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59章 终极(7)

第59章 终极(7)

  那怪物两击不中,发怒起来,直立起身体,桀桀叫着,竟然迎面对着狼群,一蹿身子,硬生生杀进了狼群。那怪物不仅力大无穷,而且两只爪子异常锋利,仿佛一对收割机,毫不留情地将挡在道路上的狼狠狠撞飞,或撕成碎片,抛在半空中,鲜血和碎肉劈头盖脸砸在我们身上、脸上,山洞中像是下了一阵血雨,充满了浓烈的血腥味。

  狼群根本挡不住这怪物,没多久就被它杀了个七零八碎,怪物左突右进,转眼间在狼群中撕开了一道大口子,接着扭过丑陋的头颅,朝我桀桀地冷笑着,慢慢走过来。经历了这样血腥的一幕,我却不害怕了,想着大不了就是个死,它还能让我死几次?

  我转身就跑,边跑边骂:“操!老子又没得罪它,丫怎么净冲我来?!”

  山魈在后面说:“小七,它好像认识你!”

  我一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巨大的狼身,丑陋的小脑袋,依稀能在稀疏的白毛下,辨认出一张狡黠的冷酷的面孔,阴森森的眼神。这怪物究竟是谁?为何要变成这样半人半狼的怪物?山魈为啥又要说它认识我?没想到,那怪物听了山魈这句话,像是听到了很可笑的事,甚至停止了对我的追击,两只后腿直立起来,摇晃着脑袋,发出了一阵强烈的桀桀的怪笑声,听起来分外恐怖。

  想了又想,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面孔,那眼神,那姿态,突然间,我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住了,在那一瞬间,我终于猜到了这个怪物究竟是谁。是老绝户!

  原来,老绝户所谓的秘密,所谓的进入狼城,就是为了得到这股被狼群封印住的神秘力量。可笑的是,我竟然相信了他的话,而且放他进来了。不过,不知道究竟是他弄错了,还是他为了得到这股力量已经不择手段,他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只半人半狼的怪物!我忍不住叫起来:“操,他是老绝户!”

  那怪物被我识破,仿佛内心的伤疤被人当众揭开,恶狠狠叫了一声,两只巨爪狠狠一挥,便抽飞了拦在前面的几匹狼,迅速朝我逼来。

  我拼命朝山魈他们靠拢,却被蜂拥而来的狼群挡住,眼看着和怪物的距离越缩越近,听着身后不断传来的惨叫声,后背几乎能感觉到利爪带起的劲风,这种感觉让我越来越绝望,几乎丧失了斗志,腿脚发软,随时会瘫倒在地上。这时候,姬小免突然大声喊起来:“老绝户,你还记得姬工吗?!”那怪物一愣,仿佛这句话勾起了它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它竟然怔住了,手里还攥着一匹狼的脖子,狼垂死挣扎着。

  它呆呆地看着姬小免。

  姬小免继续喊着:“姬工——她就在这里,她就在这里看着你!”

  “桀桀……姬……工……”那个怪物张开嘴,发出了无意识的声音,后来渐渐转化成人声,它痛苦地摇晃着脑袋,身体竟然像有些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有点摇摇欲坠。

  趁着这个间隙,狼群一拥而上,在它身上添了许多条血淋淋的伤口。狼群的反扑又激起了它的戾气,它继续对狼群进行杀戮,却又不时扭过头,朝着姬小免嚎叫。

  这种嚎叫声和刚才它对我的那种冷笑声完全不同,这种叫声虽然很狂野,却拖着长音,有些像狼嚎,听起来像是包含着忧伤。

  姬小免扭头叫着:“姬工就在狼城里,你要是真想见她,就跟我来。”

  说完,她给我们两个使了个眼色,转身往外跑。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这时候似乎也没啥其他选择,只好傻乎乎跟在她身后向外跑。

  那怪物见姬小免跑开,猛然站起来,纵身一跃,便跃过十几匹狼,朝着我们的方向追了过去。

  但是山洞中到处都是狼,它刚冲出一个狼群的包围圈,转眼间又陷入到另外一个狼群中,周围全是饿狼,死死拖住它。它像是陷入泥沼的巨人,虽然力大无穷,勇猛无比,一时半会儿也冲不出来,急得它桀桀直叫。

  我好容易追上姬小免,边喘气边叫道:“快,趁着狼群和它两败俱伤,咱们正好跑出去!”

  没想到,姬小免却摇摇头,说:“不行,这东西明显是狼群封印在这里的,我们要消灭掉它。”

  “消灭掉它?!”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同学,你是不是看美国电影看疯啦?!你刚才又不是没试过,那家伙就是个怪物,连机枪都打不透,怎么消灭?!难道要感化它吗?跟它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算了吧,咱们没有飞机大炮,就别妄想消灭金刚啦!”

  姬小免却很有把握地说:“我有办法。”

  我问她:“什么办法?”

  她说:“你忘了,山洞外那个蓄油池旁,有几个大油罐。那几个大油罐盖子没盖紧,到处都是石油。我想把它引到油罐那儿,然后点着油罐,炸死它!”

  我有些担心:“这老家伙贼精八怪的,它能跟你去?”

  姬小免咬着嘴唇,坚毅地说:“都到这时候了,我们只能试试了。”

  山魈这时候插了一句:“我能把它引过去。”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摇头:“不行,那油罐里是原油,得至少半分钟才能点着,还得要引燃物。它又不傻,就算你能把它引过去,等你点着,它早跑掉了。”

  姬小免的眼神也黯淡了,说:“那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凉拌!”转头问山魈,“能不能弄个陷阱对付它?”

  山魈摇摇头,朝着山洞看着,说:“时间来不及了。”

  这时候,山洞已经传来那怪物咆哮的声音,它随时可能冲出来。我还不死心,又问山魈:“那个,你能不能跟狼群商量一下,让它们把怪物引过去,咱们负责点火。”

  山魈点点头:“我可以试试。”

  他用手扩成喇叭,朝着山洞处呜呜叫着,试着和狼群沟通。

  姬小免非常惊讶,指着山魈震惊地问:“他……他懂狼语?!”

  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得意了:“嘿,我兄弟牛掰吧?!切,哥哥的路子野得很,你就瞧好吧!”

  姬小免还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山魈,眼神闪烁,既震惊,又复杂。

  随着山魈的叫声,狼群处很快回复了几声,声音断断续续,像是受了伤,有气无力的。

  山魈点点头,说:“狼群答应了。”

  我顿时紧张起来,指挥着姬小免,从地上划拉了一大抱干草、树枝,在油罐下堆起了一个高高的柴草堆,又狠狠心,用水壶装了半壶油,泼在草堆上。山魈迅速做了几个简易火把,用油浸湿了,三个人一人拿了一个,藏在了大油罐后面。

  说话间,那怪物已经挣脱了狼群(也许是狼群有意放手),冲出山洞,手脚并用,在地上连跑带跳,四处张望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在它身后,跟着成群结队的狼群,好多匹威风凛凛的大狼浑身是血,甚至有的肠子都拖到了外面,却依旧红着眼,不断蹿到怪物身上,狠狠咬住怪物任何一个部位,被怪物随手撕扯成了碎片。我们暗暗点头,狼群的攻击虽然看起来没有章法,但是明显是想将它逼到大油桶处。

  那怪物对油桶有些忌惮,不愿去那里,反而向着油罐相反的方向冲过去。它不断直立起身体,朝着四周叫着,像是在找人。

  狼群付出的代价无疑是巨大的,几乎每引它走一步,就要损失几匹狼,这条短短的路几乎铺满了狼的尸体,狼群那毫不畏死的气概,看得我心惊肉跳。那怪物挣脱了几匹狼的纠缠,又一次直立起身体,仰天大叫着。

  山魈给我们打了个手势,让我们别说话,那怪物应该是在找姬小免。我也有些震撼,老绝户都变成了这样一个怪物,难道它还残存着人类意识吗?都到这个时候了,它还记得姬工?难道说,他当时对我说的话是真的,他真的是为了寻找姬工才变成了这样?

  我还在想,姬小免却将火把放在地上,说:“我把它引过来,你们记得扔火把!”

  我急了,一把拉住她:“不行,万一油罐炸了,你跑都跑不出去。让我去!”

  姬小免自信地甩甩马尾辫,说:“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在学校里拿过短跑冠军!小七,要是论起来,我的速度可比你快多啦!”

  想想姬小免当时在山洞里面对老绝户时,突然做出的后空翻动作,我有些迟疑了。

  山魈也说:“让姬小免去吧,怪物想知道姬工的事情,应该不会伤害她。”

  我点点头,低声说了句“小心”,声音有些哽咽。姬小免也有些感动,但是她还是硬挤出了一丝笑容,俏皮地摸了摸我的脑袋说“摸摸头”,说完转身跑开了。

  她绕到了油罐后面,大叫着:“老绝户,我在这里!”

  那怪物听到姬小免的声音,顿时兴奋起来,这时候不用狼群赶,自己主动朝着油罐跑了过去。

  到了油罐旁边,它仿佛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在大油罐旁徘徊不前,有一些犹豫。

  姬小免绕到油罐后面,举起手叫道:“你看,姬工就在那里!”

  在怪物所处的位置,只能看见小朋友抬起了半截胳膊,却看不到胳膊走向。要想看到她的手指到底指在哪里,必须要绕过半座小山,或者站到油罐上才行。那怪物当然等不及绕过小山,它急吼吼叫着,身子一跃,腾一声跳上了油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