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66章 三十年前发生在杀龙岭的谋杀案

第66章 三十年前发生在杀龙岭的谋杀案

  联想起这几天的事,我拉上裤子,悄悄往旁边一看,就看见有个人,蒙着头,手中拿着一个尖尖的东西,朝我慢慢逼过来。

  我吓了一跳,刚想叫人,那人却一把捂住我的嘴,我拼命挣扎,两条腿在地上乱踢,被他一掌劈在脖子上,昏了过去。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挂在了一棵老树上,肋骨像是断了,疼得厉害。

  原来那人打昏了我后,直接把我从悬崖上扔了下来,也是我命大,被一棵悬崖斜着生出来的老松树给挂着了,虽然肋骨断了一根,好歹把命给保住了。

  我当时年纪虽然小,也知道这帮人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我。他们要是知道我还活着,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干脆装成死人,趴在树上一动也不动,一直到第二天,才想办法滑下去,滚到雪地里,重新躲回到山洞里。

  但是我知道,我能骗得了其他人,有一个人却骗不了。

  那个人,就是害我的人。

  我暗暗吃惊,三十年前,小舅才十岁,就有了那么深的城府,难怪我在他手下呆了五年多,他都能泰然处之,不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我还是忍不住问他:“小舅,那个人是谁?”

  小舅沉声说:“就是那个暗算我的人。只有他才知道,我并不是失踪了,而是掉到了山崖下。我在树上的时候,他还在往下不停张望,还往下抛了几块大石头,但是都没砸中我,最后恨恨离去。他应该知道,我也许还没有死。”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当年那么危险,小舅还能活着回来,真是不简单,我问他:“那个暗算你的人到底是谁?”

  小舅摇摇头:“这么多年来,我也仔细考虑过了,当时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一共只剩下四个人,但是那四个人谁也没有理由杀我。”

  我问:“哪四个人?”

  小舅说:“你姥爷,我,勘探队长,还有那个知青。”

  我想了想,姥爷第一可以排除,勘探队长要利用姥爷他们指路,应该也不会暗算小舅。最起码不会那么急,会等到找到地方后,再下毒手。那么,就只剩下那个知青了。

  小舅点点头说:“我也怀疑是那个知青。寒冬腊月,又摊上暴风雪,谁会出去找吃的。但是你姥爷非常信任他,说好歹是一条命,死活要带着他一起走,不然就给狼吃掉了。后来我反复想了想,事情应该就出自那个老知青之手。”

  我问:“那你隐姓埋名那么多年,就为了躲避他。”

  小舅点点头:“要是真是他暗算的我,那么这个人就太危险了。在那样冷的天气,他躺在雪地上专门等我们,不早也不晚,不仅知道我们上山的路线,还知道我们上山的目的。这个人可不简单呀!”

  我点点头:“确实,要是说知道你们的上山路线还好,能掐准你们的时间,确实不容易。”

  小舅说:“那个人应该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后来在拐弯处超过我们,导演了那么一出戏。”

  我问:“那他又有什么目的呢?”

  小舅说:“应该和那个勘探队的目的一样,但是我最终没有走到最后,所以一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找什么。不过能让那么多人豁出命来,应该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吧。”

  我问小舅:“那你最后查到那个知青的下落了吗?”

  小舅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仔细排查,要知道,那个人一天查不出来,我就一天也不能安生。当年那个人出手狠毒,而且身上还像是带着功夫,这样的人可不简单啊!”

  我点点头,确实,别管是谁经历了这么一幕,要是不调查清楚,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小舅感叹了一声:“我从山上滚下去之后,浑身都要冻僵了,接下来又刮起了白毛风,我在大风雪中摸索着往前走,也不敢大声呼救,怕那个人听到。

  好在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盗猎组织,他们把我给救了。”他顿了顿,说,“那个人是香港人,是国际盗猎组织的小头目,他当时在大兴安岭偷猎东北虎,正好把我给救了。

  “后来,我有家也不能回,就谎称是孤儿,跟他去了香港,在他手下做事情。后来,国际打击盗猎越来越严厉,他也开始洗白自己的生意,就让我在北京开了个狩猎场,做一些地上地下的皮子生意。

  “这么多年来,我虽然不方便露面,但是也让手下暗暗关注咱们家人的情况。本来我以为,这辈子跟咱们家都没有任何关系了,直到你来店里面试,我看到你填写的父母那栏,母亲竟然是我姐姐,又问了你老家的情况,才知道,你就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小外甥!”

  我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紧紧握着他的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小舅也很激动,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问我:“你妈嫁到成都习不习惯?你姥爷身体还好吗?”

  我擦了擦眼泪,使劲点头,说:“好,好,都好!我以前在家时,我妈还经常念叨你,说外甥随舅,眉清目秀,我长得就像你!”

  小舅也笑了,笑得苦苦的。

  说完这些,我觉得和小舅关系亲多了,也靠近他一些坐着,问他:“小舅,那个知青的底细后来查出来了吗?”

  小舅点点头,说:“我排查了很久,几乎把屯子里的老人都摸底了一遍,最后锁定了一个人,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他了。”

  我问:“谁?”

  小舅缓缓地说:“关东姥爷。”

  “啊?!关东姥爷!”我吃惊地站了起来。

  小舅说:“想不到吧?其实你想想关东姥爷的身份,他是闯关东的侉子,在屯子里呆了几十年,平时又常年在山里打猎,要说谁对大山最熟悉,能一路上偷偷跟踪我们,也就只剩下他了。

  你忘了吗?当年你姥爷分明认识他,所以才执意要带着他一起走,这个人除了他还有谁?”

  我才恍然大悟,想着关东姥爷当着小舅的面问我“老家人怎么样?你小舅舅回来了吗?”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原来是这个意思。

  操,这老家伙看来心里像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清楚楚,把老子当猴耍呢!

  我把这感觉跟小舅说了,小舅说,关东姥爷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应该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然恐怕早就来找他了,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我问小舅:“关东姥爷为啥对咱们这次进山那么感兴趣?”

  小舅冷笑着:“很简单,你忘了他当时用什么暗算我的?”

  我猛然醒悟:“啊,毒牙!难道说上次探险全是假的?大兴安岭并没有人失踪?!”

  小舅点点头:“那个老猎人确实是不明不白死在了大兴安岭,肚子上插着一支大蛇呀,这个不假。不过后来咱们猎场失踪了几个人,这个失踪事件是我和白朗策划的。

  我其实是想用毒牙做诱饵,想引关东姥爷出来,看看当年那个害我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我想起在火车上,赵大瞎子就觉得这次有些奇怪,怎么也不该派白朗去大兴安岭调查失踪事件,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说:“不过关东姥爷并没有出现……”

  小舅摇摇头,说:“不对,他还是出现了。”

  我说:“不可能呀,咱们上山一共就那么几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哪有他?”

  小舅说:“还有一个人,老绝户。”

  我说:“对,还有老绝户。关东姥爷这老家伙太滑,几乎要成精了,谁能想到他这次没有直接跟咱们见面,却找了老绝户跟咱们接头。唉,可惜了,最后还是让他跑了!”

  小舅却摇摇头,说:“他不是老绝户,老绝户早死了,这个是冒充的。”

  我一下子愣住,不由说:“啊,老绝户早死了?这……你怎么知道的?”

  小舅咬着牙,狠狠地说:“老绝户死的时候,是我埋的,我怎么不知道?!”

  看着小舅有些狰狞的表情,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古怪事情,小舅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才走到这一步。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这老绝户竟然是假冒的!

  他是假的,那他给我讲的姬工那些故事又是真是假呢?

  为何姬小免说的也和他一样?

  那狼城里的那个神秘女人到底是不是姬工呢?

  我看着小舅,勉强笑了一下,笑得苦苦的,希望他能继续跟我解释,可是他却很快转移了话题:“小七,其实我去大兴安岭,第一是为了引出关东姥爷,第二也是为了追查三十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

  我问:“三十年前那件事?”

  小舅舅点点头:“我总觉得,三十年前那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完了……我后来也偷偷回屯子做过调查,当年那支勘探队穿的是国民党的军装。

  你要知道,那时候,****早就被打到台湾去了,怎么还会在大山里突然出现?

  关东姥爷在大山里又在寻找什么?

  那狼城底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感慨着:“小七啊,这大山里头,肯定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秘密。要是找不出这秘密,我就算死了也不甘心啊!”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小舅背井离乡、东躲西藏的前半生可以说是被大山里头那个秘密给毁了,要是这辈子查不出这秘密,估计他死都不会安心。

  别说是他,就算是我,也对狼城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恨不得立刻就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