突然觉得有人推他,他睁开眼就看到身边蹲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儿,那老头儿说:“你压着我手了,快给我挪个窝儿,我手都要断了!”

  老太爷迷迷糊糊的就想,这大半夜的,深山老林里除了赵司令一伙儿人,怎么还会凭白冒出一个老头儿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就觉得很不对劲,人也清醒了一大半。见那老头儿兀自嘀嘀咕咕,把他往边上推。别看那老头儿又老又瘦,力气可不小,把老太爷推的翻了个跟头。

  我家老太爷大怒,平地生起一股无名火,爬起来反身又去推老头儿,回嘴说:“我睡我的觉,哪里压到你手了,你这老头儿看我年纪大了好欺负不是?”

  老头儿又来推老太爷:“还压着呢,你快给我起来!”

  老太爷觉得非常不对劲,朝下一瞄,还真看到老头儿的手压他屁股下面。老头儿得理不饶人,情绪特别激烈的说:“你看看——是不是压我手了——”

  我家老太爷自觉理亏,想挪起来,却发现无论他怎么挪位置,老头子的手总压他屁股下面,这不明摆着老头子跟他作对嘛。我家老太爷年轻时候,也是远近闻名的不能惹的人物,早些年下南洋干的是刀尖舔血的买卖,脾气很大,到老了虽然有所收敛,却也不能让人明摆着欺负。

  他一脚把老头儿踹翻在地,骑上身挥拳就揍,没想到拳头打上去却跟打在石头上似的生疼,浑身又冷又难受,这一疼就把他疼醒了。

  老太爷环顾四周,发现天已经蒙蒙亮起来,周遭水汽如雾,不知什么时候下了一场雨,他浑身已经被雨水浇的透湿。再看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墓坑棺材上,压棺材的三枚古铜钱已经掉了两枚,只剩最后一枚垂垂欲落。

  老太爷浑身顿时起了一层冷汗,暗道幸亏这场夜雨将他惊醒,否则棺材中的东西作祟借他打掉第三枚震棺古铜钱跑出来,在场的这些人都得死。

  老太爷又将古铜钱重新镇住棺材,说来也怪,赵司令他们在大雨里睡的熟透,整片空地鼾声四起,三枚古铜钱重新落在棺材上,这帮人立刻就醒转过来,一个个惊叫起来:“怎么下这么大的雨,他娘的一点兆头都没有,真忒怪事!”

  此刻天刚破晓,亮光从云层里一丝丝漏出来,整个树林充斥着一股透明幽暗的蓝色,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阴森恐怖。

  我家老太爷让家丁从麻布袋子里抓出一只公鸡,他在公鸡头上敲了两下,那公鸡迷糊着眼开始打鸣,鸡鸣声立刻让在场众人心里一震,觉得出奇的清醒。老太爷示意一帮家丁撬开棺材,棺盖被抬出来,就看到棺材里躺着一个大活人,那脸色头发,就跟睡着的人似的,看起来非常诡异。

  赵司令一见那尸体,顿时大叫起来:“日他妈,就是这杂碎,看老子不劈了这狗日的。”

  他满腔怒火,从家丁手上夺过铁铲就要劈尸体,被我家老太爷拦住,老太爷说:“他多行不义,自会遭天谴。修习青囊鬼经的人,即使是死尸也随便动不得,沾上了就脱不开身,你只要按我说的来做,就一定能破阳宅养阴邪术。”

  赵司令一介武夫,却并不代表他没脑子,听了老太爷的话,他硬生生把挥向尸体的铁铲给收了回来,一脑门子的冷汗。

  老太爷让家丁把棺材里的尸体抬出来,抬尸体之前,需用备好的艾叶点一堆篝火,用火熏过双手才能碰尸体,否则会惹上晦气,轻则走霉运,重则殃及一家老小。艾叶能辟邪,这是古方。

  尸体抬出棺材,还没落地,尸身就开始剧烈腐烂,直烂的皮开肉绽,十分血腥恶心。家丁按老太爷的吩咐,把尸体放在艾叶上面,才落地,天空中飞泻下来一道闪电,将那尸体劈了个稀巴烂,雷火将枯骨烧成了一堆飞灰。

  老太爷在骨灰前呆了一盏茶时间,心里百感交集,想能施展阳宅养阴术的风水先生,必是当世高人,想不到也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无论你法力高强到什么程度,堪舆奇术研习到如何炉火纯青,逆天而行,也不会有好下场。

  风水先生的尸骨已经被雷火烧成骨灰,这阳宅养阴术也算破了。

  我家老太爷又匆匆忙忙跟赵司令回家,家丁抬着软轿子下山,回到赵家大宅,家里一家老小正望眼欲穿。赵司令也顾不上跟家里人描述自己的离奇遭遇,跟着我家老太爷来到枯井边上,老太爷又焚了三柱香,磕了三个响头,令人抽干枯井井水,挖开井底,原来井底下别有洞天,井底下跟有许多洞,大洞套小洞洞洞相联。

  老太爷又令人杀了一只鸡,盛鸡血半碗放在洞口,一炷香功夫不到,洞口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赵司令眼疾手快,提刀过去一刀斩下那东西的脑袋。拖出洞里的半截尸体一看,原来是只黄仙儿。

  这黄仙儿周身黄毛,头顶上却缀着一缀雪白的毛,看起来非常奇怪。

  我家老太爷见过世面,心里清楚这黄仙儿不是凡物,是成了气候的仙儿。想必是那风水先生用真本事收服的,为了这阳宅养阴术,那风水先生可算下了血本。这老儿也是歹毒,如果不是遇到我家老太爷,赵司令一家死绝之后,他布下的风水大阵必定能成。

  破了阳宅养阴术,赵司令对我家老太爷自然是一番千恩万谢,我家老太爷也不推辞,收了许多银元金条回了家,当晚就做了个怪梦。

  梦里又是那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头儿,那老头儿不停的推我家老太爷,嘴里嚷嚷着:“来,给我挪个窝儿——给我挪个窝儿——”

  我家老太爷不明所以,老头儿说:“你睡了我睡的地方了,快给老子让开!”

  我家老太爷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正躺在棺材里。

  他这一惊吓,就吓醒了,外面月光透亮,老太爷隐隐看到自家院子里站着两个高高瘦瘦的人,又想到刚才那离奇的梦,老太爷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于是把在赵家的经历原原本本告诉了我家老太奶奶。

  说完经过,已经是深夜了,老太爷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这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

  我家老太爷过世是县城的大事,老太爷一生交游甚广,名声在外,葬礼办的热热闹闹的。老太爷的阴宅是我爷爷亲自用老太爷那枚枣罗盘选出来的,他嘴里念叨着老太爷常说的那句口诀:“乾山乾向水朝乾,乾峰出状元;卯山卯向卯源水,骤富石崇比;午山午向午来堂,大将值边疆;坤山坤向坤水流,富贵永无休。”为我家老太爷选了一处山环水抱,山龙水龙龙气盘绕的风水宝地下葬,按我爷爷的说法,选那处吉穴他敢打包票,我们杨家子孙必会出一位奇人。

  谁又曾想到,我爷爷为老太爷选的风水吉穴,竟然就是省城风水老先生设局造阳宅养阴术的地方。

  有时候冥冥之中就有定数,由不得你不信。我家老太爷替天行道破的阴阳局,竟然就是他自己的埋骨窟,不仅于此,这阴阳局的作用用不到设局者的身上,却能影响子孙后代,我就是那个被命运选中的人。

  许多年后,风水堪舆已经被时代慢慢消灭,我的父亲甚至成了一个国家干部,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对封建糟粕者,风水堪舆术彻底跟我们杨家断了关系。而我的爷爷,这位杨家奇术的继承者,已经奄奄一息,我只能在我爷爷偶尔言语中听到杨益公传世奇术这样的字眼,我甚至不知道杨益公到底是谁,我爷爷嘴里的字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另外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