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章:完美障眼法

第十章:完美障眼法

  我和白白同时摔在地上,白白没了反应,我把她抱在怀里不停拍打她的脸,她才慢悠悠的醒过来,她两眼茫然而又空洞,身体还是在瑟瑟发抖,抱着我不敢动,我想她心里肯定翻天覆地,见鬼了,真的见鬼了,这世界上真有鬼,她想否定却又无法否定。

  我转过脑袋看爆炸现场,已经见不到老太太的身影,四周只有狼藉的一片。我定眼看着,脑海里满满都是刚刚所发生的事情,老太太狰狞的面目、爆炸时似乎是老太太发出的凄厉惨叫声,以及熊熊的大火。猛然的,我醒悟过来,不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我们眼见的这样,眼睛它有时候很会欺骗人,耳朵更甚。

  我觉得那是老太太所发出的声音,那是因为我认为现场没有其他人。这是障眼法,完美的障眼法,包括林伟业的死,包括张洁的死,还包括现在金满的死都是障眼法,看上去都是鬼魂在作案,但案发现场都有其他人出现过的痕迹是为什么?我不否认有鬼,但最主要的鬼在人心深处。

  我不能怕,我反而要高兴,因为我觉得凄厉的惨叫声等于是凶手自己出卖了自己,我对白白道:“白白,凶手是人,肯定是人。”

  白白空洞的看着我,声音微弱:“是人?那我们刚刚看见什么?”

  我狠狠的点头道:“看见的是鬼魂,但鬼和我们想的应该不是一回事,凶手肯定是人,你不要怕,恢复过来,我们把凶手给揪出来。”

  白白沉默了几秒,慢慢离开了我的怀抱,她的状态慢慢恢复了过来,眼神有了往常的光彩,身体不再瑟瑟发抖。其实这事主要是心理反应,只要克服了内心深处的恐惧,就能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我道:“给局里打电话,还有派出所,让他们进来。”

  白白应了一声,拿出砖头手机拨打。

  二十分钟以后,我隐约听见远处传来警笛声,以及来自身后的铜锣声、鞭炮声,加上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我回头看见远远有几百人快步走来,都是男人,黑压压一片,为首的正是金族长,刚走到眼前他就迫不及待问我:“回来报信的人说的是不是实话?十八的奶奶真有出现?”

  “是有出现。”我不否认亲眼所见的东西,但两个现场都出现灵纸说明除了鬼魂之外还有人出现过,鬼魂就是受人所控制,不过在找到确切证据之前,我无法把这些告诉金族长,“不过不完全是实话,具体的我弄清楚再跟你说,你劝住寨民,不要再敲打、不要再放鞭炮、不要靠近事故的现场,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金族长迟疑了几秒才应答,转身往后面走,去和寨民沟通。小马就在寨民群中,他这时候走了出来,一拐一拐的走到我跟前道:“你没事吧?”

  我看了一眼他包扎着的额头道:“你比较像有事。”

  我们往桥头走,那时候燃烧已经几乎结束,整辆车就剩下漆黑的车壳,我们站在边上看着,都感觉很痛苦,这等于是我们导致的公物损失,还不知道上头怎么处分我们。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出真凶,我对小马道:“看样子化验报告在车里烧了吧?你之前看过没有?”

  小马道:“看过,两种灵纸来自不同质地的纸。席子上确实提取到残留的精、液。死亡时间则没有变化,还是之前的化验结果。而那些器官组织,的确属于林伟业。”

  我继续道:“撞车前你是不是先看见一团又红又绿的火,然后才看见老太太?”

  小马用看怪物的目光看我:“你怎么知道?”

  “那团火是烧灵纸的缘故,林伟业的死亡现场就有灵纸,而且有人看见过一团火,现在这里也找到灵纸知道说明什么吗?”

  “说明凶手其实是人?那我们看见的鬼魂怎么解释?”

  “我相信有鬼魂,但肯定有人为操控的成份,鬼魂来自人心深处,听过招魂术和请灵术没有?电影电视总看过吧?”

  小马一脸惊恐道:“真有人驭鬼这事?”

  正说着,派出所的警车已经来到现场,张子辰和三个警察下车,张子辰开口就问我:“怎么闹成这样?你们会不会看错?”

  我道:“几十双眼睛看着,你觉得全部人都看错?先不说这些,大家分头去找,所有线索都不要放过,白白你和小马去下游,其它人去上游。”

  白白和小马立刻行动起来,张子辰犹豫了几秒亦带着他的人行动起来,我靠着桥杆,从口袋摸出一根香烟点燃抽着,盯着车内已经被烧得差不多剩下骨头的尸体。我脑子里不停在想,这火是撞车以后的自燃的还是人为?坦白说,我更相信后者,否则我不会让他们去找线索。如果我的猜测没错,凶手目的何在?难道金满知道谁是凶手?或者金满真的是凶手之一?这是同伙间相残?

  我抽了半根烟的时间,忽然听见小马的喊声:“小雨,有发现。”

  听见动静,负责上游找线索的张子辰亦跑过来,和我一起往白白以及小马所在的位置走,那是一个小土坡,距离河桥有六十米左右。土坡里能看见两只很明显的脚印,还有一小片灵纸和三柱已经烧完的香,看上去烧完还不够一个小时,这时间和小马撞车的时间完全吻合。

  我伸出手指量了量地上的脚印,以尺寸推测这人的身高绝对超过一米七五,和抱林伟业进竹林,我和白白推测的凶手身高吻合,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白白道也量了量脚印道:“是水鞋,约四十二码,内侧缺了一小块,看深度应该在这里站了好久,所以这里的脚印特别清楚。”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证据。”我露出查这个案件开始的第一个笑容,“老太太的鬼魂为什么在这里出现?为了弄死小马?不,我敢肯定如果不是小马载带金满回来,肯定不会出事,所以凶手想弄死的是金满,凶手和金满相互认识,指不定金满就是凶手之一,这是杀人灭口。”

  白白回忆着道:“当时你让我给小马打电话把金满载回来,傍边没有人,除了我和你,还有金族长,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难道金族长是凶手?”

  张子辰道:“等等,我听的一脸糊涂,你们到底在说啥?凶手不是老太太的鬼魂么?怎么又变成人,而且还是金族长?搞错了吧?”

  我道:“谁告诉你凶手是鬼魂?又是谁告诉你金族长是凶手?我说的是人控鬼,招魂术、请灵术,凶手混淆视听推卸罪名玩的把戏。”

  “你意思是金族长会这门技术?”

  “说了不是金族长。”

  张子辰整个人烦躁起来:“到底是人是鬼?急死我了。”

  我看了一眼白白和小马,他们和张子辰一样急,我再不揭晓谜底估计他们要掐死我,所以我连忙道:“我想应该是凶手一直盯着我们一举一动,我和金族长谈话时凶手就躲在暗处,我让白白打电话时凶手亦躲在暗处。”

  “但这仅仅是你的猜测,证据呢?”

  “所以往下要找证据印证我的猜测,我们锁定村寨里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穿四十二寸水鞋或者有四十二村水鞋的男性,一个个审。”

  白白道:“还能做活体取证,局里加上法医法证有十二个人正在进来,应该很快就到,我不等他们了,我现在马上赶回局里化验灵纸和香骨,看看能不能找到指模。”

  我点头道:“行,你开派出所的车走,尽快拿结果回来。”

  白白跟张子辰要了车钥匙就走,我想想不放心就让小马追上去和她一起回县城,小马顺带上医院检查检查,金满撞车撞成那样,小马只是额头出血,走路有点拐,看上去不太可能,别搞个内伤自己不知道,不及时处理那会很严重,所以上医院检查检查最保险。

  看车子开远了我才去找金族长,把金族长拉到远处道:“禹叔,事情差不多已经弄清楚,确实是老太太的鬼魂回了来,但却是人为操控,招魂术、请灵术这些你知道吧?”

  金族长脸色如常,没有半分惊讶,给我的感觉是他对这些反科学的东西并不陌生,事实上他的话给出了答案:“我知道,我还知道老太太会这些技能,难道是她教了其它人?比如教了十八?凶手是十八?”

  “不知道,但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老太太已经死了,金满也死了,很可能金满就是杀害张洁的凶手,整个事情大概是金满和张洁有染,而金满去打工以后张洁勾搭上了金十八,结果又被金满发现,所以金满借助老太太的死,大家的惊慌失措来毒死张洁让大家以为是老太太下的手。”

  金族长总算惊讶了起来:“怎么可能?金满不是这样的人。”

  “情爱能让一个人改变,奸……情一样能,我办过许多类似的案件,越不起眼的越可能是凶手。当然凶手至少是两个,其中一个亦露出了破绽,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凶手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穿四十二码的鞋子,刚刚作案穿的是右脚内侧缺了一小块的水鞋。现在我们局许多同事正赶来,你把人集中起来,让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的站出来,找穿四十二码水鞋的人,现场做活体取证进行对比,凶手就会无所遁形。”

  金族长思索了几秒道:“你确定凶手是村寨的人?招魂请灵的技能据我所知就老太太会,压根没有其它人会,十八倒有可能,毕竟是她孙子,会不会真的是十八?”

  我正和金族长说着,忽然一个女人从寨民群里跑了出来,粗喘着道:“金族长,十八……十八……他回了村寨。”

  我和金族长都瞬间愣住,然后金族长先反应过来对我道:“十八还不是凶手?”

  事情太巧了吧?以我的经验看越巧的事情越不可信,很简单,如果我是凶手我绝对不会在这个骨节眼里出现。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好消息,第一是金十八没有丧命,第二是金十八如果不是凶手,说明凶手已经开始自乱阵脚,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

  我道:“先不说,找几个人把十八弄到这里来。”

  金族长立刻按照我的意思吩咐下去,选出八个人回去带金十八,剩余的人原地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