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0 李半仙儿的离奇变故

10 李半仙儿的离奇变故

  老头儿惊魂甫定,发了足有半个小时呆才缓过来。我扶爷爷在脏的不像样子的条凳上坐下,爷爷很有耐心的等老头儿冷静下来,老头儿战战兢兢的说:“你——你——你真的是县城的杨二先生?”

  爷爷点点头:“如假包换,我一个快进黄土的人,犯不上跟你说假话。”

  “那李半仙儿出来了,又是怎么——怎么——回事儿?”

  爷爷说:“昨晚我见过他,他浑身烂的不像样子,四处流脓,把头抱在怀里,成了个无头恶鬼。”

  老头儿听的浑身发抖,从他眼神里看,爷爷的话已经说服他了。他长叹了口气,讲了李半仙儿死之前的一宗奇事。

  这老头儿大名叫李二蛋,李半仙儿出事前,他还算是李半仙儿的邻居。李家祖上一直住在村中心的大宅院里,青砖黑瓦门廊阁楼气派非凡,李家又乐善好施,李二蛋祖上代代都是贫农,常常一家饿到吃不饱饭,都受益于李半仙儿的接济。在李二蛋心底,李半仙儿是他们家祖祖辈辈的大恩人。

  李半仙儿活着的最后几年,就不怎么给人看风水相地了,只在家遛鸟为乐,那时抗战已经胜利,国共内战打的不可开交。李半仙儿是世外高人,对这种政治斗争没什么兴趣,在李公塔村深居简出,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只是有一天晚上,李公塔村来了许多扛枪的兵,当兵的把李家大宅围起来搜查,还把包括李二蛋在内的邻居抓到县政府去盘问。

  从盘问人的嘴里知道,李半仙儿居然在前一晚的半夜把他贤惠的老婆给杀了,而且杀人的手段极其残忍,他一共隔了他老婆五十多刀,刀刀入骨,就这么把这位跟他年龄隔了近二十岁的漂亮老婆给虐杀了。而且手段耸人听闻。

  直到行刑的那天,李半仙儿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却始终不肯说出杀人动机。要不是李半仙儿自己承认,十里八乡没人敢相信李半仙儿杀妻的事实,这件事在当时引起巨大轰动,我爷爷要不是身在外地,一定知道这件事。

  听说李半仙儿的娘家在济城乃至省城,都相当有地位,再加上事情非常恶劣,县里直接将李半仙儿判了死刑。民国末年都施行枪毙了,为了惩罚李半仙儿的恶劣行为,县里决定对李半仙儿行砍头刑。

  老头儿说到这里,沉默了,我爷爷递给他一支烟,两老头儿坐老屋门槛边上抽起了闷烟。老头儿说:“多好的人啊,怎么就做出这等邪性事儿来呢,后来听乡里传言,李半仙儿一生泄露的天机多,遭了报应才干出这种事情出来。到死我都认李半仙儿是好人。”

  “那——李半仙儿死后被人镇住,又是怎么回事?”爷爷狐疑道。

  老头儿抽烟的手抖了抖,憋了很久才说:“反正我都半个身子骨埋土里了,也不妨直说,说了我也对的起自己良心。”

  李半仙儿死后不久,李公塔村就开始出怪事,先是半夜偌大个村子婴儿一起嚎哭,怎么哄都止不住。后来村里有人得怪病,县城里老大夫和西医都查不出来病因,病人夜里经常说胡话,说自己是李半仙儿转世。就连村口水井里,经常打起来的水都是红色的,像里面有人血,十分可怕。

  农村人多半信这个,再加上李半仙儿才死不久,杀老婆又杀的蹊跷,种种迹象表面,这些怪事是李半仙的鬼魂在作祟。

  村里牵头人就去省城请了名厉害的风水先生,这风水先生掘开李半仙儿的坟墓,挖出尸体,将尸体抛入滚烫的开水里煮了一天一夜,直煮的皮开肉绽才送到远处一座山上埋掉。那风水先生说,李半仙儿死后成了煞鬼,不用这种方法镇不住他。

  李公塔附近十里八乡,不知多少人受过李半仙儿的好处,李公塔村更是没一户人家例外,李半仙儿几乎是全村人的恩人。可是这些人受过再大的恩,也禁不住那风水先生一顿吓。村里怪事又多,村民们一商量,认为李半仙儿已经死了,可我们这些人还得活着,不能让他这么闹下去,于是一致同意风水先生挖坟煮尸的做法。

  老头儿说到这里,突然从条凳上滑下去跪在门槛上,冲远处的大山磕头如捣蒜,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李半仙儿——李大恩人——我李二蛋——我们整个李公塔村村民对不住你呀——我们对不住你——”

  老头儿悲从中来,几乎就要磕死过去,令人动容。

  我爷爷叹气道:“真是好人不长命啊!”

  李二蛋老头儿颤声道:“李公塔村的村民个个该死,我李二蛋却应罪该万死,我才是最大的罪人!”

  爷爷不解,我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二蛋老头儿说:“村里人不知道,我却很清楚,这省城请来的风水先生我以前见过。那是出事前的一个晚上,李半仙儿去了县城,我半夜起来小解,亲眼看到李半仙儿的老婆送那风水先生出门。这种事乡里人一看就明白,李半仙儿的老婆有了奸夫。我猜李半仙儿杀妻,定是撞破了这对奸夫淫妇,李半仙儿是血性汉子,一怒之下便杀了他老婆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们很奇怪,官府审案的时候,李二蛋为什么不说出来。如果李半仙儿杀妻有因,即使判了死刑,也不会遭这么恶毒的刑罚。

  说到这里,李二蛋老泪纵横:“我要是敢说出来,李半仙儿就可免于一死。可当时村里传言,李半仙儿老婆家财大势大,娘家存心要至李半仙儿于死地,谁挡杀谁,老头子我经不住吓——只能亏了良心!”

  “村里人全是出于自保心理,早忘了李半仙儿对我们的大恩大德,在官府面前说了许多坏话,这是我们的罪!”

  李二蛋老头儿一把鼻涕一把泪,乱七八糟说了很多,一直忏悔自己的罪孽,颠三倒四都是重复之前说的话,说到后来,几乎是神经错乱,竟然拿头撞墙,直撞得皮开肉绽满头流血。我跟爷爷吓了一大跳,爷爷急忙让我拖住老头儿,再这么撞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别看这老头儿瘦得皮包骨,仿佛随时都会撒手人寰,劲却特别大,我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好青年,竟然拖不住他。我很吃惊,老头儿把我甩了个屁股蹲儿,还没等我爬起来,又以头撞墙,那血流的跟淌水似的,流了一地。

  爷爷突然惊道:“不对——”

  血不但溅了一墙,还淌了一地。李二蛋家是泥土地面,跟被伊拉克炸过似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李二蛋流的血竟然淌满了好几个小泥坑。整个场面特别的血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恶心的浓腥味。李二蛋双眼翻白,表情狰狞的不像正常人。我突然明白过来,如果是正常人,再悔恨也不至于这样自虐。这甚至都不算是自虐,而是最痛苦血腥的自杀。

  爷爷说:“人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我心里一动,脱口而出:“是鬼?”

  爷爷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眼睁睁看着李二蛋撞的头盖骨碎成一团渣子,人跟橡皮泥似的软在地上。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淌满了浓稠的血液,一半斑驳灰白墙皮溅满了血迹,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血腥的场面,我几乎要吐过去。

  我看到爷爷浑身发抖,他仰头四望,仿佛在用目光步骤李半仙儿的鬼魂。正午的阳光穿过半掩的烂木门射进破旧的泥土屋,屋子深处依旧光线暗淡,只能隐约看到破旧的桌椅和通向厨房的木门虚掩,一切事物上都透着一股怪异的黑暗。这间屋子是村里的老屋,少说有百年历史,屋子四壁残破灰白,充满历史的味道,我仿佛在某个角落看到有人黑暗中走动,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爷爷突然高声叫道:“老李——老李——我来晚了,你出事儿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咱们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总不至于让你死的这么惨,死后还不得安生,让人下了七星连煞,连做鬼都要坐风水牢,你让我于心何忍啊!!!”

  我大惊,爷爷还从来没这么激动过,我担心爷爷也像李二蛋似的,忍不住挡在爷爷面前。爷爷冲着屋子里最黑暗的地方大喊大叫,仿佛在跟人说话,我心里一阵发冷,难道这大白天的还能闹鬼不成?

  我后来才知道,当时我的这一疑问完全是外行。其实白天最容易见鬼的,就是正午时分,正午正是阳光高照一天阳气最省的时候,所谓物极必反,阳气最盛的时候,恰是阳气走下坡路阴气走上坡路的时候,这个时候阴阳中间会裂开一条缝隙,而阴物会借机溜出来现出原形。当然,这是我后来才明白过来的。

  爷爷的叫声凄厉绝望,一直传到很远,惊飞一树野鸟。李二蛋老头儿的尸体招来一群苍蝇,苍蝇在尸体和血泊上停留良久,我很害怕,一方面是李二蛋死的情景太过凄惨惊悚,我对藏在黑暗中的东西充满畏惧;另一方面,我更担心老头儿莫名其妙死了,我们怎么交代,跟警察说是鬼上身自杀的,估计警察立刻送我们去精神病院。

  爷爷好半天才冷静下来,他在屋子里找到一只蒲扇驱赶苍蝇,不让苍蝇侮辱尸体,又让我用手机打电话报警,我举着手机犹豫不决。人真的不是我们杀的,可我们又没录下当时情景,在警察面前也说不清楚呀。与其自投罗网,不如走为上策,反正打从进村就没人见过我们,我们也好脱身。

  爷爷拒绝了我的提议,说:“一切阴邪之事,最忌公开暴露,暴露了,阴邪就不能再称之为阴邪了。咱们如果就这么跑了,不但李半仙儿不会放过我们,就算李二蛋,也会一直跟着我们,不胜其烦。你先报警,由我来跟警察说明情况。”

  我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110电话,再大大不过命案,110接警后,接线员无比严肃的让我们呆在原地不要走动,她们会以最快速度过来。

  爷爷坐在门槛上,呆望了李二蛋的尸体很久,突然说:“孩子,你信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