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九章:亡魂现身

第九章:亡魂现身

  看我表情有点不太对劲,小马问:“怎么啦?有什么不妥?”

  我看了白白一眼道:“你想到没有?”

  白白点了点头,代替我告诉了小马,她和我想的一模一样,这女人就是比程怀火和小马靠谱,如果不是比我晚进刑侦科,来不及破大案,估计代理组长的职位会属于她,而不是属于我。

  不管小马的一脸震惊,白白把证物袋递过去道:“我们找到两片烧过的纸张,你还要回局里一趟,马上做化验,看和之前找到的纸片是不是同一种质地,同一个时间出产。还有这些器官组织,看看是不是属于死者林伟业,如果属于死者林伟业,这里才是第一案发现场。”

  小马脸上的震惊变成惊喜:“找到啦?可这纸片怎么回事?”

  “验完回来再说,我们只剩两天时间,你不想上头狠狠批我们就赶紧行动。”

  “呵呵,有道理。”小马接过证物袋,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大砖头手机道,“局里申请的,方便我们联系,有什么就打办公室电话,免得我瞎跑。”

  白白小心翼翼把手机收起来,在那个年代,这是高科技产物,普通人都用不起,得当宝贝。

  小马问我:“小雨你有什么要交代?没有我走了啊。”

  我道:“让他们重新验张洁的死亡时间,可能有错,刚刚白洁已经说过,他们不愿意,你就把刚刚白洁的推测跟他们说一遍。”

  小马走了以后我才和白白回村寨,去张洁家勘查找到烟灰的角落,真是想不明白,如果烟灰是在张洁死前落下形成的为什么又没有其它痕迹?如果不是早就预谋好要杀人,根本就不会如此小心把烟灰吹散、把脚印抹去。但如果早预谋好要杀人,还是刚刚那个话题,我们弄错张洁的死亡时间,这真的很扯淡。

  白白有点气馁:“怎么办?一无所获,这第三天眼看就要过去。”

  我道:“我们去找金族长,让他组织人手从这个房子出了门的每一个能走的方向找,就找烟头,如果幸运,烟头扔在屋檐下,应该能提取到唾液化验出来。”

  白白道:“行,走。”

  到了金族长家,我刚说明来意金族长就立刻找人,很快安排了三十多人去找烟头,白白监督他们,我和金族长在聊。我道:“禹叔,我想听听你口中的张婶,她为人如何?性格如何?”

  抽着水大烟的金族长道:“你们昨天不是已经问过了吗?”

  “有新发现,所以要重新问。”

  “张洁挺好一个人,不和人争、不和人吵,比较好管理,性格跟你妈差不多吧,都是比较温柔的类型,只不过……”说到这里金族长的脸色稍微有点尴尬,“比较能开玩笑吧,毕竟三十二岁就当了寡妇。”

  金族长说的很含蓄,但言下之意我已经大概听明白,就是张洁在男女之事方面不厚道,昨晚他的口供可没有这项内容,不过我能理解他的隐瞒。我继续问:“禹叔,你要说清楚点,这对破案有帮助。”

  “我看见过她衣衫不整从金满的屋里出来。”

  金满?这不是我妈说的最了解蛇毒和毒草的第一人选吗?我连忙道:“什么时候?什么时间发生的事情?”

  “去年冬天,天黑的时候。”

  “就金满大伯?没有其它人?比如十八?”

  金族长瞪了我一眼道:“不可能,十八跟你一样大,张婶四十多,别瞎猜,更别怀疑金满是凶手,他在县城给人看门,不在家,没有作案时间。”

  “二十多和四十多不能有奸……情?好吧,我就随便问问,不是怀疑,他近来没有回来过?”

  “十多天前回来过一趟,还我钱,天黑就走了……”

  “哦,天黑走了,什么时间回来的?”

  “下午。”

  “我问完了,我出去看看。”

  金族长挥了挥手,我连忙走出去跟白白要手机给技术科室打过去,让法证部化验从张洁那里拿回去的席子,看有没有残存的精、液,又属于谁。然后我加入寻找烟头的行列,很遗憾并没有找到,看天黑下来了我只好让大家各自回家,我和白白回我家做饭,这女人厨艺不错,所以她负责做,我负责打下手,我们边做边谈案件。

  关于张洁的死,我做了一个假设,原来她应该和金满有染,但金满去镇里打工以后她又和金十八勾搭上,回来还金族长钱那天其实金满没有走,可能趁天黑去找张洁准备狠狠温存一番,金十八正好在张洁家,他到了以后金十八躲在二层杂物间,所以落下烟灰,而他发现了金十八却没有说破,只是恨在心里,后来老太太死了,他听说以后就计上心头,恶向胆边生,借机弄死张洁嫁祸给老太太,从而让自己逃脱法律制裁。

  听完我的假设,白白提出三个问题,第一,金满的智商程度;第二,烟灰落成的时间;第三,目击者对凶手的描述。然后就推翻了我的假设,说真的我亦认为金满没有那么高的智商,就算真能配出那样的药,目击者为何都看到凶手是老太太?而且烟灰落成的时间好像没那么久,但如果他发现张洁和金十八有染并非发生在他还村长钱那天,而是发生在案发前的一两天呢?又如果是有帮凶,是伙同作案呢?可惜我暂时没有想到能证实我猜测的证据。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给张子辰打过电话,让他查查金满在县城什么地方工作,然后让小马去找到他,把他带回村寨,我要亲自审问,通过审问我肯定能判断出来金满到底是不是凶手。然而这只是我的美好想象,事情起了变化,而且还是很恐怖的变化。夜晚八点钟我刚和白白吃完饭就听见外面响起杀猪一样的喊声,我和白白冲出去一直冲到村寨口,看见许多寨民都被惊吓了出来,看着同一个方向,我看过去,看见小马边喊救命边往村寨里面冲,跌跌碰碰的,非常狼狈。

  我冲过去一把扶住小马道:“怎么回事?”

  小马整个人都在剧烈的发抖,一张脸青紫色,眼神空洞而又恐惧,牙打牙,好久才回答出话:“是……是……是老太太,我……我看见……看见老太太。”

  我吓一跳的同时感觉不对:“怎么可能?你认识她?你没见过她吧?”

  “金满见过,金满说是她,她……她……会飞……”

  “她会飞?”我看了白白一眼,彼此都有点无语,“在哪里看见?”

  “小河桥那边,翻车了,金满……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满脑袋都是血,好吓人。”

  我让白白扶住小马,我回头找有出来看热闹的金族长,用飞快的语调道:“禹叔,我同事出了车祸,就在小河桥那边,你组织人手和我出去看看。”

  金族长和来看热闹的众人由于靠的不算太近,并没有听见小马对我说的话,所以他们并不害怕,所以同意我的提议,金族长连忙现场做安排,让大家赶紧回去拿手电筒、拿工具,跟着我和白白一起往两公里外的小河桥走。我把小马交给金族长照顾,临走前我交代过他不要乱说话,尤其不要说见到老太太,这太吓人,我怕寨民听了会受不了……

  路上和我走在前面的白白不停道:“真的假的?老太太又出现了?又出现了?”白白的语调中透露中惊慌,紧张,害怕,多重感觉复杂地结合在一起,总归是女孩子嘛,但其实我一个男孩子都感觉害怕,可这是我的工作,再害怕都必须硬着头皮上。

  我安慰白白道:“往好方面想,出现的次数越多留下的线索就越多,是人是鬼我们都要揪她出来。”

  “如果是鬼怎么揪?找死呢?”

  “那按你意思这案子不管了是不是?”

  “不是,我只是……”白白还是爱面子,没有把害怕这个词说出来,“先是程怀火,然后是小马,再然后会不会……”

  “会是我,之后才到你,我要是出了事你再停手,有我在前面顶着,放心。”

  谈着话已经走到半路,远远看见小河桥方向有一团熊熊大火在燃烧,我第一感觉燃烧的可能是车子。随着越走越近,没错,燃烧的确实是车子,还加上一棵半枯的大树,位置就在河桥头,把四周都照的如同白昼,桥中段甚至桥尾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从刹车的痕迹分析,小马应该是开车过桥到中段时出的事,车子失控偏离路线撞上桥头的枯树,撞的很惨,半臂粗的枯树已经被撞歪,半个车头凹了进去。

  这道桥是建在河床上面的,但河道特别深,上下游又都是峭壁,去取水救火要往下走一百米才有一个比较低矮的地方,非常麻烦。更麻烦的是我们没有带取水工具,毕竟没想到车会起火,小马没说,可能小马自己都不知道。另外还要担心车子爆炸,所以为了寨民的安全,我让他们站住不要再走,我和白白过去,我把白白护在身后,我想如果有可能,把金满的尸体给弄出来。

  走到靠近十米左右,我一眼看见地上有黄白颜色的纸张,是灵纸,又是灵纸。我弯腰捡起来交给白白,打算继续走,忽然感觉气氛不对劲,原本温度很高的环境忽然变冰凉起来,阴森的冷风呼呼吹来,身后的寨民还发出大片的惊叫声。我下意识抬头往火堆看去,我滴妈呀,竟然看见老太太飘在火堆半空,身体是半透明的,整张脸森白色,表情狰狞恐怖,张牙舞爪似乎要向我们的方向飞过来一个个吃掉我们。

  这恐怖的一幕导致我身后的寨民全部惊叫着往回跑,白白倒是没有跑,她紧紧抓住我的衣服,整个人抖的很厉害,牙齿在打架,嘚嘚嘚的声音听的异常清楚。

  我其实好不了多少,亦很害怕,头皮发麻、腿脚发软,想跑都跑不动,所以只能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过了五六秒钟吧,忽然车子发出几声噼啪的声响,然后轰地发出爆炸声,强大的气流顿时扑面而来,在我倒地的瞬间我听见一声“哗……”很凄厉、很恐怖,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惨叫声,似乎是老太太所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