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三章:我们的命

第十三章:我们的命

  “因为这是命。”这是我妈说的话,声音从门外飘进来,“是你爸的命,亦是你的命,必须这样做,没有退路。”

  我转过脑袋,不理解又很痛苦的看着老妈道:“为什么你不否认?你们否认行吗?我来的路上逐渐就想明白了许多,我一直告诉自己是我弄错,是我弄错,但结果不是,你现在跟我说是命,你信过命吗?每个罪犯犯了案都找各种理由,这是我听过最白痴的一个。”

  “我们就知道可能会穿帮,从让你回来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

  “所以程怀火是在替我在遭罪是吗?原本你们是想把我弄成他那样,不让我查,结果他睡了床,他替我遭了罪,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毒药,他没什么事,过几天就好。”我妈说着话走进来,拉了一把椅子在我旁边坐下道,“你是我生的,我知道你的智商,我有这个感觉我们要栽你手里,我们只能减低这种可能,甚至不让这种可能发生,然而现实很残酷,同样的办法我们又不能用两次。”

  “你们不如不生我,不用那么痛苦,不用亲手抓你们。”对于一个警察来说,最悲剧的事情不是被民众怀疑自己的办事能力,更不是被领导塞黑锅,而是亲手抓犯案的亲人,那种感觉很糟糕、很为难。

  我爸我妈都不说话,只是用一种很无奈的目光看着我。

  “告诉我,那块地到底有什么问题?是宝藏吗?你们在贪图宝藏?杀那么多人值得吗?为什么你们会招魂术?你们杀林大仙用的什么凶器?通通都告诉我。”

  我妈道:“你要抓我们?应该不是,否则你不会在张子辰的茶水里下药。”

  “那是一回事,我是怕我弄错,我是还抱有希望,想先证实再做决定,而现在已经证实……”说着话,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脸色不禁一变,“你别告诉我你杀了张子辰。”

  我妈有点心痛:“我只是让他好好睡一觉。”

  我爸这时候开口道:“孩子,别把我们想的那么嗜血、那么残忍,更别觉得我们贪图宝藏,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是守墓人。”

  我听的一头雾水:“什么守墓人?守什么墓?你说明白点。”

  “那块地并没有出问题,地下亦没有宝藏,但是地下有古皇城的城墙,是夜郎古国的古皇城。”

  “你编故事呢?”

  “我来说吧!”我妈叹了一口气道,“孩子,我保证我说的是实话,无论你听了相信不相信,你不能说出去,甚至要保护它,否则将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他们弄的我很紧张,虽然我知道每一个凶案的背后,都有着各种莫名其妙、匪而所思的原因,但谁让这是我的父母?而且他们很少,基本上没有试过像现在这样这么严肃和我谈话,我看他们的眼神仿佛就当自己死了一样,这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所以我应的时候,声音稍微有点抖:“你说。”

  “我们村寨是夜郎古国后裔的一支,我们族谱最老的祖先金山是末代夜郎王的大祭司。两千多年前夜郎古国被西汉灭亡,皇族和官将释数被诛杀,除了大战前被金山老祖宗带到夜郎国皇陵躲起来的大王子金鳞。为了复国大王子金鳞远走滇国,就是两千多年前的云南,从此音讯全无,而留下来看守皇陵宝藏的金山,只能把守陵大任代代相传下来,交付后人等待大王子金鳞的后裔回来领取宝藏,光复夜郎国。只是历经了两千多年却从来没有夜郎古国的皇族后裔回来过,但历史给我们的任务不能断,要继续生生世世的守护下去,我们亦不能不守护下去。”

  我早就惊讶得长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这是现实,但现实为什么那么难以接受?一个历经两千多年的故事竟然会发现在我们家里。

  仔细想了想,我觉得很多地方不对,我提出自己的疑问道:“你刚刚说我们村寨是夜郎古国的后裔,那为什么守墓的是我们家?犯案的是你们?而不是整个村寨?”

  “我们整个村寨是同族,都是夜郎古国的后裔,都是金山的后裔,这点毋庸置疑,但我们村寨能分出许多支传承,千百年来都是由大儿子这一支负责守护皇陵,大儿子再传给自己的大儿子后来演变成我们家。你二叔都不知道这些事,就因为他不是大儿子,而我是,所以这是我的任务,我生了你一个,往下则就是你的任务。”

  我大概能听明白,就像传授皇位一样,优先传给长子嫡孙,但问题是皇位属于好事情,我们这算什么事情?天大的倒霉吧?我道:“现在已经什么年代?绝望了两千多年,为什么还要继续守护下去?有病吧?”

  我爸道:“不守不行,金山下过毒咒,后人若不坚守或盗取皇陵宝物会死于非命。别不相信这样的毒咒,金山是大祭司,招魂术就是他传下来的……”我爸说着说着又烦躁地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猛猛的吸着,缓缓的道,“不但招魂术,还有请灵术,你应该已经知道老太太会请灵,其实她只具备初级的灵力。”

  诅咒这东西和请灵一样,都是存在在万千世界中真实的东西,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过,但从我翻阅过的奇案资料里,能找到不少蛛丝马迹,通常许多道士都掌握着这门邪术,不过他们不会轻易使用,因为会折寿。其实许多邪术应该都是这样,有阴有阳,比如看相,泄露天机遭天谴。

  但是这些邪门的技艺,还分等级,看来我是孤陋寡闻了,我道:“这东西竟然还分级别?高级的会如何?”

  “能控鬼,我杀林大仙就是那么杀的,其实不是我杀,而是野鬼杀,凶器就是夜鬼的双手。不过这不能乱用,因为每用一次就会摧残你的身体一次,我吃药就这原因。我说清楚点吧,整个实施过程就是人的灵魂和野鬼的灵魂结合,所以其实是人和鬼合力杀人,人借助鬼的神奇力量去办人无法办到的事情。”

  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吃惊,什么叫恐怖,在案件发生前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这种事,但经历过这个案件,我无法不相信,因为林大仙的伤口真的无法解释,再加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爸已经没有撒谎的必要!我沉默了好久,感觉自己还能冷静,知识世界没有被颠覆,我才道:“两千多年来有没有人试过拒不坚守,以及对皇陵起歹念?”

  “有,总共八个,其中五个人拿过皇陵的宝物,还没下完山已经死于非命。另外三个离开村寨一样全部死于非命,而且是全家一起,三户十八口人,从离开到死亡的时间都是七十二小时之内,就是三天。还没完,三个亲族都得死,负责守墓人的兄弟姐妹,父辈和妻儿,简称三族吧!你真的不要怀疑,我亦不觉得不公平,但历史选择了你你就要承担起责任。”

  太恶毒了,灭三族得死多少人?我真不知道如何形容祖先的想法,为什么能对自己的子孙下那么恶毒的诅咒?心里埋怨了一通,我才又冷静下来道:“不对,如果没有生出儿子,只生出女儿?怎么解决?”

  “历史上没试过,况且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以前没有避孕这种事,怀上就生,谁家不是一堆孩子?如果实在没有组训里有应对的招,所有金姓当代儿孙进行抓阄。没有生出儿子那是命,祖上的意思是既然是命就真要换,而抓阄抓到谁也是命,不到你不同意。这不能怪祖先,以前和现在不一样,以前相当于奴隶制,没有个人,两千多年前的祖先不知道社会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模样,同样你亦不会相信过去的社会会是那样。”

  我继续道:“皇陵里面有多少宝藏?”

  “单单主墓室外就有数之不尽的黄金玉器和许多稀奇古怪又价值连城的东西,主墓室不能进,所以我无法具体回答你,但能肯定这是一笔不可估量的财富。夜郎古国的灭亡其实主要原因不在西汉,而在自己,它其实是一个远远比西汉要发达的国家,现在所知道的历史都不是真实的夜郎古国的状态,不过祖上传下来的书籍里内容不多,到底真实的夜郎古国是什么状态,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

  关于夜郎古国的历史,我知道的不多,而且我现在没兴趣,我问的是自己感兴趣的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毒咒有没有可能破?”

  我爸用绝望的语调道:“书籍记载宋朝和清朝有两代守墓祖试过去破,都失败惨死。”

  我亦有点绝望,因为绝望而愤怒:“如果往下两千年皇族后裔都不回来怎么办?一直守护下去?”

  我爸给出一个默认的答案,继续抽他的闷烟,这时候我妈道:“孩子,你不要这样,这不是祖先的错,这真的是命,我知道这些事的时候正怀着你,我当时就在想,千万不要是儿子,千万不要是儿子,但命运弄人,偏偏就是儿子……”

  我在脑海里整理着我爸妈所说过的话,梳理了一遍才道:“这是你们要杀人的背景,但我想了一遍,觉得不能完全跟杀人联系起来,尤其还杀的那么残忍,你们是不是还有所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