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3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2)

第43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2)

  看来刚才蹲在我身后的那个“人”,也是这匹狼伪装的,它还故意发出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造成了早已经离开的假象,没想到又潜入到暗河中跟踪我。我叫声“狼”,那狼被我识破,也撕下伪装,三两下扒开衣服,身子一弓,爪子往地下一按,作势要朝我扑来。

  虽然那并不是鬼,但是一匹成年狼也够我受的,我现在手里就一把短刀,哪敢跟它力搏,撒腿就往前走。那匹狼并没有扑过来,只是在我身后不紧不慢跟着,每当我要往回走,它就作势要扑过来,看起来像是在驱赶着我往山洞深处走。我有些怀疑,狼巢是不是就在山洞深处,它要将我赶过去,当成新鲜食物储备起来。但是也没办法,打又打不过它,跑更跑不过,只好像被赶上架的鸭子一样,无可奈何地往前走。

  走了不知道多远,前面突然闪过一丝火光,我的神经已经绷得很紧了,条件反射一般大叫起来:“谁?!操他妈的,是谁?!”

  这时候,对面的人猛然跑出来了,大声叫着:“小七,小七!”

  我先是一愣,接着拼命朝前跑,他娘的,是赵大瞎子!边跑,我边大声叫道:“狼!有狼!”

  赵大瞎子手一抬,一枪就打在我身后的石头上,激起了一堆石屑,那匹狼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打中了,闷哼一声,掉头就跑。我惊魂未定,拼命跑过去,看着东家、白朗都站在前面一个拐角处的火堆旁,激动得要命,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我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只结结巴巴地说:“狼……狼……”

  东家拍拍我的肩膀,说了声“小七,让你受苦了,不该留下你一个人的”,让我坐在火堆旁,先好好休息休息再说。白朗递给我一壶热水,赵大瞎子赶紧给我拿了点吃的。我坐在火堆旁,大口大口喘着气,又想起老绝户的事情,赶紧跟东家说了。东家点点头,说他知道了,让我先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

  我才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立刻觉得非常疲倦,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喝了几口水,开始小口小口吃东西,吃了一点后,味蕾被食物刺激得兴奋起来,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来。饱饱吃了些东西,又咕咚咕咚喝下去半壶水,终于觉得身体又是自己的了,刚才受伤的地方也火辣辣疼起来。

  东西没吃完,我想了想,把剩下的食物塞进了背包,顺手把背包放在火堆旁。我有些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问了问赵大瞎子,他也说不上来,索性拿了个军用手电,陪着我四处看看。往前走了几步,前方出现了一道堤坝。

  走近看看,不对,那是一座沙袋堆成的防御工事。

  扭过头问赵大瞎子:“这里怎么会有防御工事?”

  他说:“你爬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试着爬了上去,发现在沙袋堆成的防御工事中间,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山体裂缝,这道裂缝又大又深,像是一只巨兽的大嘴,那防御工事分明是将这道山体裂缝给包围住了。难道说,他们防御的竟然是这道山体裂缝里的东西吗?我吃惊了,问:“瞎子,这底下是什么?”

  赵大瞎子说:“俺要是知道,俺就是教授啦!”

  从沙袋上下来,我不死心,又四处又照了照,发现这里不仅有沙袋做的防御工事,沙袋后,还有几个黑乎乎的大家伙。赵大瞎子说,那是旧式的火炮,日本人用水泥在下面浇筑了一个小型炮台,架了几尊老式火炮。

  我吓了一跳,小日本在这里架火炮干吗?难不成他们想炮轰这道山体裂缝?赵大瞎子有点紧张,他摇摇头,说按照炮台的角度,炮弹是打不进山体裂缝深处的,只能打在裂缝周边,看起来不像是要往下打,而是要防止裂缝里有什么东西出来。

  我更加吃惊了,难不成这山体裂缝下会有怪物爬出来,还要专门建一个炮台来对付?这也太玄幻了吧?

  围着防御工事转了一圈,沙袋处有一个缺口,我顺着爬了上去,往底下看了看,没想到,这山体裂缝下,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深渊,深不见底。往下扔了几块小石子,听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回声。用手电筒往下照照,手电筒的光仿佛都给深渊吸收了,根本找不出一点影子。我左右照了照,才发现深渊中弥漫着丝丝缕缕的白雾,也许是这些白雾阻断了光线,根本看不到有多深。

  从上面下来,我还不死心,继续拿着手电,四处照了照,发现周围散落着一些老式的日本钢制头盔,一些硬币,甚至还有一支钢笔。再往外看看,我惊奇地发现,旁边不仅有几个炮台,竟然还有一辆巨大的坦克,炮口正对着深渊。坦克后面,还有一架巨大的挖掘机。

  我更加惊奇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究竟是在地下矿洞中,还是在一个隐秘的地下战场里?这些巨大的坦克、挖掘机又是怎么运下来的呢?赵大瞎子耸耸肩,表示他也一无所知,丢给我一支烟。

  我打了几次火,才点着烟,使劲吸了一大口,悠悠吐出烟圈,开始回想这地下矿洞中的一切。

  这阴城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老绝户说的根本不对,这里绝不可能就是一个矿场,什么矿场值得让日本人那么重视,连坦克大炮都运输下来?再说了,我一路上也没看到这里有大规模开采的痕迹,只有一条铁路。

  铁路?那条铁路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日本人修建铁路并不是要将地下的矿石运输上来,而是想用这条铁路将巨大的炮台、坦克的零件给运输下去,然后在地下再一步步组装起来?

  越想越可怕,这道山体裂缝中究竟有什么,竟然让小日本如此重视,耗费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更要命的是,这些坦克、挖掘机,甚至炮台都好好的,为什么小日本却突然撤退了?

  据我所知,小日本做事情非常冷静,在日本投降,他们撤出中国前,都分批将人撤出,一些秘密军事基地更是先浇上汽油焚烧,然后用重磅炸药完全炸毁,甚至将参与工程的劳工大量屠杀,根本没有像这样留下许多东西的先例。

  难道说,小日本当时根本没有打算撤出去,而是突然在这里全军覆没了吗?并且因为这里的信息极度机密,竟然没有传出去?或者传出去了,但是当时日本已经投降,无力顾及这里了吗?

  越想越乱,赵大瞎子拍拍我,说:“小七,走吧,这些不是咱们该想的。”我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悻悻地回去,顺口问赵大瞎子:“怎么没看见小山子?”

  赵大瞎子含含糊糊地说:“俺们在路上和别人交了火,小山子受伤了,在后面躺着呢!”

  我吓了一跳:“你们在山洞上和别人交火了?是什么人?”

  赵大瞎子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朝着后面使了个眼色,示意先不方便说。转头看看,火堆旁,东家和白朗在小声说着话。火堆上的水壶烧开了,咕嘟咕嘟响着。

  东家在杯子里倒了杯热水,递给我,大声说:“哈,第一次进山累吧?”我有点不好意思,接过水,嘿嘿笑着。

  东家也笑了,拍拍我的肩膀,却突然低声说了一句:“待会儿有人叫你,千万别答应。”

  我一愣,东家这是什么意思?

  抬起头看看,东家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状态,淡然地坐在火堆旁喝水,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过。我更加好奇了,扭头看看赵大瞎子他们,他们刚才肯定也听到了东家的话,却也没有丝毫反应。赵大瞎子在那儿抠着指甲,漫不经心地看着我。白朗看着火堆,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小山子躺在火堆旁,闭着眼,一动也不动。

  火光熊熊,透过热腾腾的空气,光线有些扭曲,看着面前有些扭曲的几个人,我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念头,他们还是我认识的那些人吗?

  赵大瞎子抠了一会儿指甲,倒了一杯水,吹了吹,要拿给小山子喝,白朗转过头去,问他:“死了吗?”

  赵大瞎子的动作一僵,表情有点不大自然,但是还是用手指在他鼻子下探了探,说:“还有一口气。”

  白朗却说:“他回不去了……”

  我不明所以,说:“要是咱们能快点出去,说不定还有救。”

  白朗摇摇头,又说了一遍:“他不能活着回去了。”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喊道:“小七死了吗?”

  我大怒,这是哪个王八蛋在咒老子?!刚想起身骂过去,却想起东家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硬生生把涌到喉咙里的一句话咽了下去。

  还没弄懂什么情况,白朗从后面窜出来,跟赵大瞎子说:“瞎子,把小山子放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