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7 恶鬼遛魂

7 恶鬼遛魂

  那火越烧越大,根本就没法打,等我跑过去,火已经烧到树梢头了,四处浓烟滚滚遮天蔽日的,看不清楚里面还有没有人。

  我记得早晨出门的时候,我爷爷说,这七星连煞风水局镇的都是怨气极重的煞,昨晚我们看到的鬼一身青烟,说明此物绝不简单。你们掘了他的坟,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可惜看风水的先生是个脓包,保不住还得出大事。

  好好一场葬礼被这一场火烧的面目全非,我顿时就想起我爷爷的话,只觉得心底一阵发寒,总感觉着火灾背后一定有什么东西支配着,否则区区鞭炮,怎么会酿成这么大的森林大火?

  我冲到火场外围,一群人个个灰头土脸,老胡披麻戴孝正哭的烂醉,原来他爹的棺材还来不及掩埋,就被大火烧成了灰烬。这一事实更加坐实了我的猜测,这场大火绝对蹊跷,我们一帮人都好好逃了出来,唯独老胡他爹的棺材被火给烧了,肯定是七星连煞镇住的东西在捣鬼。按我爷爷的说法,冲撞了这种怨气奇重的风水局,一定会出问题,不出在这里便出在那里。

  老胡这人阴损,让他爹占人家的阴宅,而且还是这种不能惹的东西,报应立马就来了。

  那看风水的老头捋着胡子劝老胡说:“吉穴,果然是非同凡响的吉穴,胡公你看,这把火烧的有多旺,你这辈子就能发多大的财,你看看这大火,都要上天了!”

  冲天大火迅速席卷整个树林,山上山下火龙夹着浓烟快如闪电倾泻下去,目光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火海。我吓了个半死,我们下山那条路幸亏在火海的另外一面,不过火势这么猛,我们得赶紧下去,否则保不住全部葬身在这大山里。

  看风水老头继续对老胡发表演说:“你看这飞泻而下的火龙,这哪里是火龙,这是龙气啊,你这辈子的运气就跟这癫狂的火龙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富甲一方都是轻的,胡公,恭喜你!”

  我被老头儿恶心的简直要吐了,老胡一反满脸沮丧,顿时神气活现起来,望着茫茫火海,高兴的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似的。

  老胡得意归得意,好在还有一点理智,安排丧葬公司的人和我们撤退,我们撤下了山我才松了一口气。

  赵一平一路摆出大英雄的姿态,为张蕾蕾下山提供各种便利,就差要背人家了。我心里暗骂:“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王八蛋一肚子坏水,不知道对我的女神张蕾蕾同学垂涎多久了!”

  张蕾蕾对赵一平非常不屑,正眼都不看一眼,我心里一百个爽,妈的,果然不愧是我的女神,就是有节操。虽然她也不正眼看我,但能让赵一平丢脸,我还是很爽的。

  张蕾蕾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她脖子上有一条很淡很细的红线,就像一层薄薄的伤口,跟我脖子上的伤口一样,心里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昨晚要不是我狠下心去,恐怕女神早已香消玉殒了,我为女神付出这么多,人家还一点都不知道呢,想想很让人心酸。

  下山之后,看风水老头已经把老胡他爹吹成了风水大葬,出现这种奇事在古代只有皇帝才有可能,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皇帝。老胡这小子野心勃勃,可惜自己天生没本事,空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经算命老头一番挑逗,兴致勃发,早把他爹尸骨无存的惨痛事实给忘了,给算命老头又打赏了一千块。

  我虽然对风水堪舆不了解,昨晚经过我爷爷一番科普,也算知道一点皮毛,这看风水老头就是彻头彻尾一死骗子。

  老胡亲爹骨灰都让老头儿折腾没了不算,还为他惹上了滔天大祸,当然这是后话。

  回程的路上,大家都在议论这场离奇大火,只有我一个人闷闷不乐。赵一平这王八蛋在车上调戏姑娘无聊了,就来拿我寻开心,还时不时揪我头发拧我耳朵,往我身边吐口水,最过分的还是摸我脸蛋,这死变态。

  我在张蕾蕾面前丢尽了面子,我更担心张蕾蕾今晚该怎么躲过那只煞星无头鬼。昨晚的事儿惊动了张蕾蕾爸妈,他们肯定会通知物业,今晚我跟爷爷进小区恐怕都难,更别说再做半夜偷按门铃的事儿了。

  回到家,我直奔爷爷病床前。昨晚我跟爷爷出去回来都特别谨慎,爸妈都没发现,我妈妈此刻正在厨房做饭,爷爷的房间阴暗,由于爷爷体弱不能见光,即使大白天,窗帘依旧是拉上的。

  透过门外射进来的微光,我见爷爷睡着了,就轻轻叫了他一身。

  爷爷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我只觉得爷爷的眼神特别清亮,根本不像是上了年纪卧病在床的老人。爷爷咳嗽了一声,我急忙扶他坐起来,提醒他天又黑了,我那位女同学今晚恐怕还有危险。

  爷爷点点头,说:“今晚是最重要的一个晚上,那煞星鬼第一次上门是吸取生者阳气,像你们十几岁的小孩子阳气正旺,比不得我们这些老朽,气旺着呢,那死鬼纵然再厉害,也没办法一口气吃个胖子,他要慢慢消化。而且,过旺的阳气对阴物有反噬,一般阴物吃不消。到了第二天,他已经熟悉了生者阳气,就是真正夺命的时候。好在昨晚咱们去的及时,那脏东西能吸到的阳气有限,今晚就算他能得手,也要费一番功夫。”

  我急的团团转,眼睁睁看着女神被死鬼弄死,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这对我是巨大的打击,比受赵一平这王八蛋欺负更难受。

  爷爷让我不必担心,到了晚上,他自有办法。

  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从来没有过的坚定,我心里的慌乱也被他的眼神感染了,渐渐平静下来。

  吃过晚饭,爷爷让我在房间温书,到了时候他来叫我。我在房间里焦虑的折腾到十二点,爷爷敲门让我出去,这时我爸妈已经睡了,爷爷一身朴素对襟大褂,背上背着一只灰布旧包袱,身体虽然依旧佝偻脆弱,走路却很稳健,目光更是锋利如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物。

  我在楼下拿了自行车载爷爷去名雅花园,到了小区门口,门口增加了两名保安站岗,小区里隐约还能看到巡逻的保安,昨晚的事儿一闹,小区的安保果然增强不少。我十分头疼,看这架势,要想混进去几乎不可能。

  爷爷说:“咱们不进去,我们就在小区马路对面守着,到时候自有计较。”

  爷爷这话说的十分没谱,小区门口距离张蕾蕾家还非常远,而那煞星鬼来去无踪,要是在里面就弄死了张蕾蕾,我哭都找不到地儿去。我想表达抗议,爷爷摆摆手,在马路边花坛上坐下,马路对面的保安眼神警惕的朝我们这边张望。

  我跟爷爷傻子似的在花坛上坐了两个小时,打了几场瞌睡,俩保安一点没休息的意思,存心跟我们较劲呢。朦朦胧胧中,我看到小区里有人出来,那人在保安岗亭跟保安说了会儿话,就过了马路朝我们这边走来,正在这时,爷爷突然敲了我脑袋一下,我顿时醍醐灌顶似的脑子一片澄明,抬头发现张蕾蕾正一脸漠然的过街朝花坛这边走过来。

  我先是一阵高兴,张蕾蕾出现在我面前,说明她还活着。接着就纳闷,这大家闺秀大半夜的往外跑干嘛,太奇怪了。她依旧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朝我这边走来,看到老同学眼睛都不眨一下,十分不给面子。

  我说:“张蕾蕾大半夜出来干嘛?”

  爷爷喘着气,说:“你看她走路动作,跟平时是不是不一样?不是她自己要出来,是有人带她出来的。”

  我仔细去看张蕾蕾,她已经走到马路中间了,借着路灯的光,我发现她面色苍白头发蓬乱,走路非常机械,一走一顿的,人像痴呆了似的。而且,她穿的还是睡衣,我觉得十分不对劲。

  更可怕的还是爷爷的那句话,她不是自己出来的,而是有人带她。我看来看去,马路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哪里有人带她?

  一想到看不见的鬼,我心里就特别害怕,阴森森的。

  这时,就看到马路前方转盘处开来一辆车,那汽车也是他妈奇怪,大晚上的不开远光灯,近了才发现它速度特别快,距离张蕾蕾不过几十米远,直挺挺就冲张蕾蕾撞了过去。我那时就在马路边上,出于本能的去救她,在汽车冲过来的瞬间推开了张蕾蕾,汽车擦着我的头发呼啸而过,跟着传来司机的叫骂声:“他妈的,大半夜找死啊——”

  张蕾蕾跌了个跟头,又很快站起来,这中间连一分钟停顿都没有,她不顾身上擦伤,顶着半边脸的血,女鬼似的继续朝前赶路,动作僵硬根本不像正常人。我被张蕾蕾吓的瞠目结舌,半天才爬起来,吐了一嘴的血泡沫,我爷爷颤巍巍过来扶我。

  张蕾蕾低着头过了马路,真像有个人牵着她,正亦步亦趋的赶路。可是,我眼里明明只有一个张蕾蕾。

  爷爷把我扶到花坛边坐下,问我有没有事儿,我心里全是张蕾蕾的安危,根本顾不上自己。爷爷叹气说:“现在世道不比以前了,有真本事的人都被打下去,才会让这些脏东西横行不法,长此以往,世道就乱了。”

  我着急张蕾蕾,爷爷将我按住,让我稍安勿躁,现在不是莽撞的时候,一旦冲动,闹不好会伤了这小姑娘的性命。

  爷爷说,七星连煞镇怨气的作用非常强,镇压的作用强,被镇鬼魂的怨气就越大。而且这种怨气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条线,被镇压的七个鬼魂是一体的。我们挖出了一具尸骨,其它六具都跟着跑了出来,这七个怨气极大的鬼魂在我们这群人里寻找阳火最弱的人下手。就目前来看,中招的就是我和跟张蕾蕾。

  爷爷说,我天生火焰弱,打小容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幸亏我们杨家祖上嫡传奇术,否则我肯定长不大。而张蕾蕾这小姑娘,看着挺正常的,火焰这么弱,就让人有点想不通了。

  爷爷已经修炼出了天眼,能看到普通人眼看不到的东西,他跟我说,现在牵着张蕾蕾的正是昨天那冒青烟的鬼,张蕾蕾脖子上的血红细斑线,就是鬼魂栓在张蕾蕾脖子上的绳子。我脖子上也有一根,这绳子要过了三日才能想办法弄掉,否则一旦撞上调皮鬼,他们就会牵着我四处乱跑,跑着跑着,魂就丢了。

  我听的毛骨悚然,求爷爷帮我开天眼,爷爷说,现在还不是时候,硬开天眼太折阳寿,不能乱来。我央求不来,只能闭嘴,眼睁睁看着张蕾蕾失魂落魄的被鬼牵着往前,那叫一个揪心。

  奇怪的是,那鬼牵着张蕾蕾不走远,一直绕着马路转圈,都在我面前转了几趟了。张蕾蕾满脸是血,眼神冷漠呆滞,再加上僵硬的动作诡异的行为,在这深夜里,着实让人看了害怕。

  爷爷说,青烟鬼牵着张蕾蕾兜圈子,一是为了减她的阳气,阳气越弱她体内的三魂七魄越容易出来;二来也是在等时间,七星连煞风水局最弱的时候是一天的寅时,这鬼虽然出了山,这七星连煞的风水局却还悬在它们头顶上,要想彻底破了七星连煞,需要吸取七个活人的魂魄。到了寅时,七位煞星归位一起来吸取张蕾蕾的魂魄,张蕾蕾就凶多吉少了。

  爷爷的意思是,等到寅时将七煞一窝全端,现在救张蕾蕾会打草惊蛇,到时候七个煞星一直缠着张蕾蕾,保不定哪天会出大事。虽说现在让青烟鬼遛张蕾蕾的魂魄很危险,每溜达一圈儿阳气就弱一分,但阳气弱了可以补回去,大不了生场病,病愈就好了。让七个煞星鬼一直缠着可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