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7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7)

第47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7)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也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刚才不应该叫你……”

  他却冷冷地说:“我没名字,你就叫我山魈好了。”

  我忙溜须他:“山魈大哥,谢谢你救了我哈。算起来,你都救了我两次了,上次在森林里也是……”

  他冷冷地说:“没啥。”

  我继续腆着脸说:“山魈大哥,当时在鬼林子,你咋不见了呢?我们等了你一整夜,都担心死我们了。”

  山魈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当时在追一个人。”

  我来了精神,试探着问:“山魈大哥,你追的是上面那些穿军装的人吗?

  他们是干啥的?”

  他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我有点泄气,这山魈真像个木头人,说话做事都木呆呆的。好在这小子心眼还不坏,三番两次救我,我这次可得跟紧了他,不然这条小命就算玩完了。我们继续往下攀着,我闲着没事,就和他扯东扯西,有时候也说一些黄色笑话,什么和尚和尼姑偷情的笑话,刘世民和刘邦的风流韵事,越说越高兴,自己忍不住咯咯地笑。山魈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像是完全没有听到。我才不管他,去他娘的,老子权当是自己在说单口相声啦!被困在这样一个鬼地方,上不去,下不来,像是被吊在半山腰上,再不让人扯几句淡,那还要不要人活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正在高兴地吼着义勇军进行曲“起来,起来,起来……”,山魈突然粗暴地打断了我:“闭嘴!”我气得要死,刚想破口大骂,却听见底下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几声冷哼。

  那一瞬间,我吓得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这声音我太熟悉了,这分明是那个白色的深渊怪物的声音。

  我操,没想到这底下竟然还有这种怪物!我们现在相当于吊在半山腰上,身上连把枪都没有,这可怎么办?

  我吓得腿脚都软了,想往上爬,登了几下,脚底下直打滑,爬也爬不动,山魈淡淡地说:“别动。它上来了。”

  回过头去,果然看见铁链子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正顺着铁链子迅速攀了上来。

  我慌张地说:“这……这可怎么办?”

  山魈冷静地说:“关上灯,我去引开它。”

  说完,他两只手把住铁链子,身子一跃,悬空在铁链子下,脚在石壁上一蹬,身子借助着相反之力,顺着铁链子往下滑了过去。

  那白色的影子停住了,紧接着,它闷哼一声,掉转方向,朝着山魈的方向迅速追了过去。

  我赶紧关上灯,周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

  虽然山魈和怪物都下去了,但是在山魈回来之前,我还是不敢乱动。自己把身子牢牢贴在山崖上,生怕那怪物什么时候再回来。石壁冰冷潮湿,像是一块寒冰,冻得我手脚冰凉,后来连脸都青了。贴了好一会儿,我冷得要命,身子抖成了筛子,下面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这种独自在黑暗中等待死亡的感觉非常难受,仿佛自己是一只蚂蚁,被人扔在了透明的冰箱里,在大家的视线中,慢慢被冻死,成为一坨冰块。这种感觉让我越来越害怕,再也忍受不了,终于再一次打开头灯,看了看周围,周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我试着想攀到原来那块岩石上,发现坡度太陡,根本爬不上去。没办法,只好慢慢往下爬,希望可以碰到山魈。

  爬了好一会儿,中途有几次踩滑,差一点就摔下去,好在那两根铁链非常有效,堪堪将我拦住,才没有摔成肉酱。慢慢地,我也习惯了这种攀爬,终于又发现了一个缓坡,小心翼翼地跳到缓坡上,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感觉自己身上冷得像一块冰了。

  赶紧翻开背包,先把那把刀子插在腰上,又翻出了我那几支简易火把,赶紧点着了,又关上了头灯。在这种环境下,火把不仅可以取暖、防身,还能节省头灯电源。

  拿着火把,我的胆气壮了几分,边顺着往前走,边小声呼唤着山魈。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清晰的咳嗽声。

  我心中大喜,叫道:“山魈,山魈!是你吗?”

  那人又使劲咳嗽了一阵,接着“嗯”地答应了一下,声音听起来很浑浊。山魈怎么老咳嗽,会不会受伤了?

  我急急忙忙赶过去,发现前面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人。刚想叫他,我却猛然停住了脚步。

  那块大石头上的人,分明穿着一件旧军装,戴着一个旧军帽。这分明是军装派的人,并不是山魈。

  我警惕地站住,那人继续咳嗽着,并没有回头。

  我咬咬牙,想着自己既然被发现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老子干脆跟他拼了。

  我冷冷地问他:“说吧,你们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他回道:“嗯?”

  我冷笑着:“都他娘的这时候了,还装什么大爷?快说吧,老子就是小七,想干什么趁早说!”

  那人却冷笑起来。

  那笑声听起来像是个老头子,嘶哑、刺耳,在这样黑暗阴冷的环境中,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我有些害怕了,这人到底是人是鬼?

  我转身想跑,那人却猛然站了起来,身子比我要矮一头,速度却非常快。他几乎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我身边。我当时完全吓傻了,手里举着火把,完全条件反射地朝他一晃,他像是非常忌惮火把,呼的一下,又跳到了一边。

  我吓得要命,想着这下子可完了,没想到这军装男还是个练家子,就凭我这两下子,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

  刚想着,他转眼间又冲到了我身边,我这时候已经有经验了,想都没想,马上将火把抡了过去,火把掠过他的脸庞,他小心地避开了。

  他重重“嗯”了一声,语气有些恼火,围着我转起圈来,那样子看起来不像是人,倒有些像一只气急败坏的大猴子。

  他越转越快,我就要被他转迷糊了,迷迷糊糊中,他又一次朝着我扑过来。这一次的目标却不是我,而是我的火把,他一巴掌狠狠将火把打掉,在那一瞬间,我也第一次看清楚他的脸。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那张脸狭长丑陋,足足有小半个洗脸盆那么大,脸上长满了稀稀拉拉的白毛,两只血红色的眼睛,恶狠狠盯着我。那眼神像钉子一样,活脱脱要扎进人的心里,看得我浑身一哆嗦。

  这东西,这东西并不是人,这分明是东家他们打死的深渊怪物!

  那怪物,将两只爪子按在地上,牙齿一龇,低吼了两声,就朝我狠狠扑了过来。

  我惨叫一声,想象着内脏被掏空的痛苦,恨不得当场跳下悬崖去,又惊又怕,竟然晕倒了过去。朦胧中,感觉伴随着我的号叫声,又传来一阵尖厉的叫声,紧接我就昏了过去。

  醒来后,身边生了一堆火,暖烘烘的。

  我回想起来最后那一幕,身子一抖,慌忙从地上跳了起来,捡起刀子,紧张戒备着。

  旁边,山魈淡然地说:“它已经死了。”

  我才发现,在不远的地方躺着一个灰白色的尸体,的确是那个古怪生物,已经僵死了很久了。

  仔细看了看这怪物,这怪物长相非常奇特,身子和爪子看起来像狼,脑袋又有点像人,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绒毛,看起来像是个半人半狼的怪物。我长呼一口气,扔下了刀子,回到火堆处,仍然惊魂未定,说:“这东西,这东西会说话?!”

  山魈点点头。

  我说:“这到底是啥东西?太可怕了!我开始还以为它是人呢!”

  山魈淡淡地说:“它就是山魈。”

  “啥,山魈?!”我大吃一惊,随即想到,他指的应该是山鬼一样的东西。

  我长吸了一口气,说:“没想到这东西就是山魈啊!唉,一猪二熊三老虎,我看要重新排了,这东西能排在第一!”

  山魈摇摇头:“它们排不了第一。”

  我惊讶了:“那啥能排第一?”

  山魈淡淡地说:“人。”

  “人?”我沉吟着,想着人类的尔虞我诈,又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小山子的惨死,我被推下深渊,似乎有点明白了。

  我沉默了。

  山魈问我:“你知道我为啥救你?”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知道。”

  山魈看着跳跃的火焰,说:“因为你和我一样。”

  “和你一样?”我真是不懂了。

  他却没有解释这句话。

  我忍不住问他:“山魈,你知不知道东家为啥把我推下来?”

  他说:“你见过狼赶猪吗?”

  我不明白:“啥?狼赶猪?它赶猪干啥?”

  山魈说:“狼在进行长距离危险工作时,往往会赶一头猪。狼抓到猪后,会赶着猪走,猪走在前面,它走在后面。这样遇到危险时,狼能用猪挡一下。

  没食物吃时,它还能吃这头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