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24章 鬼真来了(2)

第24章 鬼真来了(2)

  这一次我终于吃到了原汁原味的野味。那在松枝上烤得吱吱冒油的野鸡,猴头菇炖野鸡浓郁的香气,让我的口水都落了一地。好歹挨到了吃饭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尝了尝。小山子虽然只在烤鸡上简单撒了层盐、辣椒面,但是野鸡肉鲜嫩无比,肉汁肥厚,让人回味无穷。凭良心说,这野鸡真是鲜嫩,别说比喂饲料的肉鸡,就是比农家养的小土鸡,也要鲜嫩一百倍!

  东家说,大兴安岭的野鸡最好,野鸡吃了不少松果、山杏、山葡萄、山梨,身上没有了油味,倒是有一股淡淡的松香味。这种野鸡炖汤最好,什么材料都不放,就喝野鸡的原味。

  他亲手给我舀了一碗鸡汤,我受宠若惊,赶紧喝了喝,这没加什么作料的鸡汤,鲜嫩无比,细细一品,果然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气,肥而不腻,有些像没有腥气的海鲜汤,竟不像是鸡汤了。

  吃饭时,山魈自己动手烤了一只鸡,烤得很嫩,一口咬下去,还往外渗血,看得我头皮一阵阵发麻。

  山魈这人很特别。他虽然和我们是一路的,却保持着独来独往的风格,凡事都不闻不问,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大家平时吃饭聊天,他自己一个人坐得远远的,仿佛在故意和我们保持距离。

  但是他对待动物有明显的好感。有一次上路时,他在路上发现了一个被风吹落的鸟巢。鸟巢中几个鸟蛋已经摔碎了,只剩下一个完整的。这小子竟然用牙齿咬住鸟巢,手脚并用,爬到了十几米高的树顶上,重新将鸟巢挂在了树梢上。虽然明知道他身手很好,但是见他在那么高的树梢上摇来摇去,还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赵大瞎子一直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老怀疑山魈这小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执意要跟他保持距离。我却因为他上次救了我,对他很感激。但是他对我的感激不屑一顾,甚至不愿意搭理我,让我很没面子,被赵大瞎子狠狠嘲笑了一顿。

  又走了一会儿,树上的鬼脸印记开始奇怪起来。这印记并不是沿着一个固定方向走,而是一会儿折到左边,一会儿又折到右边,有时候还要折回头,让人很不理解。

  赵大瞎子直抱怨,说:“妈了个巴子,这狗日的是给俺们捉迷藏还是咋地,跑来跑去憋屈死啦!”

  白朗说:“我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走过去的。没事,他们应该是迷路了,在找路,后面就好了。”

  赵大瞎子还是气哼哼的,嘟囔着:“连****路都不识,咋做猎人?!”

  说归说,大家只能按照标记走,还是赵大瞎子打头阵,山魈断后。他始终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悠悠走在最后,看起来像是最容易遭到攻击,但其实他才是我们这组人中实力最强的。

  老林子里看起来都差不多,绕来绕去,绕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到底走到了哪里。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山魈突然停下,朝着前方看着,说了句:“路不对。”

  赵大瞎子满肚子火,故意装听不见,继续大踏步往前走。

  但是东家和白朗却马上站住了,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我拽住了赵大瞎子,让他站住,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东家问他:“小师傅,你说哪里不对?”

  山魈说:“我们又绕回来了。”

  白朗脸色变了:“不会吧,我上次就是按照标记走的,就走出去了。”

  东家还是问山魈:“我们走出去了多远?”

  山魈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们一直都在原地转悠。”

  听他这样一说,我也有点憋火,我们这都走了大半天了,怎么可能还在原地?再说,就算我们一直在绕圈子,你这老小子为啥不早说?!

  赵大瞎子更是像吃了枪药一样炸开了:“你凭啥说俺们还在原地?这里是你家啊?!你认识啊你?!”

  山魈没有辩解,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只是伸手朝树上指了一下,自己就面无表情地坐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赵大瞎子更暴怒了,刚想跳起来和他大吵一架,东家却淡淡说了句:“他没说错,咱们确实还在原地。”

  这下子不只是赵大瞎子,连我也不明白了,这里看起来都一样,我们又没在沿途做什么标记,东家怎么也这样说?

  白朗抬头看了看,皱紧了眉头,也说:“东家说得没错,你们看,那个鸟巢!”

  我们仰头看看,不由吃惊了,在我们头顶上十几米高的地方,依稀能看到一个鸟巢,孤零零挂在树梢上,那就是我们来时的路上,山魈挂上去的,难怪他要说我们还在原地。

  不过,他挂鸟巢,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

  我也泄了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赵大瞎子显然想得更多,他问白朗:“老白,你确定上次跟着这个标记就出去了?”

  白朗说:“确定,当时我和小山子来过,就是沿着这个标记走出去的。”

  瘦猴一样的小山子也在赌咒发誓,说上次他和白朗就是按照这个标记走的,就是从峡谷进的森林,一点路也没错。

  赵大瞎子又问他:“那你们多久走出去的?”

  白朗说:“差不多有一两个小时就出去了,好像……比这次时间要短。”

  赵大瞎子皱紧了眉头,不说话了。

  东家淡淡地说:“白朗,你再去看看标记。”

  白朗过去,仔细查看了一下,说:“东家,确实是咱们留下的记号,箭头和标记都对,外人做不出来。”

  东家点点头,说:“没事,咱们再走一遍,这次仔细点。”

  走之前,赵大瞎子留了个心眼,他用猎刀在鬼脸标记上用刀子画了一道,以防下次再走错了。

  接下来的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有些担心,仔细辨别着标记,慢慢向前走,没有人说话。我绘声绘色讲了几个色色的笑话,却连赵大瞎子都没笑,反而像看傻子一样看我。

  我终于放弃了活跃气氛,也闷着头跟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山魈又闷声说了句:“又回来了。”

  赵大瞎子脸色大变,他跑过去,看了看树桩,上面果然有刀子刮出来的白杠杠,他的脸色变了,说:“东家,这……这……咱们遇上鬼打墙啦!”

  白朗也有点慌张,鼻尖沁出了汗珠,在那一遍遍查看着标记,越看汗珠越多。

  东家没说话,站在那里看着。

  我看着事情有点不对,问:“会不会是标记错了?”

  白朗坚持说:“标记肯定没有错,我仔细检查过,瞎子也检查过。我和小山子都能保证,我们上次就是跟着标记走,然后就出去了。”

  小山子也跟着保证,说:“俺敢对着鸟窝发誓,绝对走出去啦!”

  赵大瞎子也对我点点头,说:“这标记肯定没错,小鬼脸,没人能仿那么像。”

  没有人怀疑白朗两人的话。要是他们上次没走出去,恐怕早成一堆肥料了,怎么还能活生生站在这里?但是这条路,我们已经走过两次了,肯定不对。

  这里一定出了什么问题,要是想不通,搞不好会被困死在这里。

  赵大瞎子看了看周围,天气暗了下来,森林开始渐渐笼罩在一片黑暗中,他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小半步,像是害怕什么。我也有点紧张,老林子里光线阴暗,树林里、灌木丛里 的,到处都像隐藏着猛兽。

  赵大瞎子又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东家,会不会是鬼打墙?”

  白朗明显有些不屑:“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是鬼打墙?”

  赵大瞎子不服气,说:“那你说,这……这是咋回事?”

  我见气氛有点僵,忙在一边打圆场,说:“大家别着急,我想是不是咱们走得太急,所以两次都走错路了?说不准待会儿再走一次,就走对了。”说完直朝山魈使眼色,但是那小子却傻愣傻愣的,不仅没帮着说话,反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漠不关心地看向了别处,好像这些事情和他丝毫关系都没有一样。

  这人,还真他娘是个呆子!

  东家这时缓缓地说:“连续两次走错,应该不大可能。问题应该还出在其他方面。”

  我说:“我以前看电视,科学家解释过鬼打墙,说人在树林子里容易被困住,其实这是因为在走路过程中缺乏参照物,不知不觉就绕了个圈,又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人的两条腿都有一些细微差别,平时走路因为有参照物,大家不知不觉就调整过来了,所以感觉不出来。但是要是在老林子里、沙漠里走路,没有参照物,不知不觉就朝着一个地方偏,最后就绕一个大圈子,又回来了。”

  赵大瞎子想了想,说:“这个听起来还像有点意思。”

  我也来了精神,说:“这个很容易验证!瞎子,你别回头看我们,你自己顺着原来咱们的路一直往前走,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绕圈子。”

  赵大瞎子答应一声,开始闷头朝前走。他走了一会儿,问行不。我说,继续,继续走!又走了一会儿,又问,我又让他继续走。最后他一直走得我们看不见了。他虽然走得不是笔直,但是要说走出了一条明显的弧线,也不对。如果硬说赵大瞎子这样走,也会形成弧线,早晚会画出一个圆,那这个圆的半径恐怕得有半个林子那么大,不是我们半个小时就能走一个来回的。

  这个解释也给排除掉了。我也有些丧气,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真撞邪了?

  赵大瞎子走回来,累得满头是汗,说:“看吧,俺早知道,这事情没啥科学能解释,就是鬼打墙!要破这东西吧,得用童子尿!”

  白朗在地下划拉了半天,这时候抬起头来说:“我考虑,会不会是这么回事。上次带队的猎人,他开始也迷路了,在老林子里一直绕圈子,所以标记也是错的。后来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路,然后走出去了,又标记了一条新路。上次我和小山子走的那条路,正好就是那条新路,所以很快就穿过去了。”

  白朗这个说法合情合理,比赵大瞎子的闹鬼说可信多了,我们一致表示同意。

  东家没有发表意见,却把头转过去,问山魈:“小师傅,你怎么看?”

  山魈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东家又问白朗:“咱们怎么找到那条正确的路?”

  白朗胸有成竹地说:“这个我刚才就在考虑了。我和小山子上次从峡谷出来后,找到了一条路,直接就走到头了。我估摸着,咱们这条路可能一开始就是错的,所以怎么也走不出去。我看咱们应该往回走,重新从峡谷那边走一次,那边应该会有两条路,咱们走另外一条路就没问题了。”

  虽然还要回去重头走一次,但是起码比耗死在这里强。大家很快决定,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返回到峡谷,再重新走一次,尽快出了这个阴森森的老林子。

  没想到,我们这次沿着标记开始往回走,结果走了足足有半个钟头,发现狗日的又一次走回来啦!

  这次没等山魈说,赵大瞎子先看到了自己刻在鬼脸标记上的刀痕,他惨叫一声,像是被鬼咬了一口,瘫坐在地上,说他娘的邪门了,邪门了,这绝对是大白天撞鬼,看来这次走不出去鬼林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