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28章 鬼真来了(6)

第28章 鬼真来了(6)

  堡垒下,用干草垫了厚厚一层,我们几个人并排躺下,感觉还挺舒服。

  折腾完这些,天早黑透了,一轮明月升了上来,温柔地照射着我们。

  篝火熊熊,大家都没啥食欲,在篝火上烤了带来的馒头、腊肉,就着水壶的水,草草吃了顿晚饭。赵大瞎子他们在喝酒,一个酒瓶子传来传去,你喝一口,我喝一口。我不想喝酒,也不想睡觉,更不想和谁说话,就自己坐在篝火旁,看着天上一颗颗明亮的星星。

  辛辣的酒气,松木燃烧的清香,森林中特有的青草混合着泥土的香味,土地潮湿的气味,远处溪水传来一股淡淡的腥味,月光温柔地照射着我,让我感觉温暖极了,也突然有点忧伤,在这样荒蛮的遥远的大兴安岭,在这样一个明月当空的时候,又有谁会想起我?

  我不想有人打扰,就回到堡垒中,舒舒服服躺下,枕着手,看着遥远的温柔的月亮,想了很久,又想起从前念书时偷偷给我送红苹果的姑娘,红扑扑的脸,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她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翻了个身,又想起这次颠簸的旅途,那个冷傲的列车员,还有神秘失踪的山魈,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半醒半梦之间,就觉得有人在用小棍子戳我的后背,我以为是赵大瞎子在跟我闹着玩,狠狠推开他,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那棍子又开始不依不饶地戳过来,我忍了又忍,那棍子的力度却越来越大,像是不把我吵醒不行,我气得一下子爬起来,刚想骂赵大瞎子一顿,却听见有人在旁边嘟囔了一句:“别闹!”

  这是赵大瞎子的声音。

  我一愣,有点不对,赵大瞎子怎么也在叫?

  爬起来一看,白朗也站起来了,疑惑地朝外面看着。外面几堆篝火烧得还挺旺,野兽怕火,应该不敢过来,他们是在瞧什么?

  我觉得有些不对,赶紧推醒赵大瞎子,他不情愿地醒过来:“操,咋回事?你小子想女人想疯了,下面老戳我?”

  我说:“戳毛?有情况!”

  “啥情况?!”赵大瞎子一下子清醒了,先去摸枪,看看枪还在,放心了一半,又问白朗:“咋回事?”

  白朗摇摇头,疑惑地往外看看,说:“我也不知道,迷迷糊糊被东家叫起来的。”

  赵大瞎子问:“东家呢?”

  白朗说:“在上面。”

  我们几个人赶紧爬上去,这时候觉还没醒透,脚底下软绵绵的,像是踩在棉花上,走了几步,身子歪歪斜斜的,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东家手中拿着一个棍子,正对着篝火仔细研究。

  赵大瞎子着急地问:“东家,有情况?”

  东家点点头,看着我:“你们都没事吧?”

  我说:“没事,没事。”

  赵大瞎子又忍不住问:“东家,俺听说刚才出事了?”

  东家沉声问:“大家有没有觉得被棍子戳了?”

  我点点头:“有,有!刚才有棍子戳了我半天,我还以为是赵大瞎子搞的鬼呢!”

  赵大瞎子说:“狗屁!老子还以为是你小子做春梦分不清对象了呢!”

  白朗这时候皱紧了眉头,他四下里看看,说:“东家,这不对,咱们棚子里哪来的棍子?”

  东家说:“是不对,是外面有东西用棍子戳我们。”

  我听东家这样一说,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难道我们刚才睡得昏天昏地的,有人蹲在我身边,用棍子戳我的屁股?这种情况,想想都让人浑身冒冷汗。

  赵大瞎子也是满脸紧张,他一把捞过枪,说:“东家,你是说这上面有东西?!”

  白朗比较冷静,小声说:“那东西现在还在吗?”

  东家说:“已经走了。”

  我才松了一口气,问东家:“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还用棍子戳我们?”

  东家摇摇头,说:“我刚才一睁开眼,就看见上面蹲着一个黑影,我一抬头,他就跑走了,搞不清楚是人还是野兽。”

  白朗紧张了,问:“会不会是另一伙人?”

  东家说:“那东西,不像是人……”

  “不像是人?”我结结巴巴地说,“那是啥?……难道是鬼?”

  赵大瞎子打了我一个脑崩儿,说:“傻,不像人的东西多了,猴子也不像人!”

  东家说:“不管怎么样,他应该不是想害人,不然咱们早死了。”

  我们点点头,站在那里,不断轻轻跺着脚、搓着手取暖。

  确实,那东西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来,还能用棍子挨个戳我们几下,他要是换把刀子,朝着我们排头砍过去,应该也用不了几刀,就把我们全都解决了。

  东家说:“咱们都别睡了,天马上要亮了,在这儿熬几个小时吧。”

  这时候,白朗突然说了一句:“灌木里有东西!”

  这句话吓得我一个激灵,赵大瞎子往后退了一步,肩上的枪哗啦一下子弹上了膛,瞄准了灌木。

  小山子也一下子摸出了两只飞刀,都捏在手上,随时可以放出来。

  灌木离我们挺远,篝火照不到那里,只有模模糊糊一个影子。但是白朗这样说过以后,那片灌木丛开始哗啦哗啦抖动着,现在瞎子都能看出来,那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动物,还是体型很大的动物。

  “那是啥?”小山子低声问,声音都带着点哭腔。

  “别****说话!”赵大瞎子语气中也有点紧张。

  我想着跟赵大瞎子分析过,这老林子里可能存在一个猛兽,将附近的野兽都给吓跑了,难道就是它吗?

  “都别急!”东家举起枪,朝天放了一枪。

  枪声很响,在老林子里一圈圈震荡着,彻底击碎了老林子里的宁静。东家突然开枪,不光我们几个愣住了,那灌木中的存在也明显愣住了,灌木丛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火药味在树林间弥漫开来,一股枪特有的凶煞气传来,开始稳定住了大家的情绪。白朗和赵大瞎子也冷静下来,想起手上还有枪,咔嚓咔嚓子弹上了膛,以东家为中心,几个人背靠着背,各自负责一个角度,朝着黑暗中瞄准着。

  东家淡淡地说:“小七,点火把。”

  我刚才被吓傻了,经东家一提点,才反应过来,忙收拢着柴火,在那手忙脚乱地扎火把,好容易扎好了一个,凑在火堆上点着了,朝灌木那边照着,只见灌木中显露出一个巨大的身影,几乎有一堵墙那么大。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咋能那么大?!

  东家冷静的声音传来:“待会儿大家听我的口令,一起开火。”

  大家又重新恢复了冷静,毕竟都是经验十足的猎人,谁还没遇到过啥猎物。刚才大家是刚从被窝里起来,还没习惯,猛然在黑暗中看到这样一个大家伙,谁都有点吃惊,这也是正常的。幸好东家刚才果断放了一枪,把大家一下子打醒了,又重新记起了自己猎人的身份。

  大家纷纷把枪口对准了灌木,想等那家伙被枪声惊出来,然后狠狠给它来一枪。没想到那家伙根本不畏惧枪声,依旧藏在灌木丛中不肯出来。

  我举着火把,硬着头皮朝前走了两步,想给大家照清楚,那灌木里的东西到底是啥,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那东西大约有一人多高,盘在灌木上,身子有些耷拉,像是一条软绵绵的大蛇,歪歪斜斜的,身子藏在灌木中,看不清楚究竟是个啥家伙。

  东家上前一步,夺过火把,将火把朝那灌木丛中果断扔了过去,火把不偏不倚,正好扔在了附近,将那片灌木照得清清楚楚。待看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让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胃里一阵翻滚,险些要吐出来。

  操,那根本不是啥大蟒蛇,而是条血淋淋的人腿!

  那人腿整个被什么东西给拽掉了,挂在灌木上,耷拉下来,黑暗中看去,就像是灌木上趴着一条大蛇一样。

  极具膻气的人血味扑面而来,我死死捂住鼻子,喉咙里一阵难受,让我忍不住蹲下身子,干呕起来。

  东家却低声说:“都围过来,大家背靠着背!”

  我才想起来,周围潜伏着什么巨兽,而且这东西还吃人!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五个人背靠着背,围成了一个圆圈,把它挡在了里面,警惕地环顾着四周。那家伙能拽掉一条人腿,体型和力气都很惊人,说不定现在就潜伏在我们周围,随时可能扑过来。

  我焦急地问:“那人是谁?会不会是……”

  赵大瞎子明白我的意思,说:“不是他,看衣服是其他人。”

  白朗问:“是刚才那东西干的吗?”

  东家说:“不好说……不过刚才那东西行动敏捷,不像有那么大的力量。”

  赵大瞎子说:“操,去看看那腿不就知道啦!”

  我听说赵大瞎子要去看那条人腿,脸色煞白,东家看我脸色不好,让我和小山子待在这里,他和白朗也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