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37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1)

第37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1)

  没想到,阴城给我的第一印象竟然是失望。

  从上往下看时,这座黑黝黝的古城被笼罩在浓厚的白雾中,又处在大山裂缝里,显得神秘又超脱。一路上,我对它做了许多猜测,想着它也许是一座巨大的古墓,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它竟然就是一座普普通通、规模不大的古城。

  不客气地说,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号的旧仓库,甚至比仓库还要矮,只有两米多高,用大块的条石砌成。我有些失望,就这破地方,活脱脱一个屯粮食的仓库,还叫什么阴城?!老家伙不会在骗我吧?

  老绝户却表情肃穆地看着这座古城,眯着眼睛,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久久没有说话,看样子还真不像是骗人。

  我忍不住问他:“这……这就是阴城?”

  老绝户点点头。

  我干咳一声,说:“我怎么觉得它像个仓库,看起来也没啥可怕的啊?”

  老绝户面无表情地说:“可怕不可怕,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有点不服气,都到了这时候了,这老梆子还敢跟我装丫,待老子进去后,要是没事,非得把他给绑在树底下,嘴里还得塞条臭袜子。

  背着手沿着古城转了一圈,想找城门,走了好远,发现那城墙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我找了一块高地,往前使劲看,就看见巨大的条石,码得严严实实的,大得有些邪乎,像是一直延伸到大山深处。

  老绝户这时候招呼我,让我别找了,阴城确实没有门,只能从上面翻过去。好在城墙不高,在底下垫几块大石头,三两下就翻了上去。老绝户的手被绑住,翻不过去,我跟他商量了一下,先给他松绑,把他拉了上去,待跳下去后,还是要给他绑起来。

  从墙上下来,左右看看,发现这阴城确实有点古怪。

  这古城中并没有房子,更没有街道、亭子等建筑物,放眼望去,古城中全部都是光秃秃的土地,甚至连一棵树都没有。

  往远处看看,田野里光秃秃的,偶尔有几棵歪脖子老松树,树枝稀稀拉拉,针叶枯黄,看起来半死不活的。

  走近看看,老松树一面树干被什么动物蹭得光溜溜的,苍老的树皮上还挂着一团团灰黄色的毛,我拽下来一团,在手里搓开,仔细看看,有点像狼或豹子的毛,却又不怎么像,看起来倒像是两种动物的毛掺在了一起。还想看看,老绝户却理都不理这些,径直朝前走。

  这阴城阴森森的,到处都透露着一股邪门劲,我也不敢多待,便紧紧跟着他。

  走了一会儿,光秃秃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个个大洞,洞口有水缸那么粗,阴森森的,传来一股强烈的腥臊味,深不见底,像是什么动物挖的洞,洞口处也有一些粗大的爪印。

  我有点担心,这古城连门都没有,要是豢养了猛兽,待会儿我们跑都没地方跑。

  在洞口附近仔细找了找,发现了一些干燥的粪便,以及一些黄白色的毛,我断定这是狼窝。

  再往前走了一会儿,道路两边的土地上一个挨着一个,几乎全是这样的狼窝,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我暗暗估计着,按照这个架势,恐怕阴城底下已经全被狼掏空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狼窟。

  这阴城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狼窝?这里光秃秃的,狼靠吃什么生存?我问老绝户,他却不肯回答,只是说这里早没有狼了,让我赶紧跟他往前走,说不准东家他们就在前面呢。

  沿途又发现了一个巨坑,大坑有五六米深,几百米长,看起来像个小水塘。

  不过这小水塘里没有水,白花花一片,全是零碎的大骨头。我开始以为是兽骨,仔细看了看,不由大惊失色,这里面有好多人头骨,竟然是一座万人坑。在这个巨坑不远处,竖着一根五六米高的大石柱子,石柱子差不多有电线杆那么粗,上面垂下来一段铁链子,铁链子有手腕般粗,不知道是干啥用的。老绝户镇定地说:“日本人在东北杀了不少人,把尸体扔在大坑里,成了万人坑。这样的死人坑,俺们老家那边也有不少。”

  我摇摇头:“不对,这些人不像是日本人杀的。你看,这里面不光有人,还有大骨头,像是牛骨头,还有小一些的骨头。我怎么觉得,这有点像动物吃剩下的骨头渣。”

  老绝户说:“啥动物能吃了那么多人?”

  我也摇了摇脑袋,想不明白了,这动物吃人就吃人,怎么还会把骨头都聚集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骨池,这确实不可理解了。难道说,这是古人做的一个祭祀堆,把人兽扔在这里陪葬?这倒是很有可能。

  我把分析跟老绝户说了,他却不以为然,还是一个劲催着我走。这古怪的阴城很不正常,里外透露着神秘,他却毫不在意,让我有点恼火,我坚持让他给我解释明白,不然一步都不准往前走了。

  双方正在僵持,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咕嘟声。这声音很怪,像是水塘底下咕嘟咕嘟往外冒泡。老绝户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煞白,急道:“后生,快给我解开绳子,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说:“不行,你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声音越来越响,除了古怪的咕嘟声,还多了一种呜咽的狼嚎声。

  老绝户非常着急,说:“快解开,狼来啦!”

  我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是还强撑着说:“你别想骗我,我要等见了东家才能给你解开!”

  老绝户气得脸都涨红了,压低声音骂道:“你这个混账后生,现在不解开绳子,待会儿咱俩都得死!你知道这是啥声音?”

  我有点心虚:“啥声音?!”

  他恶狠狠地说:“这是阴城,你看见铁链子了吗?铁链子是锁阴兵的,待会儿阴兵过来,谁撞见了都得死!”

  我也慌了,说:“那咋办?”

  老绝户恨恨地说:“咋办?!还不赶紧给我解开,咱们得赶快顺着铁链子爬进去,不然阴兵一来,阎王爷都救不了你啦!”

  我哪还敢再犹豫,赶紧掏出匕首,三两下割开绳子,手里还紧紧抓着弓弩,怕他松绑后会突然发难。

  老绝户看我哆哆嗦嗦拿着弓弩,嘲笑说,你这弓弩能顶个屁用,待会儿阴兵一到,你有一万个弓弩也白搭!

  说完他一猫腰,嗖嗖爬到了石柱子上,上去后又拉我。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容易爬上石柱子。石柱子最上面,绑着几条手腕粗的铁链子,绷得紧紧的,水平延伸到前方,不知道通向哪里。

  老绝户从石柱子上爬到了铁链子上,然后弓下身子,顺着铁链子往前爬。我搞不懂他是啥意思,问他也不说,只说要命的就跟着他爬。我没办法,只好把弓弩塞回到背包里,紧紧跟在他身后,怕这老小子甩掉我。

  那铁链子有手腕那么粗,好几条铺在上面,结结实实的,像是一座铁索桥,别说一两人在上面行走,就是几十个人,我看也经得起。

  老绝户爬了几下,站起身来,熟练地迈着八字步,在铁链桥上缓缓往前走,我站都站不稳,试探着迈出一步,铁链子就开始剧烈晃动,差点从上面摔下去,只能小心翼翼地在铁链子上爬着走。

  刚在铁链子上稳住身体,就听见下面呜嗷一声,回头看去,远处有东西迅速朝我们这里跑来。远处都是薄雾,也看不清楚,我吓了一跳,叫道:“阴兵来啦!”老绝户却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冷哼一声:“阴兵没来,小鬼先来了!”

  还没搞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些东西已经跑到了我们这里。我在铁链上看得清清楚楚,那哪是什么小鬼,分明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狼!

  上次狼群夜袭,周围漆黑一片,只看到到处都是绿莹莹的狼眼,也不觉得害怕,这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狼群。能清晰看到这群狼灰黄的身子、干瘪的肚子,甚至连笔直的狼耳、凶狠的吊梢眼都看得清清楚楚,吓得我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从铁链子上掉到狼窝里去。

  他娘的,这阴城里果然有狼,那么多狼!

  在狼群中,还有一头大得出奇的狼,慢慢走到最前头,几十只狼都跟在它后面。那大狼低着头,身子又粗又黑,在狼群中非常明显,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头小牛犊子。

  我吓了一跳,差点从铁链子上掉下来,倒吸一口冷气:“我的个乖乖,怎么有那么大的狼?!”

  老绝户冷眼看了一下,没有说话,却也蹲下身子,低着头继续往前爬。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把两条腿紧紧攀在铁链子上,两只手紧紧拽住铁链子,手脚并用,在铁链子上慢慢朝前移动。这样爬行非常费劲,没爬多远,我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想停下来擦擦汗,却觉得后背上冷飕飕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盯住了。回过头看看,狼群中那只巨狼已经走了出来,站在铁链子下,抬起头直勾勾看着我。

  那巨狼长得非常古怪,它的脑袋很大,黑乎乎的,长着两只大长耳朵,给我的第一印象,这东西不是一头狼,而是一头驴!

  不对,这头驴长着粗壮又有些修长的身子,灰黄色的狼毛,这分明是一头巨狼,怎么是驴?但是这狼身上确实又顶着一个驴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谁把一个驴头切下来,嫁接到狼身上了?

  还在想,那巨狼突然龇牙叫了一声,两只爪子在地下一按,朝着我恶狠狠扑了过来。

  那巨狼身躯庞大,弹跳力也大得惊人,我眼前一黑,感觉它像是扑到了我身边,甚至闻到了狼身上那种臊哄哄的气味。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两只手哆嗦起来,震得铁链子哗哗地响,一不留神,一条腿没攀住铁链子,身子一滑,半个身子都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