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8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8)

第48章 日本人在大兴安岭修建了一座狼城?(8)

  我还是没反应过来,说:“这狼真是成精了,还知道存个活口粮!”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也愣住了:妈的,老子现在跟在山魈身后,不就像是一袋子活口粮吗?

  我顿时紧张起来,浑身的冷汗都下来了,回忆起一幕幕,东家有些忧伤地说,他本来不想带我来,是关东姥爷让我来的;东家饱含深意地说,做人就像打猎一样,越是对你狠的人越是真心对你好;东家对军装派说,他一个人到不了地方;东家刚才把我推下来,说让我不管遇上什么,一定要拼命跑……

  我操,感情老子是被耍了,一路上还他妈的自我感觉良好呢,其实是被人当成了人粮!

  我心中一把怒火腾腾烧起,心里一狠,骂道:“操,看来老子是被人给耍啦!算了,老子打也打不过你,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吧!”

  山魈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了一个字:“好!”

  我紧张得浑身的肌肉都僵住了,但是还是死撑着,说:“操!有啥大不了的,不就是死嘛!来吧,怕死不是好汉!”

  过了好久,山魈才说:“你再不坐下,就要摔下去了。”

  说是不怕,我的两条腿都抖成了筛子,僵硬无比,靠我用手使劲按住才行。

  要是再不赶紧坐下,怕是真要掉下去了。

  我颤巍巍地坐下,嗓子都要说不出来话了,使劲咳嗽了几声,才把那股恐惧压下去,问:“你……你什么时候杀我?”

  他奇怪地看着我:“为什么要杀你?”

  我的心狂跳起来,试探地说:“你不是说,要用活人做粮食吗?”

  他做了一个厌恶的表情,说:“那是其他人的办法。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惊讶地问:“其他人?你是说还有其他人下去?”

  山魈点点头,指着上面往下延伸的铁链子,说:“你说的人粮,就是那些。”

  我好奇地打开头灯,朝下看去,好久才发现下面的崖壁上挂着一些很粗的铁链子,铁链子上吊着一个个的大口袋,随风摇晃着。

  这铁链子上吊的是什么,头灯焦距不行,看不清楚。山魈递给我一只强光手电,我照了照,刚看了一眼,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差点把手电筒给掉下去。

  那铁链子上吊着的东西,竟然是一具具面目狰狞的风干的人尸!

  我忍住恶心,问:“那些都是人粮?!”

  山魈点点头,说:“都是从前的人放的。”

  我问:“为什么要把人吊在那里?”

  山魈说:“这条路很难走,还有危险。身上带的食物太多,很不方便,所以一般会多带几个人,既能吸引住山魈,还能当成粮食。吃不完的,就挂在了上面。”

  我一愣,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几乎要当场吐出来,问他:“咱们刚才吃的烤肉,是从铁链子上弄下来的……”

  山魈看着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想想那黑黢黢的肉竟然是人肉,我再也忍不住,“哇”一声就吐了,吐得昏天昏地,最后几乎将胃液都吐出来了,全是酸水。

  等我吐得差不多了,山魈才淡淡地说:“他们挂在铁链子上的,不光是人,也有带进来的鸡、羊,咱们刚才吃的是一只风干的鸭子。”

  我一下子瘫倒在地,凄惨地叫道:“我操,你怎么不早说!”

  山魈难得咧开嘴笑了,说:“看你这样,感觉很有意思。”

  “我操!”我捂着肚子,又给他竖了一个中指,看老子受罪有意思,这小子绝对是个变态!

  不过想着吃进去的不是人肉,心里舒服多了,我问他:“这底下到底是什么?怎么有那么多人进去?”

  山魈说:“狼城。”

  我说:“狼城?这里还真是个狼城,到处是狼!”

  山魈没说话。

  我又问他:“那么多人下去要干什么?”

  山魈说:“去取一样东西。”

  我好奇地问:“什么东西?”

  山魈不说话了。

  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话多了。这样的事情绝对是非常机密,他怎么可能告诉我?于是悻悻闭上了嘴。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山魈竟然告诉了我,说:“去取一根大蛇牙。”

  “大蛇牙?”我一愣,随口说,“东家那里也有一颗大蛇牙。”

  山魈摇摇头,说:“那不一样的。”

  我说:“怎么不一样?”

  山魈说:“嗯,下面那个应该会大一些。”

  我简直无语了,这叫什么答案?我们千辛万苦来到大兴安岭,潜入地下深处,难道就是为了一只比较大的蛇牙?这叫什么答案?!

  山魈却不愿意跟我解释了,仿佛事情本来就那么简单,爱信不信。

  他站起身,在手上戴上了一个手套,试了试铁链子的强度,看样子是想直接顺着铁链子滑下去。

  我着急了,说:“这样我可滑不下去!”

  山魈说:“你不用下去了。”

  我愣了:“那我去哪儿?”

  山魈说:“走到这儿,上面应该看不到你了。你在这里休息半天,就上去吧。”

  看看上面,几乎是九十度的悬崖,刚才下来都是九死一生,现在当然不可能再上去!

  要说求救吧,狗日的东家都把老子舍弃当粮食了,当然也不会来救我,我该怎么上去呢?

  想了想,我干脆心一横,说:“算了,我还是跟你下去吧!”

  山魈明显有些惊讶,他停住了手上的活,说:“跟我下去?你知道这底下是什么地方?”

  傻子也能猜出来,底下肯定是龙潭虎穴,不然也不会大费周折,要在铁链子上弄那么多尸体了。但是没办法,眼下跟着山魈是九死一生,自己在这里活活饿死是十死无生,我只能跟着他。

  我硬着头皮说:“管他是什么,你能下去,我就能下去。”

  山魈看看我,露出一丝赞赏的表情,看了看下面深渊一般的黑暗,豪迈地说:“好,咱们就一起闯一闯这狼城!”

  山魈把我和他背靠背绑在了一起,自己将一根牛皮腰带对折了,放在铁链子上,两只手紧紧握住两端,说了声“别乱动”,身子朝下一跃,便顺着铁链子嗖嗖滑了下去。

  那铁链子几乎是垂直的,我们两个人像铅坠一样,笔直朝下摔了下去,我忍不住大叫起来,身子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迎接粉身碎骨的结局。过了一会儿,预想中的惨烈一幕没有出现,反而下降的速度放缓了,我才稍稍放下心,看来那铁链子还是有一些弧度,我们应该不会摔死。

  因为是背靠背绑在一起,我整个身体都悬在半空中,这种手脚都抓不着东西的感觉真是令人抓狂。高度的下降,也让我肠胃里一阵恶心。我使劲晃动脑袋,尽量控制着头灯,想朝着山崖上照照,分析一下底下到底有多远。可是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晃得错了位,恶心得要命,想吐又吐不出来,别提多难受了。

  越往下走,周围越冷,尤其是在我们极速下降的过程,风更是像刀子一般朝我身上刮着,几乎要将我冻僵了。

  好在我终于熬了过去,随着山魈的速度越来越慢,我们终于停了下来。他稳稳地站在地上,把绳子解开,我顿时像一摊烂泥般瘫倒在地上。

  这里冷得要命,我大口大口呼吸着冷冽的空气,很快缓过气来,搓着冰冷麻木的腿脚问:“这是哪里?”

  山魈缓缓地说:“狼城外。”

  我站起身,用头灯在各处照着,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周围空旷旷的,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几百米深的地下。

  我还在四处看,山魈一把拉住了我,小声说:“这里到处都是狼,先换身衣服。”

  “衣服?”我疑惑了,“换啥衣服?换狼装吗?”

  山魈点点头,从背包里掏出来两件衣服,自己拿了一件,又丢给我一件。看到这件所谓的衣服,我一时间说不出来话,这衣服还真是一件狼皮,

  就是那个猎人卖给我的那张白狼皮。

  拿着这张白狼皮,我以为山魈在开玩笑,没想到他三两下就将另外一张狼皮套在了身上。还别说,这狼和人的个头差不多,人套在狼皮里,用头顶起狼头,身子撑开狼身子,手掌和脚分别抵住狼的脚掌,爬在地上,看起来还真像是一匹狼!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我们竟然会真扮成一匹狼,混进狼城里!这不是天方夜谭嘛!再说了,狼鼻子不好使吗,难道它们闻不出来我们身上的人味?

  山魈却催我赶紧换上,说我们现在连退路都没有,再不赶紧披上狼皮,待会儿狼群来了,会被吃得渣子都剩不下。我没办法,只好学着山魈的样子,将狼皮穿在身上,像婴儿一样,手脚并用在地下爬了几下,自己都觉得荒唐,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这里很冷,穿上狼皮后,感觉暖和多了。

  山魈却没有笑,他很严肃地告诫我,这狼皮上涂了特制的狼油,能阻隔住人的味道,狼是闻不出来的。他让我跟在他身后,慢慢爬进去,千万不要说话,我们在狼城中拿到那枚大蛇牙就马上出发。

  披上狼皮,我心中也觉得无比刺激,虽然爬得辛苦点,但是想想能进入那传说中的地下狼城,这点辛苦也值得了。

  最后,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这里漆黑一片,咱们又不知道路,怎么走?山魈说,他知道路,让我跟在他身后走就行。到了狼城,里面就有亮光了。

  他说的亮光,我不是很明白,不过也不需要明白,反正只要跟在他身后就行。关上头灯,我们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使劲瞪大眼,也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好在他的速度并不快,我还能跟上,也开始渐渐适应了这种黑暗。

  爬了大概十几分钟,我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腰,老这样弓着,几乎要断掉了。正想站起来直一直腰,山魈却突然站住了。我由于惯性还继续往前走,一下子撞在他屁股上,才停下来。

  黑暗中,搞不清楚什么状况,我也只好停下脚步,继续趴着地上。过了差不多一分钟,黑暗中传来一声低沉的狼嚎声,声音短促简洁,带着一股不可辩驳的威严。

  我吓得腿脚一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原来在前方不远处,竟然有一匹狼,而且看这狼的口气,还像是在盘问我。还好我刚才没有站起身,不然就被这狼识破了。

  好在山魈也懂狼语,他呜呜叫了几声,前面那狼也低声叫了一声,应该算是放行了。紧接着,就听见一阵铁链子绞紧的声音,接着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像是一个生锈的铁门被硬推开了。

  一道微弱的白光从前面透过来,白光越来越大,笼罩住了我们。我忍不住抬头看看,发现在我们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竟然横着两扇巨大的石门,石门非常高大,足足有十几米高,铁门里装置着一个特殊的绞盘,上面的铁链子牵动了石门,石门慢慢开启。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狼城不仅仅是个称谓,还真的是一座有城门的狼的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