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29章 鬼真来了(7)

第29章 鬼真来了(7)

  还没到地方,赵大瞎子叫了声:“操!”

  白朗一下停住脚步,用枪指着灌木:“怎么了?”

  赵大瞎子说:“只有一条腿,还有半拉身子……咦,他身上有块铁牌子!”

  “铁牌子?”我也一愣,“啥铁牌子?”

  赵大瞎子扬了扬手,手中是一个巴掌大的铁牌子,上面雕刻着几个数字。

  我们都过去看了看。白朗说,这铁牌子像是军方特制的胸牌。他在上过战场的老兵身上见过,打仗时,炮火连天,搞不好一炮轰过来,人都被炸成了烂泥、烧成了焦炭。确认尸体身份时,就全靠这铁牌子。这铁牌子大家一般贴胸挂着,有时候还能挡子弹,也就成了战场上的护身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警戒了一会儿,看着没事,就退回到篝火旁,也合计了一下那死人的事情。

  白朗估计,这里应该是有个(或者是几个)老兵,也许仗着自己枪法好,来大山盗猎,结果被猛兽袭击了,尸体被吃掉了一半。剩下的尸体没吃完,野兽就把它挂在了灌木上,留着下次吃。

  不过这个解释很牵强。据我所知,动物得到食物后,都会将食物拖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比如自己的领地或者巢穴里吃,不可能像示威一样把食物挂在灌木丛上。

  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保存食物,更像是一种警告,一种对于我们这种入侵者的警告。

  还想着,身边突然传来一阵浓重的臊臭味,我掩住鼻子,四下里看着,心说谁他娘的尿裤子了,咋那么臊气?

  突然心里一寒,不对,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哪来的臊味?!

  四下里一看,就看见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影子,藏在草丛里,缩头探脑,竟然是头黑瞎子!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向后直退。那黑瞎子见我发现了它,也不再隐藏,身子向前一扑,一拱一拱地朝前跑,速度飞快,几下子就跑到我们跟前,竟然后腿直立起来,像一座小山一般,咆哮着,冲我们这边扑过来。

  我大叫起来:“小山子,我操!飞刀!”

  小山子这王八蛋,平时咋呼得挺像个爷们,真他娘遇到事情了,吓得活像只田鼠,两只手抖得几乎捏不住刀子,后来竟然吓得抱着头趴在地上装死。

  我狠狠骂着小山子,连连后退,想着这脓包真是电影看多了,这畜生见你趴地上,就会伸舌头朝你脸上舔,那舌头上全是倒刺,几下子下去,半张脸皮就给舔没了,像个血葫芦。

  但是这小子走狗屎运,那黑瞎子本来怒气冲天,像是要把我们两个撕成碎片,这时候见他突然卧倒在地,也有点好奇,摇摇摆摆走过来,用爪子扒拉了他一下,又去闻了闻,然后摇了摇脑袋,竟然不再管他,却朝我咆哮着冲过来。

  我一步步后退,又不敢撒腿就跑,就在那儿死死盯住黑瞎子。姥爷之前说过,你独自面对猛兽时,千万别跑,你一跑,锐气就散了,而且在老林里,你也跑不过它,它几下就会追上你,咬死你。你要是勇敢面对它,鼓足勇气狠狠瞪着它,它反而会有点害怕,说不定就会退缩了。

  这话说起来容易,听起来也是热血沸腾,但是你要是真在原始森林里遇到这样一只近千斤重的黑瞎子,那家伙一身黑毛,后腿直立起来,两米多高,跑起来带着一股风,朝着你咆哮着扑过来,我担保没有几个人敢对它瞪眼。

  我当时没有选择,跑又跑不掉,只好死马当活马医,装成毫不惧怕的样子,鼓着眼睛瞪着它。

  没想到我姥爷这招根本不管用,反而激起了黑瞎子的怒气。它见我竟敢瞪着它,当时就发狂了,嗷嗷直叫,直立起身子,朝着我直扑过来。

  说句老实话,我当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两条腿都软了,想跑也跑不了,只能傻乎乎站在那里。正不知道怎么办,东家他们也发现了这头黑瞎子,三个人从黑瞎子身后包抄了过去,赵大瞎子在后面给我拼命打手势,好像是说让我卧倒,快卧倒!

  我操,老子现在距离黑瞎子不过三五米,它随时会扑上来,一巴掌就能把我拍得粉碎!赵大瞎子竟然还让我趴倒,老子要是往地下一趴,准被它连咬都不用咬,一屁股就能坐死。

  当时也来不及多想,想着去他娘的,死就死吧,一下子就卧倒在旁边,几乎在同时,后面几支枪轰一声全响了。

  那熊显然是受伤不轻,嗷一声叫,连反扑都没反扑,掉头就朝老林中跑。

  东家提着枪追了过来,叫着:“快!拿上行李,跟着黑瞎子走!”

  赵大瞎子有点迟疑:“东家,俗话说‘宁擒饿虎,莫斗伤熊’,咱们刚才没杀死它,再想杀它就难喽!”

  东家背着行李,说:“不杀它,咱们这是跟着它出去。”

  赵大瞎子还不明白,白朗将行李扔给他,说:“你小子啰唆什么!东家的意思是,这黑瞎子肯定知道路,咱们跟着它,就能出这片鬼林子啦!你以为东家刚才为啥说,别瞄准要害打?”

  赵大瞎子一拍大腿,说:“对啊!这黑瞎子渴了要喝水,早晚肯定要去峡谷,到时候咱们不就能找到路了嘛!”

  我趴在地上,暗暗想着:“要是这狗日的黑瞎子偏偏上次喝多了,它不去喝水,反而去茅厕,那怎么办?”但是这话我没敢说出来。

  这只熊受的伤不轻,沿路都是一点一滴的血迹,跟着血迹很容易就能找到它。

  赵大瞎子背好背包,拉我起来,问我是不是吓破胆了,我佯装潇洒,说没事,没事,其实刚才确实被吓傻了,都忘了自己还卧在地下的事情了。

  我惊魂未定,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腿还有些发软。

  转过头看看,小山子那怂蛋还窝在那装死,我过去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他还一动不动,叫了他几声,他才敢抬起头,再三确认黑瞎子确实离开了,才敢站起来。

  站起来以后,他又哭丧着脸,说狗熊刚才攻击他了,他自己不敢看,让我帮他仔细看看,身上有没有少啥零件。

  我左右确认了几遍,他身上两瓣屁股都没少,他自己又全身上下摸了一遍,才放下心,兴高采烈地跟赵大瞎子他们讲刚才自己斗熊的经历。

  他说,当时他急中生智,使出一招“龟息大法”,瞒过了黑瞎子。谁知道那黑瞎子不傻,使劲扒拉了他一下,当时他肩膀上就掉了一块肉,火辣辣地疼。但是他是谁呀?他牙齿都咬出血了,愣是没吭一声!看见了吧,俺们东北爷们,死了也得戳着!

  赵大瞎子瞥了他裤裆一眼,撇撇嘴说:“操,也不瞅瞅自己裤裆,他娘的湿成啥样,这得憋了多大一泡尿啊!”

  经过这番折腾,天色开始发白,看起来就要亮了。

  我们背好行李,沿着黑瞎子的血迹,朝着外面走。那黑瞎子受伤后,也是邪门了,专门朝杂草灌木多的地方走,也不怕扎到伤口。为了避免让受伤的黑瞎子过度惊吓,跟我们拼命,我们只打着手电,小心地辨认着血迹,安安静静往前走。这一路上藤藤蔓蔓,断树杂草,在黑暗中绊了我好多下,好几次都摔了个嘴啃泥。好在走了大约有两个钟头,天色渐渐发白,我们终于走出了那座古怪的老林子,来到了一座山谷中。

  走出老林子后,我们心里突然放轻松了,回头看看,那座老林子有个特点,所有的树木都朝着西北方向倾斜,就像是树林曾经遭遇过一场大风,把它们全部吹偏了一样。仔细看看,这些树林还不是那么简单,最外面的一层树林,和里面的树林倾斜度还不一样。看起来像是一层层往里递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复杂的树木旋涡。

  我看看其他树林,都是笔直地朝上生长,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赵大瞎子唾了口唾沫,说:“这鬼林子看起来咋像龙卷风一样,还他娘的一层层的!”

  我哈哈大笑:“不懂了吧,这就是诸葛亮当年设计的五行八卦阵,变化无穷,能困住三千精兵!你小子这次是命好,不然一辈子都出不来!”

  这本来是句笑话,没想到东家却变了脸色,低声说了句“快走”,带着我们走进了山谷。

  在路上,我小声问赵大瞎子,那条人腿是怎么回事?怎么给挂在了灌木里?

  赵大瞎子也拿不准,说:“按说黑瞎子虽然会追着人打,也有把人打死的,但是倒真是很少吃人,吃死人。山里的大野猪倒是吃人,不过野猪一般把人拖到野猪沟里,吃得只剩下骨头,不可能吃剩下一条腿,再给挂到灌木上吧?”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那灌木有一米多高,野猪怎么能挂上去?你说会不会是黑瞎子挂上去的?”

  赵大瞎子说:“谁会吃饱了撑的,把人肉挂在小树上?你以为它在晒腊肉啊?动物拿到食物,都会想尽办法藏起来,埋在土里,哪有给挂在树上的?除非它根本不把这东西当食物!”

  我说:“那当啥?”

  赵大瞎子白了我一眼:“当啥?当旗子呗,给升到小树上!”

  我脑子一转,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有人知道这老林子里有危险,有黑瞎子出没,所以特意挂了一条人腿,让咱们一眼就能看清楚,这里有危险。”

  赵大瞎子不以为然,说:“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好人?就算有,他为啥不出来提醒咱们,还他娘的挂条人腿在树上?要是胆子小的,搞不好直接就给吓死啦!”

  我争辩着:“说不准他不方便出来呢,那谁能知道?对,东家当时说见到了一个黑影,说不准那个黑影就是帮我们的人。可惜那人跑得太快,东家没看清楚。”

  赵大瞎子冷笑着:“有那么快的速度,还能把人腿挂到树上,那除非是成精的狼啦!”

  我听他话里有话,见东家几个人在我们前面挺远处,小声问他:“你说东家昨晚上——”

  “——嘘!”赵大瞎子一下打断我,心虚地看看前面,小声说,“别乱说话,小心你小子的小命给撂在这儿喽!”

  我见他那么紧张,赶紧换了个话题,说:“你觉得昨天的黑影会不会是山魈?”

  赵大瞎子有点回避这个话题,说:“那小子的事情,琢磨不透,谁知道呢?”

  又走了一会儿,终于远离了那个古怪的林子。这时候,天已经大亮,山谷中到处是嘹亮的鸟叫声,成群的鸟往外飞。白朗一路顺着峡谷寻找,终于再一次找到了鬼脸标记,让我们心情大好。大家在峡谷处,找了一块空地,在溪水旁架起一堆火,吃了点东西,喝了热水。昨天半夜开始折腾,又走了很远的路,都觉得有点恶心。大家就轮流看守,补充了睡眠,然后再一次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