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6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6)

第46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6)

  又过了一会儿,石壁上哗啦哗啦响了几下,火堆旁突然多了一个人,我忍不住低声叫了一下,多出来的那个人竟是山魈。

  山魈的出现,让两拨人都出现了一些骚动。东家和白朗对山魈点了点头,说了几句话。军装派的人,也朝着山魈拱了拱手,显得极为客气。

  我和赵大瞎子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震撼,没想到山魈和两派人都认识,看来他才是高人呢!

  接下来,两派迅速开始了动作。

  军装派拿出一个类似于发令枪一样的东西,朝着裂缝下就打了一枪,只听嗤啦一声,空气中传来一股焦煳味,接着山崖下像打了个闪电,连我们这里都是一片雪亮。

  我忍不住说:“操,是信号弹!”

  信号弹将周围照得雪亮,赵大瞎子赶紧按住我的脑袋,我们把头埋下去,怕被他们看见。

  接下来,深渊下又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又是几声桀桀的冷笑声,应该又是那种怪物从山崖下爬上来了。

  紧接着,一阵紧密的枪声传来,伴随着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应该是那东西被两派人马一起用枪打死了。

  接下来,又是一颗信号弹轰到了山崖下,又引上来了几只怪物,又被打死了。这样反复了七八次,伴随着信号弹被打入山崖下,山崖下再也没有传来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了。

  我们都很好奇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就趴在那里偷看,只看见山魈背起了一个背包,紧接着身子一跃,就朝着山崖下跳了下去。

  “操!”我终于忍不住小声叫了一声。

  赵大瞎子赶紧扑上来捂我的嘴,却已经晚了。

  军装派冷哼一声,枪管一横,一梭子子弹打在了我附近的岩石上,碎石飞溅,无情地打在我们身上。

  赵大瞎子一下子蹿起来,举起枪要跟他们拼命,却被东家拦住了。我们两个人尴尬地走了过去。

  军装派那边冷哼一声:“没想到呀,这里还藏着两个人。”

  东家说:“一个是瞎子,你知道的。”

  那人冷冷地问:“那个人呢?他又是干啥的?”

  东家指着山崖,说:“这是我们新雇的人。你知道的,这底下,一个人走

  不到头。”

  那人朝山崖下看了看,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东家叫我过去,站在了沙袋上,说:“小山子,我上次跟你说的那句话,

  你还记不记得?”

  我听东家叫我小山子,更紧张了,问:“哪句?”

  东家说:“做人就像狩猎一样,越是打你狠的人,越是对你好。”

  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含糊答应着:“啊,那句话,记得啊!”

  东家点点头,有些失神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像是内心在纠结着什么。

  白朗在后面小声提醒他:“东家……”

  东家点点头,说:“小七,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要活着!”

  “啥?”我有些听不懂。

  白朗将我那只背包递给我,又把我那把刀子塞了进去,让我背好,拍了拍我的肩膀,退了回去。

  赵大瞎子突然大吼一声,要冲过来,却被白朗死死抱住了。

  我还没弄懂怎么回事,东家在后面轻轻推了我一下,我身子一个踉跄,就朝着深渊下狠狠摔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疼,脖子也梗住了,一转就疼。我小心地转动着脖子,脖子终于能动了,又小心试了试,还好,腿脚胳膊都还在,应该还死不了。

  正庆幸着,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要是还没死,就过来吃点东西。”

  这个冷冰冰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抬头看看,不远处有一个火堆,火堆旁坐着一个人,竟然是山魈。

  我舒一口气,试了试腿脚,小心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这死小子虽然说话难听,但是身手不错,跟在他身边,应该还比较保险。

  火堆上烤着什么东西,油汪汪的,看起来比较诱人。虽然我刚才吃了不少东西,但是看到这些烤肉,肚子又忍不住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山魈指了指火堆上的东西,说:“吃吧。”

  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搓搓手,说:“咳,要不……等东家他们来了一起吃?”

  山魈说:“他们不会来了。”

  我说:“为啥?”

  山魈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你还不知道东家为啥把你丢下来?”

  我无辜地说:“为啥?”

  山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说让我赶紧吃,待会儿还要赶路。

  这人一直都是奇奇怪怪的,我也没多想,就折了根小木棍,把肉从火堆上挑下来,肉烫得要命,吹了好一会儿,才吃进肚子里。狼吞虎咽吃了一会儿,

  我拍拍肚子,总算吃饱了,问山魈待会儿要去哪里。

  山魈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下去。”

  “下去?”我吃惊了,“下哪儿去?”

  山魈指了指地下的裂缝:“狼城。”

  我大吃一惊:“这里怎么下去?”

  他用强光灯往下照了照,仿佛在查看周围的地形。我翻了翻背包,取出头灯,戴在头上,也朝下看了看,在旁边山体裂缝的崖壁上,有两条手腕粗的铁链子,一头被深深固定在了山体中,一头笔直朝着深渊下延伸。那铁链子又冷又硬,仿佛两根长长的利箭,射向没有尽头的深渊。深渊中雾气迷漫,又阴冷又恐怖,看起来就像是在地狱中一般。看来我们目前还没有真正进入深渊,那铁链子尽头才算是真正的地下深渊。纵横交错,像是一根根长长的黑箭,向下延伸着。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不会是说,咱们要从铁链子上下去吧?”

  山魈说:“现在还不用,咱们先从山崖下去。”

  顺着他的视线,我用头灯仔细照了照,才发现在深渊中,还矗立着一个山峰,山峰没有多大,像是一棵在深渊中顶天立地的大树,又高又陡。在这个山峰上,也有一些陡坡,我们此时就在一个陡坡上。

  朝上看看,这里离山洞并没有多高,我刚才就是摔到了这个陡坡上,不然恐怕早就跌入深渊中,摔得粉身碎骨了。

  又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我不由有些伤感,怎么也没有想到,东家竟然会把我推向深渊中。难道说,我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敢多想,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拿着强光灯左右照着,观察周围的环境。会看到坡度很陡的山崖上,被人开凿了一道道石阶。那石阶上白雾弥漫,像是条通向地狱深处的石梯。这里阴暗潮湿,长年没有阳光,加上长年弥漫着阴冷的白雾,岩石上都是光溜溜的,有的蒙着一层厚厚的青苔,有的湿漉漉的,一脚踩上去,滴溜溜滑,感觉就像滑冰一样。况且这石梯接近七十度倾斜,这样陡峭的石梯,一个不小心人跌下去,恐怕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了。

  试着走了一下,那上面很滑,根本站不住脚,而且石梯没有任何扶手,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白雾弥漫,深邃漆黑,我还没上去,两条腿先软了,站都站不起来,哪还敢走?

  我连连摆手:“我不敢,我可下不去!”

  山魈也不勉强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一弯身子,稳稳踏在了石梯上,开始顺着石梯缓缓爬了下去。

  我刚松了一口气,想着先在这等着吧,说不定赵大瞎子他们就来救我了。

  这时候,一颗子弹一下子射过来,打在身旁的岩石上,碎石飞溅,差点溅到我的眼睛里。

  我吓了一跳,刚想往外跑,身后又飞溅起一堆石屑,逼着我往石梯那里走。

  这肯定是那些旧军装,这时候还在上面监视着我,逼着我跟山魈下去。

  没办法,与其被这些人枪杀,还不如去闯闯那地狱石梯。我深深吸了几口气,把鞋带绑紧,把手在裤子上使劲搓了搓,去掉汗水,开始攀爬这些玩命的石梯。

  说是石梯,其实是一个个凿在岩石上的炮眼一样的东西,刚好能放进去一只脚。我用手扒在石壁上,战战兢兢迈下去一条腿,试了又试,另外一条腿怎么也不敢往下迈。

  现在我的身子悬在半空中,靠着两只手和一条腿支撑着,上不去,也下不来,完全失了方寸,忙大声喊着:“山魈!”

  这句话喊出来,我马上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看赵大瞎子的意思,这人最恨别人叫他山魈,我这时候这样叫他,他要是搭理我才怪!

  没想到,他很快顺着石梯攀了上来,说:“在你右边有一道铁链子,你拽住铁链子,脚往下探探,下面就能踩住了。”

  我把头转到右边,用头灯照照,右边果然有一条铁链子,被固定在了石梯旁边,正好能让人用手抓住。手上抓住了东西,我心里有底了,大着胆把脚往下伸了伸,也找了下一个孔洞,顺利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