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53章 终极(1)

第53章 终极(1)

  在小山处,我们发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

  这个山洞看起来不像是自然形成,更像是人工打造的,开口处并不大,进去走了一段,山洞渐渐扩大,差不多有二层楼那么高,非常潮湿,往下滴滴答答滴着水,水滴冰冷刺骨,滴到脖子里,让人得缩半天脖子才能暖和过来。

  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山洞有可能是日本人开凿,也许里面有通向外面的出口,于是继续往里走。

  终于脱离了危险,我才松了一口气,而且就算在山洞中遭遇狼群,我们也可以借助地形,避免腹背受敌。我轻松下来,不断说着俏皮话,想活跃一下气氛。

  小朋友却根本不理我,她问山魈要了一只强光电筒,不时朝着山洞的石壁两旁照着。

  随着她的灯光,我们看到,这山洞中的岩壁异常平整,像是被人打磨过一样,有些岩壁上还雕刻着什么花纹,但是被水腐蚀得太厉害了,只剩下了一些模糊的条纹。

  小朋友喃喃自语:“这里像古代山洞,上面像是壁画。”

  我想跟她搭话,故意刺激她:“切,说不定是狼爪子挠的呢?”

  小朋友一声不吭,继续往前走,仿佛眼睛里根本没有我这个人。

  我气得要死,还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那儿左右瞎看着。

  山魈这时候问我:“还有没有火把?”

  我看了看,还剩下最后一个。

  山魈将最后一支火把点着了,火把被我浸湿了石油,火焰很高,冒着熊熊黑烟。他举着火把,在岩壁处慢慢走了一圈,用火把的黑烟将岩壁给熏黑了。

  石壁经过烟熏之后,原本模糊的石壁开始充满色彩,显示出一幅幅壁画。我们都激动起来,仔细辨认着壁画。

  那壁画波澜壮阔,顺着岩壁不断延伸着,足足有十几幅。整个看完后,发现这是一整幅叙事壁画,像是描绘了一场战争。

  一支强大的军队,在大举进犯另一个民族(侵犯的军队用黑色来表现,另一个民族用的虚色),黑色军队来势汹汹,人数和马匹上都明显多于对方,将虚色民族打得节节败退,退守到大山深处。

  接下来,画面就越来越模糊,不过据我们对比后发现,这个模糊并不是因为墙壁被腐蚀了,更像画面故意被这样处理了,甚至连太阳也变成了淡淡的白晕。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绘图者想说明当时是阴天,或者说是大山里起了雾?山魈继续用烟熏着石壁,我们也继续往下看。

  这时候,战场上起了变化,那支节节败退的军队退守在大山深处,好多人朝着一处地下深渊(画面上是大山裂开了一道缝隙,用一道道螺旋花纹表示下面很深,像是个巨大的黑色深渊)跪拜,接着好多勇士跳到了深渊中,雾越来越重,将他们的身影全都覆盖住了。接下来,战场上出现了一层灰黑色的烟雾,烟雾迅速弥漫到战场各处,整个战场都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到了。

  接下来的几幅壁画中浓雾渐渐变淡,雾气中有不少略黑一些的影子,密密麻麻,像蚂蚁一般,但是壁画被水流腐蚀得坑坑洼洼,这些影子根本看不清到底是战士还是什么。

  随后,画面陡转直下。

  接下来的一张壁画,浓浓的雾气已经散去,战场上一片狼藉,但是这时候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完全颠覆,地面上几乎都是黑色的死人,站立的大多是穿着虚色衣服的人。他们取得胜利后,开始打扫战场,将黑色民族的尸体抛入到深渊中,然后在深渊旁做着各种仪式,像是在祭奠着什么。

  让我奇怪的是,黑色军队本来是压倒性的胜利,为何在一场浓雾后,便死伤殆尽,几乎是全军覆灭了?那灰黑色的浓雾又是怎么回事?

  我开始怀疑是瘴气,诸葛亮当年七擒孟获时,就曾遭遇过瘴气袭击,几乎身死蛮地。古人利用大山中的特殊地形,将外来的大军拖到瘴气沼泽地中,确实可以有效杀伤大军。

  仔细看了看壁画,发现不对,壁画上有许多白色的雪山,分明是在东北,说不定就是大兴安岭,这里怎么可能有瘴气?

  看了又看,总觉得这些画面有点诡异,尤其是那个古怪的民族派遣勇士跳入深渊后,又有好多人用桶往深渊下倾倒了许多黑色的东西,仿佛是一桶桶的鲜血。那深渊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还需要用鲜血和活人去祭祀?

  后来,虚色衣服的民族取得了颠覆性的胜利,又和这个有关吗?那朦胧的黑雾又是怎么回事呢?

  小朋友也有些疑惑,她抬起头,见我正在看她,忙扭过去脸。我一阵烦躁,故意和她撇开距离,一路研究着壁画。

  接下来的壁画就有些复杂了,好多人在砍伐树木,然后将树皮剥下来,搓成一根长长的绳子,拴在深渊旁的老树上。一个明显高于普通人的人,头上戴着一些装饰物,应该是这个民族的首领,将绳子系在身上(画面上用一根白色的虚线表现绳子),接下来士兵拽着绳子,将首领缓缓吊了下去。

  下一幅图片中,首领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士兵还拉着一根绳子,绳子一直延伸到深渊深处。

  再下一幅图片,还是这样,士兵拉着绳子,没有什么变化。

  接下来的一幅图画,士兵将绳子拉了上来,这时候首领又一次上来了,但是身上红色的衣服却变成了黑色,好像个头也变矮了,他站在前方,看起来比普通士兵个子还小,接受着士兵们的膜拜。

  再往后看,岩壁被腐蚀得太厉害,石片大片大片剥落,也不知道是壁画就这样结束了,还是还有,只不过看不到了。

  我苦笑着:“嘿,白看了半天,敢情这还是美剧,等着拍第二季呢!”说完后,没人回应。

  回头看看,顿时吓了我一跳,就这一转眼的时间,小朋友不见了。

  我吓了一跳,大声叫着山魈,前面空荡荡的,没人回应。

  赶紧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前面一块石头上放着那支火把,山魈也不见了。

  像鬼附身一样,在短短的一瞬间,山魈和小朋友全都神秘消失在了这个山洞中。

  我有点不敢相信,使劲擦了擦眼睛,捡起山魈放在石头上的火把,朝后面找去,边小声呼唤着:“嘿,小朋友!”

  我迅速往回走,地上布满了碎石,时不时踢在一块小石子上,石子在黑暗中骨碌骨碌滚动着,激起了一阵阵古怪的回声。

  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古怪的壁画处,我徒然将火把在壁画处照着,照了一幅,又照了一幅,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在最后那幅壁画中,原本是一个首领站在山崖处,接受人民的膜拜。但是此时,在那个首领背后,却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比首领还要高,像是在低着头看着他。

  我吓得连退了几步,被石头一绊,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在那个古怪的壁画中,竟然多了一个人!

  这时候,那石壁上的人却突然抬起头,朝着我这里看着。

  “我操,这人还是活的!”我往后退缩着,在地上摸到一块石头,就要朝着石壁狠狠砸过去。

  “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咦,这声音怎么有点像小朋友?!

  还在疑惑,那个人影已经从石壁上款款走下来了,那身形、姿态,分明就是小朋友嘛!

  我还有些拿不准,问她:“你别过来!你,你到底是谁?”

  她扑哧一声笑了,说:“嘿,我还以为你多勇敢呢,看来也是一草包!”

  我怒了,一下子跳起来:“你说谁是草包?!要不是你在那儿装神弄鬼,能吓到我?”

  小朋友哈哈大笑:“谁让你老给我阴阳怪气地说话,我偏要吓唬你!”

  我气得要命,刚想质问她,她却若无其事地摇摇脑袋,问我那个黑大汉去哪了,怎么看不见了。

  我故意说,他去前面探路了,待会儿会在前面等咱们。

  小朋友却突然严肃了,告诉我刚才发现了一件怪事,让我跟她去看。她指着倒数第二第三幅壁画,问我这两幅壁画有什么不同。我仔细看了看,这两幅壁画都是士兵拉着一条绳子,没啥不同呀。

  小朋友却让我仔细看,说倒数第一条绳子,是绷直的,倒数第二条绳子却是松垮垮的。

  仔细看了看,好像真是这样,一条绳子是笔直的,另外一条显得有些弯曲。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呢?说破天,它不管是笔直的还是打弯的,它不就是一条破绳子嘛!小朋友却严肃地说:“它确实是一条绳子,但是放在这个场景上看,那就大有不同了。”

  我有些不服气,质问她有何不同。

  她说:“你看,这些壁画明显是叙事壁画,每一幅图都和下一幅图是递进关系,最后几幅图明显能看出来,士兵用一根绳子将首领放入了深渊中,最后首领又被士兵拉上来了。这两根绳子就是表现的首领在深渊下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我问:“哪里不对劲?”

  她说:“第一幅图的绳子是垂直的,这是对的,说明首领还在半空中,他的重量把绳子给拉直了。第二幅图表现的是首领已经下到了深渊底下,他解开了绳子,所以绳子松垮垮的,也许是被风给吹得倾斜了。”

  我点点头:“确实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