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2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2)

第42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2)

  在水底下走了一段,一口气要用完了,我急得要命,拼命往前走,前面却挡住了一个什么东西,软乎乎的,推了几下,也没推开。没办法,我拼命在水下稳住身体,打亮了防水头灯,照了照,差点把我活活吓死。

  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个比例大得惊人的苍白的面孔。那面孔几乎有洗脸盆那么大,两只眼珠向外鼓着,活脱脱就是地狱中的恶鬼再现!

  我吓得“啊”一声叫,差点把一口水呛到肺里(要是真喝了这样的死人水,那还真不如吓死了倒爽快),转身要跑,却又跑不了。那尸体不知道在水下侵泡了多久,膨胀起来,鼓得像头牛,把前面的通道堵得严严实实。

  跑前一股强劲的水流卷了出去,只觉得心中一股恶寒,我转身想往外走,却发现这里地方太小,转身也转不了,只能继续往前走。眼看着一股气就要用完,肺里像被火烧一般,我再也忍不住,使劲用脚向前踹去。那尸体虽然膨胀了,重量却没有增加,被我几脚踹开,我挣扎着爬了出去,身子猛然一轻,接下来就被冲到了暗河中。

  地下暗河的水,冰冷刺骨,两条腿很快就麻木了,冷气直往骨头缝里窜,冷得我上下牙直打架。我拼命拍打着水,让自己浮出水面。在游泳时,我在水里碰到了许多滑腻腻的东西,也不知道是水草,还是蛇。我冷得思维都要结冰了,顾不上多想,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信念:拼命游,游到岸边。

  游了几下,我终于游到了浅滩,脚触到了地面,顺着河滩走了好一会儿,水越来越浅,最后只没到脚背,接着就上了岸。

  上了岸,冷风一吹,浑身抖成了筛子。我第一时间拿下头灯,使劲拍了拍,拍出了许多水,好在这东西是防水的,质量不错,还能拧亮。戴上头灯,四处看了看,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周围很开阔,看不到尽头。

  溶洞中有一条暗河,哗哗流淌着。我有些纳闷,我一路是顺着铁轨过来的,这铁轨怎么会修在了河底下。难道说这里以前并没有暗河,修建了铁轨后,因为地质变动,才出现的暗河?去暗河边看了看,那具堵在通道处的尸体也漂了出来。尸体涨得早已看不出来人样,只能模糊看出,他身上穿着件黄绿色的军装。我叹口气,想着如今自身都难保了,哪还顾得上别人?

  山洞里冷得要命,我浑身精湿,冷得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快速检查了一下背包,发现别在背包上的弓弩丢失了,一些吃的也没了,好在我仔细摸了摸,夹在衣服里的还有一只打火机,一把刀子。

  我赶紧去河边找了几根大木头,想在河边生堆火。木头湿漉漉的,怎么也点不着。没办法,我擎着打火机在山洞里找了半天,终于找了一截桦树枝。桦树皮油多,即便是潮湿的,也很容易点着。我赶紧将桦树皮扒下来,把湿漉漉的木材堆成金字塔形,将桦树皮和干草放在最底下,小心点着了,才引着了火。火光熊熊,将衣服烤干,暖和了身体。朝四周看看,周围幽深而黑暗,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一股强烈的恐慌情绪朝我袭来。

  回忆了一下求生手册所说的,这时候不仅需要强烈的求生信念,还需要制作些求生工具,才能渡过困难。我先安慰了自己一下,幻想着赵大瞎子他们就在前方等我。接着,我打算行动起来,回忆起赵大瞎子从前教过我,怎么制作简易火把,决定先做一支试试。在这样阴暗潮湿的山洞中,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不仅可以给人带来精神上的鼓舞,也能驱赶野兽。

  四下里找找,河边有不少树枝,我找了几根胳膊般粗的树枝,用刀子斩去枝叶,又小心翼翼将一端劈开一道一指长的裂缝(要特别注意,裂缝处千万不能劈断,不然还要用绳子绑起来),在裂缝中横着塞进去一些树皮、干草、小树枝,这样就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火把。这种办法非常简单,我一口气制作了五六支,****背包里,自己点着了一支,开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山洞非常潮湿,而且寒冷,至少要比上面低七八度。我暗暗庆幸,刚才幸好在火堆上烤干了衣服,不然光冻,也得被冻死。

  顺着暗河走了一会儿,前面依旧是稠密的黑暗,根本看不出任何有人的迹象。我开始有些担心,要是赵大瞎子他们不再前面怎么办?我开始想着,要是回头,能否顺着暗河逆流走上去,等到了矿洞再想办法。

  又往前走了五六分钟,第二根火把也要燃尽了,前方还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我咬了咬牙,决定还是先回去。我可以在河滩处生起一堆火,在那儿等着东家他们。猛一转身,我发现身后蹲着一个人,身上披着一件黄绿色的衣服,直勾勾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啊”一声叫了出来,火把一下子掉在暗河中,刺啦一声熄灭了。

  周围一下子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我迅速拔出来刀子,做出了防御姿势,嘴里小声叫着:“瞎子,是你们吗?”黑暗中,没有人说话。

  我不死心,又问了一声:“老绝户?瞎子?”

  那边突然“嗯”了一声,像是在回应我。

  我顿时大喜,在这样黑暗阴冷的地方,即便是遇到那个阴沉不定的老绝户,也比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摸索的好。

  我忙大声叫着:“老绝户,是你吗?!我是小七!”

  仿佛是在肯定我,那边又“嗯嗯”答应了几声,并且闷声咳嗽了几下。

  这几下,我听得真真切切,那咳嗽声分明是个老人发出的,应该就是老绝户无疑!

  收起刀子,刚想过去找他,突然间又愣住了。

  不对,不对,刚才在火把熄灭的一瞬间,我清楚地看到,那个蹲在地上的人,身上穿的是草绿色的衣服。老绝户身上穿的,和我们一样,全是迷彩服。不对,这人一定有问题!

  我紧紧抓住刀子,骂道:“操,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快说!”

  那人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再咳嗽,和我在黑暗中僵持着。

  周围安静极了,我手里死死握着那把刀,做出了拼命的姿势。都这时候了,谁知道前面那东西是人是鬼,只要他胆敢上前一步,老子二话不说,先狠狠一刀扎过去再说。

  过了一会儿,对面那个人终于忍不住,开始顺着河滩慢慢往前走。

  s赶紧拧开头灯,朝着四周看着,发现四周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

  刚松了一口气,却觉得暗河中有些不对,用头灯照了照,顿时吓得毛骨悚然,那漂浮在水中的,竟然是那具被水泡烂的浮尸,它竟然一直跟着我!我吓得几乎跳了起来,心脏剧烈跳动着,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浮尸怎么会一路跟着我走?!难道说,难道说这人死了后变鬼了,现在想缠住我?!这样想想,我心里也没底,只要拼命安慰自己,说这暗河本来就是流动的,浮尸顺着水流一路往下漂也正常,不要那么大惊小怪的。这样想想,感觉好多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用手压了压竖起来的头发,拼命给自己打气,不要去看那浮尸,一边继续往前走。

  说是这样说,我还是忍不住老去瞟那浮尸,发现那浮尸确实不对,我走得快,它就在水中走得快;我走得慢,它也在水中慢慢漂着。

  又走了几步,我不由拍了拍脑袋,苦笑起来,刚才已经打算回头了,怎么还往前走?再说了,只要我往回走,也就不怕那浮尸继续跟着了。转身就往回走,走了差不多十几米远,我放下心来,停下身,又点着了一支火把,朝着暗河中照了照,却惊奇地发现,那具浮尸竟然横在暗河边上,微微打着旋。

  操,还真是邪性了,这浮尸今个儿真要和老子掐上啦!

  我后退一步,搬了一块大石头,朝着那浮尸狠狠砸了过去,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石头砸进水中,激起一大片水花,水花之中,那浮尸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着我这边就扑了过来。

  “我操!”我大喊一声,声音也激起了我的血性,想着今个儿僵尸都出来了,跑也没用,还不如跟它拼啦!

  擎着刀子,我紧接着扑了上去,没想到那东西见我扑来,竟然把身子一扭,避了过去,身子古怪地趴在了地上,转着脑袋看着我。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都说这尸变后的僵尸是跳着脚走路的,这僵尸怎么还趴在地上走?难不成是变异的新品种?

  我还在想,那僵尸突然昂起头,朝我呜呜叫着。

  这声音有点熟悉,我忍不住用头灯一照,发现僵尸有些奇怪,怎么长了张拉长的驴脸?再看看,那驴脸上有稀稀拉拉的白毛,还有两个绿莹莹的眼睛,才明白过来:我操,原来我被这东西给骗了,这根本不是人,这是一头披着人类衣服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