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4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4)

第44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4)

  赵大瞎子倔强地说:“俺不!俺背了他一路了,不能半道把他放下。”

  白朗说:“那他要是死了呢?”

  赵大瞎子说:“他要是死了,那俺肯定不管了。”

  白朗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过了一会儿,说:“他死了。”

  赵大瞎子不相信,放下小山子,又用手探了探,身子一颤,说:“操,真死了?”

  白朗点点头,“把他扔下去吧。”

  赵大瞎子还是不敢相信,反复地说:“不对呀,刚才他还有气……”

  白朗握住他的手:“瞎子,他死了,你别难过了。”

  赵大瞎子不动了。

  我也过去安慰他,说他背着小山子有一路了,也尽力了,小山子命该如此,也没啥好埋怨的了。

  赵大瞎子的拳头捏得紧紧的,最后还是松开了。

  白朗转身朝着黑暗中喊着:“送小山子下山!”

  还没弄懂什么意思,就看见白朗和赵大瞎子将小山子抬起来,架到了沙袋那个缺口处,说了声“对不起了,兄弟”,接着手一松,竟然将尸体推到了那道深渊中。

  我吓了一跳,想问问他们是不是疯了?!就算小山子死了,也不能这样让他尸骨无存吧?却发现几个人突然紧张了,全部把枪端了起来,拉紧了枪栓,枪口朝着沙袋处小心戒备着。

  过了一会儿,深渊下突然传来哗啦哗啦几声响,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蹿出来了。

  我顿时紧张起来,刚才我已经用手电照过,那底下深不见底,足足有几百米深,看起来像是地狱一般,难不成那底下还有什么东西要上来?再想想日本人在深渊外修建的工事,难道说就是对付这些深渊怪物的?

  嗷呜一声,山崖下哗哗一阵响,接着从底下突然蹿出来几道灰色的身影,爪子在沙袋上一按,接着就朝我们凶猛地扑过来。

  轰一声,三个人的枪全响了,那东西一下子被打倒在地上,身子在地上抽搐着,翻滚着。借着火光,我看见,那是一匹灰白色的大狼。

  紧接着,山崖下又蹿上来两匹狼,朝着我们没命地冲过来。

  我吓了一跳,刚才三个人全开枪,已经没子弹了,这怎么办?

  赵大瞎子抽出腰刀,冲了上去,拦在了最前面,后面白朗和东家冷静地装子弹。

  没想到,那两匹狼却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径直绕开我们,急急冲进我们背后的山洞,只听见它们踩在暗河中,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两匹狼上来,并不是为了攻击我们?

  回头看看,却发现他们还在往枪里压子弹,个个神色严肃,并将枪口死死对准了山崖。

  东家严肃地说:“瞎子,待会儿要是出事,你带着他往外跑。”

  我问:“咋啦?”

  赵大瞎子说:“操,这还没看出来?底下有大家伙,狼群都被吓跑啦。”

  我才明白,难怪刚才那两匹狼要玩命一样往外走,原来底下有东西追赶它们。真想不到,这深渊下到底有什么邪门东西,连狼群都被吓得拼命逃窜?

  看着东家他们严肃的样子,我也有些害怕,紧紧握住了赵大瞎子那把腰刀。

  深渊下突然传来一声闷哼,那声音阴冷邪恶,听起来又像是一个人恶毒的冷笑声,又像是一匹狼垂死挣扎时的嚎叫。

  大家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凝重,但是还是将枪拿得稳稳的,没有人退缩。

  哗啦,哗啦,像是铁链子摩擦的声音。

  紧接着,一块大石头被什么抓掉了,咕咚一声滚落下去。

  周围,像死一般的寂静。

  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手心里全是汗水,连腰刀都要抓不住了。

  想要擦擦汗,又怕擦汗时,那怪物突然冲出来。

  正纠结着,就听见呼啦一声,一个东西仿佛突然从深渊中跳了出来,落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赵大瞎子举枪就要射,却被白朗拦住了:“别急!”

  仔细一看,在我们前面的东西,竟然是一匹半死不活的狼,它无力扭动着身子,身上有几道深深的血痕,骨头都露出来了。

  这匹狼是被什么东西从底下抛出来的!

  紧接着,又有一匹狼被抛了上来。

  这匹狼身上的伤口更重,血已经要流尽了,挣扎都不挣扎,眼睛半睁半闭,随时可能死去。

  我不由吃了一惊,猎杀狼群的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那么凶残?看起来它猎杀狼群并不是为了生存,而仅仅是为了杀戮。

  山崖下传来一阵桀桀的怪声,声音刺耳,听起来像是冷笑声。

  接着,又传来一阵碎石滚落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慢吞吞往上爬。白朗低声说了句:“来了。”

  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点,周围安静得连水滴滴在石板上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肺里像憋了一团火,死死攥着一把刀子,既想不顾命地冲上去,又想着随时转身逃走。这两种感情交替出现在我心里,几乎要将我的胸腔冲破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几乎是在同时,一道白色的影子猛然间射出来,蹲在沙袋上,居高临下看着我们。

  还没看清楚是什么样子,它的身子一蹿,又来到了那几匹狼身边,爪子一伸,狼腹顿时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肠子、肺泡流淌了一地,它用手掏吃着狼内脏,将狼血抹了一身,竟然看不出来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狼还没死透,在那儿痉挛着,惨叫着。那东西毫不在意地将爪子伸到狼腹中,津津有味地吃着,肠子还连着狼尸,鲜血四溅,看起来分外血腥。

  赵大瞎子忍不住拉起枪栓,就要扣动扳机。

  东家淡淡地说:“一枪致命。”

  赵大瞎子点点头,瞄都不瞄,上去就是一个点射。几乎是在一瞬间,那东西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在枪响的一刻,猛然向后一跃,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们脸色一变,这东西竟然反应如此灵敏?!

  黑暗中,一切又恢复了沉寂。

  每个人都绷得紧紧的,大家背靠着背,举着枪,朝着一个方向紧张戒备着,那东西不知道潜伏在哪里,随时可能向我们发动致命一击。

  旁边的狼尸还在抽搐,狼血漫过我们的脚下,血腥味异常膻气,熏得我几乎要吐出来了。

  “它来了。”东家淡淡说了一句。

  我们的神经顿时绷紧了,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听到。

  唰一声,眼前只看见一道白光掠过,赵大瞎子闷哼一声,身子踉跄地朝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要摔倒在地上。

  几乎在同时,东家的枪响了,子弹擦过赵大瞎子,打在后面的一块岩石上,碎石乱溅,那怪物桀桀怪叫一声,又不见了。

  东家和白朗小心戒备着,端着枪四处搜寻着。

  我担心赵大瞎子,小声叫着他,往他那儿靠近。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冰冷,像是有什么阴冷的眼睛盯住我,回过头去,背后什么也没有。咬咬牙,继续朝赵大瞎子那跑去,背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还在持续着,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又跑了几步,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经意地抬头一看,却发现那个毛乎乎的怪物,像蝙蝠一样倒挂在山崖上,血红色的眼睛直勾勾盯住我。我大叫一声,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指着山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东家他们慌忙举枪瞄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一下从洞顶上蹿下来,直朝我身上扑过来。

  想象着即将到来的痛苦,我忍不住大声号叫起来。

  接下来,在我身边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像是有人在我耳边放了一挂鞭炮,噼里啪啦作响,我抱着脑袋,在地下一动不敢动。

  过了好一会儿,我并没有感觉到预想中的痛苦。

  抬起头看看,我还是完好无损的,身边躺着一堆被打得稀烂的肉,完全看不出它原来的样子。

  我有些恶心,也有些兴奋,站起来问:“操,谁打死的?”

  东家却是神色严肃地看着远方,说:“瞎子受伤了,你快带他离开!”

  “啊,我们去哪儿?”我搞不懂东家是什么意思。

  身后,白朗做了一个危险的手势,示意我们赶紧离开。

  我才明白,原来刚才开枪的并不是东家他们,这里还隐藏着另外一拨人。

  顾不上多问,我赶紧扶着赵大瞎子,向着黑暗处跑去。

  跑了很久,赵大瞎子示意可以了,我们才停下,在黑暗中倾听了一下,没听到东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我才想起来赵大瞎子受伤了,问他要不要紧。他骂道,等你小子想起来,老子早见阎王去啦!赵大瞎子刚才已经用衣服包扎了一下伤口,现在应该没事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问他是不是真没事,要看伤口。他才说真没事,刚才他那样子是装出来的,其实只是擦破了一层皮。

  我顿时大怒:“我操,刚才那个危机关头,你小子还敢装伤兵逃跑?不行,咱们赶紧回去,看看东家他们出事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