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0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4)

第40章 一入阴城,阎王不收(4)

  老绝户已经到了山坡处,蹲在那里,朝矿洞下望着。

  我有点担心,这小山坡并不陡峭,别说是狼,就算是我,也能轻松爬上去,那狼群一路顺着铁链子跟我们过来,这时候见我们跳下来,还不立刻冲到小山坡上,把我们撕个粉碎?

  老绝户看到了我的担忧,说:“下来,下来,那群狼崽子不敢过来。”

  回头看看,那群狼果然不敢过来,都在小山坡几十米处围成了一群,甚至像狗一样蹲在了地上,眯着眼睛看着我们。

  我说:“嘿,邪门了!它们为啥不过来?”

  老绝户说:“这里应该是它们的禁地,兴许老狼王埋在了这里吧。反正人只要一过来,狼群马上就出来,除非走上面的铁链子。管他呢,只要不跟过来就行!”我猛然一愣,老绝户来之前跟我说,他当时到了阴城门口,看到城里到处都是白毛狼,所以没敢进去,那他又如何知道从这铁链子进到矿井中呢?但是这时候,我只能跟着他走,所以故意装傻,也跟着他趴在矿洞口往里看,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事情。

  猛然间,我终于想起到底是什么不对劲了,那箭分明将那只狈的长尾巴射了个对穿,又是狈将其拔了出来,那箭上怎么会干干净净,连一丝血迹也没有?!难道说它的尾巴是假的,压根就是个摆设,所以才会不疼?

  越想越乱,再联想起那狈的谋略,那直起后腿行走的样子,它眼神中像人一样的嘲讽神情,再想想它从尾巴上拔箭时的轻松,我心里一阵恐慌,难道说那并不是一只狈,而是一个披着狼皮的人?!

  在我小时候,成都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全国的人猴奇案。

  那个年月,街头娱乐不多,除了公社里偶尔放场《地雷战》、《地道战》的电影外,就是等着走街串巷的耍猴人。说来也怪,猴子多出自四川峨眉山,但是耍猴人却多出自河南新野。那耍猴人在街边占了一个场子,手持一面铜锣,咚咚敲几下,几只猴子就开始登场了。那铜锣越敲越急,一群群猴子也随着鼓点出场,翻跟头,扎把式,耍大刀,打猴拳。

  我小时候最爱看耍猴,也可怜着这些伶俐的猴子,兜里几个买芝麻饼的钱,大都丢给了它们。

  有一年,一个耍猴人,带着两只小猴子在街头表演。小猴子特别聪明伶俐,不仅会翻跟头、耍猴拳,甚至还会配合耍猴人演戏,抬花轿,非常火爆。演着演着,那耍猴人去了厕所,小猴子突然啊啊大叫起来,叫声短促、急躁,它跪在地上,眼泪直流,朝着观众使劲磕头,并张大嘴给人看。大家上去一看,才发现那猴子有问题,它嘴里只剩下半截舌头。那舌头竟然被人给剪短啦!

  大家觉得不对,赶紧报了官,结果连夜一审,竟然发现,这小猴竟是一个被拐卖的孩子,被人剪断了舌头,身上缝上了猴皮!

  那耍猴人后来招供,说那孩子是从凉山深处拐带出来的,在他很小时,就在他身上涂上一种特制的药水。这药水由阿胶、驴血、雄黄混合熬成。再活剥一张猴皮,趁热严严实实裹在孩子身上,严严实实缝上,这猴皮就会在人身上长实了,孩子也会停止生长,永远那么大。

  这狈的举止很像人,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狈皮人?

  想想也不对,那猴皮人是被人贩子给拐卖了,弄成了赚钱工具。这狈明显是这群狼的首领,有谁敢拐骗它?难道说它是成精的狼,化成了人形?自己想想,也觉得太离谱,便摇摇脑袋,不再多想,继续跟着老绝户往前走。从铁链子上下来,又朝前走了一会儿,前面的小山坡上,矗立着一座几层楼高的石雕,那是一座巨大的狼像,俯视着古城,仿佛君临天下,怒视着大地,显得气度非凡。这巨狼雕琢得非常逼真,狼额头上的皱纹,竖起的吊梢眼,以及身上一圈圈的纹路,都刻画得清清楚楚。

  我吃惊地看着这尊巨大的狼石像,这狼像的细节很逼真,只有一个地方不对。这只巨狼的狼尾软塌塌瘫在地下,像是一条软绵绵的灰蛇。这个不对。狼的尾巴是保持身体平衡的,硬邦邦的,像棍子一样戳在地上,不像狗的尾巴可以打弯摇摆。按说这只巨狼的比例、细节都雕刻得很逼真,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估计是建城的城主刻意为之的。

  走近看看,石雕像下摆放着几个巨大的石槽,石槽里散落着各种骨头,这难道是狼吃食的地方?

  这个阴城的设计很古怪,围墙上没有门,到处是骨头坑,不仅格局有问题,连水源也有问题。古代城市不管怎么乱,都会有充足的水源,要有井水,以供人畜饮用,但是我左右找了好久,都没有发现一口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围着这尊巨大的狼雕像看了看,发现狼肚子上绑着一圈铁链子,铁链子上吊着一个个铁钩子,铁钩子上挂着一块块黑乎乎的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仰头看了半天,才发现,那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大块一大块风干的肉!

  他娘的,谁把肉晒干后挂在了这里,这是什么意思?食物储备吗?问题是这里全都是狼,什么人会在这里生活?再想了想,我脑子里猛然一愣,不对,不光是人能爬到铁链子上拿肉干,还有那匹古怪的狈,它也能爬上来。难道说,这肉干竟然是它储备的,那它可真是成了精啦!

  我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把一切串起来,脑子里顿时嗡一声响:这阴城恐怕并不是一座人类的城,这是一座狼城!或者说,这是一座为狼建造的古城!我们刚才看到的大坑,并不是祭祀坑,这是狼的食物坑。狼是一种群居性动物,非常团结,老狼和幼狼无法捕捉猎物,狼群就会把食物留给它们。那个巨大的骨坑,应该就是给老弱病残狼提供的狼食坑!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狗日的老绝户,他竟然把我带到了狼城!狠狠转过身,想骂他,却发现身后空荡荡的,老家伙竟然趁我一不注意逃跑了。

  撒腿就跑,好容易在前方看见了他,掏出弓弩远远瞄准了,让他赶紧给我解释,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老子手里的箭可不长眼睛!老绝户没办法,给我解释,说这里不是狼城,应该是当年日本人修建的军营。

  日本鬼子占领了东三省后,派遣了好多劳工在大兴安岭深处挖矿。这里既然出金矿,小鬼子当然不可能放过,所以一定征集了许多劳工,在大山深处采矿。这个古怪的建筑,应该就是关押劳工的,为了防止劳工逃跑,所以故意没设城门。

  至于这里的狼,也很容易解释。日本人养了好多黑背狼犬,这些狼犬吃的都是人肉,野性很强,估计恢复了不少狼性,也喜欢学狼一样在土里打洞。也许是小日本鬼子走了以后,那些狼犬又出不去,在阴城里越繁殖越多,最后变成了这样的野狼群。

  老绝户的解释有些牵强,但是好歹也能说得过去,起码比狼群奴役人类给它们开山造城要好得多。其实不管真假,我要的就是一个心理安慰,有了这样一个理由,心里才能踏实点,也才敢继续往里走。

  我问老绝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他说,前面有一个矿洞,东家他们估计进入了矿洞,要找他们,只能进去。继续往前走,前方光秃秃的地上开始长满了草,草丛有一尺多高,绿油油的,看起来像是广阔的草原。草地旁,甚至还有一个个亮晶晶的水泡子,溪水哗哗流淌。

  我惊叹着:“这小日本还真肯下本钱,竟然把河流都给圈进来了,这古城得修多久才能修完?”

  老绝户说:“小日本算盘打得精准,这地下肯定有个大矿,说不准还是金矿,得有多少人眼红?这样圈起来,带着人开采,外面谁也不知道。不光其他人进不来,连野物也进不来。不然啊,这老林子里的东西,可够他们受喽!”想想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窥视着这里的金子。这里还是中苏交界处,老毛子可不是好惹的,搞不好他们眼红,带着坦克就冲过来抢走了,狗日的小日本这招确实不错,闷声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