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六章:毁了鬼约

第十六章:毁了鬼约

  范队和陈彬进了族堂三分钟左右,金族长走过来对我道:“小雨,事情越闹越大,审问半天也没个结果,现在大家情绪都很有问题,如果不给个交代,很可能就要失控。”

  我瞄了一眼黑压压一片的寨民,确实发现他们情绪有问题,一是害怕、一个愤怒,如果找到一个发泄点,比如找到凶手,估计警察都没办法带走,大家就会一拥而上活活把凶手撕掉,犯众怒那一向都是很严重的行为。而因为心虚,我也没脸让族长再继续压制,我道:“之前我已经和你说过情况有变,估计一时三刻还是找不到凶手,不过案件有可能不会再查下去。”

  金族长满脸疑惑:“为什么?是不是结论是鬼魂犯案?如果是,我们自己可以处理,你们走,别再闹大。”

  金族长意思是因为我们在,所以事情才越演越烈,不过仔细想想好像真是这样一回事,因为要毁灭证据逃过警察的追踪,所以凶手要继续杀人,比如杀金满,如果没有警察,金满应该不用死,但很显然出了人命警察不可能不出场,如果没有警察,国还成国?

  当然我不能怪金族长抱有这样的想法,在偏僻的小山沟里警察很难被信任,因为小地方有小地方的规则,小地方有小地方的信仰。而警察信任的只是纯粹的科学,如果都按照警察的方式来着,或者按照法制来,许多事情都办不成,所以如果不是我,而是别的警察来查,估计更困难,村寨里更没有人会配合。

  我道:“我和我们领导说说吧!”

  “金满是不是真的是凶手?”

  “是,张洁婶就是被他所杀,这已经有证据。”

  “如果林大仙这里查不明白,你们下一个鬼魂的定论,金满会不会再追究,公布出去?”

  “暂时不好说,因为案件可以连在一起,亦可以分开,报告怎么写要看领导的意思,你……”我想金族长是想掩盖这件事,张洁死了,金满死了,十八疯了,没有必要把他们之间不光彩的事情公诸于众,那样对村寨不好,对他们留下来的亲人更不好。比如张洁的孩子,这孩子还没回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又比如十八的堂兄弟们,以及金满的堂兄弟们,他们怎么抬头做人?“我应该明白你的意思,我尽量跟领导说说吧!”

  “那么多凶案没结果,不在乎一桩半桩,不然我可能无法控制大家的情绪,你自己想吧!”金族长话里有威胁的味道。

  金族长走开了,我靠近族堂大门,距离十八和两个警察三四米站着。张子辰给我一根烟,他自己点燃一根,就此时忽然族堂里传出来恐怖的惨叫声,声音不大,但很清晰,族堂外面的寨民听见都害怕得挤成一堆,四周的警察则都慌乱地拔出手枪往里冲,包括张子辰。

  我亦往里冲,顺带推了十八一把,把他推了进去,又回头告诉走后面的两个同事,让他们守着别让寨民进来。两个同事连连点头,里面惨叫声不绝,他们内心就不想进,我让他们守大门,他们求之不得。

  关上大门,我快速转过身,这是一个古朴的祠堂,由戏台、过厅、廊房、正厅和厢房组成,很典型的四合院建筑,但整体状态却是苗族式的四合院,而不是汉族式四合院,区别很大,尤其在挂饰和摆件上面,汉族的摆设挂件更多的是雕龙刻凤、山水风景等等素材,而苗族则是奇珍异兽、牛鬼蛇神的雕刻为主。院子呈长方形,斗拱,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虽然经过无数次修葺,但古朴的气息仍然很浓烈,因为都在基础上修葺。

  族堂的功能集娱乐和祭祀一起,村寨里有红白喜事祭拜求神,做寿或重要聚会都在族堂就餐,所以族堂里从不缺人气,自然里面的气息平常都比较温和,但此时此刻却充满了一种恐怖的味道,阴风阵阵吹着,打的窗户噼里啪啦乱响,尖叫声此起彼伏,都来灵堂的屏风后,族堂最神秘的地方,这里供奉的不但有祖先的牌位,还有一副整体漆黑的牛骨。

  透过屏风的小孔,能看见里面烟雾围绕,能看见范队和陈彬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地上还躺着两个警察,我爸则没有了踪影。而他们面前三四米的半空中,老太太的鬼魂再次出现,正一摆一摆的飘荡着,整体形态要比在小河桥我见到她的时候更加恐怖,因为透明度更低,看上去要更清楚、更真实,她一双血眼盯着范队他们,嘴巴里还发出咯咯咯的诡异笑声,在挑逗他们似的,只要谁想往外跑就要撕了谁一样。

  范队看见我们靠近,立刻放大声音吼道:“开枪、开枪,赶紧开枪。”

  顿时密密麻麻的枪声响了起来,子弹直接从老太太的身体穿过以后打在墙上、房梁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弹孔,但老太太却安然无恙,那场景没把大家的尿吓出来。如果不是我爸妈灌输了那么多关于鬼怪邪术的信息给我,估计我亦会吓得两腿发软,就像我身旁的张子辰一样,他开了几枪看没打中,反而老太太整个张牙舞爪向我们的方向飞来,他身体一软就晕了过去。

  剩余的警察亦是吓的魂飞魄散,撒腿就往大门口跑,老太太的鬼魂追着他们,直到大门口方向传来一阵怪吼才彻底的消失。正当大家都以为躲过了一劫的时候,十八吼叫着飞奔而来,他头发直立,双眼流血,整个形象就是电影里面的吊死鬼模样。他步子很大,五指成爪,轰地直接穿透屏风来到范队的面前,单手就能掐着范队的脖子整个人提起来。

  看见这一幕,没晕的都彻底被吓晕过去,没有人去救范队,眼看范队就要窒息,十八忽然放开了手。范队扑通掉在地上不停咳嗽,大口喘息,十八怦则跪在他面前,又是一声大吼,双手再次成爪,挖向自己的肚子。

  几声惨叫,殷虹的鲜血顿时喷了范队一身,十八把自己的肠子给挖了出来,范队看了一眼立刻晕了过去。

  怦一声巨响,突然右侧的小门一脚被踹开,一个人影捧着一只大木盘跑进来对准十八的身体就泼,那是黑狗血,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哗啦一声,十八满身血红起来,还冒起一阵阵白烟,他哀嚎着站起来,穿透屏风就从侧门冲了出去。现场留下的只是一阵阵刺鼻的血腥味,因为刚刚泼的是黑狗血,而这个泼黑狗血的男人是金满的弟弟金福,他连忙扔掉木盘从侧门追了出去……

  我连忙去打开大门,对外面的寨民道:“十八彻底疯了,大家不要乱跑。”我说这话是防止他们去追,因为如果十八走的方向是族堂后面,那么在族堂后面的我妈就会来不及清理犯罪痕迹而被发现,而且我还不知道我爸在哪儿,刚好亦在族堂后面,那会抱在一起完蛋。

  大家听我那么说,还看见我身上血点斑斑,会去追才怪,我不再理会他们,把守门的两个同事拉进里面道:“赶紧去救人。”

  两个同事跟我来到灵堂,看见横七竖八躺在地上都像死了似的我们同事的身体,看见灵堂三面墙和青砖地面上都是斑斑的血迹,以及看见杂七杂八的木屑和呕吐物,枪弹警帽等等,都被这狼藉得恐怖的场面吓得惨无人色,他们唯一想到的是,撒腿往后面跑。我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之所以强硬的拉他们进来,就想每个人都亲眼所见这恐怖的场景,这样上头才不会下命令继续追查这个案件。

  咯吱一声,左侧的小门突然打开,我看见了我爸,他探出脑袋往里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被其他人发现才闪进来,快速的关上门倒在角落里,而且在吃着什么东西,我走近才看清楚,原来他在吃灵纸,我吓了一跳道:“你在干嘛?”

  我爸紧张道:“麻烦大了,十八死了,但野鬼被泼了黑狗血出不来。”

  “出不来会如何?”

  “会很吓人,鬼魂不通过做法开光凡人看不见,做法借的时间过去了也会看不见,但有肉身的鬼人人都能看见,而且白天都会到处乱跑。”

  我滴妈呀,如果这种事传出去,吓的不仅仅是我们这里的人,还有无数的外人,这样一来这个地方就不可能得到安宁,肯定有许多不相信的人前来调查,想到这里我连忙道:“我们能怎么办?”

  “用桃木箭射他,而且必须在天亮之前,否则以后都无法让他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了是不是就没事了?”

  “我有事,我招他们来帮忙,最后却打的他们魂飞魄散,我这是毁了鬼约……”我爸没有往下说,但看他大变的脸色就知道后果非常严重。