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1、半个世纪前的卜卦

11、半个世纪前的卜卦

  我呆了呆,以为爷爷遭刺激糊涂了,我为接下来该怎么面对警察询问的事情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爷爷。

  爷爷说,他认识李半仙儿非常蹊跷,当时他还很年轻,李半仙儿举个算命档在济城县城四处为人算卦。李半仙儿在人来人往的菜市场迎面朝我爷爷走来,拦住我爷爷说要给他算一卦。

  我爷爷乃杨益公之后,由于家学渊源,对阴阳之士非常礼让,哪怕对方是江湖骗子,他也不戳破。我爷爷将李半仙儿请到茶摊上位他叫了一壶好茶,打算让李半仙儿好好给他算一卦。

  李半仙儿瞟了我爷爷眉骨一眼,问爷爷生辰八字。对于懂阴阳术士的人来说,随便不会对外人报出自己生辰,因为生辰八字于一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遇到麻衣派高人,如果此人心术不正,而你恰是命格奇好之人,麻衣高人会使出奇术在你的生辰八字上做文章,从而达到转换命格的作用。

  许多达官贵人,经过高人改过命格之后,往往三五年内就会出事,从位高权重沦为阶下囚,就是着了麻衣高人的道儿。

  我爷爷犹豫了一下,心里转了几个念头,又想,既然答应人家为你算命,必定要报生辰八字给人家。精通阴阳术的人,多半性情高傲,得道的方式有很多,这些高人之中也有许多通过旁门左道悟出大道,这种人往往心眼儿小,你一个眼神就会得罪人家。

  得罪了这些人,他们往往会给你下套子,短则三五天,长则三五年才会应验,是件特别麻烦的事儿。我们杨家出身名门,却也怕这些三教九流三天两头的找麻烦。

  我爷爷顾忌江湖上的忌讳,只能客气的告诉李半仙儿生辰八字,李半仙儿掐指一算,脸色沉了下来。我爷爷当时虽说年轻,却也对阴阳数术极有研究,见这算命先生掐手诀的方式,正是麻衣道的手法,知道遇到了高人。

  李半仙儿说:“这位先生,我李半仙儿走南闯北几十年,阅人无数,只在在济城遇到先生顿觉眼前一亮,便有了结交先生之意,没想到先生这一卦大有文章可做。”

  爷爷给李半仙儿上了茶。

  李半仙说:“刚才为先生算卦的时候,我还为自己做了一个比对卦,没想到卦象奇特,竟是我生平未见。先生与小道一生数处交叉,且先生子孙宫颇为奇特,暗喻会与小道有一场不小的缘分。”

  这算命先生话说到这里,就显得比较下流了,我爷爷在济城也是有头脸的人物,他顿时变了脸色,扭头就走,心里暗骂,还道遇到个高人,原来是个市井无赖,我呸。

  李半仙儿打横拦住我爷爷,说:“先生别误会,小道并无亵渎之意,卦象中所指的子孙缘乃祸福之缘。小道愚钝,唯能解到这种程度,先生若不信,我便将这卦象推演之理一一与你道明。”

  李半仙儿也是实在人,他将麻衣道推卦之术也不掩饰,对我爷爷说了个清清楚楚。我爷爷乃杨益公传人,对看相算卦虽不精通,但阴阳数术相通,李半仙儿稍一解卦,他心里就跟明镜似的,这是天意。

  彼时李半仙儿在外地学艺归来,我爷爷在济城虽有名气,李半仙儿却不知道,两人就这样一见如故。

  让爷爷对李半仙儿刮目相看的是,两人分别的时候,李半仙儿还给我爷爷看过一次面相。李半仙儿先观骨骼,再查五行,对我爷爷说:“杨先生此番回去便可为令尊操办后事,小道看你日月角暗淡低沉,所谓左父右母,而天苍骨虽高却印堂发黑,阴阴有黑气蒸腾而起,三日之后,令尊阳寿必尽!”

  爷爷将信将疑的离去,三日之后的黎明,我奶奶敲开爷爷的房门,对睡眼朦胧的爷爷说:“你爹走了——”

  我爷爷顿时犹如五雷轰顶,跳下床惊呼:“真是半仙——真是半仙——”

  办完老太爷的丧事,我爷爷亲自上门拜访李半仙儿,在他心里已经将李半仙儿敬为神明,两人就此成为好朋友,两家也常有走动。

  ——

  爷爷说:“孩子,你信命么,我现在为你感到害怕,因为李半仙算的卦都一一应验了,唯一还没应验的卦象,便是你跟他的缘分。如今李半仙儿已沦为凶煞,全无半点人性,你爷爷我行将就木,你跟他的缘分,让我如何放心得下!”

  想不到爷爷跟李半仙还有这么多故事,的确让我唏嘘,李半仙儿一生千算万算,竟然算不出自己的下场竟然会惨烈如斯。现在李半仙儿成了七个煞鬼里最恶的鬼,早已经性情大变,爷爷所说我命里注定的跟李半仙儿的缘分,难道是跟他一样,也变成穷途恶鬼?

  我本来就胆子小,经不住吓,李半仙儿连我家老太爷这么牛逼哄哄的人都算准了,我这种再普通不过的人的命运他算起来还不跟玩儿似的,想到这里,我自己快把自己吓死了。

  时间在我和爷爷的攀谈中一点点过去,夏天的天气变幻很快,正午的烈日很快消失,随着一声闷雷响起,山对面飘过来一场暴雨。李二蛋的尸体尚躺在门口,血腥味还没散去,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李二蛋还中了邪,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敢进屋避雨。可李二蛋正午漏雨严重,才一会儿就把我和爷爷浇了个透湿,我半大小伙子不怕,可我爷爷还是个病人,根本经受不起这种暴雨。没办法,我搀扶着爷爷去了堂屋,在破饭桌前坐下,此刻,无论屋里屋外,都黑的跟夜晚似的。

  屋外疾风怒号,李二蛋屋外种的大槐树被烈风吹得婆娑摇摆,像随时都会断掉一样,外面的雨像是冰雹,打的瓦片砰砰乱响,十分吓人。我在市区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暴风雨,李二蛋的尸体躺在地上像坨阴影,我心里拔凉拔凉的,要不是有风水大师爷爷坐镇,我真要吓死了。

  我脑子里一阵回响着爷爷的话,我跟脓包鬼李半仙儿的缘分,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李半仙预言我会被他弄死?

  这老小子好歹跟我爷爷当年也是莫逆之交,就算做了鬼,不照顾我也就罢了,竟然过分到要弄死我,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脓包鬼给我的印象一直很差,现在更差的没边儿了,我虽然很同情他,但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逼死加害怕。他弄死李二蛋的手段,十足变态,简直比我看过的岛国变态片还变态几十倍不止。

  想到脓包鬼,我又联想到他吸我魂魄时的怪事,脓包鬼牛逼哄哄的吸食我的魂魄,眼看就要得手,竟然丢掉银管扭头就跑,好像怕什么东西一样,让我很想不通。起初我以为是爷爷施展了什么牛逼大法把他们吓走的,事实证明,我爷爷正躲在花坛里仔细观察脓包鬼怎么吸我的魂呢,他根本就没做什么动作。

  脓包鬼走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也绝没善意。我仔细一想,就明白李半仙所谓跟我的缘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爷爷也许是累了,趴在饭桌上很快睡了过去,外面电闪雷鸣,屋里血腥味四溢,我觉得黑暗中肯定还有见不到人的东西在窥探着我们,这种感觉出奇的强烈,甚至每一次电光闪过,我都能感觉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等我运足目力再看,隐隐藏人的地方又重新归于黑暗,四周恐怖的让我不敢乱动。

  一道雪白的雷电照亮屋里屋外,整个世界显得无比的清晰真实,我甚至能看清楚墙壁上飞溅的血迹。就在这时候,屋顶上啪的一身巨响,我抬头去看,就看到一棵硕大无比的巨树伴着炸雷的声响压了过来,整个屋子跟着土崩瓦解,木梁、瓦片和土砖一起朝我和爷爷压过来。我尖叫着去拖爷爷,还没走两步,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