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49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1)

第49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1)

  山魈走了进去,我有些腿软,但还是跟着他走了进去。走了几步,我回头看看,发现石门外蹲坐着几匹大狼,有的狼视眈眈地看着我们,还有几只竟然用牙齿咬住绞盘,在努力牵动石门。

  我的身子一抖,差点瘫倒在地上。

  没想到,这里狼竟然进化到了这个程度,甚至可以使用绞盘,这简直可以媲美古代的人类啦!这……这狼城里居住的,真的是狼吗?

  山魈继续朝前走,我也赶紧跟上他。没想到这大山深处竟然真有一座狼统治的城池,它们是要统治谁呢?难道是人类吗?要是我们被抓了,会不会狼群也像人类一样,建造一个动物园,把我们两个放在铁笼子里展览?这样想想,我自己也觉得可笑,狼要是抓住我们,转眼间就把我们给吃掉了,还能留着展览?

  进入狼城之后,狼渐渐多了起来。

  有三五成群的狼懒懒地躺在地上,也有母狼带着幼狼在草地上散步,还有一些大得出奇的孤狼漠然地盯着我们。

  我的心怦怦直跳,战战兢兢“爬”在地上,连呼吸都屏住了,生怕一个不小心露馅了,转眼间就化成狼食。

  狼城虽然有城门,但是毕竟不是人类城池,有着亭台楼榭、城郭村庄,大部分还都是光秃秃的草地,只是地上多是一个个的大土包,土包上到处是水缸般粗的大洞,应该就是狼窟。

  我有些怀疑,这狼城里有那么多匹狼,它们怎么解决食物问题呢?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在狼城中,有一条小河围绕着狼城缓缓流过,小河边,有着大片大片的滩涂,滩涂上长满了厚厚的水草。在水草边,竟然出现了一群群的山羊、鹿,甚至还有狍子,它们不仅不怕狼群,还一面吃草,一面饶有兴趣地看着路过的狼。

  我猛然间明白了,这些羊一定是狼豢养的,所以不怕狼。

  不过,这里可是几百米深的地下,怎么会有水,又怎么会有水草?

  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石壁中投射出一些微弱的光芒,看来这里虽然在几百米深的地下,上面还是有一些裂缝通向外面,能投射下一些阳光。

  这里的地理位置特殊,有着充沛的地下暗河,以及大片大片的滩涂,这些阳光就足够水草疯狂生长了。既然有茂盛的水草,自然可以养一些食草的羊、鹿、狍子,这些狼群的算盘还真是打得好!

  我越来越惊奇,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的狼有着极高的智慧,它们在地下深处建立了这样一个自给自足的狼城,到底想做什么呢?

  我又想起山魈的话,他说要来这里取一枚大蛇牙,这个说法很荒谬。这里到处是狼,要说取一枚狼牙还差不多,怎么可能是蛇牙?一路爬到这里,我的腰都要累断了,到底要爬到哪里才算是个头?

  我在后面捅了捅山魈的屁股,他站住不动了。

  我绕到他身边,对着他耳朵小声说:“咱们要去哪儿?”

  山魈没有说话,他抬起手(狼爪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那个图案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坐在一个巨大的椅子上,头上戴着一个造型古怪的帽子。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狼城中还有人?我们这次是要去找这个人?我学着他的样子,在地上画了个问号,他却摇了摇头,示意我坐着休息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什么也没说,继续带着我朝前走。

  没办法,我们又爬了好一会儿,爬到连我都觉得自己成为一匹狼时,山魈终于停了下来。

  我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这个深坑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差不多有五六米深。借着微弱的白光,我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坑内全都是白花花的骨头,看起来有些像狼城上面的人骨坑。

  我有些惊奇,怎么这里也出现了人骨坑?

  山魈看了一会儿,开始转移方面,绕着这座人骨坑慢慢向前爬。爬了一会儿,发现人骨坑上架着一座石桥,通向人骨坑中央。

  抬起头看看,原来在人骨坑中间,有一座小庙。小庙中像是摆着一座雕像,但是光线太微弱了,我在这里看不清楚。

  山魈在地下比画了一下,示意前面比较危险,他自己过去,取了蛇牙就来。他不让我去,我更懒得去,折腾了那么久,终于完成任务了!

  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手脚绷直,好好舒展了一下。这次手脚并用,在地上爬了那么久,感觉胳膊和腰都要累断了,回去得好好补补才行。

  山魈爬行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工夫,他就到了小庙处。在小庙旁边,他停下了,像是在摆弄着什么东西,就听见咔咔几声响,像是有什么机簧一样的东西崩开了,山魈又停了一下,才开始慢慢向小庙里爬。

  我暗暗吃惊,刚才那声音,分明是说明小庙底下藏着什么机关,被山魈解决了。

  没想到,这狼城中不仅仅有石门,还隐藏着一些古怪的暗器机关。这狗日的狼城,到底是谁建的?难不成真是狼成精了,有了智慧,在这地底下秘密筹建军队,想要以后****人类,成为地球上的霸主?

  这样想想,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闲着没事,我也慢慢顺着石桥爬过去,看看山魈在做什么。

  他这时早到了小庙里,正竖直了身子,在那儿解一个悬挂在小庙上方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根雪白的筷子,被一团乱七八糟的金线吊在上面。

  山魈的手缩在了狼爪里,很不得劲,弄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弄不下来。我扑哧一声笑了,想着就让这小子嘚瑟吧,嘚瑟吧,这下子爽了吧!你不是能打吗,着,老天爷这次不让你出拳,要用针线活拿住你!

  继续往下爬,快爬到小庙处时,才发现小庙中央摆着一只造型奇怪的石椅,上面像是坐着什么人。

  我有些稀罕,这狼城的小庙里,当然供奉着狼才对,怎么可能供奉着人?仔细看看,那石椅上竟然还真是坐着一个人,那人头上戴着一个古怪的头饰,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垂在下面,看起来地位十分显赫。

  我心里想着,日怪了,这狼还真是成精了,难道说已经幻化成了人形?越来越好奇,我索性一口气爬到了小庙里,凑近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小朋友?!”

  山魈猛然回过身,用手(狼爪)捂住我的嘴,但是我却忍不住了,使劲朝着那石椅处的人指着,想告诉他小朋友的身份,却又说不出来话,憋得我在喉咙里嗯嗯叫着。

  我迅速爬到山魈身前,拦住他,用狼爪子在石板上画出一个个字,告诉他,这个女人跟我认识,我要带走她。

  山魈坚决地摇头,在我的字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我顿时怒了,老子像狗一样,死乞白赖跟你爬了那么久,现在想救个人都不行?!去你娘个蛋吧!

  山魈还在劝我,在“小朋友”三个字上打了一个符号,那符号竟然是一个鬼脸标记。

  我有些奇怪,这个鬼脸标记是代表她非常危险,还是说她和猎场有关系呢?扭过头看看她,她像是被催眠了,两眼迷茫,脸上却带着一股古怪的笑意,看起来分外诡异。

  这时候,她的睫毛突然抖动了一下,我心里一阵狂呼,操,她还活着!

  回头看看,山魈以为我放弃了营救她,又开始直立身子,去解那密密麻麻的金线。趁着这个机会,我悄悄走过去,小心拉了一下她,却拉不动。

  这时候,山魈终于将那筷子一样的东西解了下来,招呼了我一声,让我跟他走。

  我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示意他先走,我跟在他身后。

  我一直等到山魈走下了小桥,才伸出狼爪,拼命往下拽她。狼爪子滑溜溜的,怎么也使不上来劲。我忍不住把一只手从狼皮中伸出来,一把拽住她,使劲往外拉,终于把她从座位上拉了下来。

  我心中一喜,正想着怎么弄醒她,山魈就在我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并将手压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有点心虚,还是低声说:“山魈,这是我一个朋友,我得带她走。”他没有吭声。

  我有点恼火,压低声音说:“快松手!”

  他还是不松手,压在我肩膀上的手反而逐渐开始用力。

  我恼火了,声音提高了,说:“松手!”

  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小七?”

  我一愣,操,刚才说话的人才是山魈。

  那么,压在我肩膀上的又是什么?

  我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搭在我肩膀上的竟是一只毛茸茸的爪子。那爪子比我的手掌还大,轻轻搭在了我肩上。

  我浑身的冷汗一下子起来了,我操,狼搭肩!

  试着摇晃了一下肩膀,想看看能否将它甩开,但是那爪子非常坚定,死死压在我肩膀上。

  怎么办?我的大脑中一瞬间涌起了许多念头,后来还是学着山魈的样子,将身体猛然蹲下去,然后两只手抓住狼的后腿,朝下狠命一拽,想把它拽倒在地。

  没想到,看着山魈做起来容易,我做起来就难了。那狼站得很稳,我使劲一拽,狼爪顿时深深陷入了我的肩膀中,虽然隔着一层厚厚的狼皮,但是还是毫不费力地嵌入了我的肉中,火辣辣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