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四章:郎王印墓室匙

第十四章:郎王印墓室匙

  我爸连忙竖起三根手指道:“绝对没有隐瞒,就因为这个背景我们才杀人。我们想过别的方法来解决,但是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法,除了借金满之手杀十八和张洁,这样合情合理,能把那些打算盗墓的人吓退。”

  “他们从哪得知这里有宝藏?”

  “盗墓贼就有他们的办法,不过其实他们应该不确定,如果确定可能是直接挖皇陵,而不是挖那个鬼地方。”

  我摇头道:“不对,我和盗墓贼打过交代,没有确切信息他们不会动手,他们做事很有耐心,能调查几个月甚至几年。他们之所以搞那么复杂,我猜是这样,他们知道了夜郎古国的秘密,但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皇陵的位置,古皇城的位置,所以需要找出几个可疑地来证实,如果被他们挖到古城墙做为起点去找皇陵,会容易得多,至少他们这样想,至于他们怎么判断可疑地,那是技术问题,我不知道。”

  我爸我妈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然后我爸道:“你的分析很靠谱,我们让你为难了,但这真的是我们的命,我们要守下去,因为一旦秘密揭露,不是盗墓贼来就是考古研究部门来,他们就算相信我们的话都不会不对皇陵动手,最终结果是我们一家三族死于非命,所以要救我们大家只能选择杀他们。”

  我妈道:“换言之你如果抓我们,秘密就公诸天下,不但我们家三族死,整个村寨都会不得安宁,一切结果就在你一念之间。妈不是恐吓你,妈不怕死,而且觉得自己该死,如果我一个人死能让一切回归平静,我很乐意立刻就死,但现实是残酷的,这不行。”

  我忽然明白了神婆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说我将经历一场大变,我选择错就是千古罪人,我选择对亦不见得是什么好事,现在的情况确实是这样,变化之大,大到我无法承受,大到说出去都不会有多少人相信。而神婆送我的四个字:恩不可破。我也明白了真正的意思,是父母养育了我,父母就是我最大的恩人,如果我破,比如抓他们,那夜郎古国的秘密就会被揭露,我就得死,他们都得死,许多人都得死。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家?为什么?

  我还是无法接受,我知道不是祖上的责任,两千多年前,祖上确实没有选择的权利,唯一能怪他们的一点是他们没有给子孙留下选择的余地,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子孙的身上。

  看我久久不说话,机械地给自己点燃一根烟却叼在嘴边忘了抽,我妈有点担忧,她把自己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面,温暖着我道:“小雨,我知道你内心翻天覆地,和许多得知自己命运的祖先一样很想死了一百百了,但真的没用,要去面对。而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在这里越久不回去就越会出问题,张子辰也不会昏迷那么久,你要怎么着你说一句,我和你爸就看你,因为你长大了,这是你的世界,我们不强迫你。”

  “我知道,是祖先强迫,你们也是受害者。”我把烟扔掉,喝了一口水,大大舒了几口气,因为我妈说的对,要冷静想想怎么解决问题,看能不能两全其美,如果不能,或许真的只能对不起自己的警服,如果我死了能解决问题我也很乐意,但我不能为了追求真相而让无数人受到牵连,让无数人和我共赴黄泉,我没有这个权利,就如我爸当初被安排这样的命运没有拒绝的权利一样,“我想先搞清楚几个问题,第一,祖上有没有去找过夜郎古国的皇族后裔?第二,祖上尝试去解开这个毒咒用的是什么办法?有没有留下资料?第三,皇族的祖先应该把这个秘密传了下来,历经两千多年不回来,还有没有可能回来?他们回来我们又该如何确认他们的身份?第四,你们有没有通过十八去查源头,从而掌握盗墓贼的信息?”

  我爸想了几秒道:“我只能回答你第三第四个问题,第四是没有,第三确认他们的身份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刺青,如果是公主或者皇子会有半个夜郎王印的刺青,男的在左臂,女的在右臂。第二个是主墓室的钥匙,我们不能进去,亦无法进去,一来是祖训,二来是没钥匙。”

  我继续道:“里面是不是机关重重?”

  “外面就已经是,不是守墓人进去,十个有九个不能活着出来。你还不能进去,除非先办仪式成为守墓人,或者是我死了……”

  失望止不住的涌上我的心头:“里面有没有书籍?”

  “有,但不能拿出来,因为不是纸质书,而是兽皮,很麻烦,动静很大。”

  我妈拍了拍我的手背道:“小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一切都只能是你当了守墓人才能去做,比如去找夜郎古国的皇族后裔。但如果是想办法破解毒咒,还是算了吧,这要通过尝试,而且不成功所付出的代价是三族灭绝,这比你让子孙坚守下去更要可怕。”

  “现在已经逼上梁山知道不?盗墓贼盯上,闹这么大公安也盯上,下一次呢?再下下一次呢?你敢保证秘密能守下去?就算这一代能,随着科学越来越发达,以后能不能?我不能把这么残酷的事情交给子孙去承受,祖先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我不能同样延续下去不给我的子孙选择的余地。与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不如拼一拼,你们两位反对,但我敢说如果三族所有人投票,肯定支持我想法的更多,就算我们家四个人,我妹肯定支持我的想法,我们最多打平手。”

  我爸道:“哎,这随便你,反正到时候我们都死了,我能帮你的是尽量给你多留一些时间。我该死啊,我杀了那么多人,虽然真的必须杀他们保护祖先的秘密,以及保护自己,但我总归还是杀了他们,我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偿还,被抓起来不也是枪毙吗?我自己死结果差不多,又能保护秘密和族人。孩子,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你就说我的话有没有道理?是不是这样?”

  我觉得有道理,但眼巴巴看着它发生,我能做到吗?估计是个人都做不到,祖先给我们的残酷实在太难承受,我要崩溃:“现在先不说……”

  “不,你听我说完,我知道你的性格,要你放过我们很难,就算你放过我们也是因为不放过我们会害死无数人,你无奈的妥协,你会感觉对不起自己的职业,你会辞职?会多花时间去探秘这些秘密?应该是这样,但我觉得你这个职业会给你带去更多帮助,只有我死了你才能面对,因为你没有放过凶手。”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说了先不说这个……”

  这次是我妈打断我:“小雨,我觉得真是这样,我不伤心,因为这是必须负出的代价。”

  我吼了起来:“我说了先不说这个,有完没完?现在说说怎么解决往下的麻烦,怎么结案,你们说吧,看你们犯案的手法,智商高到我很吃惊,你们有那么高的智商应该早就想好了最坏结果,换言之想好了怎么收拾残局。”

  我爸摇头道:“不,我们不敢想,所以刚刚我明知道你有暗示,我还装傻,就想迟一秒面对算一秒,而且我感觉听你分析案件很有趣。”

  我妈道:“小雨,其实我很高兴,却又很痛心,这不应该你承受,会毁了你的前程,你的能力应该会有一个很好的前程,是我们对不住你。”

  “别说了,我都明白,你们都是受害者,我们说正经的吧,这事怎么办?我可以不抓你们,当不知道。”其实从内心来说我没有勇气抓他们,哪怕不是因为牵连那么大,理由是我看见手印时毫不犹豫擦掉,人性总归自私。事实上看整个事情的起因,我父母杀人的动机,以及所杀的人,除了金满之外还真该死,“我觉得只有两个解决办法,第一是继续推到鬼魂身上,但比较难,因为我已经和领导说过凶手是人,我无法很完美的绕回来。第二是把你们排除出去,不过更难,因为需要找另一个人来承认凶手,我还得说出一个之所以然来,有一个疑点案件都不会结束,在公安局是这样,在盗墓者那里亦是这样。”

  我妈道:“其实第一个好,一石二鸟,同时解决了警察和盗墓贼两拨人的追踪,我们其实可以这样做,下山时再请老太太出来一次,吓张子辰,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张子辰也见见,他这人原来就迷信,有他和你站一起派出所那边首先有了交代,上面要再查,他们的配合度会很低。另外就是下山的中途出过事就能解释为什么用了那么长时间才把人接回村寨,以及让张子辰乱起来,经过这件事以后他肯定不会记得自己拉肚子晕过去这样的小事。最后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件事,他们对你爸的审问会比较随便。”

  我被我妈的心思缜密吓一大跳,我不知道原来她如此的聪明,她看上去就是一个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农妇,有几分姿色,对毒蛇蛇毒和草药药方颇有了解,仅此而已!我道:“爸,妈,我到现在还是很费解,你们智商那么高,为什么不想办法吓退十八和盗墓贼就作罢?而非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