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50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2)

第50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2)

  我低吼了一声,同时狠劲也上来了,不管狼怎么抓我的肩膀,我横下一条心,死死拽住狼的两条后腿,让它不能动弹。

  僵持间,山魈迅速从后面赶来,他拿着一把短刀子,干净利索地从侧边插入了狼的心脏,那狼闷哼一声,倒下死掉了。

  虽然山魈很小心,附近的狼群还是发现了动静,开始朝我们这边聚集来。山魈有些紧张,说:“快走!你身上出血了,狼油味盖不住了。”

  我咬咬牙,说:“不行,我得带走她!”

  山魈说:“来不及啦!”

  我使了个缓兵之策,说:“你不是会狼语吗?你问问它们,到底想要什么,咱们以和为贵嘛!”

  山魈拢起手,朝着狼群呜呜叫了几声。

  狼群高高低低回复着,显得杂乱无章,突然间,狼群中出现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声音短促而坚决,像是一个大领导在问话。

  我忍不住说:“这匹狼挺霸道嘛。”

  山魈淡淡地说:“是狼王。”

  我忙问他:“狼王想要什么?你跟它说说,放我们走,一切都可以谈嘛。我觉得,等咱们回去了,逢年过节给它们送些牛呀、猪呀,都可以!要再多都可以,可以先答应它们嘛!等咱们出去了,就去他娘的蛋吧!”

  山魈面色古怪地看着我,说:“狼王说,它要我们把这个姑娘留下……”

  “姑娘?”我有点搞不明白,指着地下的小朋友,问,“你是说她?”

  山魈点了点头。

  我怒了:“我操,狗日的狼王还嫌咱们的肉粗,要吃小姑娘?!”

  山魈说:“好像不是……”

  我说:“那它想干啥?”

  山魈摇了摇头,说:“这里的狼很古怪,我猜不出来。”

  看看小朋友,她红扑扑的脸膛,随着鼻息微微起伏的胸口,身上古怪的装束,看起来楚楚可怜。我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保护她的冲动,索性耍起横来,骂道:“操,那还用问,一准是要吃她啦!娘的,老子不管,她要是走不了,老子也不走啦!”

  山魈看了看我,缓缓扯下身上的狼皮,将小朋友背在身上,低声喝道:“你披上我这张狼皮,快走!待会儿狼城关门,就永远也出不去啦!”

  我感动了,红着眼睛问他:“那你怎么办?”

  他淡然地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咬咬牙,也将身上的狼皮甩开,猛然站了起来,叫道:“操,要死咱们死在一起!”

  山魈定定看着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掩饰了,我迅速从背包里取出头灯戴上,又拿出那把刀子递给山魈。山魈摇摇头,示意他有武器,让我用那把大刀子防身。打亮头灯,才发现,转眼间,狼群就像潮水一般聚集了过来,将小庙团团围住。

  这狼群少数也有几百、上千匹,这一次千真万确,我们肯定是要沦为狼食了。

  看看山魈,他的目光坚定而慨然,看不出有一分胆怯或者沮丧,反而充满了斗志。

  我探探小朋友的鼻息,她的呼吸稳定,看起来也不像是受了伤,倒像是在熟睡一样。我喊了她几声,又拍了拍她的脸,她还是一动也不动。

  我的动作像是激怒了狼群,一匹大狼嗷呜一声,朝着我狠狠扑了过来。山魈一把甩出那柄牛角短刀,刀子直接穿过狼身,将狼尸牢牢钉在了小庙的一根木头柱子上。

  狼群被山魈镇住了,一时间又退了回去,冷冷地看着我们。

  我忙将那把大刀子递给他,说用这把更顺手。他点点头,单手握刀,冷冷面对着狼群。

  狼群在暗,我们在明,处境十分不妙。

  我和山魈背靠背站在一起,他冲着外面,我冲着里面。

  看着那么多狼,我有些缺氧,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手忙脚乱地翻着背包,最后掏出一只军用强光手电。我打着手电,朝着狼群四下里晃过去,狼群在黑暗中生活久了,被这强光一照,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好多狼掉头就跑,也有的狼眼睛灼伤了,慌不择路,和其他狼撞在一起。

  我哈哈大笑,不断用手电光罩住围拢上来的狼群,还真把狼群给吓退了。但是这个方法只持续了几分钟,后面就不行了,狼群开始侧面对着我们,慢慢包围了上来。

  我想起背包里还有几支火把,赶紧翻出来,点着一根,也在山魈身边挥舞着,为他壮声势。

  狼群还是接二连三冲了上来,山魈果断出击,接连又杀了几匹狼,有一匹狼被砍中了大腿,一瘸一拐地想跑,被我抢上去一步,用火把把狼毛给燎着了,那狼身上一片火,拼命往外跑,没跑多远,就在地上打起滚来。

  我哈哈大笑,山魈却叫住我:“小七,你看前方!”

  借着火光仔细一看,那狼打滚的地方,横七竖八躺着一堆人,穿着黄绿色的衣服,看起来有些熟悉。

  我一愣:“操,这不是小日本鬼子嘛!他们果然来过这里!”

  山魈却比我看得远多了,说:“那里有枪!咱们拿到枪,就有可能冲出去。”

  我一下子兴奋了:“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对,咱们有枪就能杀出一条血路,起码比在这里强!”

  山魈点点头,说:“多找找能烧着的东西,弄个大火把,狼怕火!”

  这个好找,我将地下现成的两张狼皮缠绕在两支火把上,用打火机点着了。火光顿时大了许多,我挥舞着火把冲到前面,山魈背着小朋友,在后面保护我。要是有狼从侧边攻击过来,他一刀一个,杀无赦。

  两人且战且退,终于走过石桥,我用火把往地下一照,发现地下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个日本兵,尸体早烂成了骨头,有的枪也锈得不成样子了,有的枪看起来还能用。

  我将火把小心夹在胳膊肘下,顺手从地上捞起一把品相还不错的长枪,试着拉紧了枪栓,瞄也没瞄,朝着狼群就是一枪。

  轰一声,枪响了,一匹狼嚎叫着退出了战场。

  这枪俗称三八大盖,后坐力很强,一枪下去,枪托重重打在我胸口,差点摔我一个跟头。但是我还是兴奋地吼了一声。这小日本鬼子的东西就是好用,二战都结束那么多年了,枪竟然还没锈死,而且枪里刚好有一枚子弹,这可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受到鼓舞,我一脚踢开干瘪的尸体,从他身下找到了一排子弹,赶紧招呼山魈一声,将枪和子弹甩给他。山魈一个转身,单手擎枪,另一只手迅速在空中完成了一系列漂亮的填弹入膛,朝着狼群连开几枪,将狼群生生逼退了好几米。

  嘿,没想到,山魈除了会使刀外,还是个神枪手。

  我放下心来,将火把插在地上,用一根破枪做棍子,不断翻动尸体。翻开几具腐烂的尸体,底下支起了一个枪架子,我眼前顿时一亮,扑了过去:“操,冲锋枪!”

  这冲锋枪我认识。前几年,我痴迷枪支,有事没事常去猎场打靶,在那里看到过一本军事杂志,上面介绍过这枪。这是百式冲锋枪,二战时,小日本总共就投放了几万支,特别珍贵,一般用来装备特种部队等。这种枪现在大都被当成古董高价收藏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严格说,这种百式冲锋枪真不是啥好货色,比起同时代苏联产的波波沙冲锋枪、美国芝加哥打字机(汤普森冲锋枪),能被甩开几条街。这种枪爱卡壳,还容易误射,据说在战场上,死在这种冲锋枪下的人,自己人比敌人还多。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冲锋枪啊!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这绝对是一宗堪比核武器的大杀器。

  山魈显然是使枪的行家,看到这枪,也兴奋地跑过来,咔嚓咔嚓摆弄了几下,一边熟练地压上弹匣,一边问我:“会用吧?”

  我含含糊糊地说:“会!以前用过!”心里却想着,操,老子确实用过,那是在游戏里,老子还是排名前几名的高手呢!

  说话间,狼群又围上来了,山魈低声说了声“开火”,冲锋枪顿时怒吼起来,火舌喷射出足足有十几米远,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屠杀,冲在最前面的几匹狼顿时血肉横飞,被打得稀巴烂。

  我嗷嗷吼起来:“打得好!”再次狠狠扣动扳机,边把肌肉绷紧,脑袋后仰,准备应付机枪强劲的后坐力,但是机枪冷冰冰地蹲在地上,连个屁也没放出来。

  我傻眼了,拉了拉枪膛,又使劲拍了拍,再次扣动扳机,机枪还是没响。我怒了:“****毛,这死枪咋哑火啦!”

  山魈扫了一眼,淡淡地说:“你没装弹匣。”

  我的脸红了,小声骂了一声,赶紧把弹匣装好,又拉上了枪栓,用机枪的轰鸣声掩饰了内心的尴尬。

  有了冲锋枪这种大杀器,我们成功狙击住了狼群,狼群强攻了几次,只是在我们面前增加了一堆尸体,它们也渐渐改变了策略,开始在附近和我们僵持起来。这样的僵持对于我们很不利,从地上躺着的一堆日本兵尸体就能看出来,早晚等我们的火把等耗尽,就到了狼群强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