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71章 东北大山里的五大仙

第71章 东北大山里的五大仙

  黄大仙,就是黄皮子,这东西很邪乎,能跟人换命。

  你要是杀了一只黄皮子,其他黄皮子会爬到一个高高的树杈上,把脑袋卡在树杈里,活活吊死自己。

  它这叫换命。

  它不活了,也要拉着你死。

  这时候,好好的人会突然就昏迷了,甚至鼻腔里喷血。要是不赶紧找到那只换命的黄皮子,打死它,就得陪着换命的黄皮子一起死了。

  有人说,黄皮子放的屁有毒,能让人产生啥幻觉,让你看着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到处是鬼,能把人给活活吓疯了。

  咳,咋说呢,反正不管啥****原因,这家伙吧,就是邪!

  这黄皮子,狐狸邪,大家都知道,但是说长虫的少。

  其实啊,这大长虫也邪,不然咋能成五大仙(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民间俗称“狐黄白柳灰”(或称“灰黄狐白柳”)为五大仙)?

  不过这长仙和狐仙、黄仙都不大一样,长仙这东西叫小龙,是镇宅子,镇山,镇水的,算是瑞兽。

  这玩意吧,咱们老猎人轻易不会碰,更不会杀。

  其他那些玩意,杀了顶多是中邪,大不了一个死呗,没啥了不起的。

  大长虫不一样,你杀了一条,漫山遍野的蛇群都来报复,不光要咬死你,搞不好把全屯子的人都给屠啦!

  我忍不住打断他:“等,等等!你刚才说啥,一个屯子的人都给屠啦?谁屠?屠谁?”

  赵大瞎子面无表情:“大蛇,蛇群,屠屯子!”

  我直咧嘴:“你就可劲吹吧!还屠村子?!那是啥蛇呀?该不会是日本鬼子变的蛇吧!”

  赵大瞎子急眼了:“我操,你狗日的还别不信!这大长虫的事,说出来怕当场吓尿了你!”

  我听他话里有话,赶紧溜须他,问他大长虫到底是咋回事,让他老人家给我好好上一课,让我也长点见识。

  这狗东西却摆起谱来,拍拍屁股站起来,说这里乱哄哄的,鸭子下河一样,不行,不行!得让我请客,去餐车好好整几个大菜,再喝点酒,那才有心情讲嘛!

  车上全是人,我们费了半天劲,好容易挤到餐车处。

  看看菜单,价钱也不算贵,和京城中等偏上点的饭店菜价差不多,就点了几个大菜,要了瓶白酒,两个人坐在那慢慢吃喝。

  天已经黑了,车灯刺过深邃的黑暗,哐当哐当开着,单调又有一种特别的韵味,几个女乘务员在一旁小声说着话,偷偷看着我们,白酒的香气弥散开来,有一种朦胧的舒适感。

  我觉得,夜行的火车特别适合讲故事,陌生的旅客,未知的行程,火车轰隆隆的声响,这一切都仿佛在酝酿着一个神秘的温馨的好故事。

  就像我当年躺在热乎乎的炕上,看着火炉里通红的跳跃的火焰,听着姥爷讲述大山深处的故事一样。

  赵大瞎子吃饱喝足了,让服务员撤了盘子,喝了半杯酒,开着窗外茫茫原野,捏着酒杯,沉吟了半天,终于伴随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用一种低沉的语调讲述了那个关于大蛇的故事。

  他说的是60年代末,那年月,全国各地都在大修水库。东北那边山多,要想修水库,得先用炸药炸开山,然后在底下挖。

  文革时,吃大锅饭,赚工分。东北地少,起早贪黑干一天,也得不了多少工分。好多人就瞄上了开矿。

  开矿危险,尤其是做炮手,那是把命系在裤腰带上的活。所以炮手不仅工分多,活不多,还有好烟好酒侍候着。

  炮手拉炮,要先在山上凿一个炮洞,放上火药,然后用长长的引线引燃。结果有一次,有一个炮眼怎么也拉不响。

  没办法,只好换了一个老炮手,他重装了一次火药,轰一声就给拉响了。

  大伙一阵欢呼,老炮手却心里咯噔一声,他听出来这声音不对。

  过去仔细看看,发现炸出来的坑洞里全是血,扒开碎石后,发现里面有一条被炸成几截的大蛇。

  有人就说,这老蛇是镇山的,看吧,这里准出事。

  大家都有些心慌,但是挨着当年批斗牛鬼蛇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挖。又挖了一个月左右,突然挖穿了水脉,粗壮的水柱冲上来,一下子冲倒了几个人,后来一个人都没跑出来。

  事情出来后,大家人心惶惶,都不怎么敢炸山了。

  有人说,这山是山神爷爷的府邸,不能炸,一炸准出事。咱们是山里人,靠山吃山,谁也不想祸害大山,但是上面派下来了一个指导员,带领着一个专家,一群知青,咋呼撩天,撼天斗地,谁能拦得住?

  专家在大山里转悠了几天,选择了一个小山包。

  说起来也怪,咱们屯子被包围在一座座大山之中,周围却惟独有一个小山包。小山包一百多米高,形状像人的半拉屁股,就叫做屁股山。屁股山下环绕着几股溪水,淙淙流淌,做水库也挺合适。

  上面既然要炸,那就炸吧。

  按照专家的意思,在小山包下凿了几个炮眼,塞进去一捆雷管,远远的引爆了。

  几个炮眼炸开后,碎石满地,大家凑近了看看,崩开的山体中竟往外淌着一些黏糊糊的红水,像血水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血水变黑了,大家仔细一看,原来在那些粘稠的红色液体上,爬满了指头肚粗的大黑蚂蚁,正拼命往外爬,看起来着实瘆人。

  大家纷纷往后退,这指头肚般粗的大黑蚂蚁,谁见过,指不定身上都带毒,被咬几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人就犯了嘀咕,说这家伙可完啦,这大山流血是凶兆啊,这山可不能再炸啦,再炸我们就都玩完了。

  专家走上前,用手拈了一点红色的液体,闻了闻,摇了摇头,说,乡亲们,大家别慌,这不是血水,应该是一种植物的汁液,大家可以闻闻。

  大家将信将疑,有胆子大的过去闻了闻,发现那红色液体确实有一股淡淡的中药物。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植物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血。

  再看了看,原来潮水一般汹涌向外冲的大黑蚂蚁,根本没管大家,只是拼命朝外跑,没多久就跑得干干净净的。

  大家放了心,继续炸山挖石头。

  又炸了几炮,小山包就给炸没了。

  大家惊奇地发现,这小山包下竟然是一个空壳子,底下空荡荡的,是一个水潭。

  那水潭还挺深,寒气逼人,往里扔一个石子,咕咚咕咚好半天才沉到水底。大家才明白,难怪这小山包底下有几股水哗哗往这流,感情全流进这底下的深水潭里了。

  按说大家本来就是挖水库,这小山包底下正好有一个现成的深水潭,这不正好了嘛。

  可是专家却不干,说这个水潭蓄水量太少,需要先把水潭里的水抽干,大家把水潭深扩一下,才能完成任务。

  公社很快调来了几架抽水机,连夜排水,没想到那水潭里的水还真不少,整整抽了一天,都没抽干净。

  没办法,大队支书就安排了几个棒小伙,在水潭旁架起篝火,连夜抽水,让乡亲们都回家了。

  结果第二天天亮,乡亲们回来一看,水潭旁的篝火早被浇灭了,几个小伙子无影无踪,那几台水泵也静悄悄躺在大坝上,早就没有油自动熄火了。

  屯子里有的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在土坝上仔细看了一遍,发现窝棚深深打入地下的地基被撞倒了,地下散落着几根碗口粗的木头,不远处的草地上还有一把折断的猎刀。

  老猎人检查了一下足迹,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几个小伙子昨晚上遇到了一头大得可怕的野兽,那野兽一头就把打进地下一米多深,电线杆般粗细的木桩子拦腰撞断了,接下来轻松干掉了几个带刀的小伙子,这到底是啥****玩意?!

  老猎人把这些分析一说,大家也都有些害怕,想着这到底是头野猪王,还是一头大得惊人的巨熊,待会要是再冲过来该怎么办?

  那几个小伙子的尸体又去了哪?不可能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吧?

  讨论了半天,一个老人磕了磕烟袋说,这邪乎玩意恐怕不像是山里的东西。这东西,根本就是在水底下,它把人给拖到水下吃掉了。

  事到如今,大家也没有选择,那水怪既然能把棚子的木桩子撞断,肯定也能爬上来吃人。

  屯子离这里又不远,它万一哪天趁夜冲到屯子里咋办?

  大家先回屯子里背上猎枪,带来猎犬,把女人、孩子都赶得远远的,把水潭团团围住,这才开始抽水。

  没想到,昨天整整抽了一个白天,水潭的水下去了一半,现在又满了。

  专家分析了一下,说这水潭下应该通着暗河,暗河在晚上把水给补满了。要抽干这水潭,必须要日夜连续抽,一口气抽干它,然后堵住暗河才行。

  大家一边抽水,一边小心戒备着,就这样一直到了旁晚,水潭还是静悄悄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眼看着天黑了,大家也都紧张起来。

  大队支书简单和大家开了个会,决定让女人带着孩子先走,屯子里的男人今晚谁也别走了,就在这里和那水怪干上啦!

  吸取了昨晚的经验,大家把棚子建在了远离水潭的地方,在水潭一圈倒插进入了好多把尖刀,又把屯子里那几十条战绩赫赫的猎狗全放开,让它们牢牢守卫在水潭边。

  接着,大家又从屯子里搬来了几个汽油桶,里面装满大木头桩子,倒进去半桶汽油,火光熊熊,照得周围像白天一样,大家这才将轰隆隆的抽水机打开,想看看那水潭里的东西到底敢不敢出来。

  就这样到了下半夜,汽油桶的灯光渐渐暗了,大家也都有些困倦了,也不敢睡,都抱着猎枪打瞌睡。

  这时候,突然有个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周围怎么那么安静了?那抽水机怎么不响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刚走出棚子,就发现夜色中,有一条大得惊人的黑影,竖起身躯,朝着他们棚子处歪歪斜斜“走”了过来。

  他完全被那个黑影子吓傻了,手指头正好扣在扳机上,无意识就开了枪,枪声轰一声响,把那条黑影子吓得身子一顿,一下子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