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56章 终极(4)

第56章 终极(4)

  不过她提出了一个条件,在她说完之后,我也要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都告诉她。

  我大喜,小朋友来这里果然还有内情,还真被我给诈出来啦!

  她想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这个太容易了。我本来也不知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到时候就实话实说就行了。

  她走到一块石头旁,捋了捋额角处的头发,又摇了摇头,像是在整理思绪,看着远处的黑暗,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我本来眼巴巴看着她,现在也不好意思打扰她,抱着肩膀四处走走,山洞里虽然没风,但是到处都滴着水,湿气很大,四处找了找,旁边竟然有不少干燥的烂树枝,用打火机点着了,整个山洞顿时亮了起来。

  现在老绝户吓跑了,山魈要是看到火堆,说不定就会找过来。

  我搬了两块干净的圆石头,招呼小朋友在火堆旁坐下。她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想中,眼睛迷茫地看着跳跃的火焰,火焰映得她的脸通红。我不敢再看,红着脸咳嗽了几声。

  她转过头,看着我笑了笑,说:“这件事情,其实是缘于我的姥姥。我姥姥出身于书香世家,从小念的新学堂,后来还留了洋。她开始学的是医学,后来响应国家号召,工业救国,改为了地质勘探。学成回国时,她一心要去大兴安岭做勘探,后来就在一次勘探时失踪了。”

  我听得有些糊涂,都这个时候了,她怎么还有闲心给我讲她的家族秘史?不过不好打断她,只好听她继续讲。

  她继续说:“我姥姥的事情,今天看起来虽然有些蹊跷,但是那个年代,惊世骇俗的事情多了去了,谁也不会多想什么。直到前几年,我妈妈突然收到了一封我姥姥的来信。”

  我吓了一跳,忙问:“你姥姥寄的信?!她被人找到了?”

  她摇摇头,说:“事情就奇怪在这里。我姥姥作为一名高级工程师,平白无故失踪了,在当地也算是一件挺大的事情。当时部队在大山里寻找了许久,最后放弃了,将她当作因公牺牲的烈士。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音讯全无,我们都以为她早死了。别说她,就是我姥爷身体一直硬朗,时局不好,也没挺多少年。你说,这青天白日的,她怎么突然给我妈妈来了一封信?”

  我说:“这事情还用问?很简单,这一定是骗子,想骗你们家的钱!”

  她摇摇头:“那是一封挂号信,邮寄过来时,是我签收的。信上的字,我看得清清楚楚,是用毛笔写的很端庄秀气的小楷。当时邮递员还挺纳闷,说他送了半辈子信,就没听说过有人用毛笔字写信的。我当时也不懂,随手就丢给我妈妈了,没想到我妈妈一下子脸色变了。她当时一句话也不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一天,我叫了她几次,她连饭都不吃,话也没有一句,把我吓坏了。

  “第二天,她才从书房里出来,我看见她屋子里有一个冬天取暖的火盆,火盆里有好多黑漆漆的纸灰,想是她一天在书房里,在烧什么文件资料一类的东西。我当时问她烧的什么,她也不吭声,像是一直在想着什么心事。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她就说要出差,出远门。走之前,她把家里的存折、存款,还有账本什么都给了我 ”

  我忍不住问她:“你妈妈怎么不给你爸?”她恶狠狠说了句:“我没爸!”我不敢再问,规规矩矩听她讲话。

  她说:“傻子也能看出来,事情肯定不对了。我就逼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她可不能一走了之,抛下我不管了!结果我妈妈却说,这是好事,我姥姥在大兴安岭被找到了,她这次赶着去接我姥姥,五六天就能回来。我还有点怀疑,要看信,她却说我姥姥在信里说了一些家事,不方便给其他人看,她看完后已经烧掉了。

  “这么说,也是合情合理,我就没说什么,送她上了火车。在上火车的一瞬间,她见我在那儿哭天抹泪,却笑嘻嘻地说我现在是大孩子了,不能哭,还装模作样要跟我握手。我只好擦干眼泪跟她握手,没想到,在她和我握手的一瞬间,我却感觉她塞了一个小纸条在我指缝里。我很惊讶,发现她严肃地看着我,做了一个不易让别人察觉的手势,示意我现在不要看,等回家再看。我还想说什么,她却用力向我挥挥手,跳上火车,转眼间火车就开了……

  “我匆忙回到家,展开纸条,发现纸条上写着一句话,说她这次要是平安回来,那自然一切照旧。要是她这次一去不复返了,我要赶紧找个人嫁出去,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她在信末特别嘱咐,让我看完后将纸条烧掉,跟谁也不能说。

  “后来,我妈妈果然没有回来。我当时翻遍了书房,想查查她烧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找了半天,才发现她烧掉的是我姥姥以前在大兴安岭勘探铁路时写的一些工作日记,以及一些旧文件。另外,我还发现中国地图册上关于大兴安岭那些全被人撕下来了,应该是她临走前撕掉的。那时候我就明白了,大兴安岭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件事先是把我姥姥陷进去了,然后又是我妈妈,我又没有兄弟姐妹,接下来肯定就是我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死守着我们的老宅子,连一天都不肯离开,就怕收不到信。果然,在上个月,我终于收到了一封信。”

  我吃惊了:“啊?又一封信?!这封信又是谁发的?”

  她古怪地笑了:“当然还是我那个失踪的姥姥。”

  我惊道:“你姥姥?那信是写给谁的?”

  她说:“这一大家子还剩我一个人,信自然是写给我的。”

  我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说:“这……这不可能呀!且不说你姥姥失踪了那么多年,就算你姥姥没有失踪,好好养在家里,她现在都多大了,怎么可能还给你写信?”

  她说:“确实不可思议。但是我等这封信已经等了好久了,那么多年来,我没听我妈妈的话,一直就在等着这封信。”

  我一惊,问她:“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她冷哼一声,“我必须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在作怪,在祸害我们家的人!”

  我说:“你不怕?”

  她说:“怕?怕有什么用?他们能找到我姥姥,我妈妈,还能找不到我?这件事情不解决,我就是跑到天边都没用!”

  我迟疑了一下,问她:“你妈妈临……临走前嘱咐你,这件事情跟谁也不能说,你怎么告诉我了?”

  她自嘲地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你和我一样,也无缘无故给卷进来了吧……唉,不说了,说说你吧,怎么来的这里?”

  我苦笑着:“我的事情,简单得就像一张白纸。说实话吧,我真是平白无故被卷进来的。东家,就是我老板,他在北京前门开了家皮货店,我是皮货铺的掌柜。有一天,有人来我这里卖皮子,后来就稀里糊涂地死在了大兴安岭。他死前,在树上刻了我的名字。东家派人来了两次,那两拨人都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东家这次亲自带着人来追查,我没办法,也只好跟来了。”

  她瞪大了眼睛:“啊?原来是这样!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怎么还敢进狼城?”

  我苦笑着:“真就那么简单!我要是死在这里,那可真是死不瞑目了,连个念想都没有!你看我这倒霉催的我!”

  她说:“那你们东家呢?他们为什么进阴城?还有你说你是跟老绝户进来的,怎么后来又分开了?”

  我说:“咳,这就说来话长了。简单说吧,我们本来找了这个老绝户做向导,没想到半夜被他给偷袭了,他也跑掉了。我们在老林子里误打误撞,就来到了这里,结果没想到,又遇到了他。东家让人把他捆起来了,让我看着,然后他们几个先进了阴城。后来我听见阴城里有枪声,觉得不对劲,又禁不住那老家伙撺掇,这不跟他也进了城。没想到老家伙比土耗子还麻利,像会打洞一样,一进这地下就不见了,我这边误打误撞就撞上了你。”

  她感慨着:“要说你们东家人多,说不准也懂一些这里的事情,来这里也就来了。你们两个人怎么进来的?外面的狼群能让你们进来?”

  我得意了:“咳,不就是一群畜生吗,还能拦得住我们?”

  她说:“你可别小看那群狼。那群狼可不一般,你就是来一个加强连,带足火力,都不一定能斗得过它们!”

  我说:“咳,人还能跟畜生一般见识,小爷我压根不跟它们动手!”

  她更加奇怪了:“你们没和它们动手?那你们怎么进来的?”

  我傲然说:“千里走单骑,我们顺着铁链子一路爬上来的!”

  “铁链子?”她一愣,也感慨着,“这还真是虎有虎路,蛇有蛇道,没想到顺着铁链子也能爬进来!”

  我问她:“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她明显回避这个话题,敷衍着:“那封信里写了进来的办法……对,那你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