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4 大山里的无头坟

4 大山里的无头坟

  我是名高中生,跟所有在学校碌碌无为混日子的高中生一样,我成绩平平、长相平平、家庭条件也非常一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甚至打一次照面,再遇到了都不能让人记住长相。

  在中学里,成绩不好,长的又不帅的男生是可怕的,可怕到校园里的漂亮女生都懒得搭理你,就算你在校园里遇到同班美女,跟人礼貌打招呼,人家顶多只会冷冷瞟你一眼,甚至装跟你不认识。

  很不幸,我就是这么一位不招人注意的主儿。

  实际上,我虽是校园里的一颗狗尾巴草,但我有一颗宁死不屈异常骚动的心,我恨自己的这种状态。

  我所在的班级是文科班,文科班的特点是男女比例失衡,上课的时候放眼望去,整个班级里遍布鲜花,零零星星点缀了几片绿叶,即使身处万花丛中,我依旧是屌丝一枚,单身度过了高中两年,截至目前为止,依旧是光棍一条。

  看着我们班的高富帅赵一平同学,这两年时间,他已经换了七八个漂亮的女朋友了,我看着眼馋,可又没办法,谁让咱是超级屌丝呢。

  最近我们班主任的老爹去世了,他忙里忙外忙不过来,再加上他老家在外地,在我们济城没什么亲戚,里外也没个帮衬,于是就发动班上的学生给他帮忙。我个子比较高,人也机灵,班主任老胡就选了我,另外又找了赵一平和几个女同学。我们被分派了联系酒店、招待客人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杂事儿。

  工作的过程中,那帮漂亮女同学围着赵一平转,赵一平身处花丛中,几乎不用做事,他用一贯略带轻佻的方式跟女同学说笑话,各种荤段子不断,作为一个男生我都听不下去,我真不知道这帮女同学怎么笑的起来。

  女生们包揽了赵一平手上的活儿,一忙起来就使唤我,我心里有气,可是这帮姐姐妹妹稍一撒娇,我就只能乖乖就范。我这人有自知之明,也就在这种时候,他们才会正眼看我一眼吧。

  按照俗礼,死者的骨灰要下葬,葬礼完成后,主家会请宾客去酒店吃一顿。

  我们济城只是长江流域的一座小县城,还没有公墓,死者骨灰一帮会葬在郊区的山上。按照本地习俗,选墓地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当地人一般会找一位资深的风水先生来帮忙选墓地。那时候我们家早就断了风水这一行,甚至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跟我提过我们家曾以帮人看墓地吃饭。

  由于第二天就要下葬,前一天我们的事情都忙完了,在酒店等候老胡的下一步安排。老胡焦头烂额打了一通电话后,就安排了一辆商务车,招呼我们集体上车,说是要去长途客运站接一位贵宾。

  我们在长途车站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从车站里走出一位很奇怪的人。这人一身古旧的长衫,像电视里的人,这大热天也不嫌热,戴着圆框墨镜,嘴里叼根旱烟袋,边走路边抽,抽一口吐个烟叶出来再装新烟叶进去。

  老胡见到那人,顿时眼前一亮,走过去跟对方握手。赵一平按照老胡的吩咐,第一个鼓掌,后面女生声音甜甜脆脆的边鼓掌边齐声说:“欢迎马老先生光临济城——欢迎马老先生光临济城——”

  我也跟着他们一起拍巴掌,心里狐疑这算命老头儿装扮的人到底什么来头。

  老头儿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跟我们上了商务车,他坐副驾,老胡亲自开车。不过,我们没回酒店,而是去了出了主城区,去了非常偏僻的郊区。听老头儿口音,是外地人,不过他对济城很熟,不停指点老胡该往哪个方向走。

  车开进一片林区,这地方我从没来过,林区树木很密且非常高大,应该很有些年头。老胡把车开到山脚下,老头儿背个破麻布袋子下了车,老胡带我们上山,女生们叽叽喳喳的问老胡这是什么地儿,老胡一脸严肃的制止她们,老胡严肃起来还是非常有派头的,姑娘们识相的闭了嘴。

  山路非常难走,我们跋山涉水被老头儿带到一个十分荒僻的地方。那地方盘踞在半山腰上,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踢块石头下去,老半天听不到回音,两边是高能参天的密集树林,侧面是连绵起伏的山峦河川,咋一看十足壮观。

  那老头儿一路端着个罗盘,边走边掐指乱算,煞有介事的样子。

  赵一平跟几个女生窃窃私语,说:“你们猜这货是不是真瞎子?猜中有奖哦?”

  高个子的林小桃说:“什么奖励呀?”

  赵一平:“晚上一起去唱无限开包间,红酒随便点,本公子包单!”

  一群女生齐声惊呼,唱无限可是我们济城数的上号的KTV,消费水平很高,学生们唱K一般会选那种犄角疙瘩里的KTV,高富帅出手果然大方,我要是女生我也为他着迷。想到这里,我被自己的无耻彻底鄙视了,心里暗骂能不能有点节操。

  老头儿一直戴着墨镜,无从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瞎子。五个女生分成两派,一派认为,老头儿一直戴墨镜,说明眼睛有问题;另一派则认为,老头儿健步如飞,不需要人搀扶,瞎子不可能有这本书,这老头儿戴墨镜纯粹为了装逼骗傻子。两方观点相持不下,最后举手表决,最后赢得一方参加晚上的唱无限聚会。

  一群人正吵吵闹闹,老头儿突然指着一处山坡,说:“挖!”

  老胡早有准备,给我和赵一平一人准备了一只拆卸铁铲,自己也拿了一只,在老头儿圈的地方挖了起来。我们挖了半个小时左右,累的手脚抽筋汗如雨下,才挖出一个长两米,宽一米,深大概一米半左右的坑出来。

  赵一平挖两下喘半天气,还有女生又是递纸巾擦汗,又是递矿泉水的,活儿基本上是我跟老胡干的。

  老胡是给自己干活儿,我为了拍老胡的马屁,也干的非常卖力,我们俩索性跳进坑里挖了起来。又挖了半米左右,我突然铲出一块烂木头出来。那木头腐烂的厉害,中间都烂空了,像海绵一样,一踩就碎。跟着老胡也挖出来好几块,我们起先以为是埋土里的烂树,冷不防老胡的铁铲从泥土里翻出一只白花花的人腿骨。

  我们都吓了老大一跳,一群叽叽咋咋的女生更是吓的尖叫,扭头不敢朝坑里看。

  老胡赶紧停了手里伙计,冲老头儿说:“大师,这地方怕不是葬过人吧?”

  老头儿瞅瞅骨头,又瞅瞅老胡,说:“挖,别管那么多球事儿,挖出来再说。”

  老胡和我硬着头皮又挖了几铲子,这下可齐全了,腿骨、膝盖骨、胸骨、手指骨、脚趾骨什么杂碎都有,一铲子下去就能翻出一片白出来,可把我吓的够呛,老胡也不敢再挖了,瞪着老头儿要给个说法。

  老头儿说:“这么好的风水宝地,古代肯定有人找到过,你看,正是这地儿风水好才竞争激烈。千百年来,好风水的地方就那么多,咱们要善于利用资源,这个风水吉穴也是有使用年限的嘛。”

  老胡一听,是这么个理儿,又埋头挖起来。

  我却十分不以为然,觉得这老儿就是个大忽悠,真是风水宝地就能随便搬进来呀,靠近城区的山上密密麻麻都是坟堆,怎么没见你给挖开让老胡他爹葬进去。

  我硬着头皮跟老胡又挖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把墓主原来的杂碎东西都给清理出来了。本来抱着挖古墓的心思,以为里面有几个陪葬瓷器铜钱之类的,没想到这主儿比我还穷,除了一身骨头,再没别的东西。

  老胡这孙子真够损的,欺负我老实人。我爬上去刚喘几口气,老胡就命令我把那摊骨头给收拾了,再拿后山挖个浅坑把他给埋了。

  我用塑料袋子把人骨装了一袋子,心里直冒寒气,心里把老胡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好几百遍,一个人提着骨头绕到后山。

  要不是正午太阳大,这袋子东西真能把我吓尿!

  饶是如此,我心里还是怕的要死,找到一块空地就挖了起来,挖了个半米左右的坑,把人骨头全倒了进去,刚要掩埋,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些骨头很碎很齐全,可唯独少了一颗人头骨,也就是说,死者很有可能生前就是具无头尸。既然是无头尸,那么死者可能是遭仇家报复或者翻了砍头罪的犯人,埋这种人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好风水?

  我对寻龙点穴一窍不通,这种想法完全是按常人思路来的,觉得老胡葬他亲爹的地方选的很不对劲,八成是被老头儿给坑了!

  我手忙脚乱把一堆尸骨埋葬好,心里默念阿弥陀佛拆死人房子不是我的本意,我都是被逼的,谁让老胡淫威浩荡,我也没有办法,其实我是个好人。

  埋好之后,我扭头就往回跑,老胡已经跟赵一平把棺材坑挖好了。

  我们累的够呛,一路跌跌撞撞的下山,老胡把我们送回学校,晚上我吃了饭就躺床上休息,没想到却发生了一件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