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22章 进山第一夜(12)

第22章 进山第一夜(12)

  赵大瞎子四下里看了看,他盯着地下的狼尸,低声问我:“这些狼,都是山魈杀的?”

  我点点头:“是他。你还别说,他那身手是相当好!要不是他,我早就死好几次了。”

  赵大瞎子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我见他口气有点不对劲,问:“咋,有啥不对?”

  赵大瞎子吧嗒吧嗒抽着烟:“没啥,也没啥。”

  我见他言不由衷,知道他一定有啥事瞒着我,估计是碍着山魈在旁边不好说,也就没再逼问他,只问他刚才到底是咋回事,狼群怎么像疯了一样?

  赵大瞎子气哼哼地说:“别他娘的提了,都是那杀千刀的老绝户在捣鬼!

  我早就说那老小子不是啥好东西,你看看吧,他老小子认狼当爹了,想引狼来吃掉咱们!”

  我赶紧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解释着,今天晚上,他本来和白朗、小山子约好了,三人轮流守夜,白朗守第一班,他守第二班,小山子守第三班。在他守第二班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外面的狼多得有点邪门。这大兴安岭狼多是多,狼也喜欢围着窝棚转悠、嚎叫,但都是叫一会儿就走了,很少有在窝棚外守夜的。这次倒好,不仅围在窝棚外的狼群越来越多,而且竟然一声也不吭,很像是狼群在打围。

  他听老辈人讲过,狼群有时候会围歼鹿群,也是这样一声不吭,在狼王的带领下,偷偷包围住鹿群,等到最佳时机,团体作战,一起消灭鹿群。难道说,这群狼也将我们当成了猎物,想等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发动总攻?

  想想也不可能啊!大跃进时,大炼钢铁,十几米高的钢窑轰隆作响,灯火辉煌,把大狼群都吓得跑到了大山深处,加上后期的盗猎、毒药、垦荒、砍伐,大兴安岭的木材减少了一大半,狼群更是减少了许多,哪还会有这么大的狼群?再说狼群也不可能会对人发动攻击。

  但是他还是心神不宁,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想跟白朗商量商量吧,人家又刚守完上半夜,刚睡下,实在不好再把人家给叫起来。后来实在忍不住,他干脆直接去找了老绝户,想问问他这狼群到底是咋回事。结果他一摸进对子房,就发现老绝户根本不在房子里,这老小子跑哪里去啦?!

  他心里忽地一沉,想马上叫醒东家他们,刚一回头,却看见火堆旁蹲着一个人,正在地下挖着什么。

  赵大瞎子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一定是老绝户,这老小子一准没干好事,说不定就是在埋炸药包,想一下子炸死我们。

  他恨得直咬牙,想着老子虽然看不起你,但是总算没跟你有啥深仇大恨,你也犯不着这样吧?

  这样想着,他就脱了鞋,光着脚绕到后面,想悄悄摸过去,看看那老小子到底在干啥,最好能给他来个人赃并获。摸近了,他才发现,那老小子在火堆旁挖了个深坑,在往里埋着什么。

  赵大瞎子憋着气,悄悄绕到他身后,只看见他撅着屁股,把胳膊往下掏,就是不知道他往里面埋的啥东西。后来他想,管他娘的啥东西,干脆先过去按住他,一看就知道了。没想到,他刚要冲过去,就看见火堆旁多了一个人,蹲在前面直勾勾看着老绝户。

  那个人把赵大瞎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扑腾扑腾跳着!

  要知道,他当时离老绝户也就一米来远,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察觉,这个人是啥时候过去的,竟然还蹲在了老绝户的对面,就像是个鬼影子!要不是他一直死死盯着老绝户,也根本发现不了。

  不光他,老绝户也没发现那个人,还在那刨土刨得起劲。后来,老绝户也许感觉到了什么,猛一抬头,看到了那个人,哎呀一声嚎叫起来,像撞了鬼一样,开始没命地往树林里跑。

  赵大瞎子见老绝户跑了,想追上去,那老小子跑得像野兔子,一头扎进老树林里,黑灯瞎火的,看都看不见了,气得他直骂娘。

  再一回头,火堆旁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刚才那个人也不见了。

  赵大瞎子狠狠抽了两口烟,烟灰簌簌往下掉,他缓了缓说:“俺当时也有点拿不准,就这么巴掌大块地方,那人能跑到哪去?四下里看看,周围也就白桦床上躺着几个人,呼噜声震天,难道是咱们中的人?”

  当时他定了定神,过去顺着人头挨个查了查,东家、白朗、山魈、小七、小山子,一共五个人,一个也不多,一个也不少。

  “狗日的!”他小声骂了一声,先不去想那黑影,拐过身去看老绝户挖的洞。

  那洞挖了有半米深,黑洞洞的,他用手电筒照了照,地下像是铺着什么东西,他小心伸进手,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铺了几层兽皮,那兽皮摸着还挺软和,像是刚剥下来的皮子。

  掏出来一看,那皮子大约有一尺多长,有头有尾,竟然是一整张的小狼崽皮。皮子外面软软的,里面还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剥下来没多久。

  他心里一沉,赶紧继续往坑里掏,又掏出来五六张刚剥下来的狼崽皮子。

  他的冷汗像小河一样哗哗流了下来,想着真是作孽呀,作孽呀,难怪周围聚集了狼群,这次搞不好真要被老绝户给害死啦!

  要知道,开春时,好多人喜欢去山上掏狼崽子。狼崽皮软,毛也稀,做成皮袍子又柔软暖和,又不会伤身子,好多大干部,尤其是部队的大干部最喜欢。但是狼母性最强,又最护犊子,丧失了幼子的母狼,甚至会将人丢弃的婴儿喂养大。人杀狼崽,经常会惹得狼群疯狂报复人类。后来,因为大山深处出现了多起狼群围攻屯子事件,上面就严禁杀狼崽、取皮子了。

  老绝户一口气杀了那么多狼崽子,又把皮子埋在这里,明显是想引狼群来这里报复,是想借狼杀人啦!

  赵大瞎子赶紧叫醒了东家、白朗他们,只说了老绝户失踪、以及狼群包围住我们的事。白朗有些紧张,要叫醒我,东家却制止了他,说我又不会打枪,叫醒了也没用,现在关键是把篝火烧大,牵制住狼群。另外一定要找到老绝户,他是关东姥爷和我们的接头人,只有找到他,才能找到关东姥爷。

  他果断下达了命令,由山魈负责在这里牵制住狼群,以及保护好我;由他带着白朗、赵大瞎子以及小山子去寻找老绝户。

  赵大瞎子有些吃惊,这黑灯瞎火的,老绝户又跑进了老林子里,怎么找人?还有就山魈自己,就能对付得了狼群啦?刚才蹲在老绝户对面的那个黑影,那人到底是敌是友,还不好说。而且他觉得,那个黑影就是我们当中的某一个人,要是说出来,可能会对他不利。这样想着,他就简单说了一下看见老绝户在地下挖坑,然后逃跑了,并没有提那个黑影的事。

  东家他们按照赵大瞎子说的方位,兵分几路开始去寻找老绝户。赵大瞎子和小山子一路,东家和白朗一路。赵大瞎子觉得这个主意更不靠谱,这深更半夜的,人找不到还好说,要是几个人再迷路了,被狼群堵住,恐怕小命都没了。但是东家就是东家,他既然说了,也不好违背,只好带着小山子装模作样去寻找老绝户。但是他还是时刻关注着篝火这边的动向,后来听到几声狼嚎,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就赶紧往这里赶,好歹我还算命大,没出啥事。

  赵大瞎子那么关心我,让我也有些感动,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安慰他。

  使劲吸了几口烟,篝火中迸出来一个火星,“啪”一声响。

  我抬起头,繁星满天,月光如水,偶尔有风吹过森林,呜呜作响。我开始想着这整件事情,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东家这次连续做了几个错误决定,很不像他平时的作风。他好像是在孤注一掷,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老绝户。

  难道这里面有啥见不得光的事?但是东家的事情,我也不好妄加评论,尤其是这样的节骨眼上,只好苦笑着问赵大瞎子,那个黑影是怎么回事,他觉得像是谁。

  赵大瞎子抬起头,大有深意地看了山魈一眼,没有说话。

  我一愣,明白了赵大瞎子的意思,这样麻利的身手,恐怕也只有能连续毙掉几匹狼的山魈才能做出来。也许因为他刚救过我,我有点接受不了,小声问赵大瞎子:“会不会是其他人?”

  赵大瞎子摇了摇头:“这几个人我很清楚,白朗,你,小山子,你们几个都没有那么快的身手。”

  我没话说了,赵大瞎子判断得不错,那个黑影一定就是山魈,不过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土坑旁,吓走了老绝户,又装成一切毫不知情呢?

  我看看赵大瞎子,他也搞不懂,苦笑了一下,在那儿闷头抽烟。我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旁边又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是东家他们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小山子。刚才赵大瞎子跑得太急,把他给甩掉了,路上正好撞见东家他们,也跟着回来了。

  理所当然地,他们没有找到老绝户。东家听说刚才狼群来袭,也安慰了我几句,又跟山魈说了几句客气话。山魈没说什么,还是坐在白桦床上呆呆看着远处黑黝黝的老林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大瞎子赶紧告诉他们,他和我刚查看了,老绝户刚才在地下挖了个坑,埋了许多小狼皮。大家走过去看了看,地下果然有一个深洞。赵大瞎子单腿跪在地上,努力伸手进去掏,掏出了几张小皮子,丢在地上。

  他气哼哼地说:“这老梆子,得掏了多少狼崽子!”

  白朗这时候突然说:“这是雪狼皮。”

  “雪狼皮?”我们吃了一惊。

  白朗给我们指着狼皮上的纹路,确定地说,这确实是雪狼皮,他在见到那张雪狼皮后,专门查过相关资料,对雪狼很了解了。别看狼皮现在只是灰白色,等狼崽子再长大点,灰白褪下去,就变成纯白色的了。

  赵大瞎子也直挠头:“这……不是说雪狼灭绝了吗?这里咋又出了一堆?”

  白朗苦笑着:“这事情确实邪……像撞鬼了一样……”

  大晚上猛然提到鬼,让我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样荒凉原始的环境中,山风呜呜刮过来,吹得篝火里的火星乱窜,老林子里不知道什么鸟怪叫了几声。

  我收紧了衣领,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说:“这要是外来的雪狼皮,应该不至于引来狼群的报复吧?”

  大家都没说话,篝火照着,大家脸色都有些阴沉。我突然想到,他们都是专业猎人,估计早想到了这点,只是没好说出来。

  最后,东家终于发话了,说这都到下半夜了,大家折腾了一夜也累了,快去睡觉吧,明早还要赶路。

  小山子和赵大瞎子抢着要守夜,却被东家一句话拦住了,他说狼群今天被吓跑了,肯定不会来了,他自己今天晚上守夜,让大家安心睡一觉。

  赵大瞎子还想说什么,我见东家面色不好,忙扯住他的衣服,硬把他拉到了铺上。这死人,心还真宽,身子一挨上床铺,马上打起了鼾声。我恼火地把他的头扳起来,让他的鼾声对着别处,自己也舒服地躺下。折腾了半天,也困了,朦胧中,看见山魈和东家坐在篝火旁,小声交谈着什么。接着,眼皮沉重得再也抬不起,一下子就跌到了香甜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