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38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2)

第38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2)

  狼群看到我挂在半空中,嗷呜一声,全冲了过来,上下翻腾,纷纷跳起来,拼命伸出爪子,要够我的腿。

  关键时刻,老绝户转过身子,顺着铁链子嗖嗖爬了过来,像条黑蛇一般灵活,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身子,把我硬是从狼群中拉了回来。

  我惊魂未定,顾不上谢他,还指点下面那只巨狼说:“那狼……狼身上长着一个驴头!”

  老绝户眯着眼朝下看了看,淡淡地说:“这玩意有啥稀罕的,就是驴头狼!”

  “驴头狼?!这东西不是灭绝了嘛,怎么阴城里还有?”

  老绝户冷笑:“这阴城是鬼宅子,啥没有!”

  我还想问他,他却转过身,又顺着铁链子嗖嗖爬走了。

  驴头狼我听说过,这东西非常彪悍,许多年前,曾经在太行山下肆虐,连豹子遇到它都转身就逃。解放前,太行山上这玩意儿多,焦作、新乡都有。当地人管它叫驴头虫,也有人叫它二胡头。这东西的肺能入药,做迷药,古代用来偷牛的。解放前被拍花子的人贩子得到了药方,就出高价买驴头虫的肺,做成迷药,在牛和人的眼前晃一晃,这人就迷糊了,往前看,左边是水,右边是山,只有人贩子前面是一条小路,他小心翼翼走在小路上,就这样跟着人贩子走了。

  这阴城里竟然还有这样古怪的生物,也许那头被豁开肚子的黑瞎子,就是它搞的鬼!

  我小心翼翼顺着铁链子往前爬,又怕底下的狼群,好在那些狼虽然凶狠,冲着我们不断撕咬,但是铁链子离地面还有五六米,就算它们跳得再高,也够不到我一个指头,我才稍稍放下心,想着不管怎么样,起码在铁链子上还是安全的。

  我叫着老绝户:“怎么办?”

  老绝户冷哼着:“怕什么?顺着铁链子走到头,它们就不敢过来了。”

  正说着,那些巨大的铁链子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几股铁链子相互撞击着,发出古怪的咔嚓声。

  老绝户走得急,脚下一滑,身子一晃,一下子跌倒下去。好在他摔倒的一瞬间,牢牢抓住了铁链子,两条腿垂在下面,不住晃荡。那驴头狼看见老绝户垂下来两条腿,呼啦一下扑了过去,幸好他猛地往前一缩,所以只是半个裤腿被狼撕掉了。

  我拼命拽着铁链子爬过去,费了牛劲,好歹把他给拉了上来。

  铁链子还在剧烈晃动着,我也赶紧俯下身子,死死攥着铁链子,生怕摔下去。回头一看,原来是群狼见我们在铁链子上,竟顺着铁链子跑到了石柱子处,轮流使劲撞石柱。石柱被群狼撞得微微颤动,带得上面的铁链子也跟着晃动,我们刚才就差点被甩下去。

  老绝户死里逃生,有些庆幸,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一些,劝我不用担心,那石柱子插在地下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狼群要是能撞翻,早给撞翻了,我们现在还是得赶紧顺着铁链子往前走,走到头就好了。

  他说的有道理,我也不再说话,闷头跟着他往前爬,爬了没多远,回头看看,却吓了我一跳。

  原来那狼群在石柱子处,一个挨一个往石柱子上跳,把石柱子抓了一道又一道的白痕,像是要爬到石柱子上,再从石柱上蹿到铁链子上抓我们。我有些担心。老绝户却冷笑着:“这畜生要是会爬铁链子,那它就不是狼了!”仔细看了看,那石柱子又滑又硬,狼爪子直打滑,根本上不去。但是那狼群见爬不上去,开始在石柱下叠罗汉,几匹狼蹲在最底下,上面又踩着两匹狼,两匹狼上又踩着一匹狼,就这几下,狼群就搭上了几米高。这时候,那群狼中慢慢走出来一只体型较小的狼,它仰头看了看石柱子,然后慢慢踩着狼群,上到了最高层。

  那小狼顺着叠罗汉的狼群,一步步攀上去,最后竟然真攀上了铁链子上。它的两只爪子抓住铁链子,身子向上一蹿,竟然真蹿到了铁链子上,随后在铁链子上缓缓爬着,朝着我追了过来。

  我大吃一惊,叫道:“坏了,这狼成精了,竟然也会走铁链啦!”

  老绝户也有点迟疑,说:“不可能啊,狼爪子滑,把不住铁链子,它怎么能上来?!”他眯着眼看了看,说,“后生,看来咱爷俩是凶多吉少喽!你知道这过来的是啥?”

  我说:“啥?狼呗,还能有啥?”

  他冷笑着:“狼爪子大,把不住铁链子。这爬上来的东西是狈,狼的狗头军师!狈的前爪子很短,不能在平地里走路,平时就趴在狼背上,由狼背着它走。没想到啊,这狈的前爪子又短又小,爬铁链子还真合适!”

  我一愣,“狼狈为奸”这个成语我很熟悉,但是我收兽皮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狈这种动物。据说这东西比狼略小一些,前肢比后肢要短许多,行动不便,平时要靠狼背着走,但是它绝顶聪明,是狼的狗头军师,狼都听它的指挥。但是动物学家说,狈这种野兽根本不存在,它其实就是狼。这种前腿短、后腿长的狼是哪来的?其实就是普通的狼,被猎人的钢夹夹住了前腿。狼性烈,为了逃跑,它能生生把自己被夹住的两条前腿给咬断了,后来走不动路,只好让其他强壮的狼背着走。他以前打猎时,就见过一只公狼,背着一只母狼这样走,那兴许是一对掉队的狼夫妻。

  当时哪还顾得上多想,我眼睁睁看着那狈四肢贴着铁链子,朝着我们这边爬过来,脑袋里也是嗡的一声响,想着这下子可完了,等它过来一爪子把我抓下去,我可成了狼食了。

  看着底下奔跑的狼群,我脑子一热,想着背包里还有一把弩,老子远远一弩射死它算了,看狗日的还能狼狈为奸不?

  当下停住脚步,把背包取下来,掏出弓弩,刚拉开弓弦,却被老绝户一把拦住,说:“这狈不能杀,要是杀了它,狼群就疯了。”

  我有点搞不懂:“狼群疯了?它们见了人不早就疯了?”

  老绝户摇摇头:“这群狼只是想撵咱们走,只要出了阴城,它们就不会追赶咱们了。你要是杀了狈,这梁子就结下了,你就算有命出得了阴城,也出不了大兴安岭。”

  想想也是,这一路走来,到处都是狼窟,也没见有一只狼,这边刚靠近铁链子,狼群马上出现了,难道说这里是狼群的禁地,这些狼都是在守护着这里?

  在古代有帝王死了之后,在古墓中豢养许多毒蛇、蜈蚣、蝎子等守护墓室,防止盗墓贼亵渎陵墓,云南那边还有说训练野猴子作为守卫领地的大军,难道说这个古怪的阴城竟然是狼族的圣地,被这群神秘莫测的狼群守护着?看看老绝户,他伛偻着身子,向前努力爬。这个人隐姓埋名在大山里几十年,无亲无友,洞悉大山的秘密,肯定不会是单纯为了等人那么简单,说不准就是为了这阴城里的秘密,我一路上还得小心防着他点。

  那狈虽然能俯在铁链子上,但是行动也不是很方便,四只爪子弄半天,才能挪动一步,我和老绝户两个人加快速度,马上把它落在了后面。

  又爬了一会儿,直起身子,已经能看到铁链子的尽头。让我想不到的是,铁链子的尽头并不是拴在一颗大石头柱子上,而是深深扎进了一座小山坡的山体中。

  老绝户说,这些狼群只守着铁链子这一段,到了前面的小山坡处,它们就不敢过去了。我很高兴,拼命往前爬,又爬了一会儿,却发现铁链子挨着尽头处,守着好多狼,在那儿跑过来,跑过去。

  我大笑:“看看,这些狼看抓不住我们,都得了失心疯了,它们是不是在那儿跳舞呢?”

  老绝户却神情严肃地看着那里,说:“坏了,这些狼还真成精了!”

  我忙问:“怎么了?”

  他说:“你仔细看看,这群狼崽子在干什么?”

  眯着眼仔细看看,那群狼跑来跑去并不是在跳舞,而是嘴里叼着干草、树枝,往那铁链子底下堆,柴禾已经堆了有二米多高,它们还在拼命往上堆。我有点奇怪,说:“这群狼还真有点邪门。它们难道想在底下堆个台子,然后顺着台子跳上来抓我们?”

  老绝户没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它们。

  我摇摇头,说:“没事,没事。这铁链子有五六米高,等它们堆完,咱们早爬过去了。这群狼也真是傻了,净做无用功!”

  回头看看那只狈,它已经退回到了石柱子上,两只爪子把着石柱子,顺顺当当滑了下去,然后骑在巨狼背上,也朝着堆柴禾的地方跑了过去。

  那狈直起身子,脑袋却转到一边,朝我们看过来,那小眼睛漆黑漆黑,滴溜溜转着,甚至还朝我们眨了眨眼,让我觉得这东西确实邪乎,吓得我浑身一哆嗦,差点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