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鬼师

返回首页风水鬼师 > 12、无常勾魂

12、无常勾魂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身体机械又没什么力气,走的非常吃力。

  我勉强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闭着眼睛在走路,我顿时被自己的牛逼给震惊到了,这绝对可以说是一项绝技。

  外面依旧在淅淅沥沥下着雨,路面上泥泞不堪,天色还是黑的,到处都是一幕黑中透蓝的景象,跟我平常认识的黑似乎不太一样。

  我前面走着两个人,距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只不过这两人的穿着比较奇特傻逼。一个人穿着大黑长褂,走起来来一甩一甩的,另一个穿一身大被长褂,走起路来一摇三晃,仿佛在唱戏。

  最怪异的还属两人头顶上的黑白帽子,又高又尖,仿佛两枚大长锥子,两人走的快,头顶上的帽子颠来倒去,非常欢乐。

  我正奇怪呢,这大半夜的我这是去哪儿啊,这路上两个怪人又是谁呢,对了,我爷爷哪儿去了?

  突然之间我想明白了,这一黑一白的两人,不正是勾魂无常么。穿黑衣服的是黑无常范无救,穿白衣服的是白无常谢必安。果然,我在自己脖子上看到一只黑黝黝的铁链子,我才只活了十七岁,他娘的竟然就死了,被黑白无常这对阴差给勾了魂去。

  我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当时爷爷尚在沉睡,李二蛋的老屋被大树压塌整个垮了下来,闪电照的整个世界白的吓人,我似乎看到屋子里耸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影,还没来得及拖爷爷走,自己就丧失了意识,没想到我就这么被砸死了。

  我慌忙叫住两位阴差。白无常谢必安摇晃着脑袋回过头来,他那张惨白木讷的丑脸差点没把我吓死,谢必安嘿嘿冷笑着说:“一见发财——”

  黑无常范无救也跟着回头面无表情的冲我说:“天下太平——”

  我被吓个半死,结结巴巴的说:“两位——两位——请问咱们这——这是要去哪儿啊?”

  谢必安嬉皮笑脸扭曲着异常狰狞的脸,说:“这个问题我们被问无数次了,真是烦人,你说跟着我们鬼差能去哪儿啊,肯定是去地府报道啊!”

  我十分郁闷,说:“可是——我才只有十七岁呢,我还是个处男!”

  谢必安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他妈还勾过十七天的呢,人家找谁说理去呀。阎王让你今朝死,绝不让你过五更,认命吧小处男。”

  黑无常范无救扭头狠狠瞪了我一眼,拉紧了栓在我脖子上的铁链,我心里一阵绝望,看来这回是真死了。我杨晓天一辈子窝囊,想不到连死也死的这么没出息,居然是死在老山村里,还是被砸死的,这要是被赵一平那王八蛋知道了,又要笑话我半天,太SHIT了。

  此刻我的尸体一定血肉模糊的不像样子吧,也不知道我的女神张蕾蕾现在怎样了。连我都被砸死了,爷爷肯定也活不了,没了爷爷,张蕾蕾怎么躲过脓包鬼的索命?一下子失去两位至亲,爸爸妈妈肯定痛不欲生,想想我真是不孝,作为一个儿子从小到大从没优秀过一天,还没成年就死了,只会索取都没给爸妈做过一顿饭吃。

  我想了很多,脑子里非常乱。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爷爷跟我一起被砸的,怎么黑白无常只勾我一个人的魂,爷爷去哪儿了,我心生侥幸,难道道行很高的爷爷躲过了这一劫,只有我一人死了?

  我问白无常谢必安,范无救吐着腥红的长舌头,对我不怀好意的淫笑着,说:“你爷爷比你早死,早就被勾走了,今天也真是倒霉,这破地方一天来三趟,晦气!”

  爷爷早就死了,我心里一震,难道爷爷趴桌子上睡觉的时候,就已进了鬼门关,难怪我摇他的时候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心里一阵茫然。

  黑白无常领我穿过一片树林,被一片横倒的大树拦住去路,巨树乱七八糟的横在路上,黑压压的一大片,也不知道有多少。

  黑无常范无救大吼一声:“何方妖物,胆敢拦你黑白爷爷的路,活不耐烦了吧,赶紧给我出来。”

  我心说,这路上泥泞遍地,树木成片的倒,肯定是泥石流了,这黑白无常捉鬼捉多了吧,出什么事儿都以为是妖物作祟。

  范无救气的哭丧棒乱甩,四处吆喝叫骂,我心里暗自好笑,还以为这黑白无常有多牛逼,原来就俩不着调没脑子的傻逼。

  白无常谢必安突然扭过头笑嘻嘻的看着我,说:“你这小鬼,心里在笑我们对不对?”

  我急忙否认,谢必安指着堆在一起的树木说:“你看看,这里山势并不险峻,白天下的雨虽大,就算有山体滑坡,也冲击不了这么大片的树林。再说此处黑气比沿路都重,显然是有阴物来过,煞气还未散去,这一来就好解释了,必定是有妖物想阻碍我们的去路,你说是也不是?”

  我无言以对,想不到这黑白无常居然能看透人(应该是鬼)的心思,我吓出一身冷汗,也不知道这两货心眼儿小不小,如果是睚眦必报之徒,我一个无名小鬼没靠山,可得被他们欺负了。

  黑无常范无救像疯了一样跳来跳去的乱吼叫,白无常范无救却气定神闲的靠在一棵树干上,笑涔涔的望着快疯掉的范无救。这一黑一白两无常的性格真是迥然不同,以前在电视小说里见过他们,今天可算开眼了。

  树林深处突然响起冷冰冰的声音:“黑白两位鬼使,小鬼我这厢有礼了。”

  只见一团巨大的黑色气团从远处飘过来,像是一朵祥云般轻盈,黑色气团很快飘到挡住去路的障碍物面前,掩映在乱木碎石之中,我费劲眼里也只能看到一团模糊气团。

  黑无常范无救举着哭丧棒指向气团,大吼道:“大胆小鬼,竟敢阻鬼差的去路,也不怕被打到魂飞魄散的下场么?”

  白无常谢必安咯咯咯的发笑,说:“老黑,最近小鬼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黑色气团语气极其冷漠,像是一点都不怕这对黑白阴差,那黑色气团说:“小鬼胆小如鼠,怎敢拦二位阴差,我今番来此地拜会二位,为的是要与二位做一场交易,二位对这场交易一定很有兴趣。”

  黑无常跳起来大叫:“老子先打你个魂飞魄散再做计较,敢跟你家黑爷爷谈条件的鬼还没生下来呢。”

  白无常笑嘻嘻的说:“有趣——有趣——你倒是说来听听,如果我们没兴趣,你就要完蛋了你知道么?”

  黑色气团说:“你们让我带走这个小鬼!”

  黑无常大怒:“好大的胆子,不可能——”

  白无常谢必安说:“这位小鬼兄弟,不是我兄弟鬼差不给你面子,实在是阎王爷已经画了生死簿,我俩胆敢私放小鬼,阎王爷也不答应啊。”

  黑色气团说:“你一定会把他交给我,因为我可以帮你找到那个人,普天之下也只有我能找到他,你们信不信?”

  四处乱跳的黑无常突然停了下来,直直的瞪着黑色气团,白无常谢必安笑嘻嘻的说:“好大的口气,连你黑白爷都找不到的人,你敢说这种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闪掉了可不好找哦。”

  黑色气团从树丛中飘落下来,站在黑白无常面前,他周身的黑气很快散了个干干净净,我定睛一看,他娘的这货居然是脓包鬼,也就是死后的李半仙儿。

  脓包鬼浑身流着恶心巴拉的脓水,脓疮口子巴掌大一个,一个叠一个的堆在一起,简直让人不敢直视。他怀抱一颗同样恶心的人头,把人头往脖子上一上,就有了人的样子。

  白无常谢必安说:“还是个恶煞鬼,怪不得胆子这么大。”

  黑无常说:“我一样要收了他,管他煞不煞。”

  脓包鬼说:“小鬼我已经在这天地间飘了一个甲子,地府的阴差虽多,还没人能收到我,二位道行虽高,也不见得能将我打到魂飞魄散,这种大话就不要说了。”

  脓包鬼语气里不吭不卑,在黑白无常面前全无半点恐惧,也不禁让我对他刮目相看,这老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

  黑无常冷哼一声:“好大的胆子,先吃我一棒!”话一出口,人就跟闪电似的扑向脓包鬼,也没见脓包鬼有什么动作,他居然很巧妙的躲过了黑无常的一记哭丧棒。接着,黑无常又快速的挥出了几记棒子,都被脓包鬼巧妙的躲了过去。

  白无常谢必安在边上看热闹,赞道:“好厉害的煞鬼,这世道不太平,鬼道也不太平呀,让我等鬼差没法活了都。”

  脓包鬼飘到二位鬼差身边,突然亮出一块黝黑的牌子在鬼差面前一闪,随即收了回去,脓包鬼说:“如果还不信我的本事,咱们可以比划比划,二位如果不做这个交易,小鬼我就只有硬抢了。”

  两位鬼差都愣了,白无常谢必安摇晃着脑袋说:“老黑,你有没有看清楚?”

  黑无常范无救点点头,闷声道:“一清二楚,就是那东西。”

  谢必安道:“果然不简单,除了这恶心鬼,还真没人能抓住那东西,咱们为何不信他一次,落得个逍遥自在?”

  黑无常范无救瓮声瓮气的说:“信他一次,就信一次。”

  白无常谢必安突然将我塞进脓包鬼怀里,满嘴淫笑道:“好,我就把他送给你,记住,七七四十九日后抓不到那个人,就是你魂飞魄散之时。鬼差嘴里没有假话,谨记。”

  说话这句话,两鬼差便遁入密林之中,就此消失不见了。我很好奇脓包鬼给黑白无常看的黝黑牌子到底是个啥玩意,居然能让这两大恶名昭著的鬼差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脓包鬼飘到我面前,对我说:“我终于等到你了,我终于等到了命运的安排,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脓包鬼仰天多大,笑的我极其莫名其妙,暗道难道鬼也会发疯得精神病,也不知道这阴间有没有精神病院。这脓包鬼这么变态,老子今天落他手里,怕是要受一番侮辱了。他老婆跟人通奸,自己死后先是被挖坟鞭尸,接着又被压入风水牢房坐了六十多年的牢,谁都受不了这份屈辱怨愤吧,重度变态那是绝对的。

  我心里很怕,很无辜的望着脓包鬼满脸血疮,几次强忍着呕吐感,把要吐出来的东西重新吃了回去。这王八蛋要是看到我当他面吐了,肯定会生吞活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