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1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1)

第41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1)

  我问老绝户:“矿洞在哪儿?”

  老绝户指了指前方,矿洞打在一座小山坡上,用粗大的木桩牢牢顶住,洞口外还延伸出来一小截铁轨,铁轨上还有一辆笨重的矿车。那浓厚的雾气,确实是从这矿眼中涌出来的,下面冷得像冰窖,让人怀疑这底下并不是矿石,而是一块块的寒冰。

  这是什么矿?看看矿车,上面并没有矿石,底下裹着一层像泥浆一样的东西,白乎乎的,已经结成了硬块,看不出来是什么。

  背包里有手电筒,我拿出来一个,也递给老绝户一个。用手电照了照,矿洞很深,盘旋着往下去,光度照不了多远,不知道东家他们在不在底下。我喊了赵大瞎子几声,声音在矿洞里嗡嗡作响,回荡了几下,震得矿上的土簌簌往下掉。这矿洞已经荒废了几十年,估计承担重量的梁柱都要腐烂了,我怕声音会震塌矿洞,把东家他们砸在里面,也不敢再喊。

  刚退出来,老绝户身子一闪,猫着腰窜进了矿洞。

  我吓了一跳,这老家伙也不言语一声,不声不响就下去了,万一里面有危险怎么办?我听说荒废许久的矿洞中,要是有人死在下面,尸体腐烂后会形成瘴气,人在底下待不了多久,就会挂掉。按照小日本的灭绝本性,临走前一般会把矿工统统杀光,抛到矿洞中,东北好多万人坑就是这样形成的。

  这老家伙虽然害过我们,好歹也是条人命,我使劲去拉他,却没拉住。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当时一咬牙,也跟着他冲了进去。

  矿洞有一米多高,人在底下走,得猫着腰。老绝户个子不高,在下面走正合适,虽然被我绑住了手,但是一步步走得飞快,我既怕矿井会塌,又怕踩到什么尸体,没多久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我气得在心里直骂娘,又不敢高声喊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恨恨想着,矿井虽然深,也就一条路,总有走到头的时候,等我找到这老家伙,非得再一次给他五花大绑,绝对不手软!

  下来时,我从背包里找出头灯戴上,又把水袋和干粮袋绑在身上,万一被困在下面,好歹也能坚持几天。

  矿洞一直往下延伸,好在坡还不算太陡,我收住劲,小心往下走,左右看看,一根根齐腰粗的梁柱牢牢固定住矿井,使劲踢了踢,梁柱纹丝不动,我才放下心来,这小日本虽然混蛋,但做事情确实认真,这矿井再撑个几年问题也不大。

  一路走来,发现这个矿洞很干净,铁轨结结实实,上面没有垃圾,坑道中也没有堆积废矿石,甚至连梁柱都结结实实,没有被损坏,这个矿洞不像是几十年前的废矿洞,却像是上个月还在使用一样,一切都整齐有序,干干净净。

  说来也怪,小日本临走前竟然没把这矿洞给炸掉,好像也没有人知道,这座隐藏在大山深处的矿洞,就这样完全消失了,显得有点不对劲。它给我一种感觉,就像是矿下发生了什么邪门的事件,所有人突然间全部死了,所以这一切还按照几十年前那样保留着原样。

  越往下走,矿洞越大,慢慢可以直起腰来,地面也开始平坦起来,后来前面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我怀疑这里是采集矿石的地方,被工人挖空了。强力手电聚集了光,往前照去,却发现这里不像是矿场,倒像是个巨大的溶洞,溶洞很大,也很潮湿,远处仿佛还传来隐约的水声。

  矿井中怎么可能有水?我有些害怕,不敢再往前走。要知道,采矿可是一种极度危险的行业,矿井下常有沼气,一碰到火星就会起火,矿井底下空间小,甚至会直接引发爆炸,爆炸会炸塌矿井,把所有人活埋在底下。但是比矿井着火更糟糕的,却是矿井出水,有时候矿井挨着河流,或者不小心挖穿了地下暗河,会导致汹涌的水流瞬间倒灌入矿井中,不仅井下所有人都没命,河水还会淹没各种井下设备,整个矿井都有可能报废。

  我越想越害怕,这围墙中确实圈入了河流,难道说当年小日本真挖穿了暗河,河水倒灌进矿井,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死光了,连井下设备也被淹没了,小日本没办法,只能放弃了矿井?

  想想也不大可能,日本人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在大山裂缝中修建了这座围墙,怎么可能会因为矿井进水就放弃?矿工死了,他们大不了再强征一批,井下有水那就用抽水机抽呗!

  用手电筒往前照照,铁轨向前延伸着,一直延伸到黑暗中,不知道有多远。我蹲下身子,斜着向上看去,矿洞口看起来只有水桶般大,估计现在已经下到地下上百米了。来的时候没有注意,现在往上看,才发现矿井呈近六十度的陡坡,想来靠我一个人,怎么也爬不上去,还是往下走,找到东家他们再说吧。

  我一咬牙,闯入了那片巨大的空间中,头灯和手电筒这时完全失去了作用,朝着四面照过去,光线像是被吞掉了一样,完全消失在了黑暗中。我有些惊讶,强力手电能照到几百米远,要是说前方有几百米,那没什么。问题是,我连头顶上也照了,依然没有亮光,这就说明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大得惊人的空间。

  我索性把手电关掉,反正一样照不远,还不如开头灯省点电。头灯照在地上,能清晰看到地下的铁轨,我就沿着铁轨一直往前走。在这样黑暗闷热的环境中独自行走,是一件非常压抑的事情,走了一会儿,我就烦躁起来,又想拼命咒骂,又想转身逃跑,这两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让我的心情非常复杂。

  后来,我再也忍受不了,再次打开手电,四处照照,手电筒却在一边的石壁上照出了模糊光芒。我欣喜若狂,使劲揉揉眼,用手电筒四处照着,发现我现在像是在一个巨大的山洞中,岩壁疙疙瘩瘩,石块突起,看起来不像是人工开采的,倒像是自然形成的。在巨大的岩壁上,也有人用简单的线条,雕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从上往下看时,围墙是建在一座大山的裂缝中。这样看,这个巨大山洞是在大山的山体中,年代要比围墙久远得多,搞不好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想想我们来时密密麻麻的墓碑,巨大的石阶,山洞所在的位置,神秘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围墙,围墙里一个接一个的狼窟,巨大的尸骨坑,我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安的念头,从种种迹象来看,小日本耗费了那么大的气力修建的这个矿井,好像并不是用来挖矿的,他们的目的也许是这个巨大山洞,他们在寻找山洞中隐藏的东西。

  虽然害怕,眼下也没有了退路,只能顺着铁轨继续往前走。前面水流声越来越响,走了没多远,一条暗河从地下渗出水来,形成了一条小溪,溪水冰冷刺骨,渐渐汇成一股强劲的水流,顺着山洞往前流动。

  跟着水流往前走,转过一个弯,就看见前方黑暗中有一处亮光,火光蹿动,像是有人生了一堆火。

  我大喜,以为是东家他们,奔过去一看,却发现溪水边确实点燃了一堆篝火,火里燃烧着几根粗大的木头,木头显然是从水中捞出来的,还嗤嗤冒着水蒸气,但是周围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火堆还烧着,人一定走不多远,我赶紧往前走,想看看能不能赶上他们。

  但是又走了没多远,却发现前面的山洞越来越小,最后竟然走到了头,再没有路了。

  我还不死心,拿着手电筒仔细照着山洞,还捡了块石头砰砰敲了几下,想看看里面是否会有密道,这事情是明摆着的,且不说东家他们,就是抢在我前头进来的老绝户,也一定就藏在这山洞中。

  我打着手电,把山洞从头仔细走了一遍,这山洞虽大,却只有中间一条小路,顺着铁轨向前延伸,可是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寒风吹来,火焰幽幽跳动,火光映射在水潭上,水潭上起了一层白雾,缥缥缈缈,映衬在黑暗中,看起来有些瘆人。

  我叹了一口气,拍拍屁股站起来,又一次打亮手电,又走了一个来回,前方还是黑黝黝的河水、粗糙的石壁、戛然而止的山洞、冷硬的铁轨,没有什么不同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对,铁轨?

  小日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建了这样一个铁轨,还有外面巨大的围墙,那么浩大的工程,他们又是打的什么鬼主意呢?

  用手电筒照着铁轨,发现铁轨中断了。这有些奇怪。仔细照了照,才发现铁轨并没有中断,而是被溪水淹没了,它沉入了水底。

  这暗河水势不小,水要流到哪里去呢?这山洞下一定还有个巨大的空间,可以存住这些水,或者和外面的河流相通。

  这样一想,我赶紧脱掉鞋子,用鞋带绑在身上,用脚丫子仔细试探着水下的铁轨,果然发现那铁轨一直朝着水下延伸着,不像是被溪水淹没了,而是一直往下修,修到了潭底。

  潭水冷得像冰,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我拼命忍住寒冷,用脚踩着铁轨,一步步往下走,走了才五六米远,那潭水猛然变深,猛吸一口气,潜入到水底,用手摸着铁轨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