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61章 终极(9)

第61章 终极(9)

  我完全傻住了,问:“它说什么?”

  山魈说:“它让你用火把点着它。”

  姬小免惊道:“它们……它们会被烧死的!”

  山魈点点头,低声说:“它会被烧死,但是它会在烧死前,引爆油罐……”

  我完全被这群老狼的气概给镇住了,一股肃杀之气,从脚底一直传到我的发梢,我浑身的寒毛和头发全都竖起来了,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群狼。

  这些狼,只是一些老狼、残狼,甚至连攻击怪物都无法参加,但是它们却一直默默跟随着狼群,在狼群遭受灭顶之灾的一刻,决定为狼群粉身碎骨,献出最后一滴血。

  不仅如此,它们为了彻底封印住地穴深处的神秘力量,彻底毁灭掉这些怪物,甚至不惜毁灭掉已经繁衍了几十代甚至数百代的狼城,这种大气概,不由不令人由衷敬佩。

  看了看山魈,他也是一脸肃然,被狼群给感染了。

  姬小免死死咬住嘴唇,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我紧紧闭上眼,再睁开眼,眼角处溢出了一滴眼泪,被我不着痕迹地擦掉了。沉默了一刻,那匹狼又哀嚎了一声,声音带着颤音,仿佛力气已经用尽,生命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山魈的脸色恢复了平静,淡淡说了一声:“小七,答应它吧。狼城,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姬小免紧紧拉住我的手,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小七……它们也会被炸死的。”

  我冷酷地说:“谁都会死,只是早晚而已。”

  山魈说:“小七,动手吧。”

  我问:“这几匹狼能引爆了油罐吗?”

  山魈想了想,说:“需要将油罐门打开,这个我来。”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我去打吧!”

  山魈说:“一起去!”

  姬小免的眼泪流下来了:“我也去!”

  我们点点头,心里都有些难受,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在那里默默寻找油罐的开关。这油罐不知道放在这里多少年了,因为原油的关系,盖子竟然没有生锈,我们几个人合力,很容易就打开了。山魈用树枝试了试,油罐中至少存了三分之一的油,这些油恐怕连整个狼城都能炸掉。

  回身看了看这个鬼魅一般的地下狼城,一时间有些难过。

  这个成立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神秘狼城,今天可能要彻底毁灭了。

  不过,山魈说的也对。确实,这个鬼魅一般的狼城,仿佛充满了人类智慧一样的狼群,以及那些半人半狼的怪物,恐怖的白色虫子,确实不像是这个世界上的生物。也许,它们是属于地狱深处的怪物。那么,就让我们把它们重新送回到地狱深处吧。

  那匹老狼一直期待地看着我,这时候又朝我哀哀叫了一声。

  我举起火把,对那匹老狼说了声:“对不起了,兄弟!”

  狠了狠心,将火把向它身上凑过去,狼毛顿时被烧焦了,一股焦煳味传了过来。

  赵大瞎子以前对我说过,狼是很怕热的,稍热一点的食物,都会将它们烫伤,更何况是这样剧烈燃烧的火把。那匹老狼明显很怕火,火把一挨近,它的身子就剧烈颤抖起来,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但是还是拼命站直了身体。

  我有些不忍心,把火把又拿回了一些。

  山魈在我身后低声说:“点火吧,你越耽误,它越痛苦。”

  狠了狠心,我将火把朝它抛了过去,落在它身上。

  那匹狼并不躲避,静静地看着火把掉在它身上,看着火把渐渐引燃了狼毛,疼得浑身抽搐起来,却依然一动不动。

  嗷呜一声,这也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痛苦的狼嚎声。那匹老狼,已经成为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它凄厉地叫着,随着它的叫声,其他那些老狼都朝着它扑了过去,将自身的狼毛引燃了。

  原本微弱的火球,此时正在一点点增大着,渐渐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这个巨大的火球开始缓缓移动起来,然后静静伏在了大油罐处,最后烧成了灰烬。

  每当有几匹狼被烧死,就会有另外一些老狼跳入油坑中,浑身浸满石油,去补充火球的位置,火球的火光虽然不是太大,却一直坚定地燃烧着。火堆里,偶尔传来几声炸响,是狼的皮肉不断炸开。

  这时候,巨型虫群已经将包围住的数百匹狼吞噬得干干净净,那只巨大的怪物又一次露了出来,它浑身是血,放肆地叫着,却突然死死盯住这些着火的老狼。

  它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开始狂暴起来,拼命朝着老狼这里扑过来,新补充来的狼群勇敢地迎上了它,死死将它阻止在了外围。那匹怪物疯狂反扑,想杀出狼群,熄灭火球,朝着狼群拼命撕咬着。一匹又一匹狼被撕碎,狼尸满地,满地狼藉。但狼群毫不畏惧,依旧一波波朝着怪物冲过去,在临死前还要把最后一点力气用尽,死死咬在它身上,甚至有的狼被它撕烂了下半身,还要艰难地用爪子把上半身挂在怪物身上。

  不仅是怪物,那诡异的白色虫子仿佛也感受到了火球的危险,开始组建成新的阵型,迅速朝着火球处突袭而来。

  我叫着:“兄弟们,咱们上吧!”

  我们从油罐上跳下来,用刀子将石坑上的储油池掘开,一股黑色的石油迅速流淌在地上,和白色的虫子黏在了一起。

  姬小免将火把往石油处一丢,石油熊熊燃烧起来,一道火龙瞬间阻断了虫子,那些白色虫子在火堆中烧得噼里啪啦作响。

  这时候,剩下的大狼,也开始放弃对怪物的攻击,它们纷纷跳入到燃烧的油坑中,化成了一个个燃烧的火球,朝着怪物扑过去。

  怪物终于害怕了,它转身想逃,却逃不掉了。一个个小光球,仿佛流星一般,朝着怪物射过去。火球将怪物完全笼罩住了,空气中充满了焦煳味以及痛苦的嚎叫声,已经完全分不出哪些是狼群发出的,哪些是怪物发出的。我们三个人默默地看着狼群,寒风吹来,却没有人觉得冷。

  火光中,不断传来凄厉的叫声,也不断有焦黑的狼尸从火球中掉下来,烧成了一截恶臭的焦炭。

  山魈低声说:“走吧,要爆炸啦!”

  我点点头,却仍然舍不得离开。

  狼,在我眼中,本来是邪恶的、凶残的,在狼群中的经历,再次印证了这一点。但是在此刻,它们勇于舍弃生命去封印怪物的一幕,又非常让我感动。我觉得,它们这种精神已经超越了种族之间的仇恨,更像是一种民族大义一般的牺牲。这种复杂的感情让我无法排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姬小免站在我身边,痴痴看着狼群。她的眼泪不断流下来,也忘了去擦,紧紧攥着我的手。

  山魈转身走了。

  我咬咬牙,硬拉着姬小免离开。

  黑暗中,却突然传来一声悠扬的狼嚎声。

  那狼嚎声,温婉悠长,像是一个女人在低低地吟唱,呼唤着远方的勇士,又像是在为死去的英雄们吟唱着葬歌。悠扬的歌声,跳动的火焰,狼群不断死去的痛苦呻吟声,皮肉被烧炸的声响,交织成了一股悲壮的史诗性赞歌,在每个人胸腹中跳动着。

  黑暗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接着越来越亮。

  回头看看,狼城四周的火槽又一次被人点起,火光熊熊,围绕着狼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环。在那光环包围的最中央,神秘的巨狼头处,竟然冉冉升起了一朵绚烂的火光,像是一朵在黑暗中绽放的白色莲花。

  山魈站住了,说:“有人点着了狼城的圣火。圣火在狼神庙的祭坛上。”

  火光熊熊,将一切照得雪亮,在那巨大的黑色的狼神庙中,我们清晰地看到,在狼嘴那个巨大的座椅上,坐着一个人,确切地说,是坐着一个女人。

  她双手合十,对着天空缓缓吟唱着,那温婉忧伤的狼嚎一般的歌谣,就是她发出来的。声音悠扬,如诉如泣,听起来就像是狼群在嚎叫,在哭诉,在寻觅,在呼唤。

  姬小免突然大叫一声“姥姥”,拼命挣脱了我,朝着狼神像跑去。

  我要去追她,却被山魈死死拉住。

  我拼命挣脱山魈,要去追姬小免。

  山魈大叫着:“别去,要爆炸啦!”

  我回头对他大喊了一句,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紧接着,只听见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爆炸,碎石飞溅,一股强大的气流将我们冲倒在地。

  我挣扎着爬起来,想去继续追姬小免,山魈从后面一下子扑在我身上,紧接着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传来……

  狼城像是一下子塌了下来,巨石翻滚,山魈拼命拖着我往前走。朦朦胧胧,我感觉一股强劲的水流从上面冲了下来,劈头盖脸将我们冲倒,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紧接着就被大水狠狠打倒在水中。恍惚中,我看到大大小小的石块掉进水中,狼群朝我们蜂拥过来,山魈死死拽着我的胳膊……突然,一块大石头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只觉得头上一阵剧痛,接着就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