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67章 老绝户早就死了

第67章 老绝户早就死了

  我看了看小舅,以为他会问我当时在狼城中发生的一切,没想到他却没有问我:“我知道老绝户是假的后,就明白了,这里面肯定有鬼,所以故意没有说破,想从他身上去找线索,没想到他那么快就暴露了,逃跑了……

  “后来到了阴城,也没时间审他。但是一直到了狼城,我都觉得,关东姥爷一定会出现,但是从始到终,他都没有出现。”

  小舅沉吟了一下,转向我,说:“小七,我有些怀疑,老绝户就是关东姥爷!”

  我吃惊了:“这……这……这不大可能吧?再说……再说关东姥爷跟他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小舅却阴沉着脸说:“关东姥爷每次来,都像是换了一个人,谁也搞不懂他到底长啥样,也许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呢!”

  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窝窝囊囊的老绝户,突然变成了神秘莫测的关东姥爷,这个世界也太娘的玄幻了!

  突然想起赵大瞎子说过,在半山腰上,老绝户埋狼皮时,背后还站着一个神秘的人,怀疑是山魈,那个人将老绝户给吓跑了。

  我赶紧跟小舅详细说了一下,小舅听完后,眉头紧皱,然后斩钉截铁地说:“不对,赵大瞎子在说谎。”

  我有些不明白:“说谎?”

  小舅肯定地说:“对,他一定在说谎!你想想,当时你和瞎子睡在一张铺上,我和白朗、山魈在一张铺。我这个人,从小缺乏安全感,旁边有人时,很难睡着觉,所以迫不得已要和别人一起睡时,我都会睡在最外面,再悄悄用几根丝线绕在床边上,晚上要是有人下过床,就会拉断蚕丝。

  后来瞎子大叫起来,我起床后,先检查了一下床边的丝线,那个丝线还是好好的,所以我能肯定山魈肯定没有出去过。”

  我挠挠头:“真他娘的奇怪了,死瞎子骗我干吗?”

  小舅踱了几步,面色一寒,问我:“小七,你好好回想一下,瞎子看到的那个黑影,是和老绝户在一起,还是单独站在旁边?”

  我想了想:“他好像是说,那个人站在老绝户身后,老绝户并不知道,所以吓了一跳。”

  小舅猜测着:“那个人……会不会是关东姥爷?”

  我一愣,猛然一拍大腿,说:“操,还真可能是他!”

  小舅皱紧了眉头,说:“要是这样的话,这个事情就复杂了……”

  我问:“关东姥爷去了,怎么就复杂了?”

  小舅说:“我这次用毒牙引诱关东姥爷出来,就是想追查三十年前的事情……我估计他也是一样,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当年那个孩子。

  但是他要是压根没那么想,而是更关注一个兽皮,那事情就很奇怪了……难道说,他压根不在乎什么大蛇牙,其实是想得到那些兽皮?”

  我说:“不对呀,兽皮是老绝户埋的,他要是找兽皮,随时可以挖出来啊?”

  小舅摇摇头,说:“不对,还有一种可能,老绝户当时根本不是在埋兽皮,他是想把它们给挖出来。”

  我的头嗡一下炸开了。

  仔细想想,瞎子只看到老绝户蹲在土坑那,确实不能肯定他究竟是在往里埋,还是在往外掏,这种可能还真有。

  不过还是有点不对劲,我说:“那狼皮要是关东姥爷埋的,那他为啥又要挖出来?就算是他要挖出来,也不需要非得等咱们上山才偷偷去挖,还被黑影给吓跑了?”

  小舅拍拍手说:“对,这确实是一个问题……难不成那狼皮是其他人埋的?”说道这里,他扭过头问我,“小七,你当时遇到的狼群是怎么样的?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我想了想,说,“还真有,当时山魈和狼有过对话……”

  小舅问:“他有没有说什么关于狼群的?”

  我说:“他说,这群狼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找东西?”小舅愣住了,开始站起身,慢慢在屋子里踱着步。

  过了一会,他打开外面的柜子,从柜子里拿出那几张灰白色的小狼皮,摊放在桌子上,翻来覆去仔细查看,终于在一张小狼皮里,发现了用刺青雕刻的一副手绘图,像是一张古怪的地图。

  我吃惊了:“这狼皮上还真有东西!”

  小舅死死盯住地图,说:“我明白了,这是一卷地图,只有狼群才能找到!我终于明白了!”

  我有些搞不明白:“小舅,你明白什么了?”

  小舅眉飞色舞,在屋子里兴奋地踱着步:“小七,你看,他们把地图雕刻在兽皮上,这个东西人找不到,只有狼才能找到。所以我估计那天晚上狼群要偷袭咱们,也是因为这个!好,我终于明白了,这个地图不简单呀!”

  我脑子里乱糟糟一片,问他:“地图?这个地图是老绝户藏的吗?他在哪弄到的地图?”

  小舅摇摇头:“我觉得老绝户应该根本不知道这狼皮里藏着地图,你看,他根本对这些狼皮毫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阴城。”

  我说:“对,他跟我说过,他在老林子里那么多年,就是去阴城。他说是去那里找人,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将老绝户给我讲的恋爱故事,从头到尾给小舅讲了一遍。不过在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没把姬小免的奶奶能和狼沟通,以及老绝户变成狼人的事情说出来。

  那些事情,连我自己都觉得那事情太玄幻了,就像做梦一样,甚至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发生过,怕小舅会笑话我。

  小舅听完这个故事,什么都没说,却问我怎么看。

  我说:“我觉得老绝户这个故事有点假,好多地方都有破绽。不过他说的姬工的事情可能是真的,我们在狼城还真见到了一个神秘女人……”

  小舅点点头:“我倒是觉得,老绝户的故事是半真半假,他肯定去过阴城,那几张小白狼皮,说不定就是他从阴城里带出来的。”

  我一惊:“那他怎么还把狼皮埋土里?”

  小舅皱紧了眉头:“我觉得他应该不知道这狼皮有问题,可能就当成普通的狼皮埋地下了……也许是有人让他这样做,也许是他自己想用狼崽皮引来狼群干掉我们……

  你看,他后来故意逃跑,是想分散我们的兵力,让狼群把咱们逐一击破。不过他没想到,咱们这边有山魈这样的高手在,没能如愿。”

  我觉得小舅这个说法有点牵强,又不好意思这么直接说,就说:“咱们和老绝户无冤无仇的,他为啥想害咱们?”

  小舅说:“这幅地图是刻在白狼皮上的,搞不好跟上次卖你白狼皮的猎人有关系。我想,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地图,那个猎人才被人杀死在了大兴安岭。后来我派去追查这件事情的人,也被他们给害死了。

  “那个猎人临死前写下你的名字,也许是一种暗示,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和白狼皮有关,是给咱们提了个醒,只不过咱们都给忽略了。”

  我点点头:“这样看,就差不多了……这样说的话,老绝户应该不是关东姥爷,那天晚上的黑影才是他。”

  小舅还在研究着狼皮上的地图,随口说:“可能吧,也可能是赵大瞎子看错了,顺口胡说的。”

  我见小舅心不在焉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又想起姬小免的事情,心里有点难受,又忍不住问他:“小舅,那狼城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舅神色严肃了,他摇摇头:“狼城……这个……真说不好。”

  我不死心,继续试探着:“我们在下面,看到底下都是狼……就像是狼自己建的城……那些狼,像人一样……”

  小舅叹了一口气,认真地对我说:“小七,忘了狼城吧……这次是一个意外,本来我不打算让你参与的。以后,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好生活,打理好铺子,以后我这些产业早晚还得交给你……”

  我忍不住说:“那,那小免怎么办?”

  小舅一愣:“小免?小免又是谁?”

  我没办法,就硬着头皮把小免的事情告诉了小舅,并简单说了一下我们在狼城中的经历。

  我越说越难过,最后结结巴巴地问小舅:“小舅,你说她到底在狼城里看到了啥?她……她还,还能恢复过来吗?”

  小舅摸出一支烟,点着了,又给了我一支,说:“你也见过狼城,那样的地方,人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

  “小七,你知道人为啥会失忆吗?

  我以前问过专家,专家说大脑有一个功能,要是人经历过一段自己无法承受的痛苦,身体承受不了,大脑会自动把它封起来,这样就失忆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

  我没话说了,感觉胃里一阵难受,大口大口吸着烟,拼命把这种感觉压下去。

  我的声音哽咽了:“小舅,你能不能联系上山魈?”

  小舅问:“你找他?”

  我点点头:“我想知道,狼城里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舅拍拍我的肩膀:“小七,山魈你是找不到的……他这个人,你说他是一个人,还不如说他是一匹狼……

  小七,你还年轻,好姑娘有的是……”

  我一下激动起来,使劲吼起来:“舅舅……姬小免的姥姥能跟狼说话,山魈也能,我想他会帮我!你,你就让我去找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