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36章 尘封三十年的漠河间谍案(5)

第36章 尘封三十年的漠河间谍案(5)

  姥爷讲过,他从前住的地方,挨着一个小荒山,小荒山下有一个乱坟岗子。那年月,世道乱,路上经常有死倒(指冻死、病死、饿死在路上的行人),或者是养不活的孩子,就用芦席一卷,挖个半米深的坑,胡乱埋在乱坟岗子里,连口薄皮棺材都混不上。半夜时,常有狼和野狗去乱坟岗子,扒出尸体,吃人肉。据说这狼吃完死人肉,眼睛会变红,看起来像充了血。姥爷说,不光是狼,野狗要是吃过死人肉后,眼睛也会变红,对人充满了攻击性(我觉得,这些狼或狗应该是得了狂犬病,所以眼睛红,充满攻击性)。

  按照老绝户的说法,阴城里竟然有几百只这样的红眼狼,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大兴安岭所有吃过死人的狼都跑到这阴城里做守卫来了?那这阴城到底是啥地方?狼群大本营吗?

  我问老绝户:“你等了那么多年,能忍住不进去?”

  老绝户眼神闪烁:“那么多狼守在那儿,我有啥办法?”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照老绝户的说法,他当时已经有点神经错乱了,这点从他打伤给他送食物的狼就能看出来。我就不相信,这个偏执狂能这样简单就被狼给吓住,硬是没进去?再说了,他言语中也不怎么怕狼,从他那么多年疯狂屠杀狼就能看出来。

  还在想,老绝户转头问我:“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我一愣,想着我们也是误打误撞,跟着那个神秘标记进来的,但是这个事情不能告诉他,就敷衍着,说自己就是个小跟班,哪懂这些,还不是跟着他们进来的。

  老绝户意味深长地说:“随便跟着他们就进来了?你这个小跟班可不简单啊。”

  这时,阴城里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后来声音就没有了。

  “糟了,东家他们遇到危险了!”

  我一把抓起弓弩,就要冲进去,却不防被老绝户一把拽住了:“你小子不想活了?!”

  我冷静下来,这阴城被他说得那么邪乎,要是连白朗和赵大瞎子都顶不住,那我去了岂不是白白送死?但是这样在外面干着急也不行呀,他们要是出不来了,我自己也肯定出不了山,怎么都得救他们出来。

  我问老绝户:“怎么把他们救出来?”

  老绝户冷笑着:“我早说过,‘一入阴城,阎王不收’。你不用等了,他们出不来了。”

  我大怒:“放屁!老子就不信,那么多年来,你就没进去过?!要是进不去,你还死守在这里几十年干吗?!”

  老绝户被我说中心事,脸色渐渐阴下来,在那闷着头狠狠吸着烟,没有再说话。

  我左右踱着步,焦急想着,老绝户这老家伙绝对有问题,他那些恋爱故事也很有问题。这样一个阴险狡诈的人,能这样死心塌地守在大山里等一个女人?不过这阴城看来确实不简单,我要是贸然冲进去,恐怕用不了一时三刻,自己先撂在那里了。看来还得借助这老家伙。

  我用弓弩顶着他,让他起来,跟我进阴城,也放了狠话,且不管这阴城是不是阎王殿,他要是敢不进去,老子立刻就让他先去见阎王。

  老绝户开始还假装不愿意,后来就跟我讲条件,让我必须先给他松绑,他才能带路。

  我一阵冷笑,这老梆子跟我详详细细扯了那么多陈年往事,还不是想取得我的好感,让我放他进阴城。这次我同意带他去,他巴不得呢,还想跟老子讲条件?何况我要给他松了绑,恐怕老家伙立马先废了我。我还是先押着他,等见了东家他们再说吧。

  老绝户在前,我在后,两个人开始往阴城方向走。

  阴城被一团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从远处看,像是座被山雾缭绕的巨型城堡,气势恢宏,显得非常神秘。走近后才发现,原来阴城修建在一个巨大的山体裂缝中,这裂缝很大,足足有几千米宽,看起来像是大山从中间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从里面冒出来一座城堡。裂缝中源源不断渗出阴冷的白雾,雾气翻滚,冷得刺骨,一座黑色的古城时隐时现,看起来真像是一座建造在阴间的死城。

  老绝户见我一头汗水,冷笑着:“后生仔,怕了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我冷哼一声:“少废话!这底下怎么有那么厚的雾?”

  老绝户说:“这不是雾。阴城底下连着阎王殿,流的是黄泉水,这上面飘荡的都是孤魂野鬼!你仔细看看,这哪是雾气,都是旋风,旋风就是鬼魂,这些就是阎王殿里受苦的小鬼!”

  虽然明知道他在胡扯,但是在这样阴森恐怖的环境中,我也有点腿脚发软,阴冷的雾气盘旋上来,围着我们打旋,我逼着他赶紧走,不要给我瞎胡扯。

  边走,边打量着周围。这里的地形非常怪,像是发生过地陷,一大块土地陷入到几百米深的地下,形成了一个落差几百米的小型盆地,或者说是天坑。天坑四周都是起伏的山坡,山坡上生长着参天老树,树枝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藤蔓从树上覆盖下来,将这里遮了个严严实实。要不是我们机缘巧合跟着鬼脸标记进入到这里,又有老绝户知道路线,恐怕就算把大兴安岭翻过来一遍,也找不到这里。

  我有点拿不准,这里像是发生过大地震,山体滑坡产生了地陷,把整个阴城给吞进去了,它现在藏在几百米深的悬崖下,深不见底,我们怎么下去?老绝户却很有把握,说这底下看起来邪乎,其实底下有条小路能过去。

  我们顺着这条路一直走,穿过前面的老树圈子,那里有一条山沟,我们顺着山沟一路走到底,下面就是阴城。

  走了一会儿,果然见到了一个老树林子。老林子虽然大,却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棵树,每棵树都粗得邪乎,足足有一间屋子那么粗,露出地面的树根,像虬龙一般在地下盘绕着,有的树根就有合抱粗。真是不可思议,这简直不像是树,倒像是一根根巨大的石头柱子。

  后来我查了一下资料,才知道,大兴安岭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大规模采伐大会战,1987年又发生了大火,几乎烧光了原始森林中的大树。这里能有这样粗壮的老树,说明我们已经深入到了大兴安岭的最深处。在当时,我们应该到了大兴安岭北部,与俄罗斯接壤的额尔古纳河附近,这里是大兴安岭唯一一块没被砍伐过的原始森林。

  翻过巨大的树根,在厚厚的草棵子里走了一会儿,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我摔倒在地上,好在地下全是腐烂的树叶,松软软的,也不觉得疼。扒开树叶看看,底下有一座很小的石碑,石碑上雕刻的字迹已经风化了,一点也看不清楚。

  石碑?这里怎么会有石碑?

  在四周试探着踩了一圈,又发现了几个石碑,扒出来看看,这些石碑都有年头了,边边角角都风化了,字迹模糊不清,还有的上面结了层厚厚的青苔,我一连看了好几个,都没有看出来究竟。

  老绝户冷眼看着我,后来就说:“别看了,都是回不去家的苦命人。”

  我问:“你知道这是谁的墓?”

  老绝户说:“你看看这些墓碑,有啥不对的地方?”

  我仔细看了看,这些墓碑除了时间久远,好像没啥不同。

  老绝户提示:“你仔细看看,墓碑对着哪里?”

  我恍然大悟:“这些墓碑都对着东南方。”

  老绝户站起身:“这些都是回不去家的女人,墓碑对着家,死后魂才能回去。”

  他给我讲了讲,我才明白。

  原来大兴安岭北部地下,有不少银矿、锡矿、金矿,尤其是金矿,从清朝时候就开始开采,吸引了好多民间的淘金客、矿工,采金这行业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行业,说不准辛苦几年一分也不得,也说不准挖出来狗头金一夜暴富,这个地方很快聚集了好多人,最鼎盛时甚至聚集了几万人,伴随着这几万人而来的,是一些配套的服务行业,比如饭店,比如青楼。这些墓碑下面就是死在这里的青楼小姐的坟冢,有六七百座那么多。

  我看了看,碑上很简单,只是雕刻着一个人名,名字也明显是艺名,比如花子、美名子之类,看起来像是东洋人的名字。

  我有点感慨,又有些奇怪,这地方既然曾有过那么多人,怎么会没有发掘这座阴城呢?

  老绝户却冷笑一下,让我看清脚底下。

  下山的路虽然陡峭,却一点也不难走,路上长满了青草,一级级向下,倒像是被人修砌好的土阶一样。我好奇地用匕首往下插了一下,插了大约有一指深,就碰到了坚硬的石头,插不动了。

  老绝户说,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后来他用刀子往下挖了挖,发现下面还真是巨大的青石板,看来这里真是古人修建的石阶,只不过日久天长,落叶落在石阶上,腐烂成了泥土,又长出来了青草、灌木,看起来就像是荒地一样。

  我暗暗吃惊,这样看来,这阴城并不是什么鬼城,而是一座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古城,甚至是座古墓。这古城如此气势恢宏,我们之前经历的闹鬼的林子、错综复杂的河道、葡萄沟,都像是在秘密守卫这座古城。

  有谁会把古城建在深山里,而且还是大山缝隙中?难道说这是座古墓?那姬工和小龙女一样,都是古墓派的?

  不对,不对,估计这古墓原本修建在大兴安岭的地下深处,因为地震等原因,山体滑坡、开裂,将它给露了出来。

  老绝户倒是很冷静,他缓缓走着,只是偶尔凝神看着浓雾中那个巨大的黑色影子时,表情有点呆滞,显示出他内心也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