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藏人

返回首页鬼藏人 > 第72章 蛇群屠村事件

第72章 蛇群屠村事件

  这一枪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响亮,瞬间惊醒了大家,迷迷糊糊的人们爬起来,看到那条在夜色中扭曲的巨大黑影,吓得害怕都忘了,抓起枪没头没脸就是一顿乱打。

  那怪物见众人势大,将身子一扭,直接撞倒了河边的一棵大树,接着大树倒下的功夫,扑通一下窜回了水潭。

  有人在慌乱中点着了火把,朝那大水潭中一路照过去,就见那黑黝黝的水里,水花翻滚,一条巨大黑影在水中迅速穿梭,摇头探脑,在水上打了一个漩,然后潜入到水潭深处。

  棚子里的人全傻眼了,大家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那水潭里出来的,竟然是一条足足有十米长、水桶般粗细的巨蛇!

  谁也没有想到,这水潭里竟然隐藏着一条巨蛇,这世上竟然会有那么老粗的巨蛇?!

  有人暗暗咋舌:“俺的老天爷,这该不会是一条小龙吧?!”

  大家缓过劲来,赶紧清点清点人数,好在这次发现的早,还没有人受伤。

  有人想起来外面放的一群狗,那巨蛇都杀进门了,怎么那一堆破狗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出去看看,发现那一群平时威风凛凛,连巨熊都敢扑上去狠狠咬一口的猎狗们,都一个个瘫倒在地上,瑟瑟发抖,腿脚都软了,连头都不敢抬,更别说扑上去了。

  大家回想起刚才一幕,再看看黑黝黝的水潭,月光发白,阴风阵阵,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哪敢在这里多呆,一行人连夜跑回了屯子。

  第二天,大家在屯子里开会,商量怎么捉这条大蛇。

  有人提议下毒饵,有人提议用炸药,有人提议钓蛇。

  毒饵很快被否定了,那蛇是吃活物的,没法在活饵里投毒。

  炸药也不行,少了炸不死大蛇,多了怕影响后期修建的水库。

  看来只有最后一个法子,钓蛇。

  钓蛇和钓鱼不一样,蛇不吃死物,要用活饵。

  大家找了一根几十米长的小手指头般粗的牛毛绳,一端拴在河边的白桦树上,一端拴了一枚大铁钩,钩子牢牢绑在几只大鹅身上,把鹅赶到水潭中,静待那大蛇上钩。

  没想到,大家足足等了一天,那大蛇非但没上钩,那群鹅倒是不干了,不断往岸上跑,赶都赶不下去。

  大家开始还以为鹅是害怕,发现不对,鹅上岸后抢着吃草,它们是饿了。

  大家在水潭那观察了好久,也觉得不对劲,这水潭里怎么连一条鱼,甚至一只小虾都没有?

  难怪这些大鹅饿了!

  想想也不对,那蛇确实大,倒是也不至于把整个水潭里的小鱼虾都给吃绝了吧?

  再说了,要是吃绝了小鱼虾,它又靠什么生存呢?

  再回想起炸开小山包时,潮水一般的黑蚂蚁拼命往前跑,像是很惧怕这大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村里一个老猎人提出了一个可能:民间传说龙大为蛟,蛟大化龙,这水潭隐藏在丛丛大山之中,偏偏就这一个水潭,傻子也都猜出来风水很好。

  会不会是这水潭里修炼的大蛇成精了,要化龙了?

  大伙儿都是半辈子在大山里打猎的,啥邪门的物件没见过,那被雷劈开流血的老树,会说人话的白毛狼,幻化成人形的人参娃娃,这深山老岭的,啥邪乎物件没有?

  还别说,这事情还真是有可能。这黄皮子都能成精,为啥人家大蛇就不能化龙呢?

  对,八成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说到这水潭里的蛇要化龙了,大家更担心了。这还用问,这蛟龙的府邸都被他们用雷管给炸开了,它要是化成龙,还不得立刻降下滔天大水,淹了这屯子?!

  那老猎人瓮声瓮气,又出了一个主意,说他从前听别人说过一个法子,专门是用来抓这种未成形的小龙的。

  老话说“龙虎斗”,这龙和虎天生就是死对头,不管啥时候遇见,非得斗个你死我活的。

  据说这小龙未成形时,一般东西不吃,但是唯独对虎骨恨之入骨,只要见了,非得一口吞下去不可。

  所以要抓小龙,就要把钓线上的大鹅换成虎骨,大事方成。

  赵大瞎子说,那年头,大山里荒凉着呢,没那么多人。三九天,大雪封山,老虎找不到吃的,三天两头下山,经常和村民们干起来。好多人家都有泡制的虎骨酒,那玩意好找!

  大家捡了几块大虎骨,把大鹅从铁钩子上换了下来,再一次投到水潭里。

  虎骨投下去没多久,水潭开始咕嘟咕嘟往外冒成串的水泡,接着水面像是沸腾了,半个水潭炸开了,紧接着那绑在白桦树上的绳子嗖一下绷直了,然后一头扎进水里,接着在水潭里画起了圈。

  大家心中一喜,也有些害怕,那大蛇确实吞掉了虎骨,被铁钩牢牢勾住了。

  那牛毛绳被水一浸,更结实,别说这大蛇,就算帮上几头黑瞎子,它也挣不开。就怕这大蛇恼羞横怒,不顾一切冲到岸上来,撞断大树,那谁能拦住它?

  那老猎人一直蹲在地上啪嗒啪嗒抽着旱烟,这时候不慌不忙起身,把提前准备好的一桶雄黄酒拿出来,一瓢一瓢撒在岸边。

  蛇怕雄黄,这雄黄酒撒在岸上,它就不敢上来了,只能在水下折腾。

  大家才放下心,都坐在地上看着那蛇。

  这蛇嘴里挂着一只铁钩子,啥东西也吃不了,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就得浮出来。

  这水下的物件,在水底下是霸王,上了岸就完球啦!

  那牛毛绳绷得笔直,在水下划来划去,整整过了一天,那绳子也丝毫不见松弛。

  那老猎人招呼大家,该吃吃 ,该喝喝,这大蛇得折腾个几天才行。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星期,大家都几乎要放弃这条大蛇了,那绳子才终于松弛下来,水潭咕嘟咕嘟冒着水泡,像是大蛇要上来了。

  那老猎人大手一挥,指挥着大家将绑在老树上的牛毛绳小心解下来,栓到了一架四头牛的牛车上。

  老猎人坐在车上,先将雄黄酒往牛车上撒了一遍,然后大声吆喝一声,牛车开始慢慢往前走,那绳子立刻就绷紧了。

  大家都替他捏了一把汗,只见那老猎人狠狠几鞭子下去,那几头牛卯足劲,拼命往前蹬,把那牛毛绳绷得水珠乱颤,终于将那绳子拉上来了几分。

  老猎人赶着牛车,拉着那大蛇,绕着水潭一圈圈走着。

  那大蛇被牛毛绳拉着,挣又挣不开,只好拼命在水里扑腾,巨大的身子不时窜出水面,在水上掀起巨浪,但是却害怕雄黄,怎么也不敢靠近岸边。

  老猎人赶着牛车遛蛇,足足遛了一个上午。

  那蛇有几次不行了,翻着肚皮,被拉到了岸边,但是一接触到雄黄,立即拼命挣扎开来,往水潭中间冲下去。

  就这样反复几次,那蛇终于筋疲力尽,翻着肚皮,一动也不动,被牛车拉了上来。

  老猎人招呼大家,先用烟水袋的老烟水和雄黄在那蛇身上淋了一遍,然后用绳子把蛇身绑住,给它牢牢栓在几棵老树间。

  蛇这东西,别管多大的,只要遇到烟草,身子就软了,动都动不了。尤其是那老旱烟袋里的陈年烟水,往蛇身上一淋,蛇就像被抽了筋,软塌塌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忙完这些,大家才围拢过去,仔细看这条巨蛇。

  那蛇足足有十几米长,浑身呈赤红色,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巨大的蛇头昂起,足足有一个小型磨盘那么大。

  它怒视着众人,不断吞吐着黑色的芯子。

  对于处理这条巨蛇,村民产生了两派意见。

  一派主张杀蛇,理由是这蛇先是祸害了几个小伙子,血债血还。再说这蛇最善于报复,放蛇入水,后患无穷,保不齐它以后会灭掉屯子。

  一派主张保蛇,说这万物都有灵,这老蛇修炼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容易,说不准它以后化龙升天,还能保佑咱们这一方百姓。

  争论到最后,大家还是决定杀了这蛇,以绝后患。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就说把这蛇在这里放一夜,明天天亮再杀。

  老猎人晚上睡不着觉,思前想后,到底可怜这大蛇,就趁着天黑,将蛇硬拖到牛车上,偷偷把大蛇送到深山中。

  临走前,他用水将蛇身上的烟水冲掉,又叨咕了几句,说蛇啊蛇,你要是有灵性,就赶紧避到深山老岭里,别再出来祸害人了,不然谁也救不了它了。

  第二天,大家起来一看,发现那绳子断了,以为那蛇跑了,心中也都有些害怕。

  那老猎人宽慰着大家,说大蛇这次受了惊吓,一准跑到深山里了,他又挨家送了一大包雄黄,让大家在家里屋外都多放点,防蛇防虫,以防万一。

  大蛇没了,水潭一个通宵就抽干了。抽到最底下,大家惊奇地发现,水潭最深处竟然有一副巨大的蛇骨架。

  那蛇骨架要比先前那条蛇大很多,足足有二三十米,断成了几截,从一些稍微完好的骨架上,能清晰看出,这蛇的身子能有水牛那么粗。

  可惜的是,那巨大的蛇头已经碎掉了,看不出来到底是啥蛇。最奇怪的是,在断掉的脑袋处,箍着一副巨大的铁环,铁环下拴着一条手腕般粗的铁链子,铁链子一头深深打入了水潭下的岩石中。

  大家全看傻眼了,这是个啥东西?

  看样子,这像是一幅蛇骨头,不过啥蛇能长那么大?刚才那条跑掉的蛇,已经大得很不可思议了,可是这蛇骨还要比那条蛇大得多!

  还有,这蛇脖子上的铁链子又是怎么回事?它是被什么人给拴在了这水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