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9章 一根手指般长的大蛇牙(3)

第9章 一根手指般长的大蛇牙(3)

  大家都有些尴尬,这怎么说?东西明显是假的,难道说东家弄错了,这东西是伪造的?

  东家看看大家,说:“我已经找人鉴定过,也让关东姥爷看过,这确实是蛇牙不假。”

  底下一阵骚动,这东西竟然真是蛇牙,那这事就深里去了,大兴安岭竟然真有那么大的巨蛇,难道老辈人传说山上有巨蛇晒鳞,身子在小山头上缠绕了整整一圈的传说是真的?

  大家都有些隐隐的激动,我也是热血上涌,小时候听姥爷说过,大山上隐藏着一些巨蛇,好天气时,会躺在大石头上晒鳞,光鳞片就有巴掌大,但是我一直是当故事听,没想到这样的巨蛇竟然真的存在。

  底下一个瘦巴巴的小子说:“东家,按说,这……这巨蛇不该出自东北才对?”

  东家点点头:“毒牙是真的,但是大蛇不一定出自咱们东北。”

  瘦小子搞不懂了:“那……那这毒牙又是咋回事?”

  东家说:“毒牙确实是在几个兄弟失踪的地方发现的。不过只有牙,没有蛇。所以我们也不知道,这牙是有人丢在那的,还是真有这样一条蛇在那里。”我的脑子飞快转动着,这个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毒牙到底是哪来的?赵大瞎子开始说,这枚毒牙是从那个卖皮子的猎人肚子里取出来的,怎么东家又说是白朗在山里捡到的?赵大瞎子肯定不会说错,他当时也没必要说谎。这么说的话,只能说东家在防着什么。他在防着谁?难道就是赵大瞎子说的那个内鬼?

  我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兴奋,想着说不准大兴安岭深处真藏着这样一条巨蛇,那可真是神啦!操!

  但是也不对,热带雨林的巨蛇,基本上没有带毒的。因为没有必要,这样巨大的身躯,能瞬间绞杀鳄鱼、猛虎,牢牢盘踞在食物链最顶端,根本没必要生长毒牙。还是退一万步说,要是真有这样一条大得几乎像史前巨兽一样的大蛇,还长着毒牙,要是还能被什么东西打断毒牙,那打断它毒牙的神秘生物,真是无法想象了。

  交易兽皮多年,我知道,大兴安岭深处潜伏着许多外界根本闻所未闻的神秘物种,有些野兽神乎其神,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算。说不定大兴安岭深处还真就潜伏着一头传说中的神兽!这事情想想就让人兴奋。

  这时候,又有人问:“咱们失踪的兄弟,会不会是被这条大长虫给吃啦?”

  白朗摇摇头,说:“我们也考虑过这种情况,仔细搜查了附近,附近很干净,没有血迹,草丛灌木也没有被压过的痕迹,而且也没人开枪,也没人放弩,除非是他们自己乖乖跟着它走了。”

  这事情就更奇怪了。

  猎场的猎人都是从各地招募的专业猎人,都是真刀真枪和野兽拼过命的,不管遇到黑瞎子还是东北虎,就算明知道是个死,临死前也要放一枪捞够本!

  这么说吧,遇到野兽直接认怂的猎人有,但是不可能在我们猎场。

  况且白朗的意思很明白,那两个老猎人还不止是直接认怂,竟是乖乖跟在它屁股后面走了。这是什么混账思维,难道他们中了野兽的催眠术,出现了幻觉,成了动物的傀儡啦?!

  东家说:“不管怎么样,他们是咱们猎场的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这次要亲自去把他们带回来。这次上山可能会有危险,我不勉强大家,大家愿意去的就留下,不愿意去的可以自动退出,我不会怪大家。”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有人有点紧张,左右看看,但是也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退出去。

  白朗向前一步,说:“各位兄弟,东家知道你们不怕死,但是这次事情重大,大家上有老、下有小,有家累的就不要去了。大家都理解,不会怪罪的。”

  大家小声讨论着,有几个人畏畏缩缩地站了出来,给东家道歉,有说家里有事情走不开的,也有说身体不好,不适合出远门的。东家点点头,让他们站到了一边。赵大瞎子踢了踢我,示意我也站出去。我没理他,昂着头站得笔直,老子巴不得去山里闯荡一番呢,想让老子退出,做梦!

  东家点点头,点了几个人,让他们回去准备一下,三天后前往大兴安岭。

  又向大家道声辛苦,交代了一些离开后的事宜,就客客气气请大家回去了。

  赵大瞎子也要跟着出去,被我死死拽住了。挨到最后,屋里除了白朗、东家外,还有一个年轻人。他好死不死,就站在东家身后,看起来也没有要走的样子。我等不及了,先跟东家道歉,说我当时疏忽了,没想到收了几张破皮子,会扯出那么大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接这种生意。白朗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忙把那张白狼皮从背包里拿出来,告诉东家,这就是那人交易的皮子。赵大瞎子先吃惊地叫了起来:“这哪能是狼皮?!这不会是成精的老兔子吧?!”

  他抓住狼皮,仔细看了看,最后肯定地说:“操,这还真他娘是狼皮!”

  白朗也过来仔细看了看皮子,皱了皱眉头,说:“这皮子不对。”

  赵大瞎子吃惊地说:“咋?这不就是狼皮嘛!”

  白朗递给东家,东家眼睛眯了一下,说:“还真不是狼皮。”

  赵大瞎子急了:“不可能!俺在大山里住了半辈子,狼皮我还分不清?!”

  白朗淡淡地说:“狼皮没有那么白的,除非是狗皮。”

  东家把皮子给我看了看,问我的意见,我挠挠头,说:“这个……我看不出来。”

  赵大瞎子有点恼火,霍一下站起来,说:“俺打小就在山上掏过狼崽子,

  这狼是啥样,俺还看不出来?这绝对是狼皮!”

  白朗拍拍他的肩膀,安抚着他,说:“瞎子,你先坐下,坐下,慢慢说。这捉鹰你是行家,但是说到狼,你还得听我的。我在内蒙打了二十年的狼,这狼皮、狗皮还是分得清的。我跟你说,这皮子不管是啥皮,都肯定有问题。”

  赵大瞎子气哼哼坐下,说:“说,你说!”

  白朗说:“你看看,狼皮后背中间会有条笔直的黑线,这皮子没有。”

  赵大瞎子接过来皮子,仔细看看,还真没有黑线,他说:“会不会这狼是杂种,没有黑毛?”

  白朗没好气地说:“只要是狼,别管是不是纯种的,背上都有黑线,这个不会错。”

  赵大瞎子反复查看着皮子,说,“这不对呀,你看这皮子的爪子,这鼻子,肯定是狼没错!”

  白朗也无奈地笑了,说:“是没错,所以我说皮子有问题。”

  按照这个说法,这张皮子肯定是狼皮无疑,但是这狼皮的颜色,又完全不符合常理,所以我也不敢说什么了。

  我问:“这要不是狼皮,又是啥皮子?”

  白朗皱紧了眉头,犹豫地说:“我在蒙古那边打了那么多狼,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狼皮……”

  这时候,一直站在东家身后的年轻人突然开口,淡淡地说:“狼皮。雪狼。”

  那个人一直站在东家背后,没有说话,我也没注意看,这时候看过去,发现他头发很长,打着结,皮肤黝黑,看起来不像是汉人,倒像个藏人。这人我没见过,看看赵大瞎子,他给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也是猎场的人。

  “雪狼?”我说,“不对啊,雪狼皮我也经手过不少,雪狼皮不是纯白的,是灰白色,也没那么稀罕呀!”

  他冷冷地说:“你不懂。”

  那人甚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他拿起那张狼皮,却不看皮子,反而对狼腹部那两排细密的针孔很感兴趣。

  我有点生气,他娘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老子问你话,你连看都不看一眼,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东家对他却很宽容,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再说话的意思,转头问白朗:“你知不知道雪狼?”

  白朗脸色煞白,他犹豫了一下,说:“东家,还真有雪狼。但是也不对。”

  赵大瞎子问:“咋不对?”

  白朗摇摇头,说:“大家说的雪狼,指的是西藏的狼,这种狼生活在雪线上,皮毛颜色是灰白色,也叫白狼。这个不对,白狼皮其实是灰色的,没那么白。

  其实真正的雪狼叫纽芬兰狼,生活在北极圈,只有这种北极狼的毛色是纯白的。还有,狼背上都有黑线,但是只有这种北极狼背上没有黑线,是纯白色的。这么说的话,除非这张狼皮是北极圈的雪狼皮。”

  我也有些疑虑:“如果真是北极的雪狼,怎么能被大兴安岭的猎人打到?”

  白朗苦笑着:“所以我说这事情邪门。还不止这些,问题是,纽芬兰狼早在20世纪初就灭绝了,现在你就是去北极,也找不到一只雪狼了,那这皮子……又是哪来的?”

  赵大瞎子张大了嘴:“真灭绝了?那咋来的狼皮?”

  白朗也有点拿不准,说:“所以说,事情确实奇怪,按说这不可能是北极狼皮。但是小哥肯定不会认错,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白朗这句话有点奇怪,凭啥这黑大汉说话就不会错了?操,别说他,如来佛祖还有出错的时候呢!

  但是东家却很赞同白朗的话,他点点头:“这么看,它还真是只雪狼。”

  我有点不服气,想争辩,赵大瞎子却拉了我一下,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别跟那人吵,我只好把火气硬压下来。

  大家又扯了一会儿闲话,白朗和赵大瞎子都走了你是不是想问,我也气哼哼要走,却被东家留了下来,他问我:“小七,你是不是想问,这次上山带不带你?”

  我张大了嘴,想说几句,又不知道怎么说,后来傻乎乎点了点头。

  东家没说话,像是经过一番考虑,缓缓地说:“这次,你也去。”

  我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激动得满脸通红,使劲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

  东家仿佛有些伤感,他微微叹息着:“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想进山……”

  我没说话,以为他接下来会说不带我去的原因,没想到他沉吟了半天,却冒出来一句:“这次是关东姥爷让你去的。”

  “关东姥爷让我去?”我愣在那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东家转身走进书房,说:“小七,进来陪我喝壶茶。”

  我说声“好”,跟他去书房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