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51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3)

第51章 狼窟庙里有个人(3)

  山魈和我对视了一眼,说:“先往外走,离开狼城的核心区。”

  他用腰带将小朋友牢牢绑在身上,单手举着冲锋枪,身上背着一排排子弹,看上去像是个敢死队员,大步朝前走,有狼想围过来,被他单手用枪扫射了一遍,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我被他这种气势感染,也试着扛一架冲锋枪杀出去,可是这冲锋枪加上弹匣,足足有十多斤,别说单手持枪,就是背着都嫌沉。想了想,我还是放弃了冲锋枪,背上了一个弹药箱,又捡了一杆长枪,跟着他往前走。

  我们在前方走,黑压压的狼群在后面跟着,冷风呜呜吹过来,混合着狼嚎声,火把在黑暗中跳跃着,看起来很有一种美国大片的气氛。

  又走了一会儿,我闻着周围味道有些不对,说:“怎么有股油味?”

  山魈也停下了,往地下看着。

  用火把照了照,发现地上有很大一摊黑乎乎的液体,用脚试着踩踩,黏糊糊的,有点像机油。我有点怀疑,试着用火把蘸了一点,火苗立刻蹿得老高,剧烈燃烧起来。

  我大喜,叫道:“山魈,这是油!好大一摊油!”

  山魈点点头,两人迅速捡了些干草、枯柴,引燃了这个油坑,油坑里立刻蹿起了几米高的火焰,火焰随风飞舞,硬生生将狼群逼到了十几米外。

  看着在黑暗中狂舞的火焰,我们的脸上被映得通红,我抹了一把脸,殷红的狼血抹了一手,也顾不上擦,狼血混着烟火气,一股悲壮的豪迈之气涌上心头。

  我大声问山魈:“接下来怎么办?”

  山魈说:“要是人还能站着,那就战斗。倒下了,就立刻死。”

  我使劲点点头,看着舞动的火焰,没有说话,生怕破坏掉这种悲壮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山魈用强光手电往四周照了照,发现地下有不少黏糊糊、黑乎乎的机油,他自言自语地说:“这里怎么会有油?”

  我说:“会不会是小日本把什么机器开下来了,这是机器里的油?”

  山魈摇摇头,说:“看着不像,这里的油可不少。”他又往其他地方照了照,说:“这里的油都够弄一个油库了。”

  我一愣,猛然想起来,在狼城上方,日本人专门修建了大片围墙,还在矿洞中修建了铁轨。我一直以为,小日本是在地下开采矿产,那会不会是小日本发现了这里的石油呢?

  山魈点了点头,说:“还真有可能是这样。那伙日本兵应该是保护勘探队员的,没想到下面有那么多狼,结果全死在这里了。”

  我也有点担心:“这里要是有大油井,会不会被咱们给点着了?”

  山魈分析说:“这里应该是油井流出来的石油,没有多少,不然狼群也无法在这里生活。”

  想想也是,这里要真有一口大油井,恐怕这里早被污染成了不毛之地,别说放养羊群、鹿群,恐怕就算是狼群,也不可能在这里生存。

  既然这里不缺石油,又有了这个大火堆,我们不怕狼群会攻过来。趁这个工夫,我也用火把朝着四处照着。这时候我们已经远离了那座小庙,来到了距离狼城核心处稍远的地方。用火把朝地下照着,我才发现,这里的地面和之前的狼城中心有所不同。在狼城中心,都是一些草地或者小土包,换句话说,那里都是自然形成的土地。

  但是在这里,地下全是用大块大块的花岗岩砌成,花岗岩拼接得非常好,合拢得很严实,我试了试,花岗岩的缝隙之间,连刀子都插不进去。

  我有些疑惑,谁会下那么大功夫,在狼城外围用花岗岩铺设这样一个广场?

  招呼山魈过来看看,他用强光手电顺着花岗岩一路照了过去,却发现这些花岗岩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在整个狼城外围建了一个巨大的花岗岩广场。那花岗岩只有差不多三五米宽,顺着狼城绕了一圈,看起来像是用一圈岩石将狼城包围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山魈细心,他蹲在地上,用手电照着花岗岩,一寸一寸地看,发现石板上有一道两三指宽、一掌深的水槽,水槽里像是黑乎乎的凝固的油脂,笔直地沿着花岗岩延伸。

  我分析,这很像是古代用来照明的东西,这个石槽这么长,估计能将整个狼城都照亮。

  一不做,二不休,我用火把在石槽上烧了会儿,油脂吱吱响着,渐渐燃烧起来,开始只是一道微弱的火苗。接着,火苗迅速扩大,向两边蔓延,渐渐形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将整个狼城圈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将四周照得雪亮。

  狼群被火龙震撼住了,在外面低声咆哮着,畏惧地往后退着。

  借着这条巨大的火龙,我才第一次看清楚了狼城全貌。

  这个狼城,建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中。这个地下洞穴非常大,像是个独立的地下王国。狼城被河流、火槽、大坑划出了三个圈子。最外围,一条河围绕着狼城缓缓流淌,将整个狼城包围了起来。在河流附近,多是些狼群豢养的动物。在河圈子里,火槽又形成了一个稍小些的圈子。火圈子里,几乎都是狼,各种各样的狼,足足有上千匹,都在虎视眈眈地瞪着我们。

  在最里面,还有一个最核心,也是最小的圈子,就是我们刚逃离的小庙。

  这个圈子只有足球场大小,圈子用一个巨大的人骨坑组成,在巨大的人骨坑中央,矗立着一座黑色的巨狼雕像。雕像非常大,整个狼身都在深坑里,只有狼头伸出坑外,狼嘴怒张,像是昂首怒视着狼城。那个狼嘴中放着一把椅子,整体看起来像是一座小庙。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我们刚才进入的小庙,竟然就是这巨狼的嘴,那通往小庙的道路,竟然是那巨狼的舌头,可想而知这巨狼埋在地下的地方还有多大。

  那狼嘴之中,明显是狼城最核心的所在,可是小朋友刚才分明就坐在那里,这又怎么解释呢?

  回头看看她,她还在昏迷,这一切只能等她醒来再问。

  看着跳动的火槽,我突然有一丝茫然,开始觉得这里只是一个狼窟,没想到却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狼城,我们怎么才能出去呢?

  我有些沮丧地问山魈:“咱们往哪儿走?”

  山魈说:“先等等。”

  火槽的火焰跳动着,最壮丽的一幕过去后,狼群开始显露出它狰狞的一面。在河滩处,草坡处,土堆处,全部是狼,一匹匹邪恶的强壮的狼,几乎都窜了出来,在火槽外冲我们龇牙咧嘴,咆哮着,随时可能扑上来。

  我忍不住说:“我操,怎么有那么多狼?!”

  山魈没说话,他将腰带接下来,将小朋友姬小免放下,从怀里掏出一个不锈钢酒壶,让我转过身,说要给我清洗伤口。我才想起,自己肩膀上被狼抓伤了,解开衣服看看,肩膀上被狼抓了几道很深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了。

  这才觉得一阵抽抽地疼。

  山魈让我咬住一根木棍,用烈酒给我清洗伤口。本来我觉得,伤口处已经很疼了,结果被烈酒一烧,才知道,刚才那些痛苦简直都太小儿科了,这种被烈酒灼烧的感觉,就像是上千把钝刀子在慢慢锯开我的肌肉,疼得我脸颊的肌肉都忍不住抽搐起来。

  山魈清洗完伤口,从衣服上撕下块布,给我严密包扎好,才递给我酒瓶,让我喝几口。

  我疼得满脸是汗,拿起酒壶,仰着脖子就灌了几口,一股热辣辣的火油顺着喉咙一直浇到胃里,又辣,又舒服,浑身都暖洋洋的,充满了力气。几口将烈酒喝干,我把酒壶狠狠摔在地上,骂道:“够劲!”

  借着酒劲,我抄起步枪,朝着靠近的狼群放了一枪,吓退狼群,哈哈大笑,大跨步朝前迈去,毫不顾忌地朝四周看去,周围不仅有光秃秃的草地、水泡子,地下还有一些小型的黑色雕像。那雕像看起来很古怪,像是人和狼的结合体,头是人头,身子却是狼身子。那雕像不知道用什么石头雕刻的,火光照在上面,反射出一种古怪的黑色光泽,看起来非常古怪。

  我说:“你看,这雕像像不像咱们在山上遇到的怪物?”

  山魈眯起眼睛看了看,点了点头。

  回想起那怪物的凶残,我也有些心里发紧,说:“操,这狼城里该不会有那些怪物吧?”

  山魈摇摇头:“狼群不会让它生活在这里。”

  我才安了心,说:“别说没有,就是有,老子也给它一枪一个,让它有来无回!”

  山魈凝视着那只巨大的狼身,没有说话。石槽的火焰很快退下去了,巨大的黑色的狼身,又渐渐隐藏在了黑暗中,显得神秘又肃穆。

  火光渐渐小了,狼群又开始跃跃欲试地围过来,山魈迅速将姬小免背在身上,警惕地注视着狼群。

  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报道,说动物很怕自然界泄漏的石油,它们身上沾满石油后,会腐烂,所以动物会远远避开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