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五章:邪恶计划

第十五章:邪恶计划

  “这个问题刚刚已经回答过,我们原本就那么想来着,但无伤害的恐吓震慑力足够吗?再一个就是我们犹豫的时候,十八就把自己的奶奶给杀了!所以其实最该死的是十八,是他杀了自己奶奶所引发的一连串悲剧,他需要承担后果,就是死,必须死,因为只有他死,我们三族才安全,村寨才安全,皇陵才安全,毕竟谁都无法保证他什么时候不疯了把事情都记起来。”

  我无语,还要继续杀人,而且理由一大堆,而且还那么有道理。不过十八活着确实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恐怖的隐患,不知道那天你的努力就会被他破坏!

  然而真的要杀他吗?我是一个警察,但好像从我父母杀人那一刻起,或者说从我擦掉掌印那一刻起,我已经不算是一个警察。虽然或许每天在不同的角落里,都有无数的警察挑战着自己的警服,但那是他们,我曾经以后我不会,我要当一辈子的好警察,结果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叹一口气道:“可能真要杀吧,为谁都好,但我们要让他死的有价值,就是让鬼魂杀他,我可以创造出一个适合的空间和现场,不让村寨的人看见,以免形成恐慌,我们只要让警察,尤其是我们的领导,这样一来怎么对上交代就是他的事情,我安全了才能处理后续问题,比如老太太的尸体,比如墓坑,比如阻挡盗墓贼,比如毒咒,比如找皇族的后人……”

  我爸我妈对视了几秒,我爸犹豫着道:“想法是好,不过非常困难,招魂要先做法,我无法保证我在现场不露出破绽,而且我时候会晕过去,还可能会吐血,甚至会有更严重的后果,无法脱魂回肉身,这样人魂和鬼魂一直结合就会胡乱害人,具体的我无法跟你说清楚,总之就是后果很严重。”

  我妈道:“林大仙的心脏就是鬼吃的,这里面讲求一种阴阳平衡的道理,你招魂提供帮助,你招来的魂就要带走东西,跟你付出劳动要有报酬同一个概念。一般来说鬼不会主动去害人,鬼甚至可以说是无害的东西,我们害怕是因为我们不了解,是心里作用,永远都是人才会害人,而会害人的人和鬼结合起来,结果很显然,会更害人。”

  真是长了见识,做人有做人的道理,做鬼原来一样有道理。而心脏原来就是这样丢的,我说那么丢的那么奇怪,丢的那么残忍,原来这是必须的残忍,不过这很符合万物循环、生生不息的道理。

  我爸又道:“当然也有办法解决害人的问题,就是杀了我。”

  我倒抽一口凉气,杀我爸可以吗?但少了这个程序不行,不杀十八,如果他忽然间不疯了全村寨都要受害,为这样一个该死的人冒那么大的风险不值得。而且不杀十八无法让范队亲自向上面交代,换言之往下上头会陆续派各种各样的人来查,结果事情没完没了,稍不注意秘密被查出来,又是全村寨受害。

  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天啊,让我去死吧!我抽了自己一巴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那你们说,有什么办法冒险程度不高却又能达到目的?”

  我爸道:“有一个,把魂招到十八身上,让十八自己杀自己,但效果可能差些,呈现的只是人杀人的场面,而不是鬼魂杀人的场面。”

  我疑惑看的看着我爸:“不对,既然你会这样,杀大仙时为何不用这招?这样现场留下的证据会更少。”

  “林大仙是有灵的人,鬼魂无法上身。”

  “好吧,原来是这样,你能同时招多少个?”

  “三个,再多就要反过来被鬼魂控制。”

  “你不是说鬼魂不会害人么?”

  “阳间许多事物和阴间是一个反平衡,我们给鬼魂好处控制鬼魂去做坏事,反过来鬼魂亦可以控制人去做坏事,只是反抗的力量不够,如果我同时控制三个以上的鬼魂,他们力量结合起来就会形成足够的反控制。”

  有点明白,但又不明白,我只能道:“那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这个办法路上不再需要吓张子辰,回到村寨安排好以后你招两个鬼魂,一个是老太太,一个是野鬼,老太太不上身,让大家都能看清楚就行。野鬼则要上身,老太太出现以后再上十八的身,让十八去掐我们领导,不要弄死,不要弄晕,让他恐惧,然后十八才当他的面自杀。”

  我妈道:“办法不错,最好我回去配合,但这样一来很难解释为什么山羊都不守。”

  “没什么,可以回去时让二叔立刻启程先去看一看,出那么大事你回去看看在情理之中,没有人会怀疑。就这样决定了,我去找张子辰回来,我还得跟他解释他怎么晕过去。你们赶紧准备准备,对了,水鞋赶紧处理掉……”

  我拿着手电筒出了门,我心情特别复杂,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又很明确自己必须这样做,或许这真就是命吧,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是最悲哀地方。我在想我有这样的命运,我们家有这样神奇的使命,会不会其实我们所不知道的角落里还有着许许多多的相同?那到底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真实世界还是虚幻世界?如果是真实世界为什么那么多无法相信的东西存在?但如果是虚幻的世界为什么这些东西无法相信却又真实的东西能传承下来?

  想的我脑袋发涨,我需要时间去消化,我现在有两个希望,首先希望金山老祖先下的毒咒并非无解,或者其实有端倪在里面,一个毒咒历经千年还生效靠谱吗?我得研究研究相关的知识。其次的希望是找到皇族后裔,让悲剧停止在我这一代,或许根本就找不到,但如果这是我了解毒咒以后最后唯一的办法,只能尝试。

  找到了张子辰,成功稳住了他,我们四个人回到村寨已经快三点钟,族堂前面还是灯火通明,全村寨能走得动的人都在。去接另外两兄弟的警察已经回来,看上去审问完毕等了好长时间的模样,所以一看见我们回来,范队就把我和张子辰喊到他眼前,很凶狠的问我:“怎么去这么久?一千多人在等你们,你们会不会做事?”

  我道:“路程远没办法,你们这边审问出结果没有?”

  “我还有脸问?”范队更火了起来,“你不是实牙实齿说凶手就在这些人之中吗?凶手呢?现在就剩下你爸没有审……”

  “那就审吧,我相信我爸。”

  “如果你爸不是凶手,你麻烦大了,如果你爸是凶手,你麻烦更大。”

  我看麻烦大的会是你!当然这种话我没有说出口,我选择了沉默,我不愁,我反而高兴,还好范队是小人,如果他不是小人,而是按照程序来办事先审问现场的十三人,那么没抓到凶手肯定不会同意由我去找我爸回来,因为现场没有凶手意味着我爸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就是他的小人之心想抢功才给了我机会,给了我爸机会。

  有句话说的很好,性格决定命运,有时候真是那么一回事。

  反正,我不担心他们的审问,我自己掌握那么多证据审问起我爸来都困难重重,他们不可能审问出结果。而且我爸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全村寨人都可以证明,又没有人知道他是守墓人,更没有人知道他会那么多邪术,所以很安全。不过我总算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山里放羊,我爷爷,爷爷的爷爷都在山里干活,原来他们是要守墓。

  范队盯着我看了几秒,然后问张子辰:“你们一直在一起?”

  张子辰当然明白范队的意思,不过他撒谎点了头,倒不是想帮我,而是不想惹麻烦上身。

  范队转身去找陈彬,交流了一分钟左右才和陈彬带着另外三个同事,把我爸弄进族堂里。我妈趁没有人注意悄悄往族堂后面绕了过去,他们就要开始行动,我真想亲眼看看他们到底怎么招魂。很遗憾我不能去看,我要盯着族堂门外站着的十八和其它同事,等里面有了动静我就推十八进族堂,这样才能避开外面的人,只让里面的人看见发生什么事,完成我们的邪恶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