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32章 尘封三十年的漠河间谍案(1)

第32章 尘封三十年的漠河间谍案(1)

  越想越头疼,索性不再想,我打开背包,掏出水壶,喝了几口水。回头看看老绝户,他的嘴唇裂开了一个个血口子,应该是脱水了,看到我喝水,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我想了想,把水壶递给他,他赶紧伸手去接,却因为被绳子捆得太紧,身子一歪,摔倒在了地上。

  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个老人,在老林子里遭了那么大的罪,也真够他受的。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扶正他,把水壶凑到他嘴边,他一口气咕咚咕咚喝了半壶,后来差点呛到,咳嗽了半天,我给他捶了半天背,他才缓过劲来。

  我苦笑着:“你说你这个老家伙,我在家伺候我们老爷子都没那么上心过!”

  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干咳了几声,讪讪地道了声谢。

  我也有些好奇,问他:“你为啥要害我们?”

  老绝户闷着头,瓮声瓮气地说:“俺没想害你们。”

  我说:“那你为啥把我们带到鬼林子,还引来狼群?”

  老绝户苦笑着:“俺要是有本事召来狼,还能让你个娃娃逮住?”

  也对,这老家伙要是能召来狼,还不顷刻间挥挥手,召来狼群,把我吃得渣滓都不剩下,还能让我在这作威作福?

  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我把绑他的绳子松了一点,让他能抽出点手,又给他拿了点吃的。老头有点意外,但是也没说什么,只顾着埋头吃东西,看来这几天他确实够折腾的。

  我看他也挺可怜,问他:“嘿,你这几天就在这里?”

  他点点头,继续吃东西。

  我忍不住感慨:“你一点吃的也不带,也不怕饿死在这里?”

  老绝户边吃东西边说:“我在前面小树林里,弄了个盐碱池子,下了几个套子,过不了几天,就能逮着狍子啦!”

  我有些好奇:“盐碱池子是啥玩意?”

  他吃得也差不多了,喝了点水,气色好了许多,躺在树底下给我讲。

  原来老绝户那晚上匆忙逃跑,啥都没来得及拿,一路上靠吃着野果子、生鱼,硬撑着来到了这里。在路上,他发现了一块天然形成的盐池,就捡了几块粗盐带在身上。等来到了这里,远离小溪,没法捉鱼吃,就在小树林里设计了一个盐碱池子。盐碱池子是捉狍子和鹿的一种方法。说起来很神秘,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水将粗盐巴化开,反复浇在一小块草地上。因为盐分含量过高,那草地很快枯萎了,这块地就成了盐碱地。盐水晒干后,会在地面结上一层盐霜。狍子和鹿对于自然界中的盐特别敏感,它们很远就能闻到盐的气味,然后来舔食。做完盐碱池子,老绝户又把上衣给撕了,用破布搓成了一股细绳,在盐碱池子旁下了几个专门捉狍子和鹿的套子。

  老绝户弄完这些后,就来这边睡了一觉,本想着过不了多久,就能捉到猎物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狍子还没捉到,自己反而成了我们的猎物。

  等了大半天,东家他们几个人还没出来,我也有点着急,伸着头朝古堡里看,那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老绝户眯着眼看着那座古城,阴森森地说:“他们恐怕出不来了……”

  我一愣:“为啥?”

  “为啥?”他冷笑着,“你知道那里是啥地方?”

  “啥地方?”

  “阴城!”

  “阴城又怎么样?”

  “哼,连阴城都不知道,还敢来这里?”

  “操,知道又咋啦?”

  “阴城是阎王殿、鬼门关,几人去了几人死,老虎去了也难缠!”

  “阴城还真那么邪门?那里面到底有啥?”

  “嘿嘿,凡是去过阴城的人,都死啦。你说,有没有人知道?”

  “哼!”

  我冷哼一声,其实心里也有点紧张,两只手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着了,狠狠吸了几口,硬是把心里的烦躁压下去了。

  老绝户见我吸烟,显然是烟瘾犯了,把身子凑过去,鼻子吸溜着烟气,身子都轻轻哆嗦起来,祈求地看着我。

  这种常年泡在老林子的猎人,往往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人影,老林子是寂静的,也是十分寂寞的,这寂寞有时候能把一个大活人活活逼疯了,只能靠平时吸烟喝酒解闷,烟瘾酒瘾极大。这要是烟瘾犯了,真像是瘾君子犯了毒瘾那么难受。

  我抽出一支烟,递给他,说:“给你一支烟,你告诉我这阴城到底是咋回事。”

  那老绝户见我抽出一支烟要给他,激动得仰起身来,听我这么一说,却冷哼一声,把身子转到一边去,看都不看一眼。

  “嘿,还挺有骨气!”我鼻子里哼了一下,还是掏出一支烟,点着了,给他塞进嘴里。

  老绝户眼巴巴看着烟,像是怕我随时会收回去,大口大口吸着,一个个烟圈从鼻孔里喷出来,像是享受了极大的乐趣。

  他缓过一口气,说:“我可没答应你!”

  我冷哼一声:“操,我就当敬老了。”

  老绝户没说话,只是闷头抽着烟,末了,他低声说:“你跟那帮人是啥关系?”

  我说:“啥关系?没啥关系。”

  他说:“没啥关系?没啥关系你能跟他们来这儿?”

  我说:“我就是他们手下一伙计,混饭吃的。”

  他阴阴地看着我:“你这个伙计可不简单啊,干的都是掉脑袋的事情!”

  我有点恼火,你他娘的一个老梆子,处处暗算我们,老子给你口烟抽就不错了,你还想咋地?

  我一把夺走他嘴里的烟,骂道:“操,你他娘爱信不信!”

  老梆子使劲咳嗽了几下,啐了一口痰,看了看周围,小声说:“年轻后生,你莫急,老丈我送你一桩天大的富贵怎么样?”

  我哈哈大笑:“天大的富贵?您老人家还是自个儿留着吧,我怕没命享!”

  他有些着急,说:“你还别不信,我告诉你,这大山里真有宝!”

  我说:“我当然知道有宝,成精的老虎、人参娃娃、紫貂、灵芝,我有命拿吗?”

  老梆子气得够呛,说:“咳,我不是说这个,我告诉你,大兴安岭里有金矿,我知道一个金子沟,老金客在地底下埋了一大块狗头金!那沟子里,长着成堆的金子菇(别名毛尖蘑,仙蘑菇。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蘑菇,色泽黄嫩,仅在淘过金的地方生长)!你小子只要挖出来,能享几辈子福!”

  我鼻子里哼一声,说:“您还是自个儿留着吧!就这么说吧,就算这大山里真埋着金元宝,就我这身板,怕是还没走到地方,就给狼吃啦!我是没那个命啦!您吧,还是别多想了,能眯一会儿就眯一会儿,待会儿他们几个来了,可不会像我这么敬老!”

  老头听我这样一说,知道再怎么利诱我也不行了,索性眯着眼,背靠在一棵老树上,在那闭目养神,只有眉头偶尔微微颤动一下,说明他也在留意着我的一举一动。

  等了一会儿,实在无聊,想起东家临走时给我的那片铁牌子,就掏出来,想看看能不能琢磨出点什么来。

  没想到,我刚掏出那铁牌子,老头一下子睁开眼睛,声音都变了,挣扎着想坐起来,激动地说:“后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我说:“什么?这个呀,铁牌子呗!”

  他激动地说:“快拿来,给我看看!快!”

  我说:“凭啥给你看?”

  他说:“咋?看看也不行?”

  我故意说:“那指定不行啊!这东西是凶器,你老人家待会儿要是发怒,用这东西打死我怎么办?”

  老绝户没办法,换了种口气,苦苦哀求我,说这个东西对他非常重要,请求我看在他那么老的份上,让他看一看。只要我给他看了铁牌子,我让他做什么都行。

  我也有点奇怪,这梆子本来油盐不进,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守了那么多年,按理说应该清心寡欲、无欲无求才对,怎么会设计圈套害我们?还对这个铁牌子那么感兴趣?

  不行,我得问问!

  我说:“给你看铁牌子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阴城的秘密!”

  我本来以为他肯定不会答应,没想到他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行,行,你快拿给我!”

  我一看,坏了,这明显敲诈少了,忙说:“别呀,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老头犹豫了一下,眯着眼睛,显然是在考虑,末了,猛然一点头,说:“行!但是你得答应我,绝对不能告诉第三个人。”

  我说:“这个没问题!”

  老头有点失神地点了点头,但是目光转眼间就坚毅了,催着我要铁牌子。

  我把铁牌子收了起来,绕着他走了一圈,说:“不行,你得先告诉我,我才给你。”

  老头子也急了,骂道:“你这个后生小子,老汉怎么可能骗你!”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行,现在东西在我手里,你自己选吧,是说还是不说。你不说,我可睡觉了。”

  说完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装作要躺下睡觉,那老头气得七窍生烟,但是也没办法,最后说:“罢了,罢了,我说,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