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5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5)

第45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5)

  赵大瞎子却一把拉住我,说:“小七,是东家让俺这样做的。”

  我一愣:“东家让你装受伤?”

  赵大瞎子点点头:“刚才在路上,东家专门找俺,让俺待会儿要是遇上什么危险,就装受伤,然后带你离开那里。”

  我惊讶了:“这是为啥?”

  赵大瞎子阴沉着脸:“咱们被跟踪了,这里还有一伙人。”

  我急了:“我操,我当然知道这里还有一伙人,所以说要你赶紧去救人啊!”

  赵大瞎子却不动,有点犹豫地说:“小七,那伙人……像是在找你。”

  “啊,找我?!谁找我?”我吃惊了。

  赵大瞎子说,自从进了山洞开始,他们就被一伙强人盯住了。那伙人身手非常好,但是很奇怪,他们并不是想杀俺们,就是一直把俺们往山洞里赶,一直赶到了那道裂缝旁。看起来,他们倒像是在逼俺们交出啥东西。但是他们对小山子,那真是下死手,怎么护都护不住。小山子中枪后,东家让俺背着小山子,一直跑到裂缝,那伙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说:“操,这明显是小山子得罪人了,跟我有啥关系?!”

  赵大瞎子说:“你别急呀,听俺仔细跟你说。当时你走了以后,东家突然喊了一声‘小七’,俺们都弄不懂怎么回事,就看东家朝小山子走了过去,还给他披了一件衣服,让他注意身体。从那开始,那伙人就盯死小山子了。”

  我还在狡辩,说:“说不准是东家认错人了,巧合而已。”

  赵大瞎子在背着小山子时,小山子反复在他耳边说,他这次肯定要死了,让赵大瞎子放下他吧。他说,他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情,东家不会放过他的。

  我问赵大瞎子:“小山子听到了什么?”

  赵大瞎子摇摇头,有些不敢正视我,说:“他没说……”

  我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赵大瞎子说:“小山子后来发了高烧,开始犯迷糊,他经常说的是,‘它出来了……’”

  我惊道:“这个‘它’,会不会是刚才地底下出来的那个东西?”

  赵大瞎子叹了一口气,说:“有可能。”

  对于刚才那个不人不鬼的东西,我还是心有余悸,问他:“刚才你看清楚了吗?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赵大瞎子疑惑地说:“好像是个人。”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操?!你胡扯吧,那东西能是个人?!”

  赵大瞎子说:“俺刚才离得近,看得很清楚,那真像是一个人,又像一匹狼。反正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我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他:“瞎子,你说那伙人的目标真是我?”

  赵大瞎子点点头,说:“其实俺也想明白了,这次东家为啥要带小山子出来。他根本就不是咱们猎场的人,他是东家专门找过来,专门做替死鬼的。”

  我有点心虚,故意狡辩:“胡说!小山子上次明明还和白朗来过这里。”

  赵大瞎子说:“唉,小七,你不觉得上次带他来,可能也是为了这一次吗?”

  我心里乱成了一锅粥,但是还是不肯屈服,说:“这样说,小山子也可能是替其他人死了,咋非得是老子?!”

  赵大瞎子叹了一口气说:“小七,你没发现吗,小山子的个头和长相和你差不多?”

  我撇撇嘴:“放屁,老子可比他英俊多啦!”心里暗暗比较了一下,我和他看起来还真差不多。

  赵大瞎子沉默了一下,说:“小七,其实在俺们进入狼城后,东家就偷偷给俺和白朗下了命令,让俺们改叫小山子小七。”

  我一愣,吃惊得张大了嘴,这样看,那伙人的目标还真是我。可是东家这样做,分明是明白那伙人的想法,有意让小山子做了替死鬼,这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小山子虽然不是我杀死的,却是因我而死,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我越来越觉得这几句话大有深意,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无意间闯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没想到,事情竟然真和自己扯上了关系。赵大瞎子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小七,别怕,俺看东家还是很罩着你的。”

  我看着黝黑的山洞,没有说话。

  赵大瞎子想活跃一下气氛,话说出来却是:“小七,你该不会抢了谁家媳妇吧?”

  我有些奇怪,问:“啥?抢谁家媳妇?”

  赵大瞎子说:“书上不都那么说嘛,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难不成你把他爹给杀了?”

  我对他实在无语,比了个中指,说了声:“滚你的蛋吧!”

  事情越来越操蛋了,我也有些窝火,使劲咬着嘴唇,嘴里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抬起头,看着前方迷蒙的雾气,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问他:“深渊下……那些怪物,和小山子有关系吗?”

  赵大瞎子也有些迟疑,说:“估计有点关系吧。”

  我霍地站起来,说:“走!”

  赵大瞎子一惊:“去哪儿?”

  我冷笑着:“老子倒要看看,到底谁想杀我!”

  赵大瞎子一把拽住我:“操,你小子疯了?俺们一伙人都干不过他,你现在去,还不是送死!”

  我说:“妈了个巴子的,藏在这里横竖也是个死,还不如死之前拉上个垫背的!”

  赵大瞎子听我这样一说,也来了劲,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也对,干他娘的!”

  我们两个顺着山崖又摸了上去,结果还没到地方,就发现那边站着几个人。刚想冲上去,赵大瞎子从后面一下子按倒了我,接着捂住了我的嘴。

  他小声在我耳边说:“操,有些不对,东家和那几个人在一起。”

  我示意他松开手,喘了几口气,低声骂道:“你想闷死老子啊?”又问他,“操,东家怎么会跟那几个人在一起?你是不是看错了?”

  赵大瞎子很肯定地说:“绝对没跑!那些人穿的都是旧军装,俺们村子里有当兵的穿过,俺小时候就想弄一套,可惜弄不来!”

  我嘲笑着:“你小子又扯淡了吧,你小时候的军装,那得是啥年代的了?”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一把抓住他问道:“瞎子,你确定他们穿的是那个年代的旧军装?”

  赵大瞎子举起一只手,肯定地说:“俺发祖宗十八辈的誓,那绝对是当年的旧军装!你忘了咱们在鬼林子里见到的死人,那条大腿上面挂的衣服片子就是那种旧军装!”

  我心里哆嗦了一下,腿脚都软了,三十年在杀龙岭上发生过的那一幕,像过电影一样,迅速在我脑海里回放了一遍。当年找到我姥爷的那支勘探队,就是穿着这样一身旧式军装。这帮人,他们和当年的勘探队有什么关系吗?

  赵大瞎子见我突然蔫了,以为我害怕了,拍着胸脯安慰我:“小七,没事。俺估计是东家在和他们谈判,你别怕,就算东家要把你交出去,俺也不同意!”我抬起头,看着赵大瞎子憨厚的脸,突然间有些感动。这么多年来,我对赵大瞎子非打即骂,他都是傻呵呵笑着,从来没想过反击,关键时刻,还得靠这样的兄弟啊!

  我定了定神,问他:“瞎子,你有没有听说过杀龙岭?”

  “杀龙岭?”赵大瞎子沉吟了一下,说,“你是说俺们东北的神山?”

  “神山?”

  赵大瞎子点点头:“俺学放鹰的时候,俺爷爷说过,杀龙岭是神山,那里啥都有,但是凡人去不得。”

  我说:“为啥?”

  赵大瞎子说:“俺爷爷说,那是神仙住的地方,凡人走不到那里,就死了。”

  我问:“你爷爷没说过它在哪儿?”

  赵大瞎子摇摇头,说:“他只是放鹰时提过一句,说不管哪里,鹰都能飞过去,除了杀龙岭。”

  我好奇了:“那是为啥?”

  赵大瞎子迟疑了一下,说:“俺爷爷说,那里有条龙。”

  我惊奇了:“龙?啥龙?”

  赵大瞎子也搞不明白,说他爷爷当年提到杀龙岭,非常感慨,这么说了一句,说那里是神仙住的地方,还有一条龙。当时他非常好奇,但是不管他怎么追问,他爷爷再也不肯提那里了。所以,直到现在,他也搞不懂,杀龙岭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杀龙岭的?”

  话到嘴边,我还是硬生生咽下去了,随口胡说道:“东家以前提过一次,说那地方挺神,我觉得会不会是这里,所以随便问问。”

  赵大瞎子思想单纯,嘟囔着,杀龙岭是神仙住的地方,怎么可能是这破窑洞?接着问我怎么办,我想了想,说还是先别动,先在这里静观其变吧。我们在底下藏了一会儿,见他们没啥动静,朝前面又挪动了一些,找了一处刚好能看到他们的石缝,趴在上面,观察着他们的动向。

  这伙人都举着枪,站在沙袋做成的工事上。东家和白朗站在一边,那一伙军装派(有三四个)站在另一边,双方都在小心戒备着,看起来像是在谈判。在旁边,堆着几具被破开了肚肠的狼尸,狼尸旁还有几个模样奇怪的动物尸体,应该是又从深渊里蹿出来的古怪生物,被他们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